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五十五章微型雷火殺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微型雷火殺陣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得罪就得罪了,沒什麼大不了,只是歐陽荻花稍微有些棘手而已,聯合商會我倒不怕。」

聯合商會畢竟只是一個民間組織,它的底蘊深厚是不假,但卻要遵守七玄武府的規則。

可是歐陽荻花就不同了,他明面上遵守七玄武府的規則,暗地裡卻可以對自己下殺手。

如果是聯合商會想暗殺自己,那觸犯了七玄武府的逆鱗,琴子牙必然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其結果聯合商會很可能因此遭殃。

可是若是歐陽荻花暗殺自己,那就不同了,歐陽荻花有七玄谷長老撐腰,即便是琴子牙也奈何不了他,只要他做的不留痕,最後很可能不了了之。

「我要小心這歐陽荻花,在我擁有足夠的實力之前,盡量少外出1

「當務之急,是增加自己的實力。」

林銘想了想,從須彌戒中拿出了兩樣東西——霹靂邪火珠和血靈芝。

血靈芝他不著急吞服,之前吃下的紅金龍髓丹和金蛇赤膽丸還有些葯毒留在了身體里,需要修鍊一段時間,將雜質煉化掉,真元穩固下來再吞服效果會比較好。

至於霹靂邪火珠,雖然是一次性用品,但是似乎威力不小的樣子,顯然價值不菲。

林銘翻看著這枚珠子,想要看出一些端倪來,研究出他的用法。

這珠子有龍眼大小,通體瓦藍色,表面極其光滑,觸手冰涼圓潤,看不出什麼特別來。

林銘小心翼翼的將靈魂力探測到珠子之中。這一探測,他心念一動。

「嗯?陣法?」

在霹靂邪火珠中蘊含著密密麻麻的各種紋路。正是陣符。

「與銘文符完全不在統一體系的陣法,似乎是屬於……嗯,我明白了……」

林銘腦海中關於陣法的記憶,可不光只有銘文符一種。

他當時第二次進入魔方空間,吸收的無主靈魂碎片正是一個陣法師大能,當初林銘將這陣法師關於陣法的記憶全部封存了起來,沒有去學習。

主要原因是因為,他現在的修為不夠,沒有能力布置出那些大陣來。

他原本是想著,等著自己到了先天之後。再開始學習這些陣法。可是現在,看到這霹靂邪火珠,林銘卻發現了讓他驚訝無比的東西。

「陣法還能這麼用嗎……」

林銘看著霹靂邪火珠,喃喃自語著。

他看明白了,這霹靂邪火珠。本質上就是一個高度壓縮了的雷火殺陣。

林銘原本以為,陣法應該布置的很大,然後被動防禦,等人進入其中,這才能發揮陣法的威力。

甚至那個來自神域的陣法師大能,關於陣法的記憶也是如此。

那大能記憶中的陣法雖然駁雜繁多,但是如果將其歸類的話,無非是困陣、殺陣、幻陣、封陣等等寥寥幾種。

困陣作用便是困住敵人,殺陣是殺死敵人。幻陣讓對方沉迷於幻境,永遠醒不來,或者殺死對方精神體,讓敵人死在幻境之中,而封陣則用來做封印之用。

林銘還從來不知道,陣法可以凝聚在這樣一個小小的珠子里。而後扔出去主動攻擊別人。

珠子里蘊含了殺陣,就能殺人,蘊含了幻陣,就能讓對方周圍幻象紛呈。

在戰鬥之中,即便兩方實力相差很大,弱的一方突然扔出一顆威力強大的陣珠,那麼很可能便會改變戰局!

「這真是奇思妙想啊1林銘研究著這陣珠,心中不禁要讚歎七玄谷了。

七玄谷傳承六百年,開派祖師有七個人,本領各不相同,其中有一個就是專門研究陣法的。

當然,將陣法蘊含在陣珠中的做法也不一定是七玄谷發明的,可能天衍大陸早就有了。

這還是林銘第一次發現天衍大陸有神域沒有的東西。

「任何一個位面,即便歷史短一點,也不能小覷,畢竟這數萬年來,湧現出的天才不知有多少1

「不過陣珠這東西,神域也不一定真的沒有,很可能只是那陣法師大能沒有學到罷了。」

神域廣闊無比,傳承無數,有什麼沒有學到太正常不過了。

因為研究這陣珠,林銘將那位陣法師大能關於陣法的記憶仔細融合了一遍,這一融合,就是一整晚的時間,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林銘才理清了所有的脈絡。

