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二十九章對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九章對峙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界心大殿?」修羅神皇司徒昊天看到這會見地點,微微皺眉,中千世界的界心是整個世界的基石,堅不可摧。

在界心大殿鐫刻陣法,陣心與界心融為一體,想要強行破陣,就要破壞界心,而這是不可能的。

如果這等陣法再有神海大能主持,那麼威力可以想象。

也就是說,他們一旦進入眼前的大殿,就會完全佔據劣勢。動起手來,會極為危險!

「請1引路的守衛做出了請的手勢,臉上掛著一絲笑容。

進界心大殿,就喪失了主動權,不進,那就是弱了氣勢,更別提逼出林銘了。

司徒昊天冷笑一聲,抬腳向裡面走。

「陛下,不可1大魔使看到司徒昊天要走入界心大殿,立刻出言阻止。

司徒昊天冷哼一聲,「我堂堂修羅神國神皇,難道區區一處宮殿都進不得么!我修羅神國接近六品聖地,難道還怕了神棄一族區區一個五品聖地?」

六品宗門和五品宗門的差距猶如鴻溝,六品宗門以神海大能為普通長老,以天下第一人為宗門領袖,除了歷史上的魔神帝宮等寥寥幾個巨無霸勢力之外,再無六品宗門,哪怕九鼎神國,也只能被稱為準六品而已。

而五品宗門以命隕為長老,這種宗門就太多太多了,而且彼此實力相差極大。

如南海魔域這般,以一重命隕武者為長老,以普通的三重、四重命隕武者為領袖的,是比較底層的五品宗門,再往上,有一兩個天命榜高手為領袖的。算中上等的五品宗門。

如果宗門中能有一個封皇強者為領袖,那就是頂尖的五品宗門,被稱為聖地,神棄一族只能算一個強大一點的聖地,比起擁有十幾個神海強者坐鎮的修羅神國還有很大差距。

司徒昊天大步踏入界心大殿,此時在大殿之中,釋白微笑的坐在首座上,他身邊還有七八人。

釋白見到司徒昊天起身相迎,「昊天神皇。久違了1

雖然面上微笑,但是他內心卻十分無語,哪怕之前就知道林銘惹了滔天大禍,但也沒想到這次修羅神國竟然出動了兩大神海強者,還包括了修羅神皇本人。為一個旋丹期小輩出動兩大神海,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吧!

司徒昊天哈哈大笑,「釋白族長,我們有千年未見了吧1

神棄一族雖然神秘,但偶爾也會與外界交流。

說話間司徒昊天犀利的目光如雷霆一般在在場諸人之間一掃,瞬間鎖定在了一個面帶木靈玉面具的黑衣青年身上。

那青年是……

林瀾劍!?

他竟然堂而皇之的坐在了這裡!

不光是司徒昊天,其他修羅神國強者也發現了林銘。

「你這個小畜生。竟然還敢出現在這裡1司徒瑤曦眼睛一瞪,她原本是想著與神棄一族族長交涉,在有足夠武力威脅的基礎上,再許以重利。逼釋白把林銘交出來,可沒想到,林銘竟然就這麼坐在這裡,而且神色鎮定如常。彷彿不認識他們似的。

如果不是能一眼認出林銘身上的詛咒氣息,司徒瑤曦簡直不敢相信他就是林銘。

簡直太放肆了!當他們修羅神國是空氣嗎?連迴避都不迴避?

經司徒瑤曦一說。修羅神國的武者紛紛將目光落在林銘的身上,司徒川、司徒峰兩個在九華宴上敗給了林銘的紈更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姑母,快擒下這小畜生1

司徒川看向林銘的目光又是痛恨,又是貪婪,他恨不得立刻抓了林銘,搜魂出他的全部秘密,全部據為己有,繼承他的氣運,將來成就神海第一人。

「哼1

釋白一聲冷哼,這道聲音在司徒川耳邊如驚雷一樣炸響,司徒川身體一震,氣血一陣翻湧,差點吐血。

「你!1

司徒川怒視釋白。

「放肆1又是一聲冷喝,司徒川臉色更加難看。

開口的竟是司徒昊天,他的聲音中氣十足,在整個會議室中炸響,明面上說的是司徒川,但暗地裡未必沒有映射釋白和林銘。

他修羅神國,比神棄一族實力高出了一大截,豈容欺辱?

「父親……我……」被司徒昊天呵斥,司徒川十分委屈。

「坐下!這裡輪不到你說話1司徒昊天聲音冰冷之極。

「是。」司徒川心裡恨得痒痒的,只得坐在位子上,憤恨的看著林銘。

司徒昊天目光灼灼的打量了林銘一番,突然笑了,「好!好!好!自古英雄出少年,真沒想到!你竟然敢出現在這裡,直面於我,好膽氣1

說話間,他無形之中氣勢外放,雖然沒有刻意催動,但是對一個久居高位的神海大能來說,哪怕是無意之間釋放出的氣勢已經足以讓普通的命隕強者冷汗涔涔了!

