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七百八十五章我看一下你的鎧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五章我看一下你的鎧甲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九鼎神山高達萬丈,山頂終年覆蓋積雪,在茫茫雪海和湛藍的寒冰之間,屹立著無數瓊樓玉宇,每一座樓台都加持了陣法,樓台之外是萬年積雪,而樓台之內卻在法陣的作用下,四季瓊花一同綻放,生機勃勃,美不勝收。

一邊是白雪寒冰,一邊是鬱鬱蔥蔥的靈植,如此鮮明的對比,宛如人間仙境。

在九鼎神山的山頂,有一彎四季不凍的水池,名為九華池,此時,整個九華池水霧氤氳,在九華池的正中,有一方玉雕的亭台,一個身穿白衣的年輕男子正坐在亭台之上撫琴輕彈,琴聲悠揚,華池中開滿冰山雪蓮,撫琴的男子丰神如玉,比女子還要高潔、靈動,簡直似天仙下凡一般。

看到林銘和天機筱筱的到來,年輕男子微微一笑,說道:「歡迎林兄來九鼎神山做客。」

他的聲音帶著一股奇異的親和力,讓人聽了分外舒服。

「他便是九鼎太子?」

林銘感覺眼前的神國太子與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林某見過太子殿下。」

林銘簡單的拱拱手,他並非神國中人,無需行大禮。

「林兄客氣了。」陽雲同樣對著林銘拱手,以平輩之禮論交,絲毫沒有九鼎太子的架子,「迅龍,安排林兄去會客室,我立刻便去。」

「是。」迅龍恭敬的說道,淡淡是他這份恭敬便讓林銘可以感覺到,眼前的九鼎太子應該是個非凡人物。否則無法讓迅龍這等級別的高手心服口服。

只是九鼎太子的丹田同樣籠罩在一層迷霧之中,根本看不清楚。

「傳聞中陽雲三十歲踏足命隕,現在十年過去,不知道陽雲的修為到了第幾重?」

林銘毫不懷疑陽雲可以越級戰鬥,如此一來,他的實力就相當可怕了。

來到會客室,只是過了小半柱香的時間,陽雲便也來到此處,此時的他已經換了一身紫金袍,頭戴紫金冠。袍身上著五爪金龍。一股貴氣有意無意的散發出來,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

這種讓人想要膜拜的氣勢就是傳說中的王者之氣,所謂王者之氣,近似於一種力常只是力場的強度比較弱。對林銘這等級別的武者沒什麼作用。可是天機筱筱就不行了,只是站在陽雲面前,她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之前丰神如玉、空靈飄渺的陽雲。與現在遍身王者之氣的陽雲重疊在一起,不知道哪個才是真的他。

陽雲察覺到天機筱筱微微蒼白的臉色,溫和的一笑,有意收斂了身上的氣息,頓時天機筱筱感覺壓力一輕,臉色微微潮紅。

「抱歉天機小姐,翠翠,給天機小姐沏一壺玉女茶。」

後面一句話是對宮女說的,天機筱筱感激的一笑,陽雲能顧忌到她這樣一個小人物的感受讓她受寵若驚,至於玉女茶,作為天機商行的少主,天機筱筱也十分清楚,那是滋陰養顏的珍貴茶飲,傳聞中凡人女子喝一杯玉女茶便可以年輕一歲,喝一壺年輕十年。

這並非誇大,對凡人來說,生命潛力沒有被開發,延長壽命更容易一些。

而武者,尤其是命隕武者,因為將自身修鍊到極致,生命潛力完全挖掘出來,想要延長壽元就太難太難了。

那名為翠翠的宮女,恭敬的遞上茶飲,她身材容貌姣好,年紀輕輕,已經有先天期的修為,以如此天之驕女做宮女,可見九鼎神國的底蘊。

侍女給天機筱筱斟了玉女茶,又給林銘和九鼎太子斟了冰蓮霧花茶,這種茶要比玉女茶更為珍奇,為九華池冰蓮的花瓣採摘后晾乾而製成,而九華池冰蓮,堪稱天材地寶。

九鼎太子微笑道:「林兄真乃人傑,年僅二十餘歲,修為旋丹後期,卻可以躋身天命榜,我在林兄這個年紀的時候,就差多了1

九鼎太子自嘲的笑笑,林銘沒有多說話,等著九鼎太子說明請自己的用意。

然而九鼎太子卻沒有提起這些的意思,反倒與林銘談起了四大神國的風俗人情,以及各大勢力門派,各種奇珍。

陽雲口才極好,談吐風趣,讓與他談話的人非常舒服,天機筱筱也不免對溫文爾雅的陽雲有些好感。

「不知太子殿下找林某何事?」在一起談了小半個時辰之後,林銘問道。

「哈哈,林兄多慮了,我只是喜歡結識天下英豪,還有,林兄不必客氣,叫我陽雲即可。」

陽雲一番話說出來十分得體,林銘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其實所謂結識天下英豪,還是拉攏人心,招兵買馬為自己所用,而陽雲的高明之處就在於他並不直接提起此事,而是只是與林銘做朋友,先朋友,后君臣,否則很容易被人婉拒。

