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五十章氣沖雲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章氣沖雲霄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陛下,我……」紅衣童子的實力排名天命榜四十二名,比起上場的那些殺戮傀儡強許多,但是讓他迎戰林銘,他可沒這個膽子。

傻子都看出來林銘到現在為止都沒盡全力,翻來覆去就用過寥寥三招,而且林銘已經打出了凶性,紅衣童子絲毫不認為自己有半分勝算,而生死戰中一旦打輸,紅衣童子可不指望林銘會大發慈悲的放過自己,尤其他跟林銘有諸多過節。

可以說,上台就等於自殺。

「怎麼,你不想出戰?」司徒昊天眉頭一皺,一股殺氣隱隱的散發出來。

「我……」紅衣童子吞了一口口水,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陛下饒命,不是臣下不想出戰,而是臣下根本不是對手啊!懇請陛下開恩,放過臣下,臣下此生此世為修羅神國效犬馬之勞。」

司徒昊天冷笑一聲,「哼,現在就是讓你效犬馬之勞的時候,你難道忘記了,這場戰鬥是誰最先挑起來的?」

司徒昊天如此一說,紅衣童子臉上蒼白沒有半分血色,當初林銘提出車輪戰是為了給神棄一族減壓,而提出此戰的契機則是因為紅衣童子借著自己實力的絕對優勢,以大欺小去宣戰林銘,揚言十招不敗林銘算自己輸。

結果林銘避而不戰,並稱只要自己突破命隕,一人便可挑戰修羅神國所有命隕高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一場戰鬥會發生,確實跟紅衣童子有那麼一點關係,現在打得如此艱難,損失這麼大,司徒昊天遷怒於他也是正常!

紅衣童子額頭沁汗。他後悔的腸子都青了,自己的嘴怎麼就這麼賤,禍從口出,果然如此。

他很想說最後答應這一戰的還是司徒昊天本人,可是他卻沒這個膽子,那樣說的話他可能當場就被司徒昊天一掌擊斃。

不單單是紅衣童子全身冷汗,司徒昊天的大弟子司徒白也是手心微微濡濕,他天命榜排名二十六,真的跟林銘一戰。也許還有贏的可能,但也是凶多吉少,當初在神棄一族界心大殿,林銘宣戰所有命隕強者的事情,他也嘴賤參與了。

甚至他揚言。林銘突破命隕之後,不需要其他人出手,他司徒白一人就可以收拾掉林銘。

現在想想之前他說的話,他真有一頭撞死的衝動。

紅衣童子失敗的話,不會輪到他出場吧?

「你戰還是不戰?」司徒昊天盯著紅衣童子,對修羅神國來說,紅衣童子一來是外姓人。二來他已經一千五百歲,突破神海的可能性近乎於零,死了也就死了,損失不會太大。

「我……我戰。」

紅衣童子咬牙說道。比起直接被司徒昊天處死,還是不如宣戰林銘,說不定有一線生機。

而且戰死之後,自己的家族至少會得到修羅神國的庇護。要是被司徒昊天處死,那就是白死了。

紅衣童子深吸一口氣。飛出了神行舟。

「是你……」林銘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笑容,他跟這個孩童模樣的修羅國師可謂淵源極深,自己被他追殺到八千里黑色沼澤,又在神棄一族的界心大殿定下挑戰。

「你三個月前就要挑戰我,我們定下戰約,沒想到你倒是真來了,我本以為你不會來。」林銘雖然笑著,但是他的殺機卻沒有半分減弱。

「廢話少說,不要以為你就一定能贏我。」紅衣童子將所有的恨都轉嫁到了林銘的身上,自從遇上了林銘,他的倒霉命運就開始了。

他暴喝一聲,身體竟然如一個氣球一樣暴漲起來,他的肌肉條條隆起,手持一桿粗大的長矛,只是臉孔還是童子的模樣,讓人看了十分彆扭。

「輪迴魔功1

紅衣童子背後出現了一個長著六隻手臂的惡魔虛影,六隻手臂各持一件法器,臉孔鐵青而猙獰,看起來就像是魔道圖騰中的不滅明王。

紅衣童子畢竟是天命榜位列前五十的人物,輪迴魔功用出來后頓時氣勢暴漲,周圍相距十餘里的武者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是修羅神國的三大國師之一的玄國師,終於出來一個厲害的了,這下有看頭了。」

「是啊,雖然說玄國師應該不是林瀾劍的對手,但至少能支持不短的時間,否則一直是秒殺,看得人心驚膽戰1

紅衣童子雙手持矛,槍身上散發出黏稠的混沌魔氣,只是看那些魔氣一眼,竟有一種靈魂陷入其中的感覺。

「黑暗意境?」林銘微微詫異,黑暗意境有吞噬能量的特性,其玄妙程度更超五行意境,接近時空意境,能夠將這等意境領悟到如此程度,紅衣童子果然不是泛泛之輩,這也是他能在六重命隕武者中脫穎而出,位列天命榜前五十的原因!

萬魔輪迴!

