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七百九十六章林瀾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九十六章林瀾劍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不斷的觀察在場所有天命榜武者的實力,得出的結論是,除了三大魔使之外,其餘天命榜武者實力極為一般。高速更新百度搜

「化神丹和三十萬元靈石分開放置,我要搶也最多只能搶一樣。化神丹距離魔使太近,只能搶元靈石……」

林銘看著那元靈石所在的高台,發現高台上有一個小型保護陣法,像一個透明玻璃罩一樣把元靈石罩了起來。

不過這陣法只是隨意布置,以林銘的實力和對陣法的了解程度,想要一擊破開並不難。

說白了,這陣法只是做做樣子,修羅神國分部做夢也不會想到竟然有人在會場上公然搶劫。

除非是天命榜排名前幾的高手,否則來搶劫就是找死,而天命榜排名靠前的高手又有誰會為了這些財富而觸怒修羅神國。

林銘現在是無所謂了,反正他跟修羅神國已經不死不休。

就算林銘願意交出《大荒戟訣》的傳承和魔帝之鎧,修羅神國也會追殺他滅口,並搜魂確認功法真假。

而且關鍵問題是,林銘根本無法交出《大荒戟訣》的傳承,修羅神國以為林銘有傳承玉簡,其實林銘只有魔帝的記憶,想要將功法的記憶篆刻到玉簡上,首先要林銘自己修成這套功法才行。

否則林銘早會考慮篆刻《邪神之力》給秦杏軒和牧千雨修鍊了。

就在這時,廣場前方爆發出一聲巨響,彥君軒將他對手打出幾十丈開外,打得對方大口吐血。

一個老者從人群中飛起,一把接住了那重傷的年輕俊傑,對著彥君軒怒目而視。

彥君軒渾然未覺的說道:「切磋過招。重傷也是難免的。」

「哼1那老者冷哼一聲,給自己重傷的弟子喂下一顆丹藥,弟子技不如人,他也沒臉多說。

「這彥君軒果然名不虛傳,他應該是我天華州年輕一代第一天才了1

「哼,不過是天華州第一天才而已,跟中州的天才一比還有不少差距,更別說跟林瀾劍這種妖孽相比了。」廣場之中,不少武者看不慣彥君軒的非橫跋扈。忍不住出言譏諷。

「是啊,林瀾劍估計跟彥君軒差不多年紀,別人卻已經位列天命榜了1

又有其他宗門的弟子在台下說道。

「林瀾劍,哼哼……」彥君軒冷笑一聲,「林瀾劍不過是我武道之路上的一塊踏腳石。他天才又如何,待到我流嵐宗擒到他,他對我來說只是一枚增強我實力的化神丹,至於天命榜,有了這化神丹之後,不出兩年,我必然榜上有名1

「吹吧。你們流嵐宗就肯定能抓到林瀾劍?」

「哼,我流嵐宗敢這麼說,自然有一些特殊的尋人之法,不說十拿九穩。也有六七成把握!歷史只會銘記勝利者,到時候,我會被記載在歷史上,而林瀾劍只會一顆流星。被人遺忘1

彥君軒說得自信滿滿,配合他外放的氣勢。讓那些小輩根本無人敢跟他對質,至於老一輩的,自然不會自降身份與小輩爭口舌之利,很快整個會場就被彥君軒一人壓了下來。

「還有誰不服!?」

彥君軒大聲說道,一時間無人應答。

彥君軒很滿意這樣的效果,他大步走上放置天才榜和元靈石的高台,準備揮筆寫下自己的名字,而就在這時,突然聽到獵獵的衣衫破空聲,一個臉帶木靈玉面具的男子飛到了廣場中央。

此人自然是林銘了。

彥君軒眉頭一蹙,放下了手中的筆,「還真有不怕死的。」

他目光在林銘木靈玉面具上停留了一會兒,很快認出了林銘正是在酒樓角落中的那名武者。

木靈玉面具在武者之間並不鮮見,不過每個面具往往樣式有區別,林銘的面具雙目之上帶著淡淡的黑紋,這使得彥君軒一眼就認出。

輕哼一聲,彥君軒根本就沒把林銘放在心上,在他看來,林銘就是那種偶然聽到這個消息,而後抱著瞎貓碰上死耗子的心態來修羅國分部的湊數武者,看到這天才培養計劃,一時熱血就衝上來了,這種人就是來找打臉的。

「什麼人?報上名來1

「木雙家族,木雙劍。」林銘信口胡謅了一個出身和名字,反正天衍大陸廣闊無比,家族眾多,還有不少偏遠隱世家族,誰也不可能每個家族都知曉。

彥君軒打量著林銘,雖然對方五官被遮住,但是從臉上露出的肌膚還有他的聲音可以看出,這人應該比較年輕。

「什麼木雙家族,沒聽過1

「你沒聽過的家族有很多。」林銘平靜的回答,這種毆打小朋友的戰鬥實在提不起他什麼興趣,現在的他,已經跟年輕一代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了。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出身就這等狂妄,我這就來教訓你,看劍1

