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三十四章開始衝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四章開始衝擊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是你們,真是沒想到,我們有一年未見了吧。」林銘有些感慨,他看了一眼端木群等人的修為,端木群已經到了三星妖王頂峰,再進一步就是四星妖王,因為妖精族和人族修鍊體系的不同,四星妖王可以相當於人類二重命隕的境界。

至於藍沁、封神,也是穩入三星妖王境界,這個修為強於人類的旋丹後期,又比命隕稍次。

這三人也是帝級天才,他們的年紀比林銘大,自始至終,在修為方面都不輸林銘,只是戰力差了很多。

「是啊,這一年我們在四大神國探索了一處險地,雖然沒得到什麼東西,但是也經歷了不少生死危機,有了很多收穫,除此之外還與不少天衍大陸的年輕俊傑切磋,有輸有贏,也是薄有感悟,林兄,你最近幾年沒打算重返聖魔大陸?」

端木群的這段話用了真元傳音,他之前就猜出林瀾劍極有可能是林銘,現在得到確認,自然知道林銘身份的敏感,而聖魔大陸也算是不宜輕易泄『露』出去的秘密,否則讓某些人知道林銘有去另一座大陸的方法,未必不會引起麻煩。武極天下834

「聖魔大陸……確實,該過去看看了。」

林銘一直記著帝者之路,那是他必須要走的地方,只是現在他的實力還不夠。

「我大概近幾年就會回去,你們可以滯留在神棄一族附近,我若是想要回去了,會在神棄一族裡留下信息。」

天衍大陸中央區域十分廣闊。就算是特質的傳音符也不可能跨越百萬里距離,更何況中央區域覆蓋千萬里以上,想要靠傳音符找到一個人並不容易,如此留下傳音印記意義也不大。

「好,我們也正好藉此機會回去,這趟天衍大陸之行,我們收穫良多。」藍沁笑著說道,開闊眼界,對一個武者的成長很重要,哪怕在此過程中並未經歷什麼奇遇。

「林兄。我想知道。你對這一戰有幾成把握,我聽說,修羅神國已經調用了苦修士,還可能調用了一些隱藏的天才。」之前一直沉默的封神突然開口。這一年來。他對天衍大陸中央區域的武者也有一番了解。深深的知道修羅神國底蘊的可怕,哪怕他明知林銘的強大,也有些擔憂。

林銘輕吸一口氣。搖搖頭道:「根本沒法估計,我不知道自己突破命隕之後,實力會走到哪一步,也不知道修羅神國的高手到底強大到何種程度,說沒有壓力那是不可能的,否則我現在也不會來酒樓放鬆自己,這是一場我不知道底牌的賭博,當然,對修羅神國來說也是如此,鹿死誰手不到最後一刻無法說清。」

幾人正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空中傳來一陣仙樂之音,向窗外一看,只見一輛金『色』的神輦在兩隻威風凜凜的凶獸牽引下徐徐飛來,神輦的一側烙印了一個『葯』鼎的標誌,在另一旁,則是一個龍飛鳳舞的「雲」字。

神輦的出現,頓時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是九鼎神國的神輦1

「『雲』字……應該是九鼎太子陽雲!陽雲也來了1

「情理之中,傳聞陽雲一直很欣賞林瀾劍,這次歷史典籍中從未出現過的戰鬥,他當然要來一觀1

陽雲在九鼎神國的地位不可撼動,他已經十年未曾出手,而且他一直隱藏修為,無人知道他到底達到了何種境界。

有傳聞說陽雲其實是遭遇了瓶頸,修為很久沒有提高。

不過,更多傳聞是說陽雲的實力已經深不可測,卻有意隱藏起來。

究竟如何,無人知曉。

「陽雲……」端木群眉梢挑動,真元傳音道:「我見過這人,相當可怕,暫時不想與他再見,林兄,告辭了。」端木群等人與林銘約定了相見方式之後,紛紛告辭。

神輦之上金光燦燦,一個全身真元內斂,氣質溫和的年輕男子凌空而立。

「沒想到,太子殿下親至,林某倍感榮幸。」林銘起身相迎,他暗暗觀察陽雲的情況,大半年沒見,陽雲沒有任何變化,他的丹田始終被一層『迷』霧罩住,根本看不清楚修為。武極天下834

即便林銘神識強大,也感受不出他的深淺來。

據傳陽雲一出生的時候只是庶出,為九鼎神皇臨幸宮中美人所生,那宮中美人天賦也就一般,陽雲年幼時期的修武資質只能算湊合,並不受待見,可是他卻在十二歲的時候突然展現出驚人的修武潛力,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拾。

在武學界,像這種情況雖然相對較少,但也不鮮見,比如八隕雷皇也是如此,這種人,經歷過人生沉浮,往往能在未來取得更頂級的成就。

「哈哈,林兄不必客氣,本王實在沒有想到,林兄竟然有這等魄力,以一重命隕修為面對一大神國的所有命隕強者。」

林銘道:「是被『逼』到絕路,只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嗯……修羅神國確實態度堅決,林兄若是能贏下這場曠世之戰,我可保證修羅神國不敢再找林兄麻煩。」

陽雲鄭重的許諾道,林銘笑道:「謝謝陽兄美意。」

如果林銘能夠贏下這一戰,並且在神棄一族的庇護之下再渡個兩三次命隕,到時候,哪怕他再暴『露』出一些秘密,比如乾坤熔日爐、焚星之炎、九天雷靈等,也多半不會引起神海老怪的覬覦,這就是實力帶來的地位提高。

現在已經有很多勢力開始想著拉攏林銘了。

陽雲深深的看了林銘的丹田,話鋒一轉,說道:「不過在此之前,林兄還要先破命隕,恐怕不太容易吧,我這裡倒是為林兄渡命隕準備了一份薄禮。」

陽雲說著拿出一個木靈玉『葯』盒。打開之後林銘見到裡面的東西頓時心神一凜。

那玉盒之中赫然是兩枚化神丹!