即便林銘大致猜到陽雲的想法,卻也不好拒絕。

「陽兄文韜武略天下聞名,日後必是一代不朽神皇,陽兄如此看重林某,實在讓在下受寵若驚。」

「哈哈,林兄太謙虛了,不知林兄什麼勢力出身,以林兄的天分,日後怕是可能成為天衍大陸第一人,到時候還是小王要倚仗林兄才是。」

兩人一番恭維,林銘笑笑,並沒有回答陽雲詢問自己出身的問題,而陽雲也非常識趣的沒有再問,「林兄,這次我還宴請了一些天衍大陸的年輕俊傑,在九華池設宴,不若林兄與我一起去寒泉煮酒,論天下英雄如何?」

能被陽雲成為天下俊傑的,定然是整個天衍大陸天之驕子中的天之驕子,不但他們本人實力、天賦驚人,而且還有極強的影響力,比如是一大宗門繼承人,又或是極有分量的神國皇子。

林銘還未回答,便有侍女來稟報道:「殿下,白族公主到了。」

「哦?我立刻去迎接,林兄,不若與我同去如何?」

「嗯,好吧。」林銘答應下來。

陽雲確實在今天宴請了整個天衍大陸站在金字塔最頂尖的一層年輕俊傑,這些人,從二十幾歲到五十幾歲不等。

如果說先天期,五十歲已經要算中年人,可是在命隕期,若是能在三十歲出頭的時候就踏足命隕,那麼五十歲的時候,依然如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同樣年輕,再加上命隕強者有數千歲壽元,所以五十歲的命隕強者,也是名副其實的年輕一代。

白族公主,大冶國皇子,七星國親王世子等等,莫不是非凡人物。

就如那白族公主,所謂白族是九鼎神國國境邊緣的一個隱世家族,此家族血脈特殊,有血脈之印,也就是家族血脈傳承下來的特殊能力,這種能力只會以嫡系親屬的關係傳承下去。

白族兩千年前誕生了一位神海大能,是名副其實的聖地級勢力,而且現在的家主也有望突破神海,到時候白族就有兩位大能了,雖然說還不能與四大神國爭鋒,但也是舉足輕重的超級勢力,白族公主作為整個白族的下任家主繼承人,其地位之顯赫,可想而知了。

大冶國皇子也是不必說,與九鼎神國早早的定下太子不同,大冶神國太子之位一直是空著的,這個位置有數位有力的競爭者,其中來做客的這位大冶皇子就是其中之一,他本身四十五歲的年紀,位列天命榜,手下勢力明的暗的加在一起,雖然不及陽雲,也非常恐怖。

而七星國親王世子看起來身份差一些,然而他的爺爺卻是整個七星神國最強的兩個神海強者之一,輩分高得可怕,部分神海大能遇到他,甚至要持晚輩禮。

這樣一群人物,是天衍大陸名門中的名門,皇子中的皇子。

天機筱筱因為陪同林銘的原因,也以陪同者的身份出席了這次宴會,面對這樣一群真正站在金字塔頂尖的人物,哪怕是見慣了「大世面」的她也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以前她所接觸的人比起這些人來,實在不值一提。

陽雲作為主人,一一介紹客人的身份。

每介紹一個,天機筱筱便心驚一分,而林銘則是暗暗記住眼前眾人的容貌和出身,同時觀察估測一下他們的實力,日後自己在四大神國,少不了與這些人接觸的。

當介紹到林銘的時候,陽雲只用了簡單的一句話,「千年來唯一一個以旋丹期進入天命榜的天才——林瀾劍。」

「嗯?他就是林瀾劍1大冶皇子看向林銘,有些驚愕,原本他還奇怪林銘為何會坐在這裡,這才知道他就是林瀾劍,即便他身份顯赫,面對這種無法以常理揣度的頂級天才,也抱有一份尊敬之心。

「你是林瀾劍?」在亭台的一處,一個身穿黑衣的年輕人站了起來,他出自修羅神國,是修羅神國皇子。

「正是林某。」林銘微微拱手,感受到對方灼灼的目光,他心中奇怪,這傢伙跟自己難道有什麼過節不成,莫非屍鬼人跟他有什麼關係?

又或者這傢伙完全是那種見到強者就要挑戰的戰鬥狂,要跟自己戰鬥?

然而林銘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黑衣年輕人踏出一步,指著林銘的衣服說道:「林瀾劍,我想看一下你身上穿著的鎧甲,可否?」

「嗯?」林銘微微皺眉,貿然要求看別人的寶器,可不是一件禮貌的事情。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黑衣年輕人緊接著解釋的一句話是:「林瀾劍,我懷疑你的鎧甲是我族丟失的聖物魔帝之鎧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