「嗖1

隨著凄厲的利劍破空之聲,彥君軒一劍斬向林銘的面門,林銘後退一步,在修羅國強者面前,他不能用貫虹、葬天等招式,否則頓時會被他們看出這些招式出自於《大荒戟訣》。

除了這些外,林銘還有《朱雀禁神錄》和練體功法《混沌罡斗經》,雖然攻擊力弱了些,不過對付彥君軒這種小朋友級別的對手卻綽綽有餘了,其實,林銘就算什麼招式都不用也能輕鬆擊敗他。

側移一步,林銘重心下移,繼而一腳踏出。

粉身碎骨拳!

真元凝聚成絲,林銘一拳擊出,能量噴涌!

「蓬1

一聲爆響,彥君軒的劍氣被林銘一拳震散,林銘拳勢不減,轟到了彥君軒的眼前。

「什麼?」

彥君軒心中大驚,又是一劍劈斬過來,想要劈散林銘的拳勁,不得不說,這彥君軒的出劍速度倒是非常出色,一招不敵,第二招馬上可以醞釀出來。

然而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這些微小的優勢根本可以忽略不計。

震動真元爆發,一時間彥君軒彷彿暴風雨中的樹葉一般,根本毫無抵抗之力。

「噗1

猛然噴出一口鮮血,彥君軒被林銘一拳擊飛,真元深入五臟六腑,全身內臟受傷,經脈破損!

林銘乘勝追擊,猛然踏前一步,又是一拳擊出,第一拳他有意留手,是為了不傷及彥君軒的性命,在這種情況下他依然揮出第二拳,則是為了彰顯自己的狠辣,免得有不開眼的小朋友繼續向他挑戰。

「住手1

彥君軒的師父一聲大喊,然而他終究來不及阻止林銘,第二拳結結實實的轟在彥君軒的背脊之上,只聽嚓一聲,彥君軒的全身骨骼被震得寸寸碎裂,他本人則大口吐血,當場暈厥。

這一擊之後,就算彥君軒的師父用上各種頂級天材地寶救治,也足以讓他床半年之久,而且會不會留下後遺症卻不好說!

對待一心想要活捉自己來換化神丹給自己的突破的傢伙,林銘自然不會有任何憐憫之心,如果不是因為擊殺對方會造成混亂的話,他不介意順手送他上路。

「你!1

彥君軒的師父親眼看著徒弟被打成這樣,憤怒到了極點,如果不是因為在修羅神國分部,他絕對會出手生撕了林銘。

「哈哈,彥宗主莫生氣,切磋過招,重傷也是難免的啊1在流嵐宗旁邊,一個宗門長老說著風涼話,這是彥君軒之前重傷他對手之後說過的話,被他拿來原封不動的奉還彥宗主,因為被彥君軒重傷的人正是他的弟子。

能夠出這一口惡氣,他心中的念頭無比通達。

「好!好!很好1流嵐宗宗主聲音冷漠之極,他已經在心中對木雙劍和所謂的木雙家族判了死刑,只要這個家族不超過五品,他就準備讓對方付出慘痛的代價。

「還有誰要上台么?」

林銘站在擂台之上,冷漠的說道,他臉上的木靈玉面具遮掩了所有的表情,那兩道以詭異角度彎曲著的淡淡黑紋,看起來就像是兩條黑色的毒蛇,沁透著濃郁的殺機,讓人不寒而慄。

沒有人敢應聲,對方是個狠人,而且實力強得一塌糊塗,貿然上台的話,彥君軒就是他們的榜樣!

這種情況在林銘的意料之中,他大步走向高台,堂而皇之的走向了那三十萬元靈石。這便是林銘會對彥君軒出手的原因,他需要首先接近這裡。

提起筆架上一根最粗的毛筆,於此同時,林銘的目光不經意的掃了一眼罩在三十萬元靈石上的法陣,那一刻,陣法在林銘的瞳仁之中似乎分解成了無數複雜的符文。

在場武者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林銘身上,修羅神國的魔使微微蹙眉,他總感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但是卻又說不出來。

足有兩尺長的粗大毛筆蘸飽了墨汁,林銘下筆如風,三個銀鉤鐵畫,飽含殺機的大字只是一瞬間便出現在了天才榜的紙面之上——林瀾劍!

最後「劍」字的那一豎,因為蘊含了肆意的銳氣和強大的力量,直接如一柄真劍一般,將天命榜切開成了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