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三十一章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一章戰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真是不知死活!你真以為自己一破命隕就無敵了,可笑1說話的是司徒昊天的大弟子——司徒白。

司徒白本不是司徒家族武者,而是被從小收養的頂級天才,被賜姓司徒,又被司徒昊天收為首席弟子,他的天命榜排名,更在大魔使之前。

「不需要其他人,你破命隕之後,我司徒白一人對你足矣!1

「可以,我等著你。」林銘求之不得。

「白兄,別衝動1大魔使急忙真元傳音,司徒白不了解林銘,而大魔使卻在林銘手上吃了不少苦頭,他很清楚輕視林銘的下常

司徒白還想再說什麼,這時,司徒昊天一聲冷喝,「退下1

「師父……」

「我讓你退下1

「是……」即使司徒白一臉的不服,也只能退後。

司徒昊天踏前一步,一雙眼睛灼灼的盯住林銘,「你要一人挑戰我修羅神國所有命隕強者?」

「是1面對司徒昊天的壓力,林銘毅然回答。

「林小兄弟,你……」釋白聽得心驚,林銘實在是太膽大妄為了,命隕一重,就挑戰修羅神國所有天命榜高手。

林銘輕吸一口氣,真元傳音道:「謝謝釋白族長為我做的一切,可是我不能真的讓神棄一族替我背負所有怨仇,後果太嚴重1

釋白聽出了林銘語氣中那股堅決的味道,他說道:「你真的有把握?你對修羅神國的頂級高手有了解嗎?」

「只是了解部分而已。」林銘如實說道,之前林銘自然看過天命榜,對榜單上隸屬於修羅神國的命隕強者都有了解,但他天命榜並非全知全能,至於修羅神國內部還有沒有一些天命榜沒有記錄的隱藏高手。林銘並不敢確認。

許下這個瘋狂的承諾,林銘也承受了極大的風險!

可是他不得不這麼做,在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之中,司徒昊天有壓力,林銘何嘗沒有壓力?

這是一場生與死的博弈,劍已出鞘,那就沒有退讓的可能,僵持下去的結果很可能會是……全面開戰!

這可是兩大超級勢力,一旦開戰。必然損失慘重,血流成河,這種結果,司徒昊天、釋白、林銘都承受不起。

退一步,避免神海強者參加的全面開戰。將戰鬥局限於命隕級武者階段,這算是折中的解決方式了。

司徒昊天雙手負在身後,眼睛微微眯起,可是他的目光卻更加銳利,彷彿要將林銘看穿一般!

他不會輕易答應這個挑戰,也不會立即拒絕,他腦海中迅速分析著林銘的實力。

百日之前。林銘被評定為天命榜二百八十名,當時林銘就是旋丹後期頂峰修為,現在他的修為並沒有提升,實力不可能有實質性的突破。

就算他天縱奇才。有諸多底牌在這百日之內得到了進化,現在也絕對不會超過二百五六十名,這已經是給他極高的評價了。

天命榜二百五六十名並不算什麼,要知道天命榜有幾個大的分水嶺。二百名、一百名、五十名、三十名、前十名都是大的分水嶺,就算突破命隕一個大境界。實力突飛猛進,也不會前進太多。

然而……林銘是妖孽中的妖孽,如此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到底他的實力會前進到哪一步,司徒昊天根本說不準。

其實不單是司徒昊天無法估測,林銘自己也無法估測,魔光也無法給出任何有價值的建議,畢竟如林銘這種法體雙修本來就少見,而且他以雷霆之力破命隕,加上他的戰靈、邪神種子等等在神域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此亂七八糟的因素加起來,想要估測林銘破命隕之後能排到天命榜第幾,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況,林銘還不知道修羅神國是否有隱藏高手。

這場戰鬥,確確實實是一次賭博!

「你想以這一戰,化解這次可能爆發的聖地之戰?」司徒昊天聲音冷漠,不帶絲毫感情。

「不錯!怎麼,你你們泱泱大國,竟然承受不起我一個年輕人的宣戰?」林銘面對氣勢逼人的司徒昊天,依舊平靜如昔,可是就是這份平靜,卻讓司徒昊天感覺到了林銘強烈的嘲諷之意,這是對他的蔑視,對修羅神國的蔑視!

