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二十七章釋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七章釋白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他竟然進入了神棄一族……」修羅神皇微微沉吟。

如果不是司徒川在九華宴上看到過林銘的面孔,確認他臉上沒有神棄一族的血脈咒印,修羅神皇都要以為林銘是神棄一族的人了,畢竟以神棄一族的神秘風格,倒是真的可能培養出如林銘這種不符合常理的年輕俊傑,神棄一族存在這麼多年,出的頂級天才可不少

就在這時,神棄一族的守衛迎了上來,「來者何人?」

「我們來自修羅神國,拜訪神棄一族族長,讓他速速迎接1

根本不用修羅神皇搭話,司徒川已經搶先回答了,以他修羅皇子的身份,根本就懶得跟這幾個先天期的守衛廢話,說話間,他刻意散發出一股屬於命隕強者的氣勢,神棄一族的守衛們只有先天修為,面對這股氣勢頓時就倍感壓力。

修羅神國?.

.

所謂四大勢力之一的修羅神國,哪怕是聖地級的勢力在他們面前也不敢造次。

面對修羅神國的氣勢壓迫,幾個先天級的守衛說沒有壓力是不可能的,不過他們也沒有弱了氣勢,暫時領隊的副隊長道:「族長正在會見客人,請你們稍後片刻。」

神棄一族常年歸隱,對外面的情況知道的很少,根本不知道修羅神國追殺林銘之事,就算他們知道,也不會知道將此事與現在修羅神國高層到訪聯繫起來。

「客人?」

修羅神皇眉梢一挑,與司徒瑤曦對視了一眼。這個客人極有可能就是林銘,只要林銘進入了這中千世界,就如瓮中之鱉,別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

面具中年人拿著林銘給他的須彌戒,感知探入其中的那一刻,他頓時感到了一股龐大浩瀚的意志,這是……

中年人心中一震,熾目的紫色雷光,森寒的劍身,正是族史中記載的帝皓佩劍皓白之劍!

皓白之劍。神棄一族傳世寶劍。是先祖留給家族的聖器級武器!這柄劍,足有十萬年歷史,是神棄一族漫長歷史的唯一見證!象徵著家族的榮耀!

此劍劍身中蘊含著萬年不散的不朽劍意,是劍客的極致追求。

四萬年前。神棄一族最強大的先祖成就天下第一人。被賜予這口神劍。他也因這口劍而更名為皓,又因為他已經封帝,故名帝皓。

皓白之劍。經過帝皓先祖意志灌注,以九天神雷淬鍊,堪稱世間第一劍!當初它遺落在奇之海,引起了無數用劍的大能眼紅,他們不惜冒著巨大的危險進入奇之海想要找尋神劍的下落,蓋因此劍不但力量強大,而且其中蘊含的劍意能給劍客以啟發,讓他們的劍道更進一步!

可是……皓白之劍彷彿人間蒸發了,任憑這些劍道大能如何搜尋,也找不到半分下落,反而他們紛紛隕落其中,九成有去無回。

面具中年人萬萬沒有想到,有朝一

,這柄神劍還能回到神棄一族!

他激動的渾身顫抖,雙手托著這須彌戒,只覺得戒指有萬斤重,幾乎讓他拿不穩。

「族長……」面具中年人身後的女子看到中年人激動的樣子,忍不住開口說道。

「沒事……」面具中年人正是神棄一族的族長,他摘下了面具,露出了原本的面目,這是一張讓林銘感到十分意外的臉孔。

怎麼會如此?

原本看面具中年人,身材偉岸,中氣十足,應該有一張威嚴的面孔,可是看他的這張臉,彷彿被一張半透明的布蒙住了,五官完全模糊,似乎在逐漸消失,只剩下一雙眼睛依舊燦爛如天上星斗。

他的臉上咒印比一般神棄一族的族人足足多出三倍來,佔滿了全部。

神棄一族的族長走到大殿正門的那一排雕像之前,雙膝跪地,高高托起手中的須彌戒,顫抖著從中取出了皓白之劍,紫色的四尺寶劍,看起來筆直如尺,方方正正。

劍身中,猶自散發出一股銳意不屈的武道意志,那正是八隕雷皇留在劍身之中的戰靈。

「皓白之劍……終於回歸我族,總算無愧於我族先祖1

對著神棄一族的族長跪在地上,他身後的一男一女也跟著下跪,這柄劍對神棄一族來說不單單是一柄武器,更象徵著榮耀和宗族歷史,意義無比重大。

要知道,神棄一族的家族歷史早已經遺失,如果再失去了先祖傳下來的皓白之劍,那麼真的什麼傳承也沒有了。

「小兄弟,我是神棄一族第三十九代族長,名為釋白,此恩,神棄一族銘記在心1

釋白雖然面目詭異,甚至可以說是猙獰,但他眼神中卻流露出真摯的感激,當初神棄一族曾經為皓白之劍許下重賞,也曾派過族人進入奇之海中,然而都有去無回。

為了皓白之劍,神棄一族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找了幾代人,始終無果,終究放棄,林銘帶回來這把劍,對神棄一族來說恩重如山。

