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一十三章蜃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三章蜃氣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濃稠的黑霧固化了虛空,天地間的一切彷彿陷入了永久的混沌之中。

一尊金色的煉丹爐懸浮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轉著,絲絲火焰從爐體上冒出,凡是靠近它的黑霧都被火焰所灼燒。

乾坤熔日爐作為準聖器,本身就是極好的防禦寶器,面對活著的敵人效果有限,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卻是最適合的保命底牌。

「林銘,我知道這是什麼了……」在乾坤熔日爐中,魔光的聲音突然響起小說章節。

「嗯?」

「萬古魔坑跟奇之海果然有莫大的聯繫,這不是霧,而是蜃氣,在萬古魔坑的時候,魔帝也曾遇到過蜃。」

「蜃氣……」林銘心中一驚,頓時回憶起魔帝關於「蜃」的記憶,這是一種類似大蟒和蛟龍的太古凶獸,生活在海洋之中,吸收日月精華,噴吐霧氣。

凡人會把海上折射光的成像稱之為海市蜃樓,就是因為認定其為蜃氣形成的幻象。

「也就是說,這一團黑霧,其實是一條蜃噴吐出來的?」林銘輕吸一口冷氣,這鋪天蓋地的黑霧,只是一條蜃龍吐出的氣息,那麼它會有多大?

也許身長數百里,甚至上千里吧。

蜃不是神獸,而是聖獸,但聖獸由於不同地域礙於眼界情況下稱呼的差異,其實只是一個籠統廣泛的概念,強大的聖獸與弱小的聖獸相比猶若雲泥。

現在不是去驚嘆這些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將自己體內的追蹤印記接觸掉。否則會十分危險。

這追蹤印記是大魔使藉助神行舟烙印下來的,其中蘊含不少古怪的紋路,想要抹去也不是一時半會兒之功。

看到林銘在破解追蹤印記,魔光說道:「放心吧林銘,這奇之海的八千里黑色沼澤跟萬古魔坑的千里禁區有些相似,同樣處於力場閉合的狀態,內外如同兩個世界,就算是司徒伯南趕過來,也別想在八千里黑色沼澤之外感應到你。」

「現在你不如抓緊時間煉化一些蜃氣,蜃龍吞入日月精華才會吐出蜃氣。這些都是更超元靈石的好東西。有助於突破境界1

聽到魔光這麼說,林銘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先破解印記,耽誤不了太多時間。司徒伯南畢竟是神海強者。他有什麼手段很難預料。」

林銘不會低估任何一個神海大能。哪怕是五重命隕之後就破神海的最次一級的神海強者。

一炷香時間后,林銘將追蹤印記破解了,而後用精神力將其完全抹去。

……

「大魔使留下的追蹤印記消散了。」在十幾里之外。第二魔使感知到這個情況,心中一沉,追蹤印記消散意味著林銘很可能已經死亡,不能親手抓住林銘,始終是他的遺憾。

「看來這小子是隕落了,連我們都支撐的如此困難,他能堅持到這一步已經是奇。」畢如玉目光陰沉,十分不甘心,「哼,便宜他了,否則我會讓他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1

畢如玉咬牙切齒的說道,就在這時,突然一股灰色的能量流沖向他們三人,狠狠的撞擊在他們的護體能量層上。

「轟1

一聲巨響,能量層猛地一震激蕩,幾乎爆碎,第三魔使和第四魔使同時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黃如臘。

畢如玉也是呼吸急促,如雞爪一般的手指緊緊抓住龍頭拐杖。

「轟!轟!轟1

能量亂流越來越激烈,一次次的撞擊,讓能量層如風中燭火,搖搖欲墜,畢如玉神色大變,這黑霧究竟是什麼東西?

「呯1

第三魔使一條右手整個血管爆裂,護體能量層失去了一部分支撐,瞬間產生了蛛網一般的裂紋,一絲黑霧滲透了出來。

「啊1

第三魔使發出一聲慘叫,他的右臂瞬間被黑霧腐蝕成森森白骨!

「該死1

畢如玉目眥欲裂,她不顧損耗真元,枯瘦的爪子猛然錘在自己乾癟的胸口上,她硬生生的逼出一口精血噴在能量層上,這才讓能量層勉強穩定了下來,而那一絲黑霧,也被她的精血煉化掉了。

「真元消耗七成了1

第二魔使額頭都是豆粒大小的汗珠,而第三、第四魔使顯然已經到了極限,尤其是第三魔使,一隻手臂成了白骨,幾乎昏迷。

「抽精血1

畢如玉表情癲狂,這個時候,哪裡還顧得損耗精血,能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真元消耗接近枯竭的時候,再抽精血,會直接傷及生命本源,但是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了!

