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七百八十八章殺道對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八章殺道對決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這才第二招,司徒川就受傷了?」來自七星神國的親王世子驚愕的說道,雖然各大皇子的實力都保密,但是四大神國之間彼此競爭激烈,司徒川又是修羅神國非常重要的幾個皇子之一,自然不可避免的列入觀察名單之中,這些人彼此之間雖然不清楚對方的確切實力,但多少有一些估測。

司徒川畢竟是修羅神國可以競爭未來皇位的皇子,天賦自然不容置疑,三十歲年紀,實力應該能位列天命榜,雖然不知道跟林銘相比誰強誰弱,但決不至於差距這麼大!

不但是七星國親王世子,還有大冶國皇子也覺得難以置信,這時候陽雲喝了一口茶,不動聲色的說道。

「並非實力差距大,而是兩人對空間意境的理解差距大,剛才的一招,比拼的只是各自在空間意境上的造詣,司徒川自以為招式中蘊含空間意境就佔了優勢,卻不知道對方在空間意境上的造詣更高,輕敵之下吃了虧,受傷是因為提前沒有思想準備。」

此時的司徒川,心中無比憋屈和羞惱,空間意境是他們修羅神國的招牌意境,被記載在《大荒戟訣》之上,只有司徒皇族的嫡系才能修習。

空間意境作為所有意境法則中難度最大,威力也最大的幾個意境之一,一直號稱意境之王,整個司徒家族都不可避免的為他們家族能夠使用空間意境而驕傲,尤其是司徒川,因為天資過人。在空間意境上造詣極高,連神皇都做出過讚賞。

可是現在,他的驕傲卻被林銘毫不留情的打碎了!

「這小子竟然也懂空間意境,而且連出招方法跟我修羅神國的傳承如此相似。甚至威力更甚,他一定有更完整的《大荒戟訣》1

司徒川並不會認為林銘在空間意境的天賦上超過他,他認為林銘擁有了更完整的《大荒戟訣》傳承,而這些東西。毫無疑問該屬於修羅神國!

「只有我修羅神國的司徒家族賠得上擁有這些傳承,其他人都不配。」

司徒川在心中吶喊,如果他能修鍊這些東西多的話,實力必然更進一步,甚至哪怕面對陽雲也不會被對方的光環掩蓋。

「司徒兄,這切磋算結束了吧1陽雲的聲音突然響起,雖然司徒川是因為一時大意而受傷,但受傷畢竟是受傷,這是切磋。並不是生死對決。輸半招都算輸。

「我不服1司徒川大聲說道。長槍的槍尖依然指向林銘,事關他修羅神國的榮譽,他怎麼能就此認輸?否則今天的事情傳出去。都會說他司徒川原囂張無比,結果一動手。兩招便敗給年紀比他小,修為境界也比他低的毛小子,受盡恥笑。

「十招之約還未過,我一招大意,卻未必會輸1

司徒川搬出十招之約來,陽雲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他默默的看了一眼林銘,沒想到林銘對空間意境的理解也能到這種程度,似乎他無所不能似的,這種天賦,實在是聞所未聞,超出他的理解範疇。

長槍橫陳,司徒川全身氣勢爆發,這一次他不再去指望空間意境,意境不如人,如果再強行使用,那只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是愚蠢的做法,而《大荒戟訣》中除了空間意境之外,還有另一大支柱,那就是對殺道的理解!

司徒川不相信,林銘能在殺道之上的成就同樣勝過他。

轟隆!

在血飲之印的激發下,司徒川的殺氣爆發出來,鋪天蓋地,一時間,數百道血飲之印如同星辰一般飛旋,籠罩全場,愈發鮮紅。

整個九華池上空能量激蕩,黑氣滾滾,散發著一股讓人窒息的氣息。拋開空間意境,僅以《大荒戟訣》的殺道對決!

在九華池玉亭之上,幾個年輕俊傑在這樣的殺氣籠罩下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感。

雖說陽雲這次宴請的都是天衍大陸天之驕子般的人物,但是天之驕子並不意味著實力強,如果年齡上不來,修為僅僅旋丹期的話,任你再天才也是實力有限,抵受不住司徒川的殺氣。

「如此凝實的殺氣,如此凝練的血飲之印,司徒川這些年來不知道殺了多少人1大冶皇子嘖嘖稱嘆,殺氣的累積只殺遠弱於自己的武者往往沒有太多效果,只有擊殺與自己同階的武者甚至是同時代的天驕,看著一個個強大的對手倒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久而久之就會在自己心中銘刻一種戰之必勝,橫掃一切的信念,這種信念以能量場的方式出來,與自己殺敵的意志融合在一起,這就是殺氣。