「族長大人言重了,我當時誤入八千里黑色沼澤,得到了帝皓前輩遺留武道意志的極大幫助,否則我恐怕走不到這裡了。」

林銘在八千里黑色沼澤屢遇險境,皓白之劍幫了他很大的忙,不說別的,單單是九十里雷域的紫獅雷源,如果沒有皓白之劍護身的話,恐怕林銘已經被雷源吞噬了。

「小兄弟不必多說,此恩我神棄一族記下了,如果小兄弟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釋白不容置疑的說道。

一個疑是神海強者一擊一個聖地級勢力的人情,無疑十分珍貴,林銘也沒有再推辭,對他現在來說,多一個保護他的勢力再好不過。

釋白將皓白之劍仔細的收起來,釋白這才看向須彌戒中的其他東西,那是一些帝皓留下的玉簡手札。

將這些玉簡托在手中,一路看下來,釋白情緒越來越難以平靜,這玉簡之中是關於神棄一族傳承的各種註釋和記載,還有最重要的一塊,記錄著帝皓先祖為突破詛咒限制所做的種種努力,已經其過程的記載,這對神棄一族來說,無疑是非常寶貴的資料!

林銘帶來的須彌戒,簡直是神棄一族的無價之寶!

釋白深吸幾口氣,將所有玉簡都默默的收好,正欲跟林銘說些什麼,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門外傳來,「族長大人,有客人到訪。」

「什麼人?讓他們等一下。」釋白隨口說道,這時候無論什麼客人都沒有林銘重要。

「是修羅神國的人,之前守衛已經告知他們等候片刻,然而他們並不願意等,守衛無法阻攔。」

修羅神國?

釋白微微皺眉,神棄一族跟四大神國之間根本沒有什麼交集,由於過著完全封閉歸隱的生活,他們族內來訪客人極少,也只有附近的幾個隱世家族偶爾會來拜訪一番。

釋白心中疑惑的時候,林銘卻心神巨震,修羅神國!?

該死,他們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的!?

他絕不會認為修羅神國現在拜訪神棄一族是巧合,他們定然是用某種自己不知道的辦法追蹤了過來!

釋白作為頂級高手,對周圍一切變化都十分敏感,他注意到林銘的異樣,「這位小兄弟,你跟修羅神國有怨仇?」

林銘輕吐一口氣,事到如今根本就隱瞞不下,經歷了上一次敗仗,修羅神國必定派出更強的陣容,再加上那種他還不知道的跟蹤手段,他這次是絕對躲不過去了!

思前想後,林銘也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選擇相信神棄一族,相信他們會庇護自己,現在看來,神棄一族的底蘊遠比自己想象的強大,事到如今也只能寄希望於他們重承諾,知恩圖報了。

面對釋白的詢問,林銘苦笑了一聲,說道:「不瞞前輩,晚輩會冒死進入八千里黑色沼澤,就是被修羅神國的追兵逼進去的。」

「嗯?」釋白原本就覺得奇怪,以林銘旋丹後期的修為,怎麼會進入奇之海附近發現帝皓先祖的遺物,原來是被人逼進去的,不過他能出來,也是一番讓他難以理解的氣運和本領了。

他說道:「你與修羅神國結仇,被逼入奇之海,卻能找到之前眾多高手都無法找到的帝皓先祖的遺物,並以旋丹後期的修為,安然折返,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可理解的大氣運,證明你與我族有緣,你隨我來,我為你化去與修羅神國的怨仇。」

釋白並不認為林銘一個旋丹期武者會跟修羅神國有什麼化不開的怨仇,他神棄一族也有相當的底蘊,為一個旋丹後期武者化去恩仇,根本不算太大的事情,哪怕林銘殺了修羅神國皇子,只要在以絕對實力為保證的基礎上,付出足夠的代價,也會化解此事,畢竟以林銘的修為,能擊殺的修羅皇子也不會太重要,何況修羅神國的皇子有幾百個,加上親王之子,那就更多了。

至於更強的魔使、國師、神海強者,釋白不認為林銘有資格得罪。

聽到釋白這麼說,林銘無奈的苦笑,「這仇……恐怕是化不去了。」

「嗯?」

「我直接或間接弄死了修羅神國三個魔使,還有一個國師,除此之外,還血洗了修羅神國一個分部,所以……」林銘十分無奈的說道。

而在他面前,釋白已經目瞪口呆,他不可置信的道:「你說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