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五十三章氣勢壓迫(第六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氣勢壓迫(第六更)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呯1歐陽荻花的掌風擊在了校場邊緣的石柱上,石柱四分五裂。

與此同時,林銘已經如瞬移一般來到了張冠玉的身旁,手起掌落,毫不留情的一掌印在了張冠玉的后心上。

絕脈手!

林銘的真元打入張冠玉的體內,因為張冠玉此時完全失去抵抗力,真元毫無阻礙的沿著張冠玉周身經脈迅速擴散出去,原本封閉的經脈被狂猛的真元沖的粉碎,包括經脈上的諸多竅穴,也被完全摧毀!

張冠玉悶哼一聲,直接昏死過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林銘竟然無視了歐陽荻花的命令,而且他還硬生生的突破了歐陽荻花的阻截,一掌打在了張冠玉身上。

這豈不是意味著,林銘的速度要比歐陽荻花還要快?

「連歐陽荻花都阻止不了林銘,林銘太恐怖了吧1

「歐陽荻花可是長老親傳弟子啊,絕非普通的凝脈期武者,而林銘才易筋期……」

人們用真元傳音小聲議論著,再看林銘的身影充滿了敬畏甚至是恐懼。

一掌斷絕了後患,林銘不慌不忙的撿起張冠玉身邊的霹靂邪火珠,雖然是第一次見這玩意兒,但是林銘也能大致猜出它的作用,這應該是一種殺傷性暗器。

看著霹靂邪火珠,林銘可以感受到身後有一道目光如同箭矢一般射在自己的身上,他從容轉身,正對上了歐陽荻花面沉如水的臉。

歐陽荻花從未像今天這麼怒過,林銘不理會自己的命令已經讓他怒火中燒,他最無法接受的是。自己全力一擊去阻止林銘,竟然被林銘一下子甩開。結果攻擊落空,這讓他顏面大失!

他可是凝脈期武者,如今二十四歲,而且是七玄谷長老親傳弟子,林銘只是個准核心弟子,才十五歲,修為不過易筋初期而已,他居然在林銘手下吃癟,一掌打空,而且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小毛孩子在他眼皮子底下給了張冠玉一擊重擊。年長林銘的這九歲。白活了!

這讓他威信何存?

他本來天賦就不算太出眾,成為長老親傳弟子是因為與三長老有叔侄關係在裡面,他最見不得的就是有人背後里議論,「這歐陽荻花就是靠關係成為了核心弟子,什麼本事都沒有。」

「好!你好的很!你竟然不聽我的命令。在張冠玉失去了抵抗能力的情況下依然下重手!就憑這一點,我就可以廢了你1歐陽荻花握緊拳頭,目光恨不得將林銘生吞活剝了。

林銘面無表情,亮了一下手中的霹靂邪火珠,理直氣壯的說道:「七玄使大人,我想你應該認得這個東西吧,張冠玉想用它來對付我,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決戰規則所允許的,姑且算它允許吧。這東西好像是大宗門煉製出來的,威力怎麼樣可想而知,這就是你口中所謂的失去抵抗能力么?」

「七玄使大人的意思是讓我引頸受戮?等到張冠玉把我弄的重傷,才出手對付他?抱歉,我沒那麼高尚。而且,這裡重要人物這麼多。這東西威力又這麼大,扔出來傷到誰都不好,是吧?」

「扔這種東西又不用多少真元,只要張冠玉還有一口氣,隨時會把這東西扔出來,所以,我必須打昏他——只是打昏而已,我剛才那一掌出手不重的,至於之前不小心弄廢了張公子的手,我深感抱歉,我也是被逼無奈的。」

「退一萬步說,就算我是出手過重了,我跟張公子之前已經簽訂過生死狀,手印都按了,致死致傷都不追究,歐陽大人不會不記得了吧?」

林銘振振有詞的說完一段話,歐陽荻花幾乎氣得發抖。

剛才那一掌出手不重?

歐陽荻花雖然不懂林銘的那一掌有什麼玄機,但他可以肯定,以眼前這傢伙的果決和狠毒,那一掌絕對讓張冠玉有的受了。

再加上他之前已經廢了張冠玉的右手,而且還完全砸成了肉醬碎骨,沒有能讓斷肢重生的天材地寶,根本醫治不好的。恐怕張冠玉的武道之路到此為止了。

張冠玉這種人傲心太重,根本容不下失敗,何況是這種程度的失敗!

他的武道之心恐怕會被完全擊潰,從此一蹶不振!

張冠玉這輩子,算是完了。

可偏偏,林銘下了如此重手,卻並不理虧,張冠玉出手在前,想要致林銘死地,這霹靂邪火珠就是證據。

按照七玄武府的比斗規定,在戰鬥中殺死對方,或者是在對方失去抵抗能力的情況下故意傷殘對方,會遭到處罰。

而林銘現在,既沒有殺死對方,也沒有在對方失去抵抗能力的情況下傷殘對方,屬於正當防衛,根本沒有違反規則,這讓歐陽荻花幾乎抓狂。

不但如此,他們在戰鬥前還簽了生死狀,歐陽荻花根本挑不出林銘的毛病來。

因此,他不能出手對付林銘,何況他都二十四歲的人了,林銘才十五歲,若是他倚仗修為,以大欺小,無緣無故的對林銘出手,根本就說不過去。而且想到林銘那神出鬼沒的速度歐陽荻花也心裡沒底,要是以絕對的實力壓制到對方還好,要是在出手幾招之內沒能把對方制服,他那就真的可以撞死了,九歲的差距活到狗身上了!

