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六十章大荒血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章大荒血戟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所謂雷靈、火靈、水靈之體其實並非特殊體質,只是某些天才在五行意境的某一個方面上有極高的天賦,便會被這樣稱呼,究其體質,與正常人區別並不大。

至於古鳳聖體,那就完全不一樣了,它存在於上古時代的天衍大陸,是一種神體。

雖說天衍大陸十萬年前的歷史近乎缺失,但那些傳承悠久的家族或多或少能得到一些遠古留下來的碎裂玉簡或者是石刻,對那個時候的情況有少少的了解。

據記載,十萬年前的歲月,天衍大陸群雄並起,豪傑無數,所謂古鳳聖體便出自某一特殊種族,他們對火焰法則的領悟冠絕大陸,可以召喚出火焰鳳凰虛影,種種一切都與林銘現在的情況近似。

這些捕風捉影甚至不知真假的秘聞,也只有在場極少數的一些人聽說過少許,根本不能就此肯定林銘的體質究竟是不是古鳳聖體。

但毫無疑問的是,林銘定然體質特殊,否則無法施展出如此恐怖的能量。

原本人們還以為林銘沒有神體神脈,總會有些缺陷,現在看來,林銘不但擁有神體,而且這種特殊的體質,甚至比紫極丹田更強!否則林銘和司徒妖月兩人相差著這麼多境界,司徒妖月的黑暗囚籠又怎麼會被林銘破開?

這就是體質差距的體現。

這讓在場年輕俊傑忍不住感慨,天賦妖孽,機緣逆天,現在連神體都有了!還讓不讓同時代的其他天才活了?

……

岩漿翻滾,在岩漿湖之中,也遺留了一些尚未完全融化的岩石,它們當中往往蘊含了某種礦物,這才得以保留。

林銘撐著長槍,站在一塊凸起的火紅色的岩石之上。剛才燃燒全身古鳳之血,他的消耗也非常大,以他的耐力和能量,竟也有種難以支撐的感覺。

「轟1

林銘前方五里處的岩漿猛然爆開,司徒妖月一身狼狽的沖了出來,在剛才的交鋒之中,她直面林銘體內衝出的鳳凰虛影。拼著損耗了少許精血,使出最強的一擊——妖月極天,即便如此,也被能量反震受傷,再加上黑暗囚籠被光劍斬破后的能量反噬,她傷得就更重了。剛才她身體跌入岩漿之中,護體真元如風中殘燭,以至於頭髮和身上的衣物都被岩漿點燃,如果不是她以黑暗意境凝成新的衣物,現在只怕已經半裸了。

「林瀾劍1司徒妖月盯著林銘,自從她出生到現在,從未經歷如此艱難的一戰。紫極領域和黑暗囚籠先後被破,本人也身受重傷。

她在戰靈、速度方面原本就沒有優勢,引以為傲的就是她對黑暗意境的理解以及紫極丹田。

可是與林銘一比,黑暗意境被林銘的火焰意境破掉,紫極領域不如林銘的雙重兩場,比異種丹田,林銘又有比她還強大的神體,更別說其他方面了。

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被林銘一一擊敗。她的一切高傲都失去了支撐點。

貝齒緊咬,司徒妖月長槍直指林銘眉心,已經戰到這個地步,她沒有半點退路,她看得出,林銘用出剛才的神體秘術之後,也消耗極大。真正打下去,誰贏誰輸還未必!

「嗖1

突然間,一股慘烈的血光衝天而起,司徒妖月腳下的滾滾岩漿頃刻間凍結。化成了黑色的火山岩。

濃重的煞氣逸散開來,讓在場武者頓時感覺心神驚悸,甚至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彷彿剛才的一瞬間,司徒妖月打開了封印魔鬼的魔盒,放出了一個太古妖靈!

「那是……」

林銘瞳孔微縮,在司徒妖月手上,赫然多出了一桿通體血紅的戰戟!

這桿戰戟長一丈,槍桿粗如兒臂,上面銘刻密密麻麻的符文,戟刃一尺寬,側面紋刻了一個鬼頭,猙獰傳神,讓人看一眼都感覺靈魂在不由自主的戰慄。

以司徒妖月纖柔卓約的身材,拿起這一桿跟她碗口差不多粗的戰戟,看起來極具視覺衝擊力。

「這是……」林銘瞳孔收縮,「大荒血戟!當年魔帝的武器1

想不到它在修羅神國!林銘輕吸一口氣,細想起來,並沒有太多的意外之感,修羅神國作為傳承一萬多年的超級聖地,底蘊深厚無比,他們能得到魔神護心鏡,自然也可能得到大荒血戟。

他對這桿大荒血戟非常的熟悉,當初在天光上人的壽宴,林銘大戰雷慕白時,對方用的武器就是大荒血戟的仿製品,後來雷慕白死在林銘的手上,大荒血戟也成了林銘的戰利品。

接著林銘前往南海戰場,修鍊《大荒戟訣》,用過此戟很長一段時間,為此他也嘗試過殺道,然而後來證明,他在殺道方面並沒有太多天賦,他也不再用戟,而是重新用回了槍。

戟和槍是相近的武器,林銘習武多年,對這兩種武器的理解很深,他一眼看出,司徒妖月手中的這桿大荒血戟,透露著一股妖邪的力量,是不祥之物!