……

「噹噹當1

林銘看著乾坤熔日爐的爐壁,有觸目驚心的感覺,蜃氣中的能量流衝擊在爐壁之上,竟然能讓爐壁凹陷下來。

不過乾坤熔日爐有極強的韌性和恢復能力,凹陷下去的爐壁很快就會恢復原形。

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林銘修為太低,不足以向乾坤熔日爐中灌注真元,否則一件准聖器級別的寶器,又有強者操控,斷然不至於出現這種情況。

現在林銘完全是依靠乾坤熔日爐本身來抵抗蜃氣。

「只是一條奇之海邊緣的蜃龍,無意之間吐出來的一些氣體就能讓我狼狽到這種程度,真不知道奇之海深處究竟會有什麼?」

林銘心中感慨,奇之海和萬古魔坑中很可能有神獸,那可是在神域都無比珍稀的存在,可是為什麼它們會出現在天衍大陸和聖魔大陸所在的位面?

還有那十萬年跳動不息的大帝之心,也讓人震撼莫名。

搖搖頭。不去想這些遙遠的事情,林銘小心的引入一部分蜃氣,按照魔光的方法煉化出了三顆黑色的剔透晶體,這是蜃晶。

而這時候,始終衝擊著乾坤熔日爐的能量終於減弱下來,蜃氣開始消散。

……

「終於……撐過去了1

蜃氣來得快,去的也快,從蜃氣開始消散,不過用了十幾息的時間就只剩下薄薄的一層。

畢如玉全身被汗水濕透,真元透支。愈發蒼老。而在她身邊,第二魔使也情況非常糟糕,連續噴出兩口精血,讓他精神萎靡。臉色蠟黃。

最糟糕的是第三魔使。右臂被廢。已經昏迷了。

畢如玉抬頭望天,卻見天空中的烏雲沉重如鉛,似乎比之前更加濃郁了一些。雷光也更多了,按照時辰計算,現在已經早就天亮了,可是八千里黑色沼澤根本就看不到半點陽光,如果不是因為天空中那時刻閃紓這裡根本就伸手不見五指。

身處這樣的地方,連生命之火都受到了壓抑。

「這該死的地方1畢如玉臉色難看到極點,她本來還有個四五百年壽命,被今天一折騰,怕是只剩三百年了。

不過如果拿回魔帝之鎧和魔帝傳承的話,應該能夠得到一枚比天賜延壽丹更珍貴的延壽丹藥,到時候這些虧空的壽命都可以一口氣補回來。

想到這裡畢如玉道:「這小子估計已經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我們去拿魔帝之鎧,那是聖物,不會被黑霧腐蝕,就是不知道《大荒戟訣》的傳承玉簡有沒有被這小子帶在身上,篆刻那種功法的玉簡應該也非凡物,說不定會沒事。」

畢如玉說著吞下一枚恢復真元的丹藥,第二魔使也吞下丹藥,一隻手抓著第三魔使,連同第四魔使,四人一起飛向追蹤印記消失的地方。

他們與林銘之間的距離很近,這時候,薄霧又消散了一些,目視範圍已經達到了七八里的距離,視野盡頭,他們看到了一身黑衣的林銘好端端的懸浮在半空中,在他身邊,有一尊金色的小爐在滴溜溜旋轉著。

一時間,答驚、獃滯、活見鬼等等表情依次呈現在幾人的臉上。

他們面前的林銘,根本毫髮無傷!甚至他體內真元不但沒有損耗,而且相較之前的長途奔襲已經差不多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這是怎麼回事?

在四人看到林銘的時候,林銘也看到了他們,他瞬間收起了還在煉化蜃氣的乾坤熔日爐,如此遠的距離,又是如此倉促的一瞥,林銘並不擔心乾坤熔日爐的品級被認出來。

「都活下來嗎……天命榜排名前百的高手果然實力非凡。」

在那蜃氣之中,連不經真元加持的乾坤熔日爐都會變得坑坑窪窪,這些人竟然能活下來。

「動手1

畢如玉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現在不是去深究林銘為什麼沒有死的時候,當務之急是抓住他!

很可能林銘身上有著某種品級遠超他們想象的護身法寶,他身上的好東西似乎無窮無盡,這讓畢如玉愈發想要將林銘生擒下來,拷問出他的所有秘密。

幽冥白骨爪!

畢如玉大喝一聲,一爪向林銘抓來,能量聚集到極致,畢如玉整個身體迸發出萬丈紫光,在她乾枯的右手之上,凝成了一個厲鬼的虛影,厲鬼張開的大嘴,正是她的爪子。

雖然畢如玉消耗很大,甚至傷了生命本源,但她畢竟是天命榜排名前五十的高手,這一爪抓出,虛空之中自然形成一股強大吸力,能量捲成漩渦,彷彿要吞噬一切。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