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六十九章新天命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九章新天命榜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戰勝司徒妖月的消息,如旋風一般傳遍了天衍大陸中部區域,一重命隕巔峰戰勝七重命隕的紫極丹田,這樣的消息用驚爆已經不足以形容了。

原本沒有人看好林銘能過這一關,卻不想修羅神國在林銘面前敗的如此徹底,任誰都能看出來林銘的光明前程,他很可能君臨天下一萬年。

三天後,新一屆天命榜出爐!

打開之後,第一頁第一名,以硃砂寫下三個大字——林瀾劍!

林銘已經連續三次為紅筆勾勒出的風雲人物了。從天命榜二百多名,一躍到第一,這種進步幅度,讓人膽寒!

在紙張的背面,用黑筆寫下林銘的評價。

天衍大陸十萬年來第一奇才,天賦更超魔始大帝與八隕雷皇,比帝釋迦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以命隕一重巔峰修為,成就神海之下第一人。

這樣的一份天命榜,也落在了林銘的手上,「知天命評價我的天賦更超魔始大帝、八隕雷皇和帝釋迦三人,從細微的用詞差別來看,似乎帝釋迦比前二人更加妖孽,連知天命也只是用了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修飾詞……」

「帝釋迦只是七重命隕,七重命隕,融合七種武意,武破虛空,天賦卻更超八隕雷皇,武意融合起來到底會怎樣?」林銘愈來愈期待得到帝尊力場,只有帝尊力嘗修羅力嘗殺神力場三者結合起來,才能融合成完整的天魔武意。

完整的天魔武意,可以直接鎮殺神海!

「可惜我現在的實力,去聖魔大陸還是不行,我與血殺原原主有殺子之仇,過帝者之路,肯定會引起他的注意。」

新一屆天命榜傳到中千世界之後,立刻被廣為人知,宴請林銘的宴會越來越多了。而無論林銘去哪裡參加宴會,面具老者都會如影子一般的跟著,以保護林銘的安全。

眼下這次宴會,在坐的都是皇子級人物,或者是聖地的傳人,最差也是神國親王的公子、世子。

每一個年輕一代,背後都有神海強者的影子。否則根本就沒資格參加這種宴會。

「林兄,恭賀你成為命隕第一人,一重命隕便是命隕第一人,神海之後必是天下第一人1

「哈哈,白兄太小瞧林兄了,我看。不用神海,林兄就已經要接近天下第一人的實力了1

在宴會之中,林銘是毫無疑問的主角,那些神國皇子則成了陪襯,這也不奇怪,神皇幾千年壽命,皇子的數量太多了。連神皇本人怕是都記不清了。

「林兄,你可把我瞞的好苦埃」一個白衣年輕人舉著酒杯,苦笑著用真元傳音說道,他正是李逸風,林銘當初破命隕,木靈玉面具被炸的粉碎,李逸風也便看到了林銘的容貌,當場就瞠目結舌。而他身邊的小丫鬟,更是嘴巴張的能塞下雞蛋,他們雖然知道林銘天賦過人,但也萬萬沒有想到會達到這種程度。

後來,林銘便直接閉關,他們一直想見林銘卻沒有機會見到,直到今天才借著這次宴會得到了見林銘的機會。

「李兄。關於我的名字,還請保密。」林銘很清楚瞞不過李逸風,哪怕對方沒有看到自己的容貌,結合他戰鬥過程中用的招式和使用武器。也該能猜出個大概了。

林銘早在與修羅神國結仇之時,就已經讓魔光控制著巨鯤把所有家眷送到深海,饒是如此,他也沒有完全放心。

「當然,我絕不會說出半個字來。」李逸風拍著胸脯保證,他沒有出賣林銘的理由,這對他沒有半點好處。

「我……我也誰都不說。」李逸風的小丫鬟面對林銘的時候,說話都不利索了,顯然心中緊張,再也沒有半分刁蠻、囂張的氣息,她原本瞧不起天衍大陸中央區域以外的地方,這本是情理之中,再加上她出身也算顯赫,未來會成為李逸風的妾室,自然眼光極高,可是面對林銘這樣的未來天下第一人,那就沒有半點可比性了。

「謝謝了。」林銘微微一笑,並沒有太過擔心,別說南海茫茫,無窮無盡,修羅神國很難找到自己的家人,就算他們找到了也不一定會採取什麼不理智的行動,畢竟對註定孤獨的武者來說,親情的概念略顯淡薄,至於女人那就更要向後排了,修羅神國可不會認為只要擒住牧千雨就能逼林銘自荊