紅衣童子身影一分為六,六個身影同時刺出手中的粗大蛇矛,黏稱燙旄塹氐牧罩下來,陽光都被吞噬了。

整個中千世界都彷彿陷入黑暗之中,青面獠牙的六臂不滅明王從空中降臨,六件法器同時向林銘砸來。

這是紅衣童子的最強武技,面對林銘他當然不敢留手,否則就沒有機會了。

面對這聲勢浩大的一擊,林銘面色如常,他單手持槍,虛畫滿月,槍刃周圍的空間齊齊崩碎。

毀滅法則,星辰之鏈!

「1

整個黑暗空間出現了無數的裂紋,而後如同一面黑色鏡子一樣崩碎了!

早在遠古凰城的化神鏡中,林銘在空間法則的加持之下,就有撕裂虛空的能力,當時的空間甚至比現在更加穩固。

崩碎的空間碎片激射出去,伴隨著林銘的紅色長槍,一槍刺出!

「嚓嚓嚓1

空間碎片不斷的崩毀,但與此同時,不滅明王的虛影也被空間碎片撕裂。紅衣童子的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色,六道矛影合為一體,直接刺向林銘的丹田。

噗噗噗!

空間碎片如刀子一般切入紅衣童子的身體,鮮血飛射,然而他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根本渾然未覺,氣機鎖定了林銘,寧死也要刺中這一矛!

「嗯?黑暗意境竟能讓虛空變得黏稠,限制我的行動?」林銘原本想要飛身後退。然而卻發現自己彷彿陷入了沼澤之中,行動受阻,這讓他微微吃驚。

不過也只是吃驚而已,從戰鬥開始到現在,他雖然場場戰鬥都秒殺敵人。但為了節省體力,同時為了隱藏底牌,他一直只動用了四五成的能量而已。

經過命隕改造身體之後,林銘全身細小單元全部經過能量洗禮,徹徹底底的凝成靈體,再加上原本就有的練體術,他的實力增幅大大超過了一般命隕武者。

他的巔峰實力。從未展露出來。

長槍橫陳,邪神之力開啟到極致,同時動用八門遁甲的力量,全身細小單元呼吸頻率達到一致。屬於命隕武者的能量全面爆發出來,與此同時,白銀戰靈呼嘯而出,在紅色長槍的外圍凝成了一柄銀白色的神劍。

林銘猛然後退一步。雙手橫抓槍尾,雙腳發力傳至腰胯。經過杜門的增幅,通過繃緊的脊椎傳遞,以肩帶臂,長槍如同出水的紅龍,從下而上猛然衝出,虛空如破布一般撕裂,森寒的槍刃在黑暗之中劃過一條炫目的光華。

「嚓1

一聲輕響,只見一道耀眼熾目的銀白色神劍直衝九霄,混合著滾滾紫雷和滔滔火焰,彷彿要將整個天地劈開!

那一瞬間,天地間彷彿未有那柄神劍,斬碎一起,所向披靡!

林銘前方經過陣法加持的斷山出現十幾里長的鴻溝,而紅衣童子面容獃滯的懸浮在半空之中,他身後,還懸浮著已經黯淡無比的不滅明王虛影。

「呯1

明王虛影爆碎,紅衣童子手中的長矛憑空裂開,從矛刃到矛桿,被整齊的從中剖開成兩半,這一絲裂紋一直蔓延到紅衣童子身上,形成一根慘紅的血線,從手臂綿延上去,劃過丹田、肚臍、胸口、脖子、喉結、口、鼻……一直到眉心、天靈,而後沿著紅衣童子的後腦和脊柱龍骨一直滑下來,形成完整的一圈,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紅衣童子的連人帶矛裂開成了兩半砸落下來,鮮血噴射而出。

看到被切成兩半的紅衣童子,尤其是那一桿同樣裂開的天階長矛,全場武者都驚得說不出話來,他們原本雖然猜到了林銘隱藏了實力,但也萬萬沒有想到他的真實實力會恐怖到如此程度。那可是天階中品長矛,竟然被像切蘿蔔一樣從矛刃到矛桿整齊的切成兩半?

林銘一路勢不可擋,無一合之敵,原本以為紅衣童子就算不敵林銘,也能稍稍改變一下局勢,卻想不到,他雖然撐到了第二招,但還是被秒殺!

原來林銘面對之前的殺戮傀儡時之所以會擲出長槍,是因為他要隱藏實力和節省體力,否則根本不施展出如此威力的攻擊,什麼兩敗俱傷的招式全部都會被林銘連人一起,一槍劈碎!

簡直是怪物!

司徒昊天看到慘死的紅衣童子,嘴角微微抽動,他目光向下一掃,卻見司徒白額頭沁汗,指節捏的發白,原本他還以為勉強能與林銘一戰,現在看來,十死無生!

「廢物1

司徒昊天嘴角擠出這兩個字來,司徒白嚇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全身顫抖,他還不想死。

「陛下,請讓我出戰。」就在這時,司徒羅剎一步踏出,跪地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