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七百八十七章十招之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七章十招之約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一場爭鬥已經不可避免,陽雲立在九華池碧玉亭的中央,衣衫飄飄,神色平靜,「你們真的要一戰?」

「哼,林瀾劍辱我神國傳承,我必殺他1司徒川不容質疑的說道。

「既然如此,我定十招之約,十招定勝負,之後不可再戰1

陽雲定下十招之約其實就是為了避免死斗,如果真的任由兩人激戰下去,出了人命也不足為奇。

在九華宴上出人命,陽雲總會受到一些非議,而且他有意結交林銘,自然不會任由林銘被司徒川擊殺,反過來,林銘擊殺司徒川也不行,司徒川是修羅神國皇子,死在林銘手中,林銘會被修羅神國一直追殺,如果那時候陽雲庇護林銘,那幾乎等於公然打修羅神國的臉。

四大神國之間雖然明爭暗鬥,但卻不會出格的事情,誰都知道發生國戰的可怕後果。

「哼,十招足夠滅你!你不要以為你排入了天命榜末尾幾名就天下無敵了,四大神國的皇子如果沒有經過本人允許的話,是不會排入天命榜的1

歷來神皇寶座傳承,除非是像九鼎神國這般,有一個陽雲孤峰凸起,無可爭議的繼承皇位,否則難免存在一系列明爭暗鬥甚至血雨腥風,這個時候皇子的實力自然是一個極為敏感的話題,四大情報組織不會輕易把皇子的實力排在天命榜上,陽雲就是如此,當然也有一些皇子願意上榜。為他們繼承皇位增加砝碼,比如這次來的大冶皇子就榜上有名。

司徒川雖然說得信心滿滿,其實也打起十二分精神,拿出全部實力,他很清楚林銘的棘手,屍鬼人可不是蠢貨,他會折損在林銘手上,林銘自然有過人之處。

這時候,修羅國親王世子司徒峰說道:「十招,如果林瀾劍你輸了。那麼交出魔帝之鎧1

這司徒峰也是一個神海本人實力也極強,否則他也不可能參加這次九華宴。不過司徒峰與司徒川、陽雲等人一樣,丹田之中蒙了一層迷霧,看不清修為到底多少。這種隱藏修為之法在四大神國之中極為普遍。

司徒峰說完之後。就灼灼的盯著林銘。眼神滿是挑釁之色。

林銘靜默片刻。開口了,低沉的聲音彷彿在人的心間響起,「我輸了交出魔帝之鎧。那麼我贏了呢?你們是不是要交出魔神護心鏡?」

「你做夢1司徒川大怒,「魔帝之鎧原本就是我修羅神國的聖物,你的先祖在一萬兩千年前偷了我們的魔帝之鎧,現在竟然還覬覦魔神護心鏡,真是不知死活1

「嘿嘿1林銘哂然一笑,「不知死活的是你們,口口聲聲說魔帝是你們的先祖,卻沒有半點的證據,不敢用魔神護心鏡來賭,是你們知道自己會輸么?」

「你1司徒川正欲暴走,被司徒峰壓了下來。

「姓林的,別說這些沒用的了,明確的告訴你,魔神護心鏡我們不可能給你,也無權給你,它也不在我們身上,如果我們輸了,賠你十萬元靈石1

司徒峰一口氣拋出十萬元靈石,林銘卻不屑一顧,「十萬元靈石就拿來賭魔帝之鎧,你們的算盤打得倒是精妙1

十萬元靈石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不過相較魔帝之鎧的價值自然差很多,按照魔光所說,完整的魔帝之鎧價值絲毫不次於乾坤熔日爐,是准聖器。

而且防禦性的准聖器極為少見,論價值不輸於真正的攻擊性聖器。

即便在神域,聖器也價值極高,又豈是區區十萬元靈石能夠相比的。

「如果你們輸了,拿出十斤百萬年份的木靈玉,再加上一斤木靈玉玉髓1林銘獅子開大口的說道。

「十斤百萬年份的木靈玉,再加一斤木靈玉玉髓1

司徒峰眼珠子發紅,百萬年份的木靈玉有價無市,即便四大神國也存量不多,至於木靈玉玉髓就更珍稀了,那至少要五百萬年份的木靈玉!

木靈玉如果經過漫長的歲月,它本身的成分會慢慢的擴散到埋藏它的岩石中去,岩石中的雜質則會滲入木靈玉中,普通靈植形成的木靈玉絕對不可能存在幾百萬年時間,否則早就成化石了。

能存在五百萬年而保持純凈的木靈玉,莫不是頂級天材地寶形成的,比如七八萬年年份的梵天龍根,九幽草,玄金神果等等。

這種靈植原本就少之又少,形成的木靈玉幾乎絕跡,一旦凝成,就會自主吞噬日月精華,時間久了,甚至可以孕育出靈性,擁有生命。

木靈玉玉髓的價值根本無法用元靈石來估量!

