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二十六章神棄一族,中千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六章神棄一族,中千世界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按照八隕雷皇留下的手札,這處山峰就是神棄一族的入口了。」

林銘看著眼前如同一隻碩大牛頭一般的山峰,自言自語道。

中千世界相對於小千世界來說,往往有方圓數十里,數百里,乃至數千里大小,其中空間之力穩固,一旦誕生,可以存在數十萬年,乃至數百萬年不崩毀。

當初的魔神帝宮所在殘破世界,就可以算是一個小型的中千世界小說章節。

天衍大陸的武者,根本就沒有開闢中千世界的能力,這些世界,都是因為種種原因自然形成的,由於中千世界地處隱蔽,易守難攻,所以,每一處中千世界都會引起大勢力的激烈爭奪,四大神國各有自己的中千世界,能將宗門建在中千世界之中,本身就是宗門實力的體現。

牛頭山籠罩在一層薄薄的灰霧之中,這一處山峰大概有七千丈高,山峰四壁像是刀斧切削而成,石壁光滑,陡峭如懸崖。

林銘提一口真元,青雲直上。

七千丈高度已經進入太極天,這裡的天地元氣紊亂,山峰中覆蓋著萬年寒冰和皚皚白雪,俯視下去,分外壯觀。

「什麼人,站住1

在林銘接近中千世界入口的時候,被一隊守衛攔了下來,這些人臉上都紋刻著神秘古樸的咒印,看起來像是某個部族的圖騰,雖然這群守衛的修為並不高,只有先天期。但卻隱隱的顯露出一股銳意的鋒芒,並沒有因為林銘旋丹後期的修為而有半分弱勢。

林銘知道,這些守衛臉上的咒印就是神棄一族血脈詛咒的標誌。

這是一個神奇的家族,由於真相已經掩埋在悠久的歷史長河之中,這個種族並不清楚他們為什麼會生來就承受如此惡毒的詛咒。

但是他們並沒有因此而消沉、自棄,恨天不公。

他們默默的承受了詛咒的痛苦,在詛咒的力量之下依舊延續了十萬年的歲月!而且還誕生了許多諸如八隕雷皇一樣的傲世人物!

一個優秀而有凝聚力的家族,他們骨子裡會烙印上家族的印記和精神,而神棄一族的族人,內心中便有這樣一種不甘的執念。延續下去。爭鬥下去,與天斗,與宿命斗!

對於這個強大、傳承悠久,卻世世代代承受著巨大痛苦的種族。林銘心中總是懷有一份敬意。尤其是想起那死去十萬年依舊栩栩如生的神女。以及那跳動十萬年不息的大帝之心,林銘更是發自內心的震撼。

神棄一族,很可能是這兩大強者的後裔。

繼承了絕世強者的血脈。哪怕家族的歷史已經遺失,哪怕曾經的輝煌已經不再,可是鐫刻在神棄一族骨子裡的那種不屈和傲骨,卻倔強的延續下來,跟隨家族的血脈一起,生生不息!

林銘會冒著風險來遞交八隕雷皇的遺物,一是敬重雷皇的為人和成就,另外就是敬重神棄一族的精神以及他們的先祖。

他抱了抱拳,說道:「在下從一處遺之中尋到貴族一位前輩的遺物,這些遺物對貴族來說非常重要,便想著能將遺物轉交給貴族長老,這應該也是那位前輩的遺願。」

「前輩?哪位前輩?」一個頭領模樣的武者問道。

「八隕雷皇,帝皓前輩。」

「帝皓先祖?」守衛頭領聽到林銘的話心中猛然一震,帝皓是神棄一族最風華絕代的前輩之一,他二十一歲才破先天,二十八歲破旋丹,原本這個速度,在頂尖年輕俊傑中算是慢的了,發展下去很難成就帝級強者。

可是偏偏,帝皓憑藉他強大的意志和毅力,慢慢的摸索出一條屬於自己的武道之路,先後領悟戰靈和三大武意,參悟出雷電力場,一破命隕,便同階無敵,八重命隕之後成就神海,傲視群雄,千年之後,封號天下第一人!

只可惜,這樣風華絕代的人物,生命卻如流星一般短暫,他最終死在了奇之海,屍骨無處可尋,甚至連他的死也是通過命魂玉簡確定的,究竟他的死因是什麼,無人知曉。

八隕雷皇的死,也為奇之海的神秘和可怕添上了重重的一筆。

「這位少俠,你可否有證據?」守衛頭領強壓下心中的激動,八隕雷皇的遺物對神棄一族意味著太多太多,如果眼前青年說得是真的,那無意是神棄一族的一場大機緣!