到了修羅神皇這個年紀,自然不會中什麼激將法,不過眼下,他也不得不承認,林銘提出的建議,確實是唯一折中的解決方式,否則,就算他能鼓動其他大國跟他聯手攻打神棄一族,也必然為這些「盟友」支付無比高昂的出場費,再加上戰鬥的慘重損失,收益跟付出完全不成正比。

想到這裡,修羅神皇兩隻手從身後垂下,身上隱隱散發出一股慘烈的殺機,「是生死戰么?」

這句話已經意味著司徒昊天答應了這場戰鬥。

「是!出場武者只局限於你修羅神國的命隕武者1

「好,依你所言1修羅神皇一口答應,雖然車輪戰不光彩,但這個時候,他也絕不會逞英雄的只派出一名武者去挑戰林銘。

這場戰鬥,關乎到修羅神國的國運!贏則贏回魔帝的完整傳承,輸則為修羅神國樹立了一個大敵,結果是天壤之別!

林銘深吸一口氣,握緊雙拳,灼灼的看著修羅神皇,對方果然答應了!

雖然戰果未知,雖然自己突破命隕之後的真正實力未知,賭鬥充滿了危險性,但是林銘卻感覺渾身的血液燃燒了起來,這是戰意沸騰的血液,他渴望這一戰,渴望這場熱血廝殺的戰鬥!

承諾這場賭鬥,主要原因是為了給神棄一族減壓,但同時,也未嘗不是因為林銘想要壓榨自己的極限!

他看著修羅神皇開口說道:「既然是生死戰……我的籌碼便是我身上的傳承,還有魔帝之鎧,那麼你們呢?是不是也要給出一點賭注來?」

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戰鬥,林銘以一敵多,一旦輸了,可以說是聽憑修羅神國處置,而贏了卻么有任何好處,這種事情,林銘自然不會答應。

「你想要什麼?」

修羅神皇並不意外,他的語氣愈發平靜,讓人無法猜出他此時在想什麼。

林銘微微沉吟,他首先想到的是魔神護心鏡,只要得到了它,就可以湊齊完整的魔帝之鎧,那是價值不次於乾坤熔日爐的寶物。

不過林銘很快就將之否定。

完整的魔帝之鎧對林銘實力的提升並不如想象中的大,畢竟它只是外物,過分依賴對自己沒有太多好處,還不如要一些提高修為的天材地寶。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魔神護心鏡是修羅神國的臉面,那是他們繼承魔帝傳承的象徵,如果修羅神國真的輸了這件東西,那就成了天下武學界的笑柄。

試想,修羅神國口口聲聲說林瀾劍的先祖偷了他們的傳承和魔帝之鎧,大張旗鼓的全天下追捕林銘,結果卻是,傳承沒要回來,連魔神護心鏡都一塊兒給了林銘,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到時候,一旦修羅神皇惱羞成怒,撕破臉皮,寧願當眾背棄承諾,寧願拼著修羅神國損失慘重也要跟神棄一族開戰就不妙了。

想到這裡,林銘做出了決定,他將想要的東西全部印刻在一枚玉簡之上。

「十斤百萬年份木靈玉、萬年桃心精髓、晨霧花、飛霜石、榿木靈泉……」

林銘一連鐫刻了十五份材料,這些年,林銘精研煉藥術,對天衍大陸的本土材料也有不少研究,他列出的這些材料都能在天衍大陸找到,又極為珍貴。

用這些材料,能煉製兩枚靈丹。

一枚為碧落煉心丹,能夠大大縮短自己從一重命隕到二重命隕的時間。

第二枚為紫電天冰丹,是對開啟八門遁甲第四門有一些幫助的靈藥,至於說完全開啟,還差一些,練體實在太耗資源,即便在神域,想要湊齊開啟一門的靈藥材料也要耗費不小的代價。

「唰1

白芒一閃,玉簡飛到修羅神皇的手中。

掃了一眼林銘想要的東西,修羅神皇險些將玉簡捏碎!

他本以為林銘會要魔神護心鏡,但沒想到林銘選擇要天材地寶,這些東西,一樣比一樣珍貴!全部加起來,怎麼也要七八百萬元靈石!

而且其中大多有價無市,搜尋起來會耗費更多的資源,總價值怕是不下千萬元靈石!

林銘完全是獅子開大口。

不過平心而論,相比輸掉魔神護心鏡的話,修羅神皇還是更願意選擇後者,他看著林銘,咬牙說道:「你很聰明,知道迴避本皇的逆鱗,同時為你爭取最大的利益,好,我應了1

司徒昊天說完,猛然轉身離開,修羅神國的其他武者急忙跟上,緊隨其後,大氣都不敢出一聲,他們都看出來,司徒昊天在暴走的邊緣。

以他的強勢,今天卻被神棄一族和一個旋丹後期小子逼著答應了一個他本不想答應的賭鬥,心情之糟糕可想而知!

就在走出神棄一族界心大殿的那一刻,司徒昊天突然頓住腳步,他回身冷冷的掃了在場眾人一眼。

「你們幾個都要參加這場戰鬥,贏了,重賞!敗了,死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