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二十章天妒一族,八隕雷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章天妒一族,八隕雷皇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當初林銘救下的時候就聽她說過,他們神棄一族背負著詛咒。

作為被詛咒的家族,他們沒有姓氏,也沒有由來,傳說是家族的先人觸怒了神祗,這才降下懲罰,族人世世代代承受血脈詛咒之苦。

他們臉上的紋身咒印,就是血脈詛咒的標誌。

神棄一族的子孫,從出生之後,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承受一種讓人難以忍受的疼痛折磨,痛入骨髓,並且隨著年齡的成長,痛苦發作的間隙會越來越短,持續的時間也會越來越長,直到將人痛死,又或者逼人自殺小說章節。

只有修武,才可能以自身的力量和意志延緩壓制這種疼痛,然而可悲的是,即便神棄一族的子弟天賦遠超於一般武者,卻也無法違逆命運,修鍊到後期,依然會輸給血脈詛咒。

洞府主人留下的這三十六字,是言明他與詛咒命運抗爭的意志和決心,這三十六字字裡行間除了那股不屈的意志之外,也流露出一股悲壯的氣息,讓觀碑之人感慨天之不公。

對這樣一個人傑,這樣一個悲劇而又神秘的家族,林銘心中始終懷著一份敬意。

他離開石碑繼續前進,洞穴並不深,林銘只是走了百丈的距離就到達了盡頭,在這裡有一處不大的石室。

當林銘邁入石室之後,頓時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威壓,帶著強悍精純的雷霆風暴席捲而來,幾乎將他推出室外。

林銘心中一驚。運轉邪神之力抗住這股雷霆風暴,重新走入石室。

石室只有幾丈方圓,中央擺了一張石床,一張石桌,還有幾個石凳。

這些石桌石凳都是元磁石雕琢而成,這些元磁石在雷域不知存在了多久的歲月,久經雷電淬鍊,已經相當於天材地寶了。

方方正正的元磁石桌上面,擺著一塊紫色的晶石,剛才那股雷霆風暴似乎就是由這紫色晶石發出。

而在石床之上。則安靜的躺著一具骸骨。骸骨晶瑩剔透,彷彿水晶雕成,已經不知道在這裡躺了多少年了。

對這具骸骨,林銘絲毫不意外。這洞穴的主人自然是死了。否則不會任由佩劍飛出來禦敵。

瞥了一眼骸骨一側。那皓白之劍已經歸鞘,絲毫看不出半點鋒芒,難以想象它剛剛跟比極品雷靈還恐怖十辯之源對峙過。

「一位古代封皇強者的遺涵…」

林銘嘆了一口氣。這顯然並非尋常的封皇強者,能夠在這裡建造洞府的人,也許是魔帝那個等級的人物。

可惜,再風華絕代的人物,也承受不住歲月的侵蝕,逃脫不出輪迴之苦。

林銘默默的行了一禮,這才發現,這封皇強者手指上還帶著一枚須彌戒。

林銘猶豫了一下,正想著皓白之劍帶自己來這洞府之中,是不是已經默許他可以探查一番須彌戒中的物品,就在這時,魔光發出了一聲驚叫!

林銘嚇了一跳,還以為魔光出了什麼事,急忙內視精神之海,發現這廝好端端的,根本沒事。

「你幹嘛?一驚一乍的。」林銘沒好氣的說道。

「小子,你看石桌上那是什麼1

林銘循著魔光的聲音望去,石桌之上,有一塊拳頭大小的紫色晶石,在紫色晶石的一側,還有幾塊手指頂大小的碎裂晶石,似乎是大紫晶上脫落下來的。

林銘一進入石屋就發現了這些紫晶,它其中蘊含著精純的雷系能量,顯然是雷屬性的天材地寶,不過林銘首先被封皇強者的骸骨所吸引,所以一時間沒顧得上探查這些紫晶到底是什麼。

他放出感知,檢查一番,腦海中卻找不到相關記憶,他繼承的神域大能記憶畢竟只是殘片。

「那是什麼?」林銘問道。

魔光的聲音激動起來,如果不是因為在雷域,它作為靈魂體不敢隨意顯形,它一定會衝出林銘的精神之海。

「如果本聖沒猜錯的話,這些是雷源誕生后的伴生雷晶!這東西,是能淬鍊戰靈的天材地寶,即便在神域,也是可遇而不可求1

「淬鍊戰靈?」林銘心念一動,神域武學界流傳一句話,「肉身好練,戰靈難成。」

雖然神域練體武者所佔比例很小,但是神域的武者基數太恐怖,所以算下來也是無千無萬,對練體武者來說,消耗的資源無疑要比練聚元體系的武者多出百倍來,可是即便如此,肉身還是好練。

只要豁出去海量的資源,總能開完八門遁甲,可是……戰靈就不同了。

它比肉身難練得多!

