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六十八章炙手可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八章炙手可熱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人人都以為造化老人年事已高,真正與昊天神皇戰鬥起來,誰贏誰負未必,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造化老人一招擊飛昊天神皇,簡直不是一個級別的。

「這是怎麼個情況……」在靈舟上,尚月天長久無語,司徒昊天得到了遠古巨魔血脈,實力大漲,這並沒有超出尚月天的意外,作為堂堂一國神皇,天衍大陸實力排名前五的人物,有一些未曾暴露過的底牌不足為奇,可是就是這樣的司徒昊天,在造化老人面前卻毫無還手之力!

「難道九鼎太上神皇,大冶皇叔祖也是這個實力?這就是接近天下第一人強者的實力?」

在場武者不免紛紛冒出這個念頭,據傳數千年前,造化老人曾經與九鼎太上神皇一戰而不分高下,雖然只是傳聞,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或多或少能反映出一些問題,造化老人和九鼎太上神皇應該不分高下。

現在數千年過去了,造化老人比九鼎太上神皇更加蒼老,按理說他的實力應該弱於九鼎太上神皇,怎麼會是這種結果?

「恐怕……造化老人在這數千年又有突破吧!九鼎太上神皇和大冶皇叔祖如果實力沒有再進一步的話,可能已經不是造化老人的對手了。」尚月天默默的說道。

這實在是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解釋,按照常理,武者最容易成長的年齡就是青少年時期,那時候生命之火最為旺盛,壽命越悠長的武者,青少年時期就相對越長,比如命隕武者的青少年時期為百歲之前,所以沒到百歲的命隕武者,破神海才有希望,過了百歲,只能靠外力和機緣了。

武者一旦到了壯年。修為增長就非常緩慢了,不過這時候是武者戰力最頂峰的時代,比如司徒昊天,他戰力達到頂峰,只是修為卻很難增長,否則他再進一步,就是九鼎太上神皇一個級數的人物。

接下來就是老年。那就是修鍊、戰力什麼都不行了,老年神海大能,最多能在意志、靈魂方面有些微薄的突破,其他方面是一年不如一年,怎麼可能再有如此大的進步?

「造化老人身上,絕對有秘密1尚月天相信時間法則能夠讓武者尋到延長壽命的詭道。但不至於延長個四五千年吧!

他更不信的是,時間法則會逆天到讓武者年老之時還能再做突破的程度。

那麼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造化老人遇到了一份他們根本無法想象的天大機緣。

另外一個就是,造化老人一開始就有超過九鼎太上神皇的實力,只是他隱藏了起來。

第二種可能性並不是很大,造化老人這些年雖然偏向於隱世,但數千年前。他也是一個風雲人物,沒道理擁有近乎天下第一的實力卻一直隱藏到現在,那跟沒有是一樣的。

這樣一來,第一種可能性更大,造化老人到底從哪裡尋到的機緣,會是奇之海么?

想到這裡,尚月天砰然心動,這種機緣。自己得到會如何?

「轟隆1

遠處的巨山被炸開,司徒昊天從亂石堆中衝出,他雖然經歷了剛才的碰撞,狼狽無比,但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他原本碎裂染血的雙臂已經近乎癒合,只留下淡淡的傷疤。這就是巨魔血脈最強大的特點——傷愈能力。

據傳遠古巨魔是不死之身,斷肢可重生,單論傷愈能力,巨魔血脈更超休門。只是它癒合傷口要消耗不少真元,在戰鬥持久力方面就遠不如休門了。

司徒昊天看著造化老人,臉上滿是驚懼的神色,雖然他還有更強的第三招,但也勢必擋不下造化老人剛才那一擊。

或許造化老人比當年的帝釋迦還差距不小,但在當今世上,恐怕無人能敵,九鼎太上神皇和大冶皇叔祖多半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這老傢伙,到底遇到了什麼機緣?

他不信造化老人一介散修能夠年老時再做突破,何況對方施展出來的時間法則,已經超過了天衍大陸的認知範圍,造化老人就算在時空法則上的造詣再高,也不可能憑空將一種本來近乎於空白的傳承完成到這種地步吧!

司徒昊天深深的看了造化老人一眼,張口咬出了三個字來:「我認輸1

「妖月滯留在神棄一族三年,欠下林瀾劍的賭注我會在一月之內派人籌齊送到這裡,大荒血戟和魔神護心鏡,林瀾劍任選其一1

司徒昊天說到這裡猛然看向林銘,他此時依然是處於巨魔變身的狀態,光是一個眼神就能讓人心神驚悸。

「你要什麼!?」

林銘微微沉吟,毫不猶豫的開口道:「大荒血戟1

魔神護心鏡固然誘人,不過林銘還是認為,最好的防禦便是進攻,他手中的無名長槍只是遠古凰城發出來的制式兵器,雖然堅固耐用,但是威力就差了點。

有大荒血戟在手,林銘雖然不怎麼用《大荒戟訣》,但光是憑藉他百萬斤距離,再加上能量傾注,同時灌注白銀戰靈,用大荒血戟來砸人,其威力可想而知!

