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五十四章琴子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琴子牙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合歡神功》說到底是一種淫邪的功法,修鍊《合歡神功》后釋放出的氣勢淫邪詭異,一般武者被籠罩其中,如果支持不住,便腦海中幻象叢生,當場露出醜態。

可是林銘,武道之心異常堅定,而且林銘修鍊的是至剛至陽的《混沌罡斗經》,本身真元凝厚無匹,武道氣勢也是鐵橋攔江,不動如山,所以,這些幻象對林銘來說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莫說歐陽荻花的修為只有凝脈期,即便他達到後天境,林銘也可以應付!

於是,現場就出現了這樣的狀態,任憑歐陽荻花如何催動氣勢,林銘根本不為所動,這使得歐陽荻花看起來,就彷彿一個小丑!

人們發現這一幕後,都看傻了,面對歐陽荻花的氣勢壓迫,林銘竟然跟沒感覺似的!

這也太打臉了吧!

人群之中的白靜雲此時獃獃的望著林銘的身影,她同樣沒想到,在這樣恐怖的壓力下,林銘竟完全如同平時一樣,從容中帶著一股睥睨一切的氣勢。

歐陽荻花的壓迫,對林銘來說就彷彿浮雲蛛網,可以輕鬆揮去。

無論是之前面對張冠玉的戰鬥,還是現在,林銘的氣勢都是鋒銳無匹,無堅不摧,如長槍一般,斬盡一切。

那一刻,白靜雲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加速了起來。

平素沉穩內斂,不動如山。

戰鬥時鋒芒現世,驚艷天下!

也許……他……能贏!

想到這裡,白靜雲的手忍不住抓住了衣領,呼吸微微急促。

只是她此時站的角落太偏,沒有人注意到她的表情。包括一直歪著腦袋坐在她身邊的慕容紫。

……

校場之上的林銘越是從容,歐陽荻花越是顏面掃地。

一些人都覺得看不下去了。今天歐陽荻花該怎麼收場?

地位到了這種程度的人,最看重的就是臉面,林銘這是赤裸裸的打臉啊!

「林銘也太變態了,不過我覺得他不該這麼針對歐陽荻花的氣勢,稍稍屈服一下,讓歐陽荻花下來台。」有人私下議論道。

「屈服?」慕容紫恰巧聽到,她撇了撇嘴,冷笑一聲道:「林銘若真的屈服,若是他真的抵抗不住歐陽荻花的氣勢,歐陽荻花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林銘。會讓林銘像剛才那些滿嘴流口水的。目光獃滯的傢伙們一樣醜態百出,跟一頭豬一樣。」

氣氛越來越劍拔弩張,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無法收場了。

而就在這時,半空突然傳來一聲朗笑。這笑聲異常渾厚,剛出現時,還彷彿在很遠處,轉眼間就響在了眾人的耳邊。

人們還沒反應過來,一個身穿流水般飄逸的白色長袍,懷中抱著一把長琴的男子便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這男子身材修長,濃眉星目,只是那麼隨意的站著,渾身上下便自然而然的流露一股飄逸出塵的氣質。讓人忍不住心生敬畏之感。

此人一出現之後,歐陽荻花釋放出的壓力驟然消散,毫無疑問,此人的實力要比歐陽荻花強大太多了。

「府……府主?」

秦杏軒心中大驚,她也很少見到七玄武府的府主,這人行蹤飄忽不定。實力精深無比,他已經在後天巔峰停留了很久,據說已經半隻腳踏入先天了!

看到這長琴男子突然出現,歐陽荻花的嘴角抽動了一下,就勢收斂了氣勢,這長琴男子正是七玄武府的府主琴子牙。

琴子牙這人在加入七玄谷之前,只是一個樂師,後來他拜入七玄谷琴宗,那時他已經二十多歲了。

琴子牙二十歲才習武,錯過了武者練武的黃金時期,饒是如此,他竟然也在三十一歲進入凝脈期,三十六歲跨入後天,四十五歲達到後天巔峰。

如此天才,連七玄谷的長老都為之震驚,不過錯過了習武的黃金時期終究是一大損失,琴子牙在脫胎換骨,跨入先天的時候遇到了極大的瓶頸,如今他遊歷四方,兼任天運國七玄武府府主,是想在遊歷中,在心境和琴藝上再尋突破。

「歐陽公子,看在本人的面上,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如何?」

琴子牙微笑的說道,他的聲音帶著一股奇異的親和力,讓人聽了如沐春風。

歐陽荻花微微沉默,說道:「琴府主這麼說,我自然不會追究了。」

琴子牙給了台階,歐陽荻花當然會順勢下來,對琴子牙這個人,歐陽荻花也有幾分敬畏,一旦琴子牙跨入先天,那就是長老了,以他在琴藝上的天賦,未必不會超過他的叔叔。

「林小兄弟,這是給你的。」琴子牙說著手腕輕輕一抖,也沒看清他怎麼動作的,一棵通體赤紅如血,只有嬰兒手掌大小的靈芝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而後琴子牙隨手一揮,血靈芝彷彿有靈性一般的飛向了林銘。

五百年血靈芝!

