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七百九十三章天價懸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三章天價懸賞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三天後,隨著轟隆一聲巨響,林銘盤坐的石床完全坍塌,整個密室中的極品真元石齊齊崩碎,化成飛灰。

林銘從碎石堆中站起,隨意的動了一下手腳,便聽到的聲音傳來,像是炒豆子一般。

驚門終於開啟!

相對於主管恢復力和耐力的休門,還有主管平衡、身體承受力、協調力和爆發力的杜門,主管速度和瞬間加速度的驚門無疑能更直接的提升戰鬥力小說章節。

速度毫無疑問是考量一個武者綜合戰力最重要的指標之一,比耐力、承受力、爆發力這些直接得多!

速度對閃避和追擊的作用毋庸置疑,而且對攻擊本身也有極大程度的增幅。

俗語說快招無解,武者自身的速度可以疊加到出招速度上,當速度足夠快的時候,一枚細小的石屑就可以輕易的洞穿人體,如果是再以此為基礎灌注戰靈的話,那威力就更加恐怖了。

從山洞中出來,林銘將洞口封住,身體一躍而起。

「轟隆1

林銘腳下的岩石爆碎開來,而他本人如流星一般飛射出去,一瞬間就飛過了數里的距離,青蒼色的虹光橫貫長空。

迎面而來的強勁罡風吹得林銘長發亂舞,感受著這樣極限的速度,林銘心中喜不自勝,驚門的極限速度比他想象的還要好,光是憑藉真元和驚門的能量就有這樣的速度,如果再加上身法秘籍呢?

想到這裡林銘用出了金鵬破虛身法。他的步伐迷亂起來,空間在他腳下縮短,一步踏出就是五六里的距離,一座座數千丈高的雄偉山川如同細浪一般被林銘輕鬆躍過。

驚門配合《金鵬破虛》身法,林銘的速度比之前翻出了數倍之多,甚至讓林銘生出一種難以駕馭的感覺。

「如果在這種情況下發出攻擊的話……」

林銘心念一動,手中紅色長槍刺出,雷火意境交織,同時灌注了青銅級大成戰靈。

貫虹!

「嗖1

熾目的槍芒猶如烈日之光,林銘完全融入了這一道光芒之中。人槍合一。如飛馳的流星一般瞬間消失。

再出現時,林銘已經跨越了數十里的虛空,橫穿一道峽谷,直刺一座千丈高的懸崖。

「轟1

懸崖如豆腐一般被林銘刺入。而後從懸崖另一側穿透而出!

林銘的槍招以極限的速度為根基。再配合雷火雙重意境。融合戰靈的銳利,因而哪怕這座山峰因為接近奇之海,內部岩石在海嘯能量的洗禮之下變得無比堅固。卻還是被林銘一槍刺穿山腹。

簌簌簌……

在林銘貫穿后形成的那幾丈直徑的洞口,一堆石粉流了出來,這些石粉在火之意境的毀滅法則之前,竟是被粉碎到近乎與塵埃,被風一吹后,漫天飛舞,一時間整個懸崖峽谷灰濛濛的一片。

「開啟八門遁甲的第三門后,我的實力再提升一步,如果我現在碰到屍鬼人的話,應該能贏得很輕鬆了1

林銘這樣想著,飛離了這處廣袤的無人區,向著城市飛去。

他需要進入城市中購買一些天材地寶來繼續精鍊煉藥術,同時也算是為他衝擊命隕做最後的準備。

然而說到購買天材地寶,讓林銘很鬱悶的一件事就是他沒元靈石了。

林銘身上寶物倒是不少,但是如乾坤熔日爐、魔帝之鎧、天階魔神之骨和鳳仙子遺留的意境玉簡這些東西不可能拿來換取元靈石,可是其餘的東西,值錢的實在沒有多少。

林銘也就是擊殺炫無機、極星通天塔塔主的時候積累了一些財富,可是相對他現在這個級別,這些財富根本算不得什麼,已經被他揮霍的差不多了。

現在林銘身上除了還剩下少數幾件天階寶器沒有出手之外,其餘的所有家當加在一起不超過五千元靈石。

也就大致等於四大神國普通二重命隕強者的全部身家。

這些元靈石拿來投入煉藥術之中的話,連個響聲都聽不到。

至於說靠煉藥術來賺錢林銘倒也考慮過,只是太浪費時間了,林銘能夠在短短大半年的時間內煉製出五色煉虛丹完全是靠燒材料燒出來的。是不計成本使用珍貴材料練習,才硬生生的將煉丹術的熟練度提上來的。