雖然心中激動,但守衛頭領也不會盲目輕信林銘,讓其輕易進入族內重地,尤其對方還帶著木靈玉面具,很可能是身份有問題的人。

「這是帝皓前輩當年使用的令牌。」

林銘說著,從須彌戒中拿出帝皓的令牌,那是一個古樸的青銅令牌,背面是與玉佩上一模一樣的鳥類圖騰,前面則是一個篆體的「皓」字。

雖然年代久遠,族內長老令牌的樣式幾經變化,但是守衛頭領還是一眼確認,這正是八隕雷皇當年使用的令牌無疑。

那股滄桑的歲月氣息,還有令牌之上蘊含的雷霆意志,都沒辦法造假的!

「少俠這邊請,我帶您去見長老1守衛頭領的語氣愈發恭敬,八隕雷皇的遺物價值極大,這青年得到之後沒有全部據為己有,卻能將之歸還他們神棄一族,單單這點,就足以值得他敬重了。

守衛頭領在前面帶路,林銘緊隨其後,穿過一層如水銀一般的空間入口后,他們進入了神棄一族所在的中千世界,兩人高高飛翔,一路所過,儘是奇花異樹,雖然算不得什麼頂級天材地寶,但也能讓三品、四品宗門眼紅不已了。

「很豐富的天地元氣,靈脈品級雖然不足六品。但也相去不遠。」

林銘越來越感到詫異,能夠佔據這樣一處風水寶地,神棄一族的底蘊比他想象的強大得多,如此,怎麼會落得那等下場?

「不但靈氣豐富,而且這處中千世界中還布置了很多威力難以想象的陣法,就算有人能成功攻破入口,入侵進來,想要破解這些陣法也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林銘一邊飛行,一邊暗自評估。這神棄一族。真是低調的可以了,自己如果不是偶遇,根本就不知道四大神國邊緣地帶,還有這樣一個隱世家族。

「前方就是長老宮。我帶少俠去見族長。」

守衛頭領燃起了一道傳音符。稟報事情的原委。很快就得到了宣召。

「少俠,請隨我來。」

守衛頭領飛入長老宮,一路腳不沾地的橫穿長廊。來到了一處大殿之中。

大殿四四方方,長寬都超過了三十丈,在大殿入口擺置了十幾尊雕像,每一尊雕像都是真人大小,有男有女,栩栩如生,從這些雕像臉上的咒印來看,他們毫無疑問都是神棄一族的先人。

在大殿正中,已經有三人在等候了,兩男一女,外表年齡看起來都不大。

為首的中年人與林銘一樣,也是臉帶面具,他身後的一男一女都穿著紅色長袍,臉上紋刻著神棄一族特有的咒印,兩人的修為赫然都是六重命隕!

「六重命隕,天命榜高手……」

林銘能感覺兩人根基極為紮實,綜合實力應該比修羅神國第二魔使還要強大,這樣的人,能位列天命榜五十名到八十名之間。

不過林銘回憶了一下天命榜的高手名單,沒有任何關於神棄一族高手的記錄,顯然這樣神秘的隱世家族並不列入天命榜之中,知天命就算有再強大的情報搜集網路,也探查不到位於中千世界的神棄一族的情況。

林銘的目光再轉向那為首的中年人,卻見對方氣息深沉似海,根本看不出修為,與此人雙目對視,林銘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彷彿面對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一般!

難道是……神海強者?

林銘不敢確定,不過能夠佔據如此寶地的神棄一族,擁有神海強者也是情理之中!

林銘輕吸一口氣,這是他第一次面對神海強者,雖然感到壓力,但依舊神態從容,畢竟在遠古凰城,林銘曾經見識過境界難以估測的鳳仙子,那已經超出了神海的境界了。

「就是你,找到了帝皓先祖的遺物?」中年人的雙目如雷霆一般,沒等林銘開口就先一步走到林銘面前,掃了一眼林銘的丹田,他能感覺出林銘的根基已經紮實到極致,這讓他分外詫異,能修鍊到這種境界,眼前的這人絕非無名之輩。

「是。」

已經決定將帝皓的遺物交出,林銘也不嗦,直接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須彌戒交給中年人,他留下了八隕雷皇記載雷霆意境的玉簡還有淬鍊意志的伴生雷晶,這幾樣東西都被他放入乾坤熔日爐,而後收入丹田,別人就算搜身也搜不出來。

其餘八隕雷皇關於神棄一族傳承功法的記載,抗爭詛咒的記錄,甚至包括皓白之劍,林銘全部返還神棄一族。

皓白之劍品級雖高,但並不適合慣用槍的林銘,而且他不能認主皓白之劍,使用起來威力難免大打折扣,只能當成一件出人意料的底牌,林銘有把握近期破命隕,對這張底牌也並非十分依賴,如此不如索性歸還給神棄一族。

在林銘進入長老宮的時候,在神棄一族的中千世界之外,又來了一艘神行舟,體積比之前林銘的神行舟大出數倍來。

「就是這裡了?」修羅神皇看著眼前的牛頭山,微微皺眉,「確認他在神棄一族?」

「是1司徒瑤曦肯定的點頭,「他剛剛進入神棄一族不過半個時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