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四十六章修羅神國的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六章修羅神國的殺手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司徒伯南一出現,便瞪著一雙如禿鷹一般的眼睛盯緊林銘,那目光犀利如劍,一般命隕武者被他盯著都會覺得背脊生寒。

林銘坦然相對,他早就料到這老怪物的會出現。

「小畜生,你要好好珍惜你剩下的時間,雖說是生死戰,不過老夫會囑咐後輩留你一條賤命,而後老夫會擒你到修羅神國,讓你知道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

一般神海強者自持身份,根本不會把這種惡毒的言語放到明面上說,不過司徒伯南壽元將盡,性格孤僻古怪,根本不在意這些。

對司徒伯南惡毒的言語,釋白微微蹙眉,他正準備反擊幾句,林銘卻笑了,他隨意的說道:「老不死的,我不就是滅了你一縷戰靈投影么,技不如人又能怪誰,滿世界追殺我卻追殺不到也只能怪你自己無能,如今惱羞成怒,揚言要將我抽魂煉髓,那我等著,看你那些徒子徒孫有沒有這個本事1

林銘此言一出,全場皆驚!

「什麼?司徒伯南被林瀾劍滅了一縷戰靈投影?」

「真的假的,聽他的語氣,這一戰應該發生在他來神棄一族之前,當時他還是旋丹後期武者啊,不是吧1

人們只知道林銘和修羅神國之間有仇,但是究竟仇恨的細節是什麼,卻知道的不太清楚,三大魔使和畢如玉之死,以及司徒伯南被林銘滅戰靈投影這些丟人的事情修羅神國當然不會外傳了。

「細想起來真的有可能,如果論正面戰鬥,林瀾劍當然不是司徒伯南的對手,但是如果是戰靈對決,司徒伯南又怎能比得過林瀾劍這個變態1

「是啊,命隕一重就白銀級戰靈。旋丹後期的時候起碼也是青銅大成或者青銅圓滿吧,戰靈化形,斬滅一切虛無1

眾人很快反應過來,林銘所說十有八九是真的。

果然司徒伯南的臉色也印證了這一點,被林銘當眾揭開傷疤,他雙目殷紅如血,已經處於暴走的邊緣!

「好!好你個小畜生,你落在我的手上之後,我會折磨你一千年1司徒伯南聲音蘊含著冰冷的殺機。神海強者露出的殺意何其恐怖,方圓百丈之內,命隕以下武者全部噤若寒蟬。

可是林銘卻毫不掩飾臉上嘲諷的笑容,「一千年?哈哈!雖然我叫你老不死的,可是你不會真的就以為自己老不死吧?你都大半截入土。一隻腳邁進棺材的人了,拜託你實際一點,就算我給你折磨,你能活這麼久么?」

周圍武者聽林銘的話都心驚肉跳,好傢夥,林銘的話比司徒伯南更惡毒,一口一個老不死的。專門戳司徒伯南的傷口,如此對待一個神海大能,林銘還真是膽大包天!他就真以為自己必贏么?一旦真的落在司徒伯南手上,下場可想而知!

其實林銘倒是無所謂。反正已經撕破臉皮,他不介意進一步激怒司徒伯南,

司徒伯南臉色已經徹底鐵青,作為將死之人。他最恨的就是別人提起他所剩不多的壽元,這是他的痛處和執念!

如果目光能殺人。林銘早就死了一萬次了。

「小畜生!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自食其果,我會讓你知道修羅神國的底蘊,這一戰,你絕無贏的可能,你必須死!1司徒伯南的聲音都因為極度的憤怒而變得顫抖而尖利,這聲音中灌注了真元,穿透性極強,最後的「死」字如凄厲的雷音一般在天地間迴響,震得人耳膜生疼,旋丹期武者都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耳朵,可是聲音卻彷彿如魔鬼一般要鑽進他們的腦子裡,難受之極。

「皇叔,時辰到了1

司徒昊天眼看自己性格古怪暴戾的叔叔已經有暴走的趨勢,出言提醒道,否則怕萬一他有什麼過激舉動,出手傷人就糟糕了。

在眼下這種環境,連造化老人都在場的情況下,修羅神國也無法仗勢欺人,一旦在規則之外無故傷人,也要給個說法出來。

「嘿嘿,對啊,時辰到了,老夫真是迫不及待了1司徒伯南舔著嘴唇,眼中滿是凶光。

「我你這小畜生還能嘴硬到什麼時候!夜叉王,出來1

隨著司徒伯南一聲暴喝,一個長得尖牙利齒,容貌如魔鬼一般的男子從神行舟中飛出,他手拿一柄鋼叉,皮膚黝黑光亮,眼睛大如銅鈴,怎麼看都像是神話傳說中的惡鬼。

「桀桀桀桀1夜叉王發出一連串的難聽笑聲,絲毫不懼怕林銘,反而極其囂張的叫囂,「小子,我會用這柄鋼叉,挖出你的心臟,還溫熱冒血的心臟……一定味道不錯1

林銘微微疑惑的盯著眼前的惡鬼。

夜叉王?