林銘神情自若,他微微一笑,反問道:「在下如果不出現在這裡,莫非神皇陛下就會不知道在下藏身於神棄一族么?果真如此的話,林某當然不會嫌命長的在神皇陛下面前晃蕩的。」

林銘一席話語氣倒是禮敬,但卻隱含了肆意鋒芒與無畏的膽氣,讓司徒昊天眉梢一挑,能夠在他無意放出的三分氣勢之中保持鎮で空擼哪怕強撐出來的,也足以讓人吃驚了!

不愧是天衍大陸第一奇才。

他若是自己的兒子,該有多好。

可惜了,事到如今,林銘越強大,他反而越要摧毀他,因為矛盾和利益的衝突早已經不可調和!

司徒昊天掃了一眼釋白,又看了一眼大殿不起眼角落的一個面具老者,那老者明明坐在燈火之下,然而卻給人一種無比朦朧的感覺,很容易被忽略掉。

「釋白、座山……神棄一族的兩大神海高手,尤其是那個名為座山的老頭,看起來不起眼,實力卻比釋白更強……作為被詛咒了的短命神棄一族,他能活到兩千歲還不死,本身就極為恐怖了,除了這兩人之外,神棄一族應該還有第三個神海強者,但是他沒有出現,那麼可能在暗中主持界心大陣。」

司徒昊天在心中默默計算,一旦在這裡動手,他們必輸無疑,不過,如果他和長公主一開始就拿出所有底牌,鐵了心要逃,想要殺死他們卻不太可能,神棄一族的三大神海,只相當於修羅神國神海強者數目的零頭,如果修羅神國不計成本與神棄一族開戰,那麼哪怕神棄一族有易守難攻的中千世界,也必然被血洗,只要神棄一族沒發瘋,就不會做出攻擊他們的自殺行為。

想到這裡,司徒昊天哂然一笑,他的目光漸漸冷毅起來,「釋白族長,我想,你不會不知道我修羅神國與林瀾劍的恩怨吧?他偷盜我修羅神國傳承以及魔帝之鎧主體鎧甲,除此之外,他血洗我修羅神國一個分部,擊殺分部負責人與三大五品宗門名宿長老,陰謀害死我修羅神國三大魔使與一大國師,如今釋白族長為林瀾劍出面,莫非是要庇護他?」

釋白看向司徒昊天,笑道:「昊天族長,林瀾劍區區旋丹後期修為,你說他盜你修羅神國傳承和魔帝之鎧主體鎧甲?他怎麼做到的?」

「哼,釋白族長,不要再跟我繞彎子了,我修羅神國為魔始大帝傳承的繼任者,世人皆知,魔帝之鎧主體鎧甲丟失是萬年前的事情,也是武學界都知道的事情,我修羅神國迄今為止還有魔帝留下的魔神護心鏡,這些東西當然不會是林瀾劍偷盜的,但卻是他的先人所為,這些本是我族之物,念在他無知,只要他歸還我們還可以不計較,可是他不但拒絕歸還,還屢殺我修羅神國強者,陰謀害死我國上臣1

司徒昊天說到這裡的時候,林銘冷笑道:「魔帝本是巨魔,你們卻都是人類,沒有半點巨魔血統,你說修羅神國是魔帝傳承的繼任者?別逗我發笑了!魔帝遺留的傳承,本就是無主之物,有緣者得之,我還說你們的魔神護心鏡是我丟的呢1

「放肆1

司徒昊天目光陡然凌厲,一股氣勢爆發出來,不同於之前無意散發出來的氣勢,這次司徒昊天是全力催動,屬於神海強者的氣息鋪天蓋地的向林銘鎮壓下來!

一般命隕強者,在這樣的氣息之中,會直接爆體而亡!

林銘目光一凝,他早有準備,邪神之力開啟到極致,同時動用八門遁甲的力量。

修羅力嘗殺神力場,兩大力場齊開,輪迴武意護住精神之海,戰靈灌注真元之上,全身流轉。

「蓬1

林銘坐下的椅子直接爆碎,他本人身體一晃,一隻手撐住桌面。

在林銘手掌按下去的一瞬間,被專門陣法加持過的黑曜石桌面完全粉碎,地磚也裂開如蛛網一般的裂紋,一層煙塵從桌子四面迸射而起,可是林銘卻屹立不倒,只是面色微微蒼白。

「嘩啦啦1

在林銘鬆手的一刻,整張桌子都成了碎粉散落下來!

「司徒昊天1

釋白站起身,右手已經摸到了須彌戒!他驚訝的看了林銘一眼,武者的氣場,本來就是類似力場領域的能量形態,一旦爆發就瞬間到達,他也來不及阻擋,本以為林銘會受傷,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就這麼硬抗了下來,不愧是能將修羅神國得罪到這種程度的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