「林小兄弟,造化老人要離開中千世界了,想見你。」釋白說道。

「哦?好。」

對造化老人超乎想象的實力,林銘也有些疑惑,當然,到了造化老人這個地步,就算全天下都知道他身上的秘密是什麼,也沒什麼關係。

「林瀾劍小友,幸會了。」造化老人一直住在神棄一族,被奉為上賓,他依舊穿著一身青衫,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

「造化前輩大恩,晚輩銘記在心,請受晚輩一拜。」林銘說著便要行禮,卻被造化老人攔住了,「哈哈,林小友的大禮老朽可受不起,折殺老朽了。」

造化老人十分客氣,客氣到林銘都有些受不了了,原本以對方的輩分、身份,受自己一禮是理所當然。

「林小友,我知道你應該是對時空法則有些興趣,我這裡有幾套玉簡,倒是可以借你看一下,日後歸還即可。」

造化老人十分隨意的說道,林銘心中一呆,這種幾乎是填補天衍大陸空白的傳承價值可想而知,造化老人竟然就直接借給自己了?

要知道,一般武者、家族都是敝帚自珍,生怕別人學了他們的傳承超越自己,造化老人跟自己又不是師徒關係,甚至連朋友都算不上,完全沒有理由把如此珍貴的時空法則玉簡借給自己。

造化老人並不解釋什麼,隨手一揮,六枚玉簡便飛到了林銘的手中,「林小友,時間法則其實並不像你想的那麼逆天,它確實能夠延壽,也能讓我再活許久許久,但我其實是用了一種算不上延壽的方式……」

「嗯?」造化老人前後矛盾的話讓林銘疑惑不解。

造化老人笑道:「老朽可以改變時間的流速,比如在老朽閉關之時,時間流速放慢到十分之一,那麼老朽在閉關地過一年,外界就會過十年,老朽閉關一次多半是幾十年的功夫,外界就有過去幾百年的光陰,所以世間盛傳老朽八千歲,其實並沒有這麼長,老朽的生命之火會微弱一些,也是以秘法做成的假象,目的還是為了延壽……」

造化老人說到這裡自嘲的一笑,「活了這麼大年紀,還是看不開蒼老與死亡!武道之路有太多的秘密,我能探索的終究是冰山一角,死的時候,難免不甘心……為了活得更久,我嘗試了太多的手段,可是若是不算改變時間流速的假壽命,我用了這麼多秘法,壽命也不過能到萬年而已,算是神海強者中最長壽的一級了。」

造化老人一番解釋下來,林銘心中恍悟,改變時間流速,確實算不得延壽,壽命該是多長還是多長,只是被推后了。

而想真正的與天爭命,也只有修武一途,其他的終究只是詭道。

生命對生命本身有太多的留戀,不管是智慧生命,還是非智慧生命,這是銘刻在骨子裡的本能,對武者來說尤其如此,武道之路看不到盡頭,豈會甘心在半途因壽命不足而倒下?

「林小友,你有大好的年華,實在讓人羨慕和嫉妒,好好珍惜吧,人生苦短,韶華白首,年少之時若蹉跎了歲月,年老時便難進一步1造化老人說到這裡長嘆一聲,微微搖頭。

「謝前輩指點。」林銘恭敬道。

「指點談不上,這些道理你也懂的,只是不親身經歷,無法理解如此深刻,老朽告辭,後會有期了。」

造化老人說完,飄然而去。林銘對著他消失的地方,深深的行了一禮。

第二日,宴請林銘的宴會依舊在繼續,而林銘卻不再參加了,雖說結交這些勢力有好處,但相對於絕對的實力來說,只是世俗與身外之物。

也正好這一日,修羅神國將生死戰賠付的價值千萬元靈石的材料送來,加上林銘這些天收到的其他材料,總計一千四百萬。

要知道,如李逸風這樣的皇子,全部身家也不過數萬元靈石,像其他親王公子,則連一萬元靈石都不到。

當初修羅神國開出三十萬元靈石的懸賞,已經引得天命榜高手的心動,一千四百萬元靈石的價值可想而知,這是連普通聖地都無法一下子拿出來的天文數字。

林銘準備以這些為資本,閉關開啟八門遁甲第四門——傷門!

這是八門遁甲前期四門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門,位置在雙拳,可以大幅度增強武者的攻擊力與力量。

以傷門增幅后,林銘估測自己的力量會達到一百大幾十萬斤,甚至接近兩百萬斤,到時候以如此巨力揮動大荒血戟,正好可以發揮出它的最強威力!

林銘想做就做,當天晚上,他來到了神棄一族閉關之地,布下陣法,祭出乾坤熔日爐,所有的天材地寶、大量的木靈玉堆滿了密室,神氣燦燦,光華衝天!

成敗在此一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