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四十三章以指代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三章以指代槍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司徒川這一席話說出來,在場武者這才想起林銘與修羅神國所有命隕武者的大戰,之前他們因為林銘渡命隕時種種天地異象而感到震撼,幾乎忘記這件事了。

原本以為是林銘必輸的戰鬥,現在卻覺得有些看頭了,就是不知道林銘渡命隕之後,真正戰力到底如何?

任憑他身負種種異象,但修為卻是無法彌補的短板,僅僅一重命隕,與修羅神國的強者差了五個小境界小說章節。

「不知道司徒羅剎相比林瀾劍會如何?」

「說不好,天命榜給司徒羅剎的排名是第十二名,但只是估測,畢竟司徒羅剎已經十年沒出手了,誰知道他現在實力如何,而林瀾劍天資驚人,又在突破命隕過程中有種種異象,實力也無法說清。這一戰不打過是不知道的。」

異象並不能代表絕對的實力,只能表明林銘戰力不凡,但究竟不凡到何種程度,無法估測。

而司徒羅剎同樣如此,作為天命榜排名前二十的高手,這些人本來就是神秘的代名詞,他們平時難得一戰,就算有戰鬥,也往往不是尋常武者能有機會看到的。

對武者來說,原本頂級高手的戰鬥就讓人興奮,何況是這樣充滿懸念的戰鬥,兩方實力都是一個謎,一個是天衍大陸第一奇才,另一個也是頂尖帝級天才,結果充滿了未知數!

毫無疑問,這一戰將會是天衍大陸中央區域的一大盛事!

林銘似笑非笑的看著司徒川。「你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我已經一重命隕巔峰,突破二重命隕,恐怕還需要一些靈藥來支持,靠我自己的積蓄多半是負擔不起的,正好我跟修羅神國有賭約,這些藥費還要你們來出了。」

一重命隕之後,肉身蛻變成靈體,雖然說堅韌性沒有太大提高,但細胞更為緻密。也就是說。渡過命隕第二重,需要將肉體裂解到比第一次命隕更為徹底。

而對林銘來說,他的肉身堅韌如天階寶器,按常理來推論。理解的困難性只會更高。甚至需要消耗大量比第一次破命隕更為珍稀的靈藥。

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一重命隕之後,全身肉體能量化,全身都可以存儲真元。

一次命隕的時候。是以丹田為中心引爆真元,裂解肉體,這好比用一枚爆裂彈炸一塊堅固的巨石,就算能勉強炸碎,也無法讓巨石碎得徹徹底底,除非爆裂彈的能量強大到難以想象。

而二次命隕的時候就不同了,以全身為根基引爆真元,相當於將幾十上百枚爆裂彈深埋於岩石的各處,想要將其炸成碎粉就容易多了。

所以,哪怕法體雙修也就是從旋丹入命隕的時候十分困難,而後續的幾重命隕相對單走聚元體系的武者來說只是稍稍困難,並非難得離譜,否則法體雙修武者渡命隕一次比一次難,耗費的靈藥一次比一次誇張,連神域大宗門都要吐血,那就根本不會有法體雙修的武者了。

司徒川聽林銘竟然還惦記著賭約,頓時哈哈大笑,「死道臨頭還想著贏賭約和靈藥,真是蠢貨一個1

林銘看向上躥下跳的司徒川,雖然他懶得跟他廢話,但並不是說能任由對方踩在自己臉上,「你叫司徒川是吧,你說得如此囂張,莫非到時候也會出場與我過招?」

林銘一句話,直接把司徒川噎住了,上場過招,那不是找死嗎?當初林銘還未破命隕他都打不過,何況是現在。

「不敢么?」林銘嗤笑一聲,「你若上場,我不用真元,且只用一根手指,只出一招,如果你能接下,我算你贏。」

「什麼!?」司徒川怒火中燒,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竟然被如此鄙視,只用一根手指,只出一招,最重要的是……不用真元!

武者如果不用真元,那麼發出的攻擊威力就太有限了,因為真元才是招式的根本,從旋丹期到命隕期武者為什麼實力會發生質的飛躍,那就是因為全身蛻變成靈體,真元不再限于丹田和經脈,致使真元的總量翻了幾倍,打起來招式的威力自然會大大提高,耐力也會增強。

林銘放棄使用真元,就等於放棄使用他作為命隕武者的優勢,也就是說,林銘在這種規則的限定下,破沒破命隕都沒什麼本質區別。

當著這麼多豪傑的面,如果司徒川連這樣都無法贏,他還有什麼臉面立足於天衍大陸中央區域?

