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七百七十八章初戰天命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八章初戰天命榜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雖然天機蕭也不忍將天機筱筱推入火坑,但是他很清楚,若能搭上太子的這艘大船意味著什麼。**

太子野心很大,他也許會成為九鼎神國歷史上最強悍的神皇,能跟隨他,自己有希望登上更大的舞台,成就一番偉業。

「對不起了筱筱,無毒不丈夫,為了我的千秋偉業,為了天機商行的輝煌,我只能犧牲小你,成全大我了。」

看到天機蕭點頭同意,屍鬼人桀桀大笑,「識時務者為俊傑1

屍鬼人說出這番話來,跳上烏鴉傀儡,絕塵而去。

留下天機雲臉色蒼白,他嘴唇動了動,終究只是嘆了一口氣,沒說什麼。

……

「翠兒,打一盆洗臉水來。」天機筱筱吩咐丫鬟說道。

「是,小姐。」一個身穿水綠長裙的小姑娘,施施然打來一盆水,遞上一條白毛巾。

「翠兒,我今天眼皮一直在跳,總害怕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小姐,沒事的,不是有林公子在嗎?」水綠長裙的翠兒掩嘴輕笑,一邊笑一邊還用眼神偷瞄天機筱筱,這叫翠兒的小姑娘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初曉男女之事,看到天機筱筱跟林銘年紀相仿,林銘又是一表人才,實力強大,難免會想入非非,幻象兩人走到一起的可能。

然而這時候的天機筱筱,哪有心思去考慮這些,她疲憊的很,非常疲憊。

「翠兒……你吩咐下去,再送一些元靈石給林公子,另外,林公子的三餐飲食也要挑選最好的靈食材料。莫要……」

天機筱筱剛說到這裡,突然聽到前廳傳來一聲轟響,她面色一變,急忙站起身。

「小姐,不好啦,前面打起來了1

一個丫鬟慌慌張張的跑過來,天機筱筱衝到前廳一看,頓時杏目圓睜,在前廳之上。一個下人被一根骨矛刺進咽喉,仰面躺在地上,如死魚一般瞪著一雙死不瞑目的眼睛。

在死去下人的身旁,坐著一個乾瘦如骷髏的陰鷙老者,他的臉到處都是針腳。像是人皮縫起來的,一雙眼睛幽綠如野狼,渾身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戾氣,一靠近就感覺自己體內的生命之火被這戾氣吹拂,近乎要熄滅一般。

「你是誰!?」

天機筱筱感覺背脊發寒,她只有先天期修為,根本看不出眼前骷髏男子的修為深淺。但卻能預感到對方的恐怖,這絕不是無名之輩。

「桀桀桀桀,老夫綽號屍鬼人,你就是那個天機筱筱的小妞吧。還不錯呢。」屍鬼人伸出猩紅的舌頭,一雙幽綠的眼睛盯緊天機筱筱,而後他緩緩的說出一句讓天機筱筱幾乎心臟停跳的話,「用你的皮做屍傀的外衣。一定會很美。」

「屍鬼人1天機筱筱聽到這個名號的那一刻,臉色蒼白沒有半分血色。屍鬼人是天命榜上的人物,臭名昭著,殺人無數,而且都是慘無人道的虐殺,天機筱筱毫不懷疑屍鬼人會實施剛才他所說的話,如果自己落在他手中,絕對比死還慘一百倍,他根本是一個魔鬼。

天衍大陸的天命榜,一共排三百六十人,其中只要是六重命隕,不管根基如何,都能排進去,就算根基差,壽元也所剩不多的,也會排在二百多名。

五重命隕的,則基本在二百名以後。

四重命隕很難上榜,除非所修功法有特別之處,或者本身天賦驚人。

而這屍鬼人就是因為功法特別,他所修功法是魔道武功中的陰屍功以及屍傀術,詭異無比,讓人頭疼。

天機筱筱作為天機商行繼承人,自然對天命榜上的各大高手資料了如指掌,因為這些人都會是他們天機商行的潛在客戶。

回想了一遍屍鬼人的資料,天機筱筱感覺如墜冰窖,她萬萬沒想到她的兩個叔叔會請到天命榜上的武者。

「還有個叫林瀾劍的,讓這小子出來,乖乖來做老夫的實驗材料。」屍鬼人說話間灌注真元,聲音極具穿透力的傳遍了整個天機閣。

「屍鬼人,你是找在下么?」不知什麼時候,林銘出現在大廳中的一角,彷彿他早就站在這裡似的,而只有屍鬼人看出來,對方是使用某種精妙的身法瞬間出現的。

「嘿嘿,身法不錯,有點意思,年紀輕輕有這番實力,真是上好的傀儡材料啊,老夫很欣賞你,可以給你一個自殺的機會,乖乖讓我帶走屍體,否則的話,落在我手上,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被屍鬼人追殺的武者,真的有不少在眼看已經逃跑無望的時候選擇了自殺,否則落在屍鬼人的手上,往往還會苟延殘喘的活上幾個月之久,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皮、眼珠、手腳等等被他剝離切掉。

那種痛苦和絕望可想而知。

林銘不動聲色的抽出紅色長槍,眼前的屍鬼人雖然囂張,但他確實有囂張的資本,他要比炫無機強大得多!