「原來如此,在珠子之中,雷和火涇渭分明,如果用真元引動它們,讓雷火相交,就會引發爆炸,如果不懂這使用方法,極有可能炸到了自己1

「這小小陣珠中蘊含的能量極強,初入凝脈期武者如果被近距離炸到的話,恐怕都要殞命了1

「怪不得歐陽荻花看到我拿到珠子時露出了詭異的神色,他是巴不得我自己把自己炸死吧。」

隨著融合記憶,陣珠中各種陣符的作用,林銘已經完全弄清楚,甚至,他還有一定的把握製作出來一個複製品霹靂邪火珠,當然,林銘製作的霹靂邪火珠威力要小的多,頂多也就是對付一下練體三重以下的武者。

「陣法的複雜程度比起銘文術有過之而無不及,我要是想在陣法上取得一定的成就,製作出比我自身攻擊力還要高的陣珠,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時間,現在我時間緊迫,這陣法,只好先放一放了。」

雖然眼饞各種陣珠的威力,但是這畢竟是身外之物,不能直接提升自身實力,加上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學習,所以林銘只好暫時放下了。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研究,林銘甚至發現了一些改進霹靂邪火珠的方法,能將霹靂邪火珠的威力提升幾成,當然,想要完成這種改進同樣需要足夠的陣法基礎,林銘目前是無法完成了。

用了一整夜的時間研究霹靂邪火珠,雖然沒有什麼實質性收穫,但是這珠子卻給了林銘很大的啟發,讓他又看到了一種提升戰鬥力的方法。

當然,最根本的戰鬥力提升,還是要看自身!

林銘現在首先要做的事情,還是鞏固易筋期的修為。

除此之外,還有就是為重玄軟銀槍銘文。

林銘早已經為自己選好了最適宜的銘文術,這銘文術的名字只有一個字——「罡」。

「罡」不帶任何屬性,真元增幅能達到驚人的五成,同時附帶一個特殊的銘文之技——槍罡。

說這銘文之技特殊,是因為它不增加武器的戰鬥力,而是延伸武器的攻擊範圍。

催動槍罡之後,真元將會凝聚起來,成為槍的一部分,從理論上說,只要武者真元足夠強大,槍就可以無限延長!

這套銘文之技用到的材料價值不菲,雖然比起銘身符還是容易很多,不過想要在短時間內湊齊,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林銘直接將材料列出清單來,拋給了銘文師公會,還是老辦法,材料換銘文符,誰想請他銘文,誰就準備好他需要的珍稀材料。

天運城,聯合商會——

張冠玉已經躺在床上昏睡了一天一夜,他臉色蒼白如金紙,右手從手腕處被截掉,此生除非有能讓斷肢重生的天材地寶,否則註定要殘廢了。

在張冠玉身邊,有六個丫鬟服侍著,某一個時刻,張冠玉的眼皮突然動了一下。

「少爺醒了1

丫鬟們看到張冠玉醒來,立刻通報出去,一個保養十分好的貴婦聞言快步走了進來,看到張冠玉凄慘的樣子,她的眼淚立刻如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滾下來。

這貴婦正是張冠玉的母親,也是張奉先的正妻,作為聯合商會的第一夫人,這個女人十分狠毒,常言道有其子必有其母,張冠玉會有如此乖張的性格,很大程度上遺傳自她的母親。

「我的兒啊1貴婦哭訴起來。

張冠玉彷彿完全沒有聽見他母親的哭喊,他看著自己右臂的斷腕,嘴唇都在哆嗦,他的手沒有了!

「我的手!1

張冠玉怒極攻心,「噗」的吐出一口鮮血!如他這樣心氣高傲的人,遭遇如此重大的打擊,最容易氣火攻心,甚至氣死,氣瘋的都有。

「不!還有希望,將《合歡神功》修鍊到第八重,或是找到斷肢重生的天材地寶!還有希望1張冠玉咬著牙運轉《合歡神功》,據說《合歡神功》修鍊到傳說中的第八重可以斷肢重生!

可是這一運功,他直覺渾身疼痛如針扎!

內視一看,自己的經脈……竟然已經寸寸斷裂!

「不1

張冠玉嘶吼一聲,眼前一黑,直接昏死過去。

張冠玉再次昏迷,他的母親和幾個丫鬟頓時手忙腳亂,歐陽荻花站在門外,面色陰沉的看著這一切,他明白,張冠玉就此廢了。

張冠玉一廢,他來天運國的計劃就毀了一半!

純陰十二子,不可能湊齊了。

聯合商會操辦人口丫鬟買賣,湊齊純陰十二子有天時地利,可是其他勢力,都只能在良民之中尋找,這種怨天尤人的事情,不可能大張旗鼓的在百姓之中進行。

歐陽荻花握緊拳頭,這一切都是拜林銘所賜。

林銘不但攪黃了自己的好事,而且還在眾目睽睽之下掃了他的面子,不顧他的警告重傷了張冠玉!

最丟人的是,他出手還沒能打到林銘,氣勢壓迫也對林銘毫無作用……

這口氣,他無論如何都忍不下來。

「林銘……我必定弄死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