「欺人太甚,你真以為你天下無敵了,好,我就來擋你這一指!1

司徒川雖然囂張,但也不是意氣用事的傻子,他依舊把規則現定於林銘剛才所說,不會逞強去承受林銘的更強的攻擊。

就在這時,司徒川耳邊突然響起一聲冷喝:「不知長進,你想死嗎!?」

這聲音是真元傳音,傳到司徒川耳中彷彿一聲驚雷,讓他全身戰慄,這正是來自他的父親,修羅神皇司徒昊天!

原本跟林銘約定的就是生死戰,可以滅殺對方,到時候林銘就算殺了司徒川,他也不能追究什麼!

修羅神皇一生中兒子女兒不知道有多少,普通的兒子,死了就死了,修羅神光根本沒有半分感覺,但是司徒川算是其中極有天賦的一個,他現在實力弱是因為他還年輕,只要再過個幾十年,司徒川入六重命隕絕對不成問題,到時候他很可能排入天命榜前三十,百歲之前,有那麼一分希望衝擊神海,修羅神海當然不會眼看著這樣的兒子隕落掉。

被父親呵斥,司徒川顯得有些惶恐,「父親,他欺人太甚,而且我怎麼可能連他不用真元的一指都擋不下,如果我今天怯而不戰,那以後還怎麼在天衍大陸立足?」

周圍數萬武者都在看著,其中不乏許多幸災樂禍之人,到時候就算司徒川能夠擺脫心魔,成就神海,也會被人記得今天的恥辱,無法抹去。

司徒昊天微微沉默,他相信林銘既然敢這麼說,定然有勝司徒川的把握,但是他也不認為林銘的一指真能殺死自己的兒子。

手指在須彌戒上一抹,一彈,一道黑色的流光沒入了司徒川的身體。

「嗯?這……」司徒川一摸自己的胸口,那裡多了一層厚實的能量守護。「魔神護心鏡?」

作為修羅神國的國寶,防禦性准聖器,魔神護心鏡一直掌控在司徒昊天的手中,此時用魔神護心鏡護住司徒川,司徒昊天相信司徒川應該能擋住林銘的攻擊。

有了魔神護心鏡,司徒川底氣更足,他全力催動其護體真元,在魔神護心鏡的加持下,他的護體真元帶了一絲黑暗的屬性,彷彿要吞噬一切!

他看向林銘,獰笑道:「林瀾劍,我們就在這裡過招,不用等兩個月後的大戰了!我看你能奈我何?」

「魔神護心鏡……原來是黑暗意境。」林銘看向那層真元護罩,護罩之上隱隱有黑色的陣紋在流轉,魔神護心鏡雖然只佔了魔帝之鎧的一小部分,但卻是魔帝之鎧的核心所在,它的價值,甚至比其他魔帝之鎧的部分更高!

護罩之上蘊含了黑暗法則,要驅動魔神護心鏡,將它的威力發揮完全,就需要理解黑暗法則之力,否則十分之一的威力都用不出來。

以司徒川的境界,顯然無法發揮黑色陣紋的作用。

林銘伸出右手食指,沒有用任何真元,但是食指之上卻迸發出熾目的銀光。

「嗯?不是不用真元嗎?怎麼會有光芒射出?」周圍境界低的武者疑惑不解的問道。

「那是戰靈,白銀級戰靈,不是真元……」年輕武者身邊的宗門名宿感嘆道,白銀戰靈,這是傳奇領域的東西,沒想到會出現在一個初入命隕的武者身上。

銀光漸漸凝聚,一桿銀色長槍憑空出現,戰靈踏入白銀級之後,就可以不需要附著在物體上,直接化形傷人。

林銘也想知道,自己單單戰靈的攻擊能夠達到何種程度。

「魔神護心鏡,這東西我遲早會拿走,待我有了足夠的實力之後1林銘這樣想著,以指代槍,猛然一指點出。

面對林銘的攻擊,司徒川握緊雙拳,全身真元催動到極致。

「嗖1

耀眼的銀光閃過,凌厲無匹的槍勢讓人根本難以睜開雙眼,不依靠真元,只憑戰靈的攻擊,竟如同一把利刀一般,即便沒有針對在場其他武者,卻依舊讓他們有一種被槍尖指著眉心的感覺。

而首當其衝的司徒川更是在那一瞬間感到萬箭穿心,面對這強橫無匹的意志,他的武道意志彷彿在顫抖,原本的氣勢和信心都驟然崩潰,原本他就無法控制黑暗法則之力,如今更是連注入魔神護心鏡的真元都幾乎出現了斷層。

這就是來自武道意志的絕對壓制,已經不單單體現在攻擊力上的差別。

「呯1

魔神護心鏡的護罩被洞穿,銀光稍稍停滯,繼而貫穿了司徒川的身體!

司徒川悶哼一聲,身體倒飛出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