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三十三章司徒妖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三章司徒妖月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從立下戰約到決戰開始,一共三個月的時間,林銘並不急,一般武者渡一重命隕只要大半個月的時間,林銘給自己四十天的時間足夠了。

而這一個月半的時間,他主要用來調養靈魂的傷勢,同時放鬆自己,調整精神狀態,閑暇之餘他也會參悟一下八隕雷皇留下的雷之意境玉簡。

畢竟破一重命隕對林銘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他必須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小說章節。

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千世界的武者越來越多,而神棄一族幾乎是來者不拒,一開始只要是後天期以上武者,提供有效的身份證明,都可以進入。

不過後來,饒是神棄一族所在的中千世界地域廣闊,也顯得有些擁擠了,不得不做出一些限制。

「那邊就是修羅神國武者的駐地。」

在中千世界的一處,幾個武者指著一個懸浮在空中的黑色塔樓說道。

二十多丈的高塔,凌空懸浮,周圍黑光燦燦,散發著一股強大的能量場,一般修為弱的武者只是靠近都能感受到極大的壓力,導致體內真元流轉不暢,不得不拉開距離。

「修羅神國的使者是吃定林瀾劍了,居然住在了距離神棄一族長老宮十里的地方,那黑色塔樓是一種洞府寶器,可以收入須彌戒之中,一旦拿出來,可以放大到幾十丈大小,非常方便。」

眾人說話之間,突然一隊黑衣武者凌空飛來。無聲無息,如同黑色幽靈一般,為首的那名男子,身穿寬大的黑袍,赤著腳踏風而行,容貌俊秀清逸,一頭黑色長發肆意飛舞,竟有些飄逸空靈的味道。

他的氣息深不可測,如同汪洋大海,在場武者根本看不穿他的修為。

「那人是誰?太可怕了。我只是看他一眼。就感覺像是看到了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一個旋丹中期武者心有餘悸的說道。

一般旋丹中期武者,已經能夠看穿高重命隕武者的修為,只要對方不刻意修鍊掩飾修為的功法。

可是剛剛飛過去的那俊秀男子,明明沒有遮掩丹田。可是。他根本看不清對方到底是何等境界。

「難道是……神海強者?修羅神國又來一個神海大能!?」

「不是神海。肯定不是1一個旋丹後期的武者搖頭,「我能感覺出對方模糊的境界,依然在命隕。如果我沒猜錯,他是修羅神國的苦修士,極有可能是天命榜排名十二的司徒羅剎1

「司徒羅剎……」

聽到猜測的武者深吸一口氣,在修羅神國,除了魔使、國師一類的高手之外,還有一些苦修士,這些人才是修羅神國的頂級高手。

如魔使、國師一類,平時還要執行修羅神國派發的各種任務,負責管理國家,難免分散一些精力,不能全心全意的修鍊。

所以國師、魔使的實力從來沒有天命榜前三十的,甚至其中不少人,比如畢如玉、紅衣童子等都已經一兩千歲,基本沒有希望突破神海,這些人就算死了,修羅神國也不心疼。

可是苦修士不同,他們是精英中的精英,他們唯一的任務就是好好修鍊,突破神海!

修羅神國為他們當中的每個人都投入了巨額的資源,損失一個,都要讓修羅神國傷筋動骨,損失六七個,那就等於損失了一個神海大能!

苦修士的實力堪稱深不可測,就比如眼前的司徒羅剎,位列天命榜十二名。其實這也是知天命估計出來的排名,畢竟司徒羅剎在公眾場合出手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當初他的對手同樣是一個天命榜高手,而且排名不低,卻被司徒羅剎一巴掌拍死,簡直如拍螻蟻那般容易。

時隔這麼長的時間,有人傳言司徒羅剎已經非常接近神海境界,甚至有三四成的可能在未來二十年內真正突破。

到時候,司徒羅剎也不過一百多歲而已。

能真正突破神海的強者,大多數在百歲左右完成,幾百歲甚至一千歲以後才踏入神海的強者,則全部是靠機緣突破。

這些人即便突破了,實力也往往不如那些靠自身修為突破的神海強者,所以司徒羅剎的恐怖可想而知了!