「你發什麼瘋1司徒川憤怒的咆哮道。

「相較十斤百萬年份的木靈玉,再加一斤木靈玉玉髓,魔帝之鎧的價值只高不低1林銘冷然說道。

司徒峰嗤笑一聲,「我想你搞錯了情況,你根本沒有與我們談條件的資本,我修羅神國想碾死你就如同碾死一隻螞蟻1

「哦?那就不要談了,說了半天不過還是不敢賭而已。」林銘說著作勢欲收槍。

司徒川和司徒峰如果不敢賭戰,那就別提什麼收回魔帝之鎧了。

素來高傲的司徒川哪能咽下這口氣,「我怕了你不成!十斤百萬年份的木靈玉,再加上一斤木靈玉玉髓!我十招要你命1

司徒川說著已經迫不及待的跳出來,長槍直指林銘眉心,「以你之血,血祭魔帝之鎧1

「嗡——」

一聲長嘯,司徒川槍刃周圍出現了數百道飛舞的血色符印,那赫然是血飲之印!

「《大荒戟訣》?」

林銘微微一愕,旋即釋然。當初他入魔神帝宮並未能找到《大荒戟訣》,他腦海中關於《大荒戟訣》的記憶是從魔帝的靈魂碎片中直接提取的。如此看來魔帝記載《大荒戟訣》的玉簡自然是留在了另一個遺之中,而這個遺正是被修羅神國所得到。

「嗡嗡嗡1

血飲之印嗚吟,數百個血色符印圍繞著長槍劇烈的旋轉,林銘對這些招式再熟悉不過了,曾經他也一度嘗試過殺道,但是最終證明,別人的道再好也是別人的,只有走出自己的道才能走向武道巔峰。

林銘最終以《大荒戟訣》中的幾種招式為基礎,領悟《大荒戟訣》中的空間意境。並融合雷之意境、火之意境。創造逐日、追電、貫虹、葬天等招式,對林銘來說,這些招式的威力要比單純用《大荒戟訣》強大得多。

就讓我領教一下你的《大荒戟訣》吧!

林銘眼中戰意灼灼,他倒是。魔帝的成名戰技在純正的魔道武修手上到底能發揮出何等威力。

比起自己的自創招式又會如何!

「嗖1

隨著長槍的鳴嘯。司徒川出手了。一出手便是血印旋殺,赤紅的血飲之印迅速旋轉,發出刺耳的呼嘯之聲。彷彿切開空間一般。

只有十招,司徒川自然會全力以赴,爭取能在十招之內擊殺林銘。

林銘也沒有留手的打算,他同樣不會輕視司徒川,一槍刺出,融合雷火雙重意境,與血印旋殺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嚓嚓嚓1

血飲之印激烈的撞擊在林銘的紅色長槍之上,想要將長槍彈開,這是血印旋殺的特殊效果,一槍彈開別人的武器,直刺胸口。

林銘對此早有預料,槍身之上灌注了戰靈,雷火意境同時爆發。

「轟隆1

如天雷炸響,恐怖的氣浪四散衝去,九華池亭台被一股無形的陣法所籠罩,卻依然搖搖欲墜,彷彿在狂風中顛簸的小舟。

原本平靜的九華池掀起狂浪,那些池中冰蓮如果不是有陣法的保護,怕是要在這樣的狂猛爆炸中被摧殘成飛灰了。

陽雲神色不變,林銘卻是知道這些冰蓮的價值,株株堪比天材地寶,在這裡打鬥一旦弄破了陣法,損失極大。

腳尖輕點,林銘跳出了玉台,向雪山飛去。

而這時候,司徒川早已經怒火攻心,殺紅了眼,哪裡會去注意這些用來泡茶的九華池冰蓮。

他以為林銘退走是承受不住他的血印旋殺,一聲冷笑,大喝道:「無膽鼠輩,哪裡逃!混元槍1

一槍刺出,血飲之印旋轉,形成紅色的旋轉風暴,這種風暴扭曲了空間,形成一股強大的吸力,彷彿黑洞一般吞噬一切。

《大荒戟訣》的招式中蘊含空間意境,林銘最開始領悟攻擊性空間意境就是從《大荒戟訣》開始的!

看到林銘速度大減,司徒川心中大喜,被他混元槍吸住的武者就猶如被蛛網網住的飛蟲,別想活了。

長嘯一聲,司徒川殺機鎖定林銘,槍中融入空間意境,一槍刺向林銘的眉心!

這一槍,看似很慢,但卻在一個眨眼的時間穿越了空間,詭異的突然出現在林銘的面前!

如此神出鬼沒的招式,讓司徒川出其不意的殺掉了不知多少高手,是他引以為傲的一招。

然而面對這幾乎是瞬移到眼前的一槍,林銘卻面不改色。

「空間意境嗎?你的火候還不到家1

呼!

林銘也刺出一槍,他的槍速竟然看起來比司徒川更慢!

然而無比詭異的是,林銘的槍芒,卻不知為何,先刺到司徒川的胸口!

什麼!?

司徒川大驚失色,光華在那一瞬間綻放,睜目如盲!

蓬!

司徒川倒飛出去,護體真元崩碎,一口逆血湧上來,卻被他強行壓了下去,低頭一看,他身前的天階寶器護甲,赫然出現了一個碗口大洞,鮮血直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