「司徒家族果然是一個兇殘的家族,他們的皇子、世子在十五六歲的時候就會被扔到一些險境之中歷險,斬殺凶獸、巨魔,無法通過考驗的王族成員只有死路一條。」

「是的,修羅神國國內有一個天然形成的中千世界,裡面生活著巨魔一族,被他們圈養起來,成為他們王族天然的試煉場,司徒川能對殺道理解到如此程度,應該斬殺過成百上千的同階巨魔。」

在場年輕俊傑們紛紛議論,四大神國培養下一代的方法都不是什麼秘密,只是以修羅神國最為嚴苛殘酷,沒有天賦的皇族成員,下場比平民還慘。

「這一招,我必須佔盡優勢1

司徒川惡狠狠的看著林銘,剛才一招他因為輕敵而負傷,不管是什麼理由,輸就是輸,厚著臉皮再戰,如果還不能壓制林銘,反而被對方所制的話,他會被別人恥笑輸不起,一張臉丟荊

「司徒家族的榮耀我一定要拿回來,還有屬於魔始大帝的傳承,也該回歸我司徒家族1

司徒川心中壓了一口火,他的怒氣、意志和身體全部的潛力全部灌注在接下來的一擊當中。

「大荒戟訣——屠戮1

透支體力和真元的一擊,灌注了司徒川的全部力量,黑色的槍芒迸發出來,劃破虛空,席捲著司徒川釋放出的滾滾黑氣,融合數百道血飲之印,一槍刺出,山河震動,睜目如盲!

「殺道的對決嗎?」林銘嘴角上翹,「我在殺道上實在沒有什麼天分,但努力之下也有一番成就。」

林銘所學所有功法,在風之意境和殺道的理解上始終不能盡如人意,前者使得林銘在《金鵬破虛》身法的施展上遭到了掣肘,後者則讓他在使用《大荒戟訣》的過程中,始終未能發揮出血飲之印應有的威力,尤其後來隨著林銘實力的飛速增長,血飲之印已經有些跟不上節奏了。

不過,林銘的殺道可不光是血飲之櫻

真元凝聚丹田,林銘的殺神力場和修羅力場一起爆發出來。

「轟1

力場的能量如洶湧狂奔的鐵流,司徒川放出來的黑氣與修羅力場一接觸,竟然被摧古拉朽的撕碎,直接散掉了大半!

「什麼!?」

眼看著林銘殺神力場全開,連陽雲都極為吃驚,不同於司徒川釋放出來的散亂殺氣,林銘的殺氣凝成了真正的力場,而且不是一種,卻是兩種!

力場疊加,壓制對手的同時增幅自己攻擊的威力。

「殺氣凝成的力場,這林瀾劍絕對是踏著同級武者的屍體成長起來的1白族公主輕吸一口涼氣,力場算是極為少見的技能,林銘還有兩種。

而至於那些修為僅僅旋丹期的二十幾歲天才們,在這樣殺氣的席捲之下一個個都是臉色蒼白,幾乎支撐不祝

葬天!

真元呼嘯,火之意境與空間意境融合,八門遁甲全開,青銅大成的戰靈灌注槍身之中,林銘用出的赫然是以《大荒戟訣》中威力更甚屠戮的葬天為藍改造出來的自創招式。

紅色長槍撕裂虛空,空間之力逸散出來形成空間風暴,焚星之炎被空間亂流激發,演化成黑色的魔焰!

「嗤嗤嗤1魔焰燒碎虛空,空間碎片散落下來,以此代替血飲之印瘋狂旋轉!

「啊啊啊1

眼看著林銘氣勢洶洶的一槍刺來,司徒川發出一聲狂叫,臉上閃過一絲不同尋常的潮紅,他赫然是動用了秘法,對魔道武者來說,這種引動血脈爆發出來強行提高自身實力的秘法極為常見,當然使用之後必須承受它的後遺症,輕則經脈受損,重則傷及生命源。

事到如今,司徒川沒有任何退路,這一擊他必須要贏。

「轟隆1

兩桿長槍激撞在一起,狂暴的真元氣流席捲下來,吹得九華池玉亭幾欲碎裂,幾個旋丹期的年輕俊傑紛紛臉色蒼白,尤其是一個只有旋丹初期的武者,從座位中被掀翻,連退數步,差點吐血。

直到陽雲、大冶皇子和白族公主同時出手,這才擋住了能量亂流。

在眾人的關注下,讓人吃驚的一幕發生,林銘槍身周圍旋轉的空間碎片竟是將司徒川的血飲之印擊碎了小半,突破司徒川的槍芒后,林銘槍勢未消,帶著決然的火焰與空間意境擊在司徒川的護體真元上。

司徒川護體真元崩碎,身體倒飛出去。

戰鬥的結果超出了之前所有人的預料,司徒川被林銘完虐,怎麼會這樣,林銘當初面對屍鬼人時,是艱難取勝,可是面對司徒川卻勝得如此輕鬆,難道司徒川遠不如屍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