他本以為一開始出場的會是諸如大魔使一級的強者,這樣級別的人物,修羅神國不可能擁有太多,因為是生死戰,死一個就少一個,修羅神國就算對這一戰勢在必得,也不會拿大量天命榜排名前百的高手用命來消耗林銘的體力,要知道,這些人只要年齡在八十歲以下,再好好培養一番,都有那麼一絲可能成就神海。

這也是林銘毫不皺眉的應下車輪戰的原因之一。

可是他沒想到,一出場就是一個他從未聽說過的夜叉王,而對方的修為已經是五重命隕巔峰,只差半步進入六重命隕,再加上他深厚的氣勢,絕對是天命榜排名前三百,甚至二百左右的人物!

可是天命榜根本沒有此人的記載,這就是修羅神國的隱藏實力么?他們的隱藏實力有多少,可以為了贏下這場戰鬥就肆無忌憚的消耗么?

林銘心中閃過這個疑問,而就在這時,他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之處,他發現眼前的夜叉王雖然生命之火旺盛,卻彷彿在透支生命潛力,有種迴光返照的意味,這夜叉王,活不了多久的!

怎麼會這樣?

林銘心中生疑,就在這時,他耳邊響起了釋白的真元傳音,「林小兄弟,情況不妙,這個傢伙,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是一種魔道秘術造就出來殺戮傀儡!你這一戰,危險了1

「嗯?傀儡?」林銘眉頭微皺,他這次與修羅神國一戰,挑戰對象是所有修羅神國的命隕武者,這裡所謂的「武者」定義是有自我靈魂和自我意識的人,而傀儡,除非是像屍鬼人那樣把自身改造了,且有自我靈魂的傀儡,其他的都不算人。

否則如果是一個修鍊傀儡術的神海大能出動自己的傀儡對付林銘的話,林銘再強也會被耗死!

「修羅神國違反規則?」

「不是……他們沒有違法規則。」釋白有些苦澀的搖頭,「這『夜叉王』是個真真正正的人類,有靈魂,有自我意識,只不過他當初也許因為壽元將盡,也許因為身受重傷,總之是將死之人,魔道宗門有一種秘術,那就是改造將死之人的身體,煥發他們的生命潛力,再採用一種特殊方法將其冷凍封印起來,等到需要他們戰鬥的時候,便開啟封印投入戰場,這些人一旦解除封印之後,壽命也許只有一個月,因為明知要死,所以他們戰鬥起來根本不懼怕受傷和死亡,再加上其中有些人可能被種下奴印,更是兇猛無比,招招拚命。」

「也就是說,你的對手很可能是一兩千年前就該死的人了1

「還有這種秘法?」林銘倒吸一口冷氣,魔道秘法被正道稱為邪魔歪道,修鍊者容易走火入魔,而且一些秘法很容易把人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但它的威力確實強大!

「這秘法也有限制,一是不能無限保存,至多保存個兩三千年,再就是『材料』的修為越高,投入資源就越大,失敗率也越高,而在神海強者身上幾乎不可能成功,所以這些戰鬥傀儡也都是元靈石堆起來的,修羅神國為這一戰可是下了血本了1

「林小兄弟,你千萬要小心,這些傀儡因為已經活不了多久,所以死之前可以毫無顧忌的用藥液和各種稀有金屬改造身體里的器官,再加上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透支生命潛力,無論防禦力、攻擊力都非常強大,十分難纏1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林銘深吸一口氣,神情恢復了平靜。

修羅神國擁有這種秘術並非秘密,很多聖地、宗門都略有耳聞,這就是屬於神國的底蘊,現在拿出來對付林銘絲毫不讓人意外,也正是因為這種傳承萬年之久的大國底蘊,所以哪怕林銘渡命隕時異象種種,真正看好他勝利的人卻寥寥無幾。

「嘿嘿,修羅神國對這一戰是勢在必得啊1

「當然,這不但關乎修羅神國的臉面問題,而且也關乎魔帝傳承的歸屬,再就是,林瀾劍這個敵人也必須滅殺,否則對修羅神國來說後患無窮1

「神國底蘊,難以估測,這些殺戮傀儡悍不畏死,身體又強悍如天階寶器,誅滅一個都要耗費大量真元,又是車輪戰,恐怕林瀾劍根本撐不到司徒羅剎出手了1

「嗯,傳承一萬多年的神國豈容輕視,林瀾劍畢竟年輕,這次是踢到鐵板了,林瀾劍這次衝動,一旦失敗,代價太慘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