可是,他今天又不能就此算了,否則他威嚴掃地!

氣氛一時間十分凝重,任誰都看出了歐陽荻花和林銘之間迸發的火花,這兩個未來的七玄使和現在的七玄使,對上了!

當然無論怎麼看,如今林銘都是弱勢的一方。

「林銘要危險了礙…歐陽荻花可不好惹,連七玄武府的府主都要敬畏三分。」

「年輕人就是有膽子,現在林銘還沒成長起來就惹到了歐陽荻花,恐怕以後不好混了。」

「別小瞧了林銘,看看林銘的那些仇家。張蒼、朱炎、張冠玉……不都被林銘搞掉了么,張蒼、朱炎太弱。姑且不論,張冠玉無論根基和個人實力哪一樣不是頂尖的?」

其實還有一個仇家這人沒敢說,那就是十皇子楊振。

楊振一樣被林銘死死壓制著,現在只能在林銘面前笑呵呵的,不敢撕破臉,看看那些撕破臉的,比如張蒼、朱炎、張冠玉,全完蛋了,還是十皇子楊振明智,先跟林銘打太極。能打一天是一天。

在場的人心態不一。有些是擔心林銘,而更多的,則是抱了幸災樂禍的心理,巴不得看到林銘被歐陽荻花玩死。

林銘雖然厲害,但畢竟歐陽荻花身後可是七玄谷的正牌長老。那可是傳說中的人物,這等人物,一道七玄令下來,甚至有可能讓社稷易主,江山改姓,林銘就算以後成長到凝脈期,他也不敢動歐陽荻花,否則就是找死。

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白靜雲卻咬著嘴唇默默的望著林銘。目光中儘是複雜之色。

還有半年時間……距離為父親三年守孝結束的日子只有半年了。

守孝結束之後,也是歐陽荻花的提親之日。

白靜雲絲毫不指望一切以家族利益為重的爺爺有膽子拒絕這門親事,更不指望歐陽荻花會忘記她。

雖然歐陽荻花今天宴會上沒有跟自己說過一句話,但那只是因為時機不適宜而已,白靜雲分明捕捉到了歐陽荻花看自己的時候眼神中閃過的那一絲貪婪和淫邪。

白靜雲本來已經認命了,可是現在。他卻看到了林銘與歐陽荻花為敵。

這讓她的一顆心瞬間揪緊。

是否……

是否有那麼百分之一的可能,林銘能夠將她救出火坑……

……

在校場之上,歐陽荻花一步步的走向林銘,他每走一步,氣勢就變強一分,彷彿他的腳步踏在了眾人心跳的鼓點上,引起了他們心律的共振,這種感覺十分難受。

「既然不能出手,我就逼你屈服1

歐陽荻花猙獰的想著,渾身氣勢驟然爆發出來,想要憑藉氣勢壓迫林銘,讓他支持不住,不得不屈服!

歐陽荻花的合歡神功已經練到了第三重巔峰,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第四重了,他的氣勢要比張冠玉強大的多,一步踏出,各種紛亂的幻象就如同潮水一般向林銘涌去!

在歐陽荻花周圍站著的人忍不住紛紛後退,這股氣勢極其的詭異,只是被波及到,他們就感到眼前幻象紛紛,幾乎心神失守。

「大人,小心1一個護衛看到自己的主子已經一臉痴獃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立刻想要搖醒他,可是怎麼搖都沒用,只好背起他,離開歐陽荻花氣勢籠罩的範圍。

很多權貴階級武道修為很低甚至沒有,自然抵抗不住歐陽荻花的氣勢,然而就算是一些練肉期、練臟期的武者也不好受,他們不得不運起全身真元來抵擋歐陽荻花的氣勢,一些修為弱的,也不顧顏面了,乾脆展開身法往外跑了。

出自七玄谷的凝脈期武者,果然強大!

他們還只是被波及而已,就已經這般不濟,而場中的林銘卻是首當其衝,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

可是當人們好不容易在紛亂幻象中穩住了自己的心性和意識,將目光投向場中央的林銘的時候,卻是目瞪口呆。

只見林銘像沒事人似的,雙手抱胸,隨意的站在場中央,重玄軟銀槍被他抱在懷裡,看他那神情,彷彿在看歐陽荻花耍猴一般。

第六更,有書友覺得合歡宗太過囂張,不該有那麼大權力,其實如果把七玄谷管轄的地方比作一個國家,那麼天運國可以算是一個城市,在古代封建社會,就比如明朝,錦衣衛去了地方縣城,做出什麼仗勢欺人的事情我覺得還算正常吧。

封建社會還怕地方謀反,而書中是一個武力至上的世界,七玄谷地位鞏固,法律是給武力讓步的。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玄幻小說本來就是一個架空的世界,不可能每個人都覺得合理,請大家遷就一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