這一戰,林銘必須全力以赴,而且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太多的把握,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屍鬼人的實力深淺。

屍鬼人看到林銘抽槍,臉上的笑容燦爛起來,「看來你是要拒絕我的施捨了?很好,就讓我看看你的命有多硬。」

屍鬼人雙手一展,在他左右手臂之上,各伸出了一道鬼爪來,看起來寒光森森,鬼爪的刃上,還閃爍著綠瑩瑩的幽光,那是屍毒。

「林公子。」天機筱筱咬緊嘴唇,用真元傳音對林銘說道:「謝謝林公子大恩,之前約定好的,如果遇到你也不能對付的人,可以隨時終止契約,這屍鬼人是天命榜上排名三百三到三百四的人物,很抱歉把林公子卷了進來,如果有機會,林公子就逃走吧。」

天機筱筱每說出一句話,臉色便蒼白一分,如果可能,她當然希望林銘留下,可是林銘留下就對付不了屍鬼人,沒有什麼意義。

想象一下自己被屍鬼人抓住的情景,天機筱筱便不寒而慄。

林銘淡淡的看了天機筱筱一眼,傳音道:「娜蝕齲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在你取得絕對優勢的時候不趁機滅殺敵人,你必然招致苦果,好自為之1

說罷,林銘手持紅色長槍,衝出了天機閣。

「蓬1

數丈高的大門被林銘一槍刺碎,林銘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

天機筱筱那一刻彷彿失了魂一般,娜蝕齲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是一句人人都懂的淺顯道理,可是真正實施起來卻要極大的決心和魄力。

天機筱筱知道林銘所指的是之前自己在佔據優勢的情況下,放任天機雲離開。

天機筱筱不敢殺天機雲,害怕承受不住家族的壓力,害怕天機蕭以此為借口討伐自己。

可是現在,天機蕭率先撕破臉皮,吃虧的只會是自己。

「林公子是要逃了么,他逃得掉么……」

天機筱筱看著空蕩蕩的大門,破碎的木板還在風中搖晃著,凄然無比。

林銘一走,她就是刀俎上的魚肉,毫無反抗之力。

「小姐,屍鬼人去追那個林瀾劍了,我們趁機快逃。」黑衣老嫗急切的說道,說著一隻手就要去抓天機筱筱。

天機筱筱慘笑一聲,失魂落魄的道:「沒用的,我身上被屍鬼人留下了標記,逃不出他的掌心了……」

「這個林瀾劍,真的用到他的時候他就逃了,該死1黑衣老嫗氣急敗壞的說道。

「白姥姥,這個世界沒有人天生就應該為我們去死的……」天機筱筱搖搖頭,然而她話音剛落之時,只聽到一聲轟響,整個天機閣都為之震顫了。

嗯?

天機筱筱快走幾步到破碎的大門前,卻見在數里遠處,林銘和屍鬼人凌空而立,他們腳下就是繁華的巫溪城。

空氣中兀自回蕩著激烈的真元餘波,顯然是他們剛才交手所致。

林瀾劍是打算跟屍鬼人交手?他衝出天機閣只是怕波及天機閣的其他人?

天機筱筱一時間有些出神,而在天機筱筱一旁,白姥姥也是呆住了,她之前雖然抱怨林銘不是東西,但也只是無奈之下的氣話罷了,她很清楚林銘做的合情合理,別說契約原本就說好遇到林銘不能力敵的強者時便作廢,就算沒有這個約定,林銘逃了也無可厚非。

換了白姥姥是林銘,這個時候也會選擇逃跑,傻子才會為萍水相逢的人去送死。

然而白姥姥怎麼也沒想到,林銘竟然要與屍鬼人一戰。

此時在巫溪城之中,不管武者還是凡人也都看到了這一幕。

巫溪城作為九鼎神國的一座大中型城市,其中自然不乏見識廣博的高手,他們瞬間就分辨出,高空中的兩人都是一流強者,尤其是那個渾身上下裹著白布,乾瘦如骷髏般的傢伙,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什麼人,在巫溪城激戰?

巫溪城的強者都是驚疑不定。

當然,多數武者都是旋丹以下,甚至看不出林銘和屍鬼人的修為,「這兩個人竟然在巫溪城上空打鬥,太囂張了吧1

「是啊,巫溪城城內禁制打鬥,這是大城市的普遍規定,這兩個人當眾違反,這是要被處死的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