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五十章極限身法(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極限身法(第三更)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眾人甚至連劍光都沒看清,這一劍要是斬到了,林銘的腦袋就要成了兩半了!

人們尚來不及驚呼,張冠玉這一劍卻落空了。

林銘的背後彷彿長了眼睛,就在劍落的一瞬間,他十分詭異的向前挪動了那麼一小步,彷彿是被風吹開了柳條似的,一毫不差的避過了張冠玉的劍。

「嗯1

張冠玉勢在必得的一劍就這樣落空,他不信邪,提劍再刺!

「哧哧哧哧哧1

一瞬間,張冠玉不知道刺了多少劍,他的劍,已經完全融入了風中,只見模糊之極的劍光,劍身已經完全消失了!

只見劍光不見劍已經是用劍的極高境界,而張冠玉的劍,卻連劍光也看不清!

這樣速度恐怖的劍光,從四面八方籠罩向林銘,可是在這一瞬間,林銘的身影同樣模糊了起來,彷彿他身體周圍疊了一連串厚厚的殘影!

身處殘影之中的林銘,像是動了,又像是沒動,然而毫無疑問的是,張冠玉的劍,一劍都沒有刺中他!

「這……這是……怎麼回事?」躲在角落中看決戰的慕容紫傻掉了,林銘明明被籠罩了在了這樣密集的劍光中,卻毫髮無傷!

「怎麼回事?當然是全躲開了1白靜雲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

林銘的身法,太恐怖了!

精通身法的武者都知道,光憑速度不可能完全躲得開密集如雨的劍光。當劍速快到了極致,每一道劍芒之間的時間差距短到忽略不計,而且劍光密集凌亂,既無規律。也無死角,想要躲開這樣的劍光,光憑速度根本不夠,速度快了,說不定撞到劍光上!

要在這樣的劍光中遊刃有餘,不但要求有準確的眼力和敏銳的瞬間判斷力,而且要求對身法的掌控達到入微級,精妙的掌控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一瞬間做出無數短暫而迅速的移動,如此,才能避開劍光!

林銘身邊那一連串模糊的殘影,就是因為他一瞬間做了太多短暫而迅速的移動。在人們的虹膜上留下的十分之一秒視覺殘留才導致的!

這身法,簡直登峰造極了!

可是林銘,為何會有這樣的身法?

在場年輕俊傑不乏見識過人之輩,白靜雲想到的那些,他們也想到了。他們很清楚,在如此密集的劍光中遊刃有餘是多麼的困難。

「誰?誰剛才說林銘速度是弱項來著,他媽的睜開眼睛看看,這叫『弱項』?」說話的是天之府排名石排名第四的弟子。他本來還以為,林銘上次考核排名石第六。現在過了這麼幾天,林銘的實力恐怕還沒追上自己呢。可是現在看看,他的想法簡直是一個笑話!

「怎麼會這樣?我記得以前林銘在戰場中很少動的,基本都是硬碰硬的打法啊,而且他學的是《基礎步伐》,怎麼可能速度快了!?」之前認為林銘速度弱項的世家子弟不可置信的說道。

「你傻啊,林銘之前施展的《基礎槍訣》誰敢說弱了?至於他以前戰場上很少動,那顯然是因為之前的對手根本就用不著林銘施展出他恐怖身法。」

一個林銘堅定的支持者振振有詞的回應道。

氣勢不動如山,力量大的驚人,真元也無比凝厚,而且同時,還擁有著無以倫比的速度,沒有一處是弱項,面對這種變態,戰鬥還怎麼打?

場中的戰鬥越來越激烈,頂級身法對頂級身法,張冠玉的劍越來越快,越來越迅猛,劍光交織起來,潑水不進!

一道道劍芒將校場劈的七零八落,林銘腳下的石板已經碎的不能再碎,最大的碎塊也不過手指頂大校

然而,在這樣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中,林銘卻始終如閑庭信步,他的步伐完全融入到了風中,根本捕捉不到他確切的位置。

張冠玉的劍光看似密集如網,但總有先後,林銘就是在這微小的時間差中遊刃有餘,他的動作行雲流水,流暢之極,彷彿不是他主動閃避了劍,而是劍帶起的劍風將他吹開了。

慕容紫獃獃的看著,眼睛瞪的越來越大,她喃喃的說道:「不可能啊,那頭牲口雖然厲害,可是他選的身法只是《基礎步伐》而已,《基礎步伐》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速度?」

慕容紫的疑問,也是白靜雲的疑問,她也一直奇怪,林銘什麼時候學會了這麼厲害的身法。

而就在這時,一個清新動聽的聲音插口道:「林銘用的就是《基礎步伐》。」

慕容紫轉頭一看,說話的是秦杏軒。

此時,秦杏軒望向場中央,目光中滿是欽佩和讚歎。

「《基礎步伐》?不可能1慕容紫打死都不信,《基礎步伐》她也有所了解,林銘的身法跟基礎步伐完全不一樣,而且《基礎步伐》哪有這種變態的速度?