林銘接住血靈芝后,感受著手上傳遞來的濃鬱氣血之氣,心臟忍不住狂跳起來。

五百年血靈芝極其珍貴,只有大宗門通過秘法才能培育,而且成活率很低。

大多數血靈芝在三百年的時候就到了壽命盡頭,不採摘的話就枯死了,三百年血靈芝會長到臉盆大小,是凡間的極品聖葯。

這種血靈芝已經珍貴非常,年份再高的的血靈芝在凡間就很難找到了,只有一些靈氣充裕的靈山和大宗門中才能尋覓。

如果血靈芝年份過了三百年,它的精華反而會開始濃縮,體積漸漸縮小,四百年血靈芝只有水瓢大小,而五百年血靈芝則縮小到嬰兒手掌大校

雖然體積變小,但是濃縮的卻是精華,這種血靈芝可以補充體內血氣,讓武者氣血旺盛,力氣都會隨之增長。

五百年血靈芝是力量型武者夢寐以求的聖葯。

在場的人們,看到這隱隱散發著紅光的血靈芝,忍不住心動,一些人甚至咽了咽口水,這種聖葯,有錢也買不到。

之前王公公傳令給林銘的時候,許下了重玄軟銀槍、五百年血靈芝、碧靈丹、凈體靈液四項獎勵,獎勵雖然驚人,但卻沒幾個人認為林銘能得到,而現在,林銘已經拿到了兩樣了,後面兩樣,恐怕也極有可能了。

這讓人們又是嫉妒,又是無奈,人家實力擺在那裡,他們也無話可說。

林銘雙手捧起血靈芝,恭敬的對琴子牙行了一禮,道:「謝府主。」

「呵呵,不必謝我,這靈芝也不是我的,而是七玄谷發下來,作為賜給天才弟子的獎勵,我定下的考核你通過了,這血靈芝便是你應得的了。」

林銘將血靈芝收入須彌戒,而之前那霹靂邪火珠他也順勢收了起來,這珠子他當然不打算還給歐陽荻花,他算準了歐陽荻花為了臉面也不可能向他要,更何況,歐陽荻花恐怕也不願意承認這珠子是他送給張冠玉的。

歐陽荻花自然注意到林銘的動作,這讓他臉色愈發陰沉,「林銘啊林銘,你貪了這霹靂邪火珠也要會用才行,我等你胡亂試驗的時候把自己炸死了才好1

因為張冠玉和林銘的決戰,原本的宴會已經完全失去了意義,七玄武府府主琴子牙的出現,又讓現場的氣氛達到了一個高潮。

七玄武府的府主對修武界的武者來說,就如同皇帝對於百姓,有著無上權威,更何況此人的實力冠絕天運國,即便是木易、汪璇璣等老牌後天武者,在琴子牙面前,也差得遠了。

歐陽荻花此時已經完全沒有興緻再待下去,他耐著性子與琴子牙說了幾句客氣話,而後拂袖離去。

琴子牙也無意多呆,他本來就是閑雲野鶴般的人物,只是喝了幾杯清茶,便也離去了。

一場宴會,雖然原本的目的完全泡湯,但是參加者大多興緻勃勃,裡面的各種爭鬥,可謂高潮迭起,看的他們大呼過癮。

當然,也有不少人心情沉重,比如十皇子楊振,他萬萬沒有想到,張冠玉被林銘打的一敗塗地,甚至斷了一隻手。

張冠玉想要把林銘弄廢,結果自己半殘了,他剛剛拉攏到的盟友就這麼完蛋了,而且張冠玉還是維繫他和歐陽荻花關係的紐帶,沒了張冠玉,歐陽荻花未必會繼續支持他了。

想到這裡楊振心中發苦。

林銘簡直是他命中的剋星。

當然,還有心情更沉重的人,就是聯合商會的張家家主張奉先了。

當張冠玉被送回來的時候,張奉先心中氣血翻滾,殺意滔天,他恨不得立刻將林銘碎屍萬段,但是,他與張冠玉不同,他畢竟是聯合商會的掌舵人,他還能保持著理智,他很清楚,現在他還對付不了林銘!貿然出手,倒霉的絕對是聯合商會。

宴會結束后,林銘便回到他在七玄武府的住處,他很清楚,這次宴會又多出了兩個敵人——歐陽荻花和聯合商會。

這兩方,恐怕都恨不得立刻置自己於死地。

想到這裡,林銘自嘲的笑了笑,隨著他武道修為越來越高,他得罪的敵人也越來越強大。

得罪這麼多人,並非林銘非橫跋扈,主動招惹他們,而是因為這些人之間有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又因為種種原因要對付他,林銘自然不可能引頸受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