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一十七章抓狂的畢如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七章抓狂的畢如玉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畢如玉凌空漂浮,她乾癟的身體裹在過於寬大的黑袍之中,被風一吹空蕩蕩的,彷彿其中裹著一具骷髏一般。

在她身下,原本因為體力透支和重傷而在此休整的第三魔使和第四魔使都已經憑空失蹤了。

只剩下第二魔使跪倒在地,他的兩條小腿上,赫然釘上了一對一尺多長的黑色釘子。

兩根釘子貫穿了第二魔使的小腿后又釘在地上,肌肉翻卷,血流如注!

畢如玉看到這等詭異的場景心中一縮,那一對釘子她認識,是第二魔使自己的天階法器,可以投擲出去殺人,名稱是九陰黑鐵釘小說章節。

第二魔使為什麼要用九陰黑鐵釘釘在自己腿上,又或者是別人搶了他的九陰黑鐵釘來對付他,可是已經把他弄成了這個樣子,為什麼不殺了他?

畢如玉心中陡然升起一陣寒意,第二魔使的實力雖然不如她,但也不是等閑之輩,對方如果能把他輕易玩弄於股掌之中的話,對自己恐怕也有很大的威脅。

「魔二1

畢如玉的聲音如同一道霹靂一般在第二魔使耳邊響起,第二魔使的身體猛地一震,茫然的抬起頭來,只見他的雙眼已經失去了黑眼珠,只剩眼白。

饒是畢如玉自身心狠手辣,又修鍊陰邪的魔功,看到這詭異的一幕也是汗毛倒立!

須知這是八千里黑色沼澤,連運氣不好的神海大能都可能隕落其中。神海以下強者進入,九死一生!

畢如玉全神戒備,就在她不知道要不要轉身飛遁的時候,她突然聽到了滔滔的水聲。

轉頭一看,畢如玉如遭雷擊。

在她身後,稀薄的迷霧之中,隱隱有一條大河在奔流,那條大河寬達數百丈,河水煙波浩渺,無窮無荊帶著一股死寂的蒼黃之色。翻起的污濁波濤讓人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濃濃的悲愴,壓抑至極!

在河水之中,赫然有無數的屍骨浮浮沉沉,就像是水中浮萍一樣。無根無源。不知道要飄到哪裡。

這些屍骨有的是人類。有的是凶獸,還有的來自未知的種族,其中有長翅膀的。有長尾巴的,似乎是太古的種族。

一條奔騰的河流,彷彿來自於蒼莽的遠古,流向神秘的墓地!

如果林銘在此,就會一眼認出它,正是黃泉之河!

在萬古魔坑的時候,林銘同樣見到了它,這黃泉之河魔帝印象極深,當初他來到黃泉之河河畔,想要研究一下河中那蒼黃的河水,結果差點殞命。

黃泉之河,沾其河水必死,而後全身肉體腐蝕,丹田崩潰,靈魂消融,化成皚皚白骨漂在河水之中,永遠漂福

畢如玉雖然不認識黃泉之河,但是只是看著這條河流,她就感到了莫名的恐懼,雖然沒有發現任何危險,她卻幾乎想也不想,轉身飛奔!

在路過第二魔使身側之時,畢如玉抽出一道鞭子,纏在第二魔使的腰間,將他硬生生的從兩根九陰黑鐵釘上撕了下來。

「噗!噗1

鮮血飛濺,第二魔使當時赫然用九陰黑鐵釘貫穿了自己的脛骨,此時被強行撕下,骨頭碎裂,兩條腿斷了大半,只剩下小半截皮肉相連。

畢如玉一口氣奔出七八里的距離,這才停下來,驚魂甫定。

並不是她不想跑出更遠,而是她害怕別的地方再有危險,在這詭異無比的八千里禁區,多走一步都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你怎麼了?」

畢如玉把第二魔使丟在地上,她在危險之中還救第二魔使一命主要是想弄明白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不要自己稀里糊塗的也葬送了性命,而且第三魔使、第四魔使失蹤,恐怕已經凶多吉少,現在在這詭異之地,如果只有她一人的話,必然更加危險。

有第二魔使的話,關鍵時候還能有個擋箭牌。

第二魔使依舊是雙目無神的樣子,畢如玉強行止住直接搜魂的念頭,從須彌戒中取出了一枚極為珍貴的養魂丹藥給第二魔使喂服下去。

片刻之後,第二魔使劇烈的咳嗽起來,每咳一口,都吐出一道黑血。

他彷彿虛脫了一樣的癱軟在地上,眼睛中終於慢慢的有了瞳仁。

他臉上呈現出深深的恐懼之色,但還能控制住情緒,「國師大人……是你救了我?」

「你到底怎麼了?魔三和魔四呢?」

畢如玉氣急敗壞的問道。

「死了,都死了。」第二魔使臉上閃現出一陣茫然痛苦之色,「我從雷域飛下來之後,跟他們兩人一起等待,就在這時,我們身邊突然出現了一條蒼黃的大河,重傷的魔三看到這條河之後就雙目獃滯,表情僵硬,彷彿失了魂一樣的往河水中走,魔四感覺不對勁,想拉著他,結果卻是一樣的下場,他們兩人都如同行屍走肉,根本喚不醒。」