「聖器級別……而且戟身上蘊含的妖邪之力卻能讓這桿大荒血戟的威力更在一般的聖器之上1林銘一瞬間就做出了判斷。

這大荒血戟顯然就是司徒妖月留下的底牌。

「還是……用出來了礙…」

在神行舟之上,司徒昊天微微搖頭,將這桿大荒血戟交給司徒妖月的時候,司徒昊天再三叮囑,不到萬不得已時不要使用,而現在,也確實到了不得不用的時候了。

大荒血戟是一件凶物,在魔帝飛升神域后的數萬年歷史之中,大荒血戟幾經人手,持有它的,莫不是名震四方的人物,其中不乏封皇強者,然而據典籍記載,凡持有大荒血戟者,都不得善終,包括神海大能也不例外,也就是常說的所謂氣運不足。被血戟剋死了。

甚至千年之前,幽冥大帝也得到了大荒血戟,最後卻慘死在幾位封皇強者的聯手誅殺之下,當初,司徒昊天也參加了對幽魔帝城的圍剿,大荒血戟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修羅神國得到了,當然。為了這桿血戟,修羅神國放棄了不少別的東西。

司徒昊天得到大荒血戟之後卻沒怎麼動用,而是把它封印了起來,鎮壓在神國的中千世界,大荒血戟凶名赫赫,連幽冥大帝這種接近天下第一人的強者。都被大荒血戟剋死,司徒昊天可不認為自己比幽冥大帝強,因而這千年來幾乎沒動用過這件武器。

這次給司徒妖月,也是封印了大荒血戟的大部分力量,饒是如此,司徒昊天也再三叮囑她,不到萬不得已時千萬不要動用。就是怕司徒妖月承受不住凶戟的詛咒。

「原來是大荒血戟,修羅神國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1

「嘿嘿,司徒昊天可不是莽夫,他向來小心的很,這桿凶戟被封印了大部分力量,司徒妖月應該承受得住,不過,即便這小丫頭不會被剋死。她的氣運也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是禍非福。」

在一艘靈舟之上,兩個神海大能隨意的議論著。

大荒血戟非常出名,在場又不乏見多識廣的宗門名宿,當然認得出這桿凶戟,這數萬年來,它不知飲了多少鮮血。其中有不少神海大能!

傳說,這桿凶戟只是隨意跌落,就可以砸碎山嶺,毫不誇張的說。它是天下第一凶兵!

「竟然是大荒血戟,這一場命隕期最強者的生死戰真的是峰迴路轉,驚變連連,原本以為林瀾劍佔了上風,可是司徒妖月大荒血戟在手,又不知會如何了1

「林瀾劍確實危險,這桿凶戟沉重如山,擦即傷,碰即死,隨意跌落便開山裂地,更別說被能量催動了,不知道林瀾劍如何來擋?」

「避其鋒芒,以速度取勝,林瀾劍速度堪稱神海之下第一,還是有的打的。」一個宗門名宿若有所思的說道。

司徒妖月手持大荒血戟,傲立在岩漿孤島之上,「林瀾劍,這是天下第一兇器,今天就以你的鮮血為祭品1

言罷她身體一衝而出,凶戟揮動之間,猶如山嶽崩塌!

林銘面色冷毅,雙手平舉長槍,冷笑道:「大荒血戟確實堪稱天下第一兇器,可是你又能發揮它多少威力?」

「哼,那你便試試吧,接招1司徒妖月無益多說,一戟向林銘砸了下來,大荒血戟沉重無比,司徒妖月必須以關注全身真元才能以能量揮動它,以至於她沒有多餘的真元來使用武技了,不過這也沒關係,一力破萬法,大荒血戟只是一戟揮出,便是最強的武技!

樸實無華的攻擊,當頭向林銘砸來,那一刻,彷彿一尊山嶽直壓下來!

林銘瞳孔收縮,八門遁甲開啟,邪神之力爆發!

他雙腳橫跨,以腿帶腰,力量經由脊柱龍骨傳遞,由杜門增幅,一百多萬斤的巨力灌注在紅色長槍之上,瞬間爆發出來!

一槍迎上,在場所有武者都是瞪大了雙眼,包括神海大能也是心神猛然一驚,正面硬抗大荒血戟!?

「當1

槍戟相交,金石交加的巨響穿雲裂石,震得人雙耳轟鳴,腦袋發昏,林銘腳下的紅色巨石瞬間崩塌成齏粉,巨大的衝擊波沿著岩漿之湖席捲出去,形成了一圈幾十丈高的岩漿海嘯,呼嘯而出,直衝天際!

林銘雙手持槍,槍桿因為巨大的壓力而彎成了滿月,然而他確確實實的正面擋下大荒血戟的攻擊!

在血戟的對面,司徒妖月一張俏臉已經近乎扭曲,美眸之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