有了大荒血戟,林銘的戰鬥力能夠暴漲一截,而反觀魔神護心鏡,哪怕自己防禦力再做提升,遇到神海強者還是能磨死自己,無法抗衡。

「好!但願你不被剋死1司徒昊天冷哼一聲,心都在抽搐,整個修羅神國也只有這一件聖器,剩下的兩件只是准聖器而已。

至於說憑藉大荒血戟剋死林銘,司徒昊天卻沒指望,林銘的命很硬,這種氣運是他一次次戰勝同齡頂級天才,以及屢經生死險境而大難不死之後積累下來的,非常難破。

未來林銘極可能成長為更超魔始大帝的人物,想要憑藉魔始大帝的一根戰戟就剋死他希望渺茫。

「嗡——」

大荒血戟發出一聲長鳴,從亂石堆中衝出,飛到了林銘的手中,一時間,林銘頓時感覺自己手中彷彿擎著一座山脈,雙腳直接陷入了地下,如果不動用八門遁甲的力量,他竟是拿不起來!

「最少七八十萬斤的重量,一般武者必須灌注大量的真元才能催動它,我光憑肉體力量也不輕鬆。」

使用懸空術后,林銘才止住了身體下沉的趨勢,手持大荒血戟凌空漂浮了起來,這世間第一凶戟果然不負盛名。

「多謝前輩大恩1

林銘抱拳對造化老人說道,這份恩情他銘記在心。

造化老人微微一笑,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再度恢復那蒼老的樣子,看起來雖然仙風道骨,但卻有些風燭殘年的味道,但現在,沒人真的以為他是風燭殘年,剛才發生的那一幕太震撼了。

「林瀾劍小友不必客氣,老朽會在這中千世界多呆幾日,到時候我們再詳談。」

詳談?

聽到這個詞,在場武者都有些發愣,造化老人要跟林銘之間談什麼?

「造化前輩,您真的要收徒?」

雪風仙子真元傳音道,造化老人與修羅神國無冤無仇,完全沒有理由針對司徒昊天,可是為了林銘他卻全力出手擊敗司徒昊天,如果說是拉攏林銘,那完全沒必要,因為造化老人本來就是一介閑雲野鶴,根本沒有所屬勢力,本身實力怕是已經超過了九鼎太上神皇等人,根本不需要拉攏林銘。

那麼他這麼做,唯一的可能就是動了收徒之心!

「哈哈,小雪,我說過,林瀾劍小友不是老朽能教得了的,這個徒弟的拜師禮,老朽可受不起的。」

這已經是造化老人連續兩次說這番話,絕非自謙,是真的認為他教不了林銘。

「那您今天為什麼……」雪風仙子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問。

「呵呵……」造化老人笑而不語,顯然不願意多說,雪風仙子也只能壓下心中的疑問不再多言了。

修羅神國的人退走了,留下了司徒妖月,並且會在短時間內再派一個神海強者來保護司徒妖月的安危,司徒昊天可不敢留下司徒瑤曦,那說不準會出什麼亂子。

可是天衍大陸中央區域的其他各路豪傑卻沒有走,他們依舊留在中千世界,反而有越聚越多的趨勢。

只因為——林銘。

現在的林銘可以說炙手可熱!

擊敗司徒妖月,林銘度過了最大的危機,他的前途堪稱一片光明。

就算沒指望拉攏到林銘,但至少要與他交好關係。

一時間,林銘所居住的地方門庭若市,對這些過來套近乎的勢力,林銘無法一概拒絕,其中有很多勢力具有相當的影響力,就比如大冶國尚家、九鼎國白族等等。

期間,尚月天和雪風仙子等神海強者甚至親自登門,林銘包括釋白都要出面迎接。

這些大勢力大家族的拜訪,也為林銘帶來了諸多見面禮,大多是天材地寶,珍品丹藥,林林總總的加起來,有三四百萬元靈石了,其中陽雲一人就送來了八十萬元靈石的賀禮,加上之前的兩粒化神丹,一百萬元靈石有餘。

「陽雲……」林銘看著眼前的諸多寶物,微微沉吟,陽雲如此厚待自己,總感覺已經不是交好那麼簡單了,因為林銘跟陽雲的關係已經相當不錯了,他總不至於想自己加入九鼎神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