「那河水非常詭異,他們兩人深入其中,河水沒過的地方全部化成白骨,血肉被河水吞噬,我只是稍稍遲疑了一下,也受到了影響,似乎感受到河水中一股魔性力量的召喚,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雙腿,於是我從須彌戒中取出九陰黑鐵釘,穿透腿骨,把自己的兩條腿釘在了地上,這樣才苟延殘喘到現在。」

第二魔使說話間臉色泛白,之前那詭異的一幕在他心間烙下了極為恐怖的陰影。

對他們這些亡命之徒來說,戰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種未知、詭異、神秘的力量,連死都不知道是被什麼殺死的。

畢如玉聽了第二魔使的訴說之後,臉色蒼白,八千里黑色沼澤,神海之下的強者進入用九死一生不足以形容,現在看來,果然恐怖到極點。

她同樣畏懼這種未知的神秘力量。

可是現在讓她退出去她根本不甘心!

且不說現在她掉頭逃出八千里黑色沼澤能不能活著出去,出去之後會不會受到司徒伯南的懲罰。

關鍵是,畢如玉經過這一連番的折騰,只剩下一二百年的壽元,就算活著出去之後又有什麼意思?

不如拚死一搏,抓到林銘很可能得到比天賜延壽丹更珍貴的萬年桃心精髓,那可是對神海大能都有延壽效果的頂級天材地寶。

畢如玉清楚司徒伯南已經服下過一些萬年桃心精髓,這種延壽寶物多服也沒有效果,所以還是有可能賞賜給自己的。

她看了一眼第二魔使,冷聲道:「我會留在這裡,等著林瀾劍1

第二魔使心神一顫,「林瀾劍深入雷域比國師還遠很多,他不會死么?」

畢如玉咬牙道:「這小子非常頑強!我的最後一擊雖然沒能擊中他,但還是有一絲幽冥之力打入了他的身體,我可以感知到他的模糊位置,他還沒死!即便等在這裡是九死一生,我也要等到這小子,將他抽魂煉髓1

畢如玉認定,林銘就算不會殞身在雷域之中,也必然不可能在雷域中長久堅持,只要抓到了林銘,一切都值了。

第二魔使嘴角抽動了一下,最終還是咬牙道:「我跟國師大人一起1

他也一樣沒有退路,以他的實力,獨自一人想要活著離開八千里黑色沼澤的概率很渺茫,不比與畢如玉一起在這裡等待林銘安全多少。

而且,林銘是他的心魔,原本以他的資質,突破神海的希望原本就不是很大,如果再添一份心魔的話,他毫不懷疑日後永遠無法突破神海了。

「好,我們聯手,彼此有個照應,你先打坐恢復一下實力,把腿傷治好再說,林瀾劍應該很快就出來了,他堅持不了多久,」

畢如玉與第二魔使達成一致,開始了焦心的等待,第二魔使打坐療傷,以他命隕六重的修為,靈軀經過三次重組,只要不是斷腿完全被毀掉,就可以斷肢重續。

原本畢如玉認定林銘在雷域最多堅持小半柱香的時間,然而很快她就發現,她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

半柱香的時候,天空始終陰雲一片,雷光隱隱,沒有任何變化。

一炷香時間,雷光如舊,畢如玉可以感受到林銘身上攜帶著的一縷極為稀薄的幽冥之力,他還在雷域深處,甚至可能……更深入了一點!

這怎麼可能!?

畢如玉氣急敗壞。她認定林銘一定是被雷域閉合的力場困在裡面了,畢竟以自己的實力,也是耗費了大量能量,強行破開扭曲時空才勉強出來,林銘修為有限,肉體和神魂又飽受雷霆之力的肆虐,多半是沒有破開閉合力場的本事。

可問題是,破不開力場他該死在雷域才是,斷然不可能堅持這麼久的!

想到之前濃重黑霧之中,林銘也是毫髮無傷,畢如玉有種抓狂的衝動,他身上很可能有準聖器級,甚至聖器的防禦性護身符!

「就算你有聖器護身,也不可能永遠的堅持下去,殺了你之後,這一切都是我的1

畢如玉瘋狂的想著。

然而……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半個時辰……

一直到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林銘還是沒出來,而就在這時,她聽到了一聲低低的咆哮之聲,猛然抬起頭看向前方,畢如玉的臉色變了,變得蒼白如紙,她眼睜睜的看著不遠處有一頭通體長著紅色鱗甲的人形凶獸看著他們兩人,赤紅色的眼睛彷彿一對幽火,讓人背脊發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