這種練習方法只會燒錢,不會賺錢。

……

天華州,青雲城

天華州是九鼎神國九州中最小的一個州,不過它的繁華程度卻僅次於中州,在天華州的首府青雲城,更是各大勢力雲集,這裡是百寶拍賣行的總部所在,各大坊市、寶器閣、丹藥鋪數不勝數,堪稱寸土寸金。

街道上走動著的年輕武者,也是個個人傑,其中不乏有二十幾歲的先天高手和三十齣頭的旋丹高手。

如果是在南天域,這樣的人都可以列為一個大中型門派的親傳弟子了。

在青雲城中心地帶的一座酒樓之中,人來人往,因為靠近一座大的拍賣行,所以出入的都薄有身家的武者。

林銘帶著木靈玉面具,坐在角落之中隨意點了幾碟凶獸肉和靈食,掀開木靈玉面具的一角,不緊不慢的吃著,這時,幾個武者的談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前些日子傳得沸沸揚揚的林瀾劍你們知道嗎?」一個三四十歲的漢子喝了一大口酒,臉色微紅的說道。

「哪有誰不知道他,以旋丹後期修為擊殺屍鬼人,位列天命榜,被評為千古奇才1大漢的話立刻引來了周圍武者的鬨笑之聲,看那漢子的眼神彷彿在說「你是外地來的吧?」

「嘿嘿,我說的不是這些,是最近剛傳出來的消息。」大漢清了清嗓子,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后,這才搖頭晃腦的說道:「林瀾劍的功法被證實盜自修羅神國,而他身上穿著的鎧甲也是修羅神國的寶物,但是在很早以前就遺失了,想不到落在了林瀾劍的手上1

「什麼?林瀾劍的功法盜自修羅神國?你確定?」周圍武者,這可是大事件,不管是對宗門還是神國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傳承,一旦傳承外泄,它們的根基就被動搖了!

這是各大聖地神國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對盜取功法之人,毫無懸念的做法就是滅殺!

「千真萬確,據說,是林瀾劍或者他的師父擊殺修羅神國的某個重要人物,盜取了對方須彌戒中《大荒戟訣》的玉簡1

「這樣1

周圍武者都有點相信了,修羅神國既然說林瀾劍的功法盜自他們,那麼肯定林瀾劍的功法與他們有些相似之處,這種事不可能亂說,否則林瀾劍的功法如果跟修羅神國的《大荒戟訣》八竿子打不著,那麼謊言不攻自破。

《大荒戟訣》作為修羅神國的秘密傳承,林瀾劍或者他師父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沖入修羅神國密地盜出傳承,如此能得到它的唯一方法就是擊殺修羅神國的一個嫡系傳人,而後得到《大荒戟訣》的玉簡。

這種事情雖然有很多武者都想去做,但放到明面上,卻是被人所不齒,在場武者一時間都對林瀾劍的人品打了一個問號,對方多半是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之輩。

不過這種人,其實在武者當中為數最多,至少當前酒樓之中就有不少。

「那林瀾劍身上穿著的鎧甲又是怎麼回事?」有武者追問道。

「那是魔帝之鎧,在修羅神國有魔帝之鎧的護心鏡,與林瀾劍身上少了護心鏡的鎧甲正好配對!原本鎧甲的主體已經丟失很多年了,想不到在林瀾劍身上,這林瀾劍大有問題啊1

所有武者的議論都一字不落的落入林銘的耳中,他一邊不動聲色的聆聽,一邊照舊一片一片的吃著凶獸肉,修羅神國比他想象的還無恥,他們放出這樣的言論一方面是發動更多的人來尋找自己,另一方面也是為他們殺死自己奪寶、奪傳承尋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相對一個「傳承悠久」的神國來說,武者們自然更容易相信他們的言論,畢竟《大荒戟訣》和魔帝之鎧屬於修羅神國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

「看來,修羅神國應該已經針對我發出懸賞了吧。」

林銘一口喝乾一杯酒,嘲沸Α

果然周圍武者的話證實了林銘的猜想。

「修羅神國不可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吧,那林瀾劍豈不是要倒霉了?」

「當然,通緝令已經開出來了,估計馬上會貼出來,據說修羅神國懸賞十萬元靈石求林瀾劍的線索,如果能活捉林瀾劍的,更是可以給出三十萬元靈石的天價,外加一枚極品丹藥和一件頂尖的天階中品寶器1

大漢一番話說出來,在場武者都是一顆心怦怦亂跳,活捉林瀾劍他們可不敢想,可是提供線索卻是有可能,十萬元靈石啊,想都不敢想,要知道一般地位次一點,修為不到命隕期的皇子,全部身家也不過四五萬元靈石罷了。

如果得到這些的話,他們光靠丹藥都能把實力堆上去,如果走狗屎運破個兩三重命隕的話,那麼就有兩千年的壽命可以享受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