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二十一章出雷域,戰魔使(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一章出雷域,戰魔使(三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帝皓手札的後半段,記載了帝皓人生最後的千年時間裡,以自身實力抗爭詛咒宿命的種種觸目驚心的經歷,這對於神棄一族來說,無疑是非常寶貴的資料。

手札的最後,只有一句話。

「天衍歷三萬一千二百年,與帝邪一戰,重傷,自感血脈詛咒第八次劫難來臨,雷域強渡,閉死關。」

林銘看到這裡微微一呆,帝邪是誰?

八隕雷皇成就神海之後一千年已經實力冠絕天下,到他留下玉簡手札之時,怕是又過去了不短的時間,修為再進一步,帝邪卻可以將他擊成重傷?

為何歷史中根本就沒有關於他的記載?莫非,對方根本不是來自天衍大陸的位面?

與八隕雷皇一戰後,帝邪是活著還是死了?

林銘心中生出種種疑問,可惜帝皓手札中並無後續記載,如果不出意外,這一次閉死關之後,八隕雷皇便隕落了。

原本就重傷,再加上「血脈詛咒第八次劫難」,閉死關的兇險程度可想而知。

林銘繼續探查帝皓須彌戒中的其他遺物,這須彌戒雖然經歷了數萬年的時間,但其中的精神印記依然清晰無比,帶著鋒芒畢露的雷霆屬性,讓林銘又感慨了一番帝皓意志的強大,怕是對方早就成就了白銀戰靈了。

白銀戰靈,又自帶雷霆屬性,在雷域數萬年,不但不會被這裡的雷電之力削弱,卻反而會得到雷霆之力的滋養。

「只是有些奇怪……八隕雷皇既然得到了伴生雷晶,為何不用來淬鍊他的戰靈?讓戰靈更進一步?」

林銘喃喃自語著。魔光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八隕雷皇當初是捕獲了那紫獅雷源,將它禁錮在自己的洞府之中,想要吸收它。只是修為還不足,所以暫時封櫻」

「而伴生雷晶作為與紫獅雷源一起誕生的天材地寶,自然是最好的封印容器,可惜。最後八隕雷皇還未能達到吸收紫獅雷源的境界就已經隕落了,隨著八隕雷皇的隕落,封印力量逐年削弱,紫獅雷源就逃了出來,接著就有了後來的一幕,紫獅雷源想要奪回洞府中的伴生雷晶,可是卻奈何不了八隕雷皇的佩劍,於是這場戰鬥就一直持續到現在了。」

林銘點點頭,魔光所說應該八九不離十。皓白之劍本身為聖器級金屬打造。劍體不懼雷霆。而劍魂中附著了八隕雷皇的雷霆意志,同樣不懼雷霆攻擊,紫獅雷源自然無可奈何了。

林銘在八隕雷皇的須彌戒中翻找一番。發現一些丹瓶、玉盒、玉簡、寶器還有數千元靈石。

八隕雷皇遠沒有林銘想象的富裕,甚至可以說。十分清苦。

除了聖器級的佩劍,伴生雷晶之外,竟是沒有什麼價值連城的東西,與他天下第一人的身份極為不符。

「頂級丹藥也許在最後一戰的時候已經被八隕雷皇用掉了,玉簡是神棄一族的傳承功法,還有八隕雷皇自己的修鍊心得記載,這些對神棄一族倒是非常重要……對我來說也只有些普通的參考作用罷了。嗯?這是……雷之意境詳解1

林銘看到一道紫色的玉簡心中一動,他現在在雷之意境方面極度匱乏,他有著極高的雷之元氣契合度,卻對雷之意境的領悟少得可憐,有這一枚玉簡,能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幫助。

以八隕雷皇的境界,對雷之意境的理解必然極為深刻。

林銘收拾完八隕雷皇的遺物,意外的看到了其中關於神棄一族的隱居之地的標註。

讓林銘無比意外的是,神棄一族赫然居住在了一處封閉的中千世界。

「神棄一族,在中千世界?」

林銘有些驚異,天衍大陸位面依附的中千世界很少,因為中千世界比小千世界穩固得多,法則跟大千世界沒有什麼不同,又易守難攻,所以是大勢力必爭之地,尤其是內有靈脈的中千世界更是如此,神棄一族能夠佔據一處中千世界,它的實力定然比自己原本想象的強大許多。

只是奇怪……既然神棄一族實力如此強大,為何會被西北大漠劫持走?