化神丹極為珍貴,能夠增加命隕強者破神海的概率,當初修羅神國曾經以化神丹為獎賞,捉拿林銘。

這種丹『葯』,壓根不是給旋丹武者破命隕用的,太浪費了。

林銘沒想到陽雲竟然給自己送化神丹,而且一送就是兩顆,他難道知道自己與普通武者不同,破命隕艱難?否則怎麼會送高重命隕強者才會用的化神丹?

林銘心中不免產生了這種念頭。

陽雲臉上看不到任何異樣,微笑道:「一點薄禮。希望能助林兄突破命隕境界。務必收下。」

兩枚化神丹,確實能為林銘渡命隕增加一點把握,可是看到陽雲的表情,林銘心中總有些異樣。「陽兄的禮太重。我不能收。」

即便在煉『葯』聖地九鼎神國。煉製一枚化神丹的成本也會達到十萬元靈石,如果流傳到市面上,至少能賣到三十萬元靈石!否則又怎麼會被修羅神國用作獎賞?

即便如此。九鼎神國也嚴格限制向外出售化神丹,畢竟沒人願意給敵人培養高手。

兩枚化神丹,足以讓天命榜上的高重命隕武者瘋狂了,林銘可不想欠下這樣的人情。

陽雲似乎看穿了林銘的想法,他微笑道:「林兄不必推辭了,我知道你需要這個,武者渡命隕如凶獸渡劫,越是強大的凶獸,渡劫就越困難,因為天道不容,林兄渡命隕,如神蛟化龍,一朝潛龍出淵,必將翱翔寰宇。」武極天下834

陽雲一席話說出來,林銘心中疑心更重,他不動聲『色』的說道:「人跟凶獸可不一樣……凶獸渡劫是因為它們逆天修行,天道不容,自然越強大的凶獸越難渡劫,而武者破命隕,是化去肉體凡胎,反而是根基越紮實的武者,破命隕越容易。」

「哈哈,我知道,不過有時候人跟凶獸也是一樣呢。」陽雲說著笑了起來,彷彿在說一件極為隨意的事情,至少林銘聽了卻微微皺眉,總覺得陽雲意有所指。

「林兄,只是兩枚化神丹而已,根本算不上什麼人情,你要是心中過意不去,那麼算我借給你的,這一戰之後,你若是能戰到最後,定然會收穫不少,還我四十萬元靈石即可1

陽雲說得很洒脫,林銘也只能收起心中異樣的感覺,選擇收下了化神丹,這東西他確實需要,這次渡命隕對他來說同樣是一大挑戰,一旦失敗就等於宣判了死刑!

所以哪怕兩枚化神丹只是能提高很少一些把握,林銘也很樂意賒欠四十萬元靈石來買下它們。

只是他覺得眼中的陽雲愈發神秘了。

在陽雲之後,更多的年輕俊傑到來,包括了七星神國的李逸風。

「哈哈,好熱鬧,這趟真是來對了!被關了這麼久的禁閉,可憋死我了1能參加這樣的萬古盛世,李逸風搓著手,興奮得不得了。他之前因為「外出歷練」的種種花天酒地和惹是生非,被未婚妻告了一狀,不出意外的再次被罰禁閉,這次,他好不容易才借著「觀摩學習」的借口跑出來,當然開心了。

「這個林瀾劍不知道是何方神聖,比我還狂埃」

李逸風大言不慚的說道,渾然不顧他依然是旋丹後期頂峰修為,只能勉強戰一戰比較次的命隕強者而已。

「人家是天命榜高手,當然比你狂了。」他身邊的小丫鬟毫不留情的打擊道,雖然心中維護李逸風,但她也知道天命榜高手跟普通命隕強者的差距。

兩人都沒有意識到林瀾劍就是林銘,主要原因是他們一直被禁閉,消息閉塞,聽到這等曠古絕今的神奇戰鬥爆發后,就迫不及待的來觀看,完全不了解林瀾劍的詳細情況,比如他所修功法,所用武器等等,否則發現跟林銘的一樣,自然就會產生聯想了。

「抱歉,現在林瀾劍大人已經開始閉關衝擊命隕,不見任何人1

在神棄一族長老宮之前,兩個守衛冷冰冰的對李逸熬夜看書道,李逸風喜歡結交天下豪傑,自然不會錯過林瀾劍,只可惜晚了一步。

「已經開始閉關了?」李逸風眼睛一亮,如此的話,大概經過兩三天的能量積累,林瀾劍就要引爆體內能量,正式衝擊命隕了,那將是一大盛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