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七百七十六章橫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六章橫掃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突如其來的變化把在場所有武者都震住了,天機鋒還嵌在牆壁之中,大口的吐血。

天機鋒可是一重命隕修為,跟林銘一個照面就險些慘死,而對方的修為不過是旋丹後期而已。

「這小子哪裡冒出來的?」

燕姓老者還有另一個二重命隕的老者都是如臨大敵,而那幾個年輕武者的表情則像見了鬼一般,林銘的年紀看起來也就是二十多歲,也許比他們還年輕!

都是年輕人,實力差距怎麼會這麼大?

「輕鬆擊敗一重命隕,對方至少有二重命隕頂峰,甚至三重命隕的實力小說章節。」

如果是二重命隕頂峰,他們還能力敵,如果是三重命隕,他們來多少個都不夠。

無形之間,林銘身上散發出一股殺意,這是殺神力場有意無意的外放,包括燕姓老者在內的二重命隕長老籠罩在這股殺氣之中,都感到極度壓抑。

這讓他們愈發不敢出手了。

一旦打得撕破臉皮,如果激怒了林銘,惹得對方下殺手,那他們就慘了。

燕姓老者和為首的中年男子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猶豫之色。

燕姓老者沉吟一聲,一步踏出來,對林銘說道:「小子,老夫來會會你!三招定輸贏1

燕姓老者是二重命隕修為,他看不出林銘的實力極限在哪裡,只能出手試探一下,提前說好是比武。避免撕破臉皮,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而定下三招之約,也是因為燕姓老者對自己沒什麼信心,他想的是,就算不敵林銘,三招之內自己拼了老命,也至少能自保。

說完燕姓老者也不等林銘回答,抽出須彌戒中的軟劍,一劍削向林銘的咽喉。

「蓮心一劍1

燕姓老者一劍刺出。精純至極的木系能量散發出來。毫無疑問,這燕姓老者是一個木系武者,而且對木系意境的參悟也初具規模了。

劍光在林銘面前織成一株青蓮,幾十道青蓮花瓣旋轉著。向林銘切割而來。

眾人都是瞪大眼睛。等著看林銘的實力極限在哪裡。如果與燕姓老者相當的話,他們自然不必太過在意,再加一兩個高手就能輕鬆壓制林銘。可是如果林銘遠勝燕姓老者,那他們就無能為力了。

「真弱。」

林銘心中搖頭,他如今走到這個地步,放眼整個天衍大陸,已經沒有任何年輕天才能跟他比肩,至於老一代的高手,修為不到四重命隕頂峰的,也根本沒有讓他認真出手的價值。

右手輕抹須彌戒,紅色長槍跳到了林銘的手中,沒有用任何武技,也沒有開啟邪神之力,僅僅在長槍中灌注了一縷戰靈,只見一道紅芒閃過,刺耳的空氣撕裂聲響起。

嚓!

燕姓老者釋放出來的青蓮被林銘一槍刺穿,寸寸崩裂,那鋒利的花瓣也化成了散亂的木系能量消散。

「不好。」

燕姓老者心神大駭,他沒想到自己上場跟天機鋒完全是一個結果,本以為就算不敵,三招足以自保,沒想到一招都擋不下來。

「少俠手下留情……」

燕姓老者一句話喊出來,然而只是換來林銘的冷笑,這個時候才讓自己留情,簡直不要臉到了極致,林銘很清楚燕姓老者試探的用意,如果他能跟自己站個平手,其他人也會一擁而上,以人數的優勢壓制自己,可是現在,燕姓老者一個照面就被他打飛,他卻想著讓自己留情了,堪稱無恥。

林銘之前聽到筱筱與燕姓老者的爭執,知道這老頭子根本就是一個忘恩負義之徒,下手不但沒有留情,反而加重了幾分。

不過林銘也沒有要燕姓老者的性命,而是有意操縱著真元衝擊燕姓老者的經脈,直接將他渾身經脈衝得寸寸斷裂!

燕姓老者慘叫一聲,身體倒飛出十幾丈遠,將一片桌椅花瓶撞成了碎渣。

此時這燕姓老者渾身傷口無數,骨骼經脈斷得七七八八,四肢軟塌塌的沒有一點力氣。

這種傷,沒有上等靈藥別想治療,而且就算治療也不可能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了,因為燕姓老者年紀已經不小,生命之火併不旺盛,就算用上最好的靈藥也能讓他的實力下滑一兩個境界。

「你……」燕姓老者焉能不知道自己身體的情況,他心中憤怒而又絕望,剛說出這一個字,也不知道是怒極攻心還是傷得太重,再吐一口鮮血,直接暈了過去。

天機商行的其他武者看到這一幕心中又怒又怕,二重命隕也不是林銘一合之敵!