「司徒羅剎,而且並沒有隱瞞行蹤的意思,也許……也許修羅神國這次不止有司徒羅剎,甚至還可能派出某個不為人知的隱世苦修者,那才是修羅神國的真正底牌1

「連苦修士都調用出來了,修羅神國對這場戰鬥勢在必得,我感覺這場戰鬥林瀾劍好像有點懸……」

「不是有點懸,我感覺他……」那武者說到這裡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神棄一族所在的方向。

「算了,我們別妄自議論了,沒啥意思,他們已經超出我們理解的範圍,就想螳螂去議論到底老虎厲害還是獅子厲害,完全沒有意義。」

「是啊,差距太遠了……」說話的武者們心中都在感慨,大家同是武者,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

此時,在黑色塔樓的最高層,容貌俊逸出塵的黑袍男子單膝下跪,恭恭敬敬的對司徒昊天行了一禮,用有些磁性的聲音說道:「神皇陛下,羅剎前來複命。」

「嗯,來了就好,事情的經過你已經知道了,這次的對手只是一重命隕,名為林瀾劍,千萬不要因為他修為低就輕視他,他的命很硬,實力很強!你與他的這一戰,也許會很艱苦,但這也是哪ロ攏

司徒昊天坐在首座上,居高臨下的說道,他這裡所謂林銘的命很「硬」,並非是指林銘防禦強。而是他看出林銘有封帝之命,這種人,很難殺,往往置之死地而後生,讓人非常頭疼。

「謹遵陛下之意,羅剎不會輕視任何敵人。」黑袍男子神色平靜,雙眼如黑寶石一般明亮,從他的目光之中,司徒昊天看出了一份鄭重和無比的認真,這讓他十分滿意。

「這一戰是對你氣運和大勢的積累。如果你能贏。十年之內你必成神海!如果你輸了,在通往神海之路上,又會遇到一次重大挫折,能不能克服。就要看你自己了1

「羅剎明白1

「好了。你退下吧。」司徒昊天揮揮手。深吸一口氣,神色平靜中孕育著一份凌厲,彷彿暴風雨來臨之前波瀾不驚的海面一般。

「昊天。你連羅剎都叫來了!是不是太小心了?他之前可是在閉關中的重要階段。」待羅剎走後,一個略顯老態的婦人從側室走出,略微不滿的說道。

司徒昊天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輕哼道:「羅剎來是必須的,否則你讓誰來戰林瀾劍?我不但要叫羅剎,我還要叫妖月。」

「還要叫妖月!?你在開玩笑嗎?別說她現在還在閉關,而且她的身份本身就是一個極大的秘密,你要讓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她?你想她日後都要呆在修羅神國,破神海之前都不能出去歷練了?對付一個突破之後也不過修為一重命隕的小子,有必要嗎?他就算厲害,別忘了我們是車輪戰,磨都磨死他1

「瑤曦!我修羅神國在林瀾劍身上吃了兩次大虧,你怎麼還沒有長進?我說過,林瀾劍有封帝之命,即便你以為已經布下必殺之局,卻依舊可能被他逃掉,對付這種人,你必須拿出數倍於他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之擊殺!否則後患無窮1

「這一戰對我修羅神國來說非常重要,我們輸不起,也不能輸,林瀾劍敢許下車輪戰,一定有對付車輪戰的特殊方法,我們必須保證派出的強者既有數量,也有質量,做到萬無一失!如果不是神棄一族底蘊太深,我寧願發動國戰1

司徒昊天的語氣中透露出一股堅決的味道。

「寧願發動國戰?你瘋了吧1司徒瑤曦一副你不可理喻的表情,根本不認同司徒昊天的說法:「什麼封帝之命,吃了兩次虧你就成了驚弓之鳥了,反正你是神皇,你說了算,不過我警告你,妖月是我們這一脈近千年來最出色的天才,她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不但會成神海,而且是神海強者中的佼佼者,甚至可能繼承你的位置,你中斷她的閉關,必須用足夠的資源給我補回來1

「哼,妖月如果能贏這一戰,對她來說是一場造化,戰勝有封帝之命的強者,能積累自己的氣勢、氣運和銘刻在骨子裡的必勝信心,這不是一次閉關的價值能夠比擬的。」

司徒昊天說到這裡長身而起,不願意再跟自己的姐姐廢話。

他走到窗口看向星空,在這中千世界有近乎大千世界的法則,星光同樣能投射進來,且光芒不減。

看著頭頂燦爛的繁星,司徒昊天自語道:「林瀾劍,也許你是天衍大陸最耀眼的那顆星星,如果早知道你能得到神棄一族的庇護,我寧願不要魔帝傳承也不會與你交惡,可惜現在劍已出鞘,沒有挽回的餘地,我必須毀了你。」

……

十天之後,神棄一族所在的中千世界可謂是豪傑雲集,神國皇子、親王世子、各大五品宗門、受子、名宿不一而足。

要知道,這可是一場有史以來從未出現在典籍記載之中的戰鬥,以區區一重命隕修為,挑戰一個神國的所有命隕強者!

堪稱風華絕代。

「林兄,有壓力么?」在一處酒樓之中,一個容貌俊秀,長著尖耳的男子微笑著說道。

林銘愕然的望向眼前出現的三名年輕俊傑,竟然是藍沁、封神和端木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