不過白靜雲此時經秦杏軒一提點,卻隱隱的發現了什麼,她再看林銘的身法,頓時心中驚駭莫名,「真……真的是《基礎步伐》!林銘移動的步子全部是《基礎步伐》的步子,只不過他將每一步都縮短到了極致,而且速度也快到了極致1

「是的,就是這樣。」秦杏軒點頭。

林銘施展確實是《基礎步伐》,《金鵬破虛》側重於意境和真元的運轉,對步伐沒什麼要求,說白了,以步伐取勝的身法都是不入流的身法,屬於旁支末端,真正強大的身法,靠的是身法中蘊含的意境。

至於步伐,自然是隨心所欲,愛怎麼動怎麼動,若是一個身法限定了武者的步伐,那麼必然是一種對武者的束縛,有了束縛,怎麼可能施展出行雲流水,閑庭信步般的身法?

林銘已經領悟了風之意境,對他來說,施展什麼步伐都是一樣的,他選擇《基礎步伐》只是為了掩飾《金鵬破虛》罷了。

在如此激烈的速度下,兩人的消耗都很大,尤其是張冠玉,他的動作比林銘大得多,而且又是攻擊的一方,消耗更大,幾十個呼吸之後,張冠玉的一口真元用盡,而就在這時,林銘突然踏前一步,猛地一槍刺出!

「鏘1

刺耳的金屬相撞聲響起,處於急速狀態的張冠玉猛然定住了身形,他的劍豎在了身前,正擋住了林銘的槍。

張冠玉驚疑不定的望著林銘,他本來剛準備提起一口真元,再施展出新一輪的攻勢,可是林銘卻在這時一槍刺向了他的心臟!

在如此快速的身法下,張冠玉的躲閃能力十分強,他本該如林銘躲他的劍一樣,輕易的避開這一槍,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林銘的槍彷彿算準了他的身法軌跡,一槍刺准他的心臟,讓張冠玉不得不舉劍來擋。

可是軟劍怎麼擋的了重槍?

張冠玉只能在劍身上灌注全部的真元,結果這一劍擋的他氣血翻滾,真氣紊亂。

「他看穿了我的身法?不可能!我學的身法是來自七玄谷的極品身法《合歡無影》,而且我的動作也毫無規律,他一槍刺到我也就罷了,怎麼可能刺這麼准?」張冠玉心中有一種極大的挫敗感,他的最強項就是身法,可是卻在身法上被林銘完全的壓制了,他覺得自己施展出讓人眼花繚亂的身法時就像是演戲的小丑,完做無用功!被林銘一槍刺個正著。

「你……怎麼做到的?」

「你的劍斬開了風,所以風出賣了你。」林銘微笑的說道,領悟了風之意境后,林銘甚至根本不需要用眼睛去看張冠玉的動作,只要感知風傳遞來的信息,他便可以瞬間判斷出張冠玉的位置和身法軌跡。

張冠玉當然聽不懂林銘的話里的意思,他面頰抽動,冷聲道:「故弄玄虛1

「你真的很讓我吃驚,很好,我會拿出全部的實力殺了你1張冠玉伸出左手食指和中指,一捋手中的長劍,一縷鮮血便留在了劍身上。

與此同時,張冠玉的面龐開始變得紅潤起來,繼而又由紅潤變成了玄玉之色,他的手臂開始變得晶瑩,彷彿在他身體里有燈火一般。

「合歡神功!這是合歡神功1在場頓時有見誓人認出了張冠玉此時施展的功法。

「七玄谷的合歡神功啊!這是只傳核心弟子的功法,連七玄谷天之府弟子都學不到的,這下林銘危險了。」

合歡神功,真元深厚,出手陰毒,張冠玉施展出合歡神功之後,身上頓時多出了一股強奇異的氣勢,這氣勢並不強大,然而卻帶著一股陰寒和灼熱交替的氣息,讓人身處其中,彷彿看到了無數的幻象,心神幾乎失守。

「好厲害1

在場的年輕人沒有幾個弱手,可是面對張冠玉這種氣勢,他們卻要將渾身的真元完全催動起來才能勉強抵禦這股氣勢的侵襲。

光是氣勢就要他們調動全身真元才能抵抗,要是正面面對張冠玉的攻擊,那還怎麼戰鬥?

「這就是合歡神功么?」面對張冠玉的氣勢,林銘只是渾身細小單元律動,化成細絲般的真元破體而出,輕易的就將這氣勢撕裂,震碎成了虛無。

現在是40票,第三更,距離80票還有40票,請各位添一把火,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