在林銘身邊,天機筱筱心中卻是快意之極,對她們天機家族的人,她不忍下殺手,可是對這個被父親養起來的白眼狼,她恨不得對方武功全廢,林銘的做法,讓她有種出了一口惡氣的感覺。

為首的中年男子此時臉色非常難看,只是三招切磋,林銘卻下如此重手,可是這個時候他當然不會傻傻的去找林銘理論,實力不如人,只能受著。

他壓下心中的情緒,強笑道:「這位少俠實力過人,不知是哪裡出身?」

中年男子如此問自然是想要調查林銘的身份。

然而林銘根本就懶得理會他,南天域的出身他自然不會說,也沒必要說,而編造出來的身份很容易被拆穿。

見林銘不回答,那中年男子也不氣惱,用真元傳音對林銘說了些什麼。

看到這一幕,天機筱筱心中一緊,一隻手下意識挽住了林銘的胳膊,她不用聽也能猜到自己的族叔在跟林銘說什麼,他一定是在問林銘為什麼要幫助自己,而一旦提起龍骨草的話,她的兩位族叔說不定能以更快的速度給林銘弄到龍骨草來,甚至給出更多,更讓人心動的好處。

林銘與她只是萍水相逢,未必不會動心,到時候一旦失去林銘這個靠山,她在家族就徹底沒有地位了。

「沒興趣。」

林銘突然開口說道,中年男子臉色一僵,而天機筱筱長出一口氣,身體一下子軟了下來。

好險。

中年男子似乎不甘心,又說了些什麼,得到的依舊是林銘冷漠的拒絕。

「這位少俠,既然如此,我也不在這裡自討沒趣了。我們走。」說罷,幾個年輕人過去攙扶,中年男子便要帶著眾人離開。

走?

說來就來,想走就走么?

林銘看向天機筱筱,天機筱筱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然而還是放任他們離開。雖然林銘能把他們全部扣下來,可是現在的她還根本鎮不住場面,活捉了這些人,她會承受來自家族的壓力,最後多半還是迫於壓力而放任,這就是缺少威信和支持者的原因。

她才二十齣頭,真正成年不過三四年前的事情,以她在家族的根基,支持她的人又能有多少?

「林少俠,謝謝你。」等到眾人離開之後,天機筱筱由衷的說道,「林少俠,這次的事情過去之後,我不但會為您找到龍骨草,而且會支付給您兩萬元靈石,日後您需要什麼別的材料我們也可以替您免費尋找,而後以低於市價的價格出售給您。」天機筱筱如此提高報酬,也是害怕林銘被自己的族叔拉攏過去。

林銘既然決定走上煉藥師道路,自然不會拒絕天機筱筱的優厚條件,反而他關心的是天機筱筱這麼下去能否得到家主之位。

林銘道:「你只是讓我趕跑他們,他們沒有任何損失,這麼下去家主之位還是與你無緣。」

天機筱筱何嘗不知道這一點,她說道:「林少俠,筱筱在家族中底蘊不足,也就很難取得信任,不過前些天筱筱得到了家父生前一名好友的消息,他正在向九鼎神國趕來,大概要十幾天的時間,如果他過來的話,應該能穩住筱筱的地位,再加上如果我能把天機商行的收入提上來的話,也應該能贏得家族長老會的支持。」

「隨便你。」

林銘也不發表意見,對家族權力鬥爭,他也沒什麼有價值的建議。

……

「顏兒!顏兒1

在筱筱的表哥天機顏床榻之旁,一個中年婦人哭的死去活來,他們剛剛才從幾個精通醫道的武者口中得知天機顏的情況,他傷得比燕姓老者重得多,不但渾身經脈寸斷,丹田崩毀,而且甚至可能傷及到了傳宗接代的能力。

這對天機鋒夫婦來說,無疑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這小子,太狠毒了1天機鋒出離憤怒,「我們去請求那位大人出手,只要他出手,滅掉那個小子輕而易舉1

天機鋒算是被林銘打傷三人中傷的最輕的一個,林銘的最後一刀手下留情,只是刺入了天機鋒的右肺,對命隕武者來說,只要不粉碎心臟、經脈、丹田和精神之海,其餘的傷勢都可以很快復原。

在天機鋒面前,坐著一個中年人,他冷笑一聲說道,「找那位大人?你怎麼不說去找太子殿下?我們天機商行雖然被太子殿下看中,想要收入麾下,這算是我們的運氣。」

「可是相對太子殿下的計劃來說,我們天機商行也只是一個小角色罷了,這件事既然交給了我們來做,那便是我們證明自己能力的絕好機會,如果這點事都辦不成,還要去求那位大人,那要我們何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