「神棄一族的中千世界入口,位於七星神國西南三十萬里,我應該走一趟那裡,把八隕雷皇的一些遺物歸還給神棄一族。」

林銘取走了八隕雷皇留下的意境玉簡和最珍貴的伴生雷晶,其餘的東西,尤其是神棄一族的功法傳承心得,以及八隕雷皇對抗爭詛咒的經歷記載,這些東西對神棄一族太重要了,林銘做此事理所當然,包括八隕雷皇的骸骨和佩劍,也該帶回故土。

即便林銘做了這些,也遠遠不足以報恩,伴生雷晶的價值不可估量。

林銘估計了一下時間,自己進入雷域已經一個多時辰,雖然說八千里黑色沼澤內力場封閉,空間之力詭異,一旦進入其中很難追蹤,但林銘還是不敢在雷域呆得太久,誰知道修羅神國會不會抓狂,一連派出七八個神海大能搜尋自己,到時候七八個神海大能聯手,再加上修羅神國積累這麼多年傳承下來的底蘊,他們未必沒有辦法找到自己,即便躲在雷域也並不安全。

林銘強忍下在這裡修鍊雷之意境,並用伴生雷晶淬鍊戰靈的念頭,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

他對著八隕雷皇的骸骨再度一拜,把骸骨收了起來,猶豫了一下,他又拿起皓白之劍,長劍通靈,並沒有反抗,任由林銘將之收入了須彌戒之中。

展開身法遁出雷皇洞府,林銘並沒有急著衝出雷域,他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讓邪神幼芽吸滿雷光能量,供自己將來強渡命隕。

之前邪神幼芽已經在八十里雷域中吸收了大量紫金色雷霆,林銘將這些「低級雷霆」全部捨棄不要,換最強大的赤金色雷光。

這種雷光,即便林銘經歷了雷光淬體之後,也依然有些承受不住,他咬著牙堅持,一點一點的看著邪神幼芽將赤金雷光吸滿。

足足一刻鐘過去,林銘渾身是汗,邪神幼芽總算吸飽了雷光之力,整株幼芽都變得赤光燦燦。

「好了1

林銘長吐一口氣,雷域九十里處,大多數神海大能都上不來,林銘所取的雷光雖然相較這片雷域只是滄海一粟,但卻是最精華的赤金色雷光,應該足夠自己渡命隕了。

萬事俱備,林銘抽出須彌戒中紅色長槍,雷火意境灌注其中,猛然一槍刺出!

「呯1

空間震顫,林銘破開了九十里雷域的扭曲力場,向八十里雷域飛去。

「再破1

第二槍,林銘順利抵達七十里雷域。

一層又一次,林銘勢不可擋。

到了三十里雷域,力場扭曲得已經很不明顯,根本不需出槍,直接沖都可以衝過去。

就這樣,幾十息的功夫,林銘就來到了最外層的雷域。

「那個老妖婆不知道還在不在外面,會不會被八千里黑色沼澤里的東西幹掉,她死了倒是省心,不過……沒死的話……嘿嘿,更好1林銘眼睛中卻閃過一道灼灼的戰意,被畢如玉和幾個魔使像追獵物一樣追了幾萬里,手段盡出,狼狽不堪,林銘心中早就窩了一口火了。

現在在雷域有了一番奇遇,不向畢如玉連本帶利的討回來對不起自己了!

而且林銘一點也不怕鬥不過畢如玉,雷域就是他的大本營,可進可退,畢如玉連五十里雷域都不敢進。

「轟1

林銘手持紅色長槍,沖開了雷域,畢如玉和幾個魔使都不見蹤影,林銘十二分戒備,感知搜尋四周,身形距離雷域雲層不足十丈,保證隨時可以退回去。

「已經離開了嗎?還是藏了起來?既然如此,我先離開八千里黑色沼澤。」

林銘雖然很想與畢如玉一戰,但是如果對方不在,林銘也不會喪心病狂的去尋找,那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何況時間拖得久了,未必不會被修羅神國的神海大能施展通天手段找到。

林銘正欲衝出八千里黑色沼澤,就在這時,突然紅色光華一閃,隨著一聲凄厲刺耳的鬼叫,一道紅色的大網遮蔽了雷雲,同時向著他籠罩而來。

「小畜生,老身等你多時,看你還往哪裡逃1

畢如玉癲狂的聲音傳來,之前她用秘術隱去了行蹤,就是為了等林銘自投羅網。

此時她披頭散髮,衣衫破爛不堪,一張乾癟的臉上全是鮮血,右眼的眼珠已經沒了,只剩下空洞洞的深陷眼窩,肩膀顯然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皮肉翻卷,血肉模糊。

很顯然,畢如玉之前經歷過一場極為慘烈的大戰,此時的她,簡直就像深淵中的厲鬼。

一般女性武者,渡命隕之後都會耗費一些修為讓自己保持青春,就算生命之火將熄之時,也會如牧鳳仙一般仙風道骨,可是如畢如玉這樣修鍊秘法改造肉體的武者只會變本加厲的衰老,看上去如同棺材里爬出來的乾屍。

「老身為了等你這小畜生,到如此地步,今天必然把你抽筋剝皮!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