戰靈在正式成形之前,還有依靠其他強者遺留的意志幫助淬鍊,比如林銘當初找到的血妖骨就是這種。

可是自從戰靈成形之後,尤其是青銅小成,青銅大成以後,就絕少有天材地寶能夠淬鍊戰靈,因為它屬於武者自身的意志,武者意志,取決於本心,受外界能量影響極校

所以才會說,肉身好練,戰靈難成!

武者的戰靈,成形以後就基本要依靠自身成長,而越早領悟戰靈,成長空間就越大,因而領悟戰靈的早與晚,對武者來說意義重大。

林銘沒想到,眼前這一些不怎麼起眼的紫晶,就是能淬鍊戰靈的頂級天材地寶。

「伴生雷晶是什麼?」

魔光道:「雷源是雷系元氣經過無盡漫長的時間孕育出來的,它剛剛誕生的時候,被包裹在奇石之中,而後慢慢破石而出,雷源之力會滲透到奇石之中,日積月累改變奇石的結構,最終形成伴生雷晶。」

「大多數雷源誕生之後都會有伴生雷晶,但是,一個雷源的誕生也許要數億年,數十億年,雷源一旦誕生,基本不會毀滅,神域萬億年積累下來,也有不少。」

「而伴生雷晶就不一樣了,一旦用了就沒有了,神域一萬年來,才會誕生幾個雷源?伴生雷晶絕少!所以……珍貴萬分!我也是因為之前見到了雷源,才隱約猜測出一些來,那雷源之所以會跟皓白之劍對峙,多半就是為了這奪回這些伴生雷晶1

魔光一番解釋讓林銘心中恍悟,這樣的機緣實在是可遇而不可求。

他看了皓白之劍一眼,卻見這柄劍依舊插在劍鞘之中,沒有什麼反應,似乎隨意自己取走伴生雷晶。

林銘先是對著水晶骸骨拜了一拜,而後小心翼翼的將伴生雷晶收入了須彌戒。

就在這時,皓白之劍輕微的顫動了一下,一縷劍光從劍鐔上發出,包裹了水晶骸骨左手手指上的須彌戒,托著這戒指緩緩飛起,飛向了林銘。

這一幕讓林銘目瞪口呆,這是要將須彌戒送給自己?

自己取走伴生雷晶,已經有些心虛了,皓白之劍卻要將它主人的須彌戒也送給自己?

雖然說這須彌戒中不管有什麼,對一柄劍都沒有任何作用,但它與自己只算是萍水相逢,不應該送這樣的厚禮吧,難道就是因為那塊神女玉佩,它把自己當成了神棄一族的後人?

林銘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枚玉簡被能量包裹著,從須彌戒中飛了出來,飛到了林銘的手上。

林銘心中若有所感,將玉簡抓在手中,神識一掃,這不是功法秘籍,而是一部手札,記載主人的生平經歷。

而林銘也知道了這洞穴主人的名字帝皓,其中「皓」是名,而帝則代表他的境界,他與一樣,沒有姓氏。

除了帝皓之外,他還有一個稱號八隕雷皇。

「八隕,又是八隕……能享有這個稱號的武者,必須是渡過八次命隕的強者,自古以來,天衍大陸八隕封皇強者不超過一手之數,連魔帝,也不過是七次命隕而已。」

林銘繼續看這玉簡手札,越看他對這八隕雷皇越是感到尊敬,欽佩。

八隕雷皇幼年時資質並不算出眾,尤其是在天才輩出的神棄一族更是顯得平凡。

然而他意志堅韌,修鍊極為刻苦,敢打敢拼,為了磨礪自己,尋求機緣,他四處遊歷,屢屢行走於生死險境之中,成旋丹,破命隕。

因為意志力無比強大,他在旋丹中期就領悟了戰靈,而且領悟了三種武意。

其中一種武意是極為難得的力場武意雷電力常

這也是帝皓日後能取得驚人成就的最根本原因,他能在身體周圍形成雷之能量的力場,一般武者進入之後,輕則全身麻痹,重則被燒成焦炭。

帝皓的雷皇名號就是由此而來。

因為雷電力場,他得以進入八千里黑色沼澤的雷域淬鍊肉體,排出體內雜質,打牢根基,如此他才能渡過八次命隕,號八隕雷皇。

八隕一成,再破神海,帝皓可秒殺同級神海強者,再過一千餘年,他的實力已經獨步天下。

只可惜,神棄一族的血脈終究是打不破的魔咒,任八隕雷皇天資驚人,卻也沒能擺脫詛咒的力量,最終在雷域閉關時身殞於此……

「可惜了這一代人傑。」林銘心中感慨,將八千里黑色沼澤上空的雷域作為閉關之地,這是何等魄力,縱然死後,他的武道意志附加在佩劍之上,能讓佩劍與雷源相搏。

這得益於八隕雷皇的武道意志本身附加了雷系屬性,哪怕是神魂,也根本無懼雷源,這是魔光的神魂遠遠比不了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