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零一章勢如破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一章勢如破竹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又死了三個,真元氣箭,百步殺人,非高重命隕武者只能任其宰殺!

這樣的差距,讓在場武者都是背脊生寒,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林瀾劍只要動一個念頭想要殺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下一刻他們就會血濺五步!

這種根本無法抵抗的絕望念頭,讓他們恨不得立刻逃離這個屠戮常

整個廣場,一片血紅,屍體橫七豎八的散落著,短短几息的時間,已經死了二十人小說章節。

「逆賊1白山宗的太上長老心中無比憤怒,他眼睜睜的看著林銘施展星辰之鏈擊殺了他們白峰宗七八個弟子,能帶來這場陂陀山群英會的弟子都是精英,可是他們還沒來得及成長起來,就被林銘像砍瓜切菜一樣擊殺了!

「殺我白山宗如此的多年輕弟子,今天我連石玉與你不死不休1

「哈哈哈1林銘冷笑,「現在竟還說這無聊之極的話語,你白山宗弟子如若不想針對林某,我又怎麼會殺他們1

「林瀾劍,你為人太過狠毒,我此次前來帶年輕弟子一輩,只是為了讓他們見見世面,他們威脅不到你,卻無辜被你擊殺1

「無辜?笑話!如果他們真的得到關於我的線索之後,可能不向修羅神國舉報?如果他們能夠位列天命榜,可能不為了懸賞而向我出手?既然站在這裡,對修羅神國的賞賜動了心,就要做好死的覺悟!1

「好!好!好!老夫今天就用你祭刀1連石玉大喝一聲。手持一把四尺長的厚背重刀,向林銘劈殺而來。

「我與連兄一起!1

三大名宿一起出手了,這時候自然不會管什麼公正,擊殺林銘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面對三大命隕高手的全力一擊,林銘就算再次開啟八門遁甲,實力飆升,也不可能以一人全部擋下,他一抖手中的長槍,步伐突然凌亂,驚門的力量爆發。

金鵬破虛!

林銘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消失。三大名宿的合擊擊在了空處。

轟!

能量席捲而上。重重的撞擊在大殿的防護罩上,護罩震動,金光衝天而起,而林銘卻憑藉詭異的身法輕鬆躲開了爆炸的餘波。再次出現時。他卻如幽靈一般落在了司徒堂主的背後!

一瞬間。司徒堂主只覺得背後汗毛倒立,他連頭也不回,身體猛然向前撲出。然而已經遲了!

林銘雙手橫抓長槍槍尾,猛然橫掃圈殺!

紅色長槍的光芒如同一輪滿月一般驟顯,光芒刺目!

「嗤啦1

司徒堂主的護體真元被長槍切碎,一道血痕幾乎橫截脊椎,肆意的雷火能量湧入司徒的體內,沖得他經脈紊亂,口吐鮮血。

天命榜高手被林銘一槍重傷!

「啊啊啊1司徒發出瘋狂的吼聲,他強忍著經脈中的劇痛衝出數步,想要衝入其他幾個名宿的保護圈之中,林銘豈會給司徒喘息的機會,他猛然踏前一步,金鵬破虛身法再開,直追司徒而去,雷霆與火焰呼嘯,林銘一槍砸下,直砸司徒的後頸!

林銘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司徒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這就是極限速度帶來的戰力增幅!

就在司徒堂主心神大駭,幾乎以為要命喪當場之時,在林銘身側,彥姓老者發動了雷霆一擊。

分天劍!

一劍橫劈,大氣都彷彿被一分為二,如果林銘繼續攻擊,必然被分天劍擊中!彥姓老者以攻擊林銘本體的方式保護司徒堂主,現在他們都是一個繩上的螞蚱,一旦司徒堂主死了,他們的情況就會更糟糕。

然而面對這一劍,林銘根本理都不理,這是他好不容易憑藉鬼魅般的速度製造出來的機會,如果不能一鼓作氣重創司徒堂主,那麼下次再憑藉速度偷襲就難以得手了,只要四大天命榜高手有了防備,時刻抱團就可以破了他的偷襲。

所以這一擊林銘絕不能中途放棄。

硬抗彥姓老者的分天劍,林銘直追司徒的致命一槍義無反顧的刺了出去!

「什麼?」

彥姓老者眼睜睜的看著林銘繼續刺殺司徒,對自己的劍竟然不管不顧!

「這小子瘋了嗎?還是輕視我的攻擊?」想到這裡彥姓老者心中大怒,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色,手中分天劍的力量更提一個檔次,「你要死,我成全你1

「噗1

林銘一槍刺入了司徒堂主的後背,青蒼色的戰靈之光如筆直利劍一般直衝青天!

司徒堂主被一槍毫無懸念的洞穿,胸口噴血,喉嚨發出驚恐而沙啞的慘叫。

而與此同時,彥姓老者的一劍也斬在了林銘後背!

「轟1

能量擊撞,林銘一聲暴喝,全身能量爆發,護體真元運轉到極致,彥姓老者畢竟是天命榜高手,全力一劍依舊撕開了林銘的護體真元,斬在了林銘身上。

嚓!

四尺長劍被魔帝之鎧擋下,肆虐的能量被鎧甲的守護削弱大半之後傳入了林銘的身體經脈之中。

林銘的身體早已經經過玄金神果和八門遁甲的改造,堅韌如寶器,竟是硬生生的扛住了彥姓老者的分天劍餘波!

體內氣血翻湧,林銘一咬牙,將其硬生生的壓制下來,帶著木靈玉面具的臉孔猛然轉向彥姓老者。

那一刻,林銘的目光森寒如九幽地獄,面具之上那兩條蜿蜒而下的詭秘黑色紋路充斥著無盡殺機。

彥姓老者目光觸及到林銘的目光,瞬間臉色慘白,那彷彿是看死人的目光,不帶一絲感情!他只感覺自己彷彿突然回到了凡人的時候。面對冰天雪地和森寒的極地北風,渾身發冷,幾乎要凍僵靈魂!

「你的攻擊,太弱1

彥姓老者耳邊突然響起這惡魔般的聲音,他只覺得瞬間天旋地轉,而後彷彿有什麼碎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他的劍心竟是出現了一絲裂紋。

並非他的劍心脆弱,而是在經受這樣的打擊之後,面對死神一般的林瀾劍,他的信心完全崩潰了。

「小心1

耳邊響起連石玉的大喊。彥姓老者心中陡然升起一陣危機感。他不顧一切的揮劍劈斬出去。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彥姓老者雙耳失聰,睜目如盲,他只覺得一股大力傳來。胸口如同被一座大山撞擊!

呯!

四尺天階長劍斷裂。彥姓老者被槍芒掃中胸口。護體真元破碎,雙臂巨震,劍芒四分五裂。肋骨不知斷了幾根,彥姓老者大口吐血,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

原本槍對劍的正面撞擊就是槍佔優勢,而且林銘的爆發力和肉體力量遠超彥姓老者,如果光是這樣,還不至於掃斷彥姓老者的天階寶劍,主要是彥姓老者動搖了劍心,這使得他的最後一擊連平時一半的水準都沒有發揮出來。

「彥宗主1

連石玉一把接住彥姓老者,剛才林銘的最後一槍他畢竟擋住了一些,只是被槍芒掃中,所以只是重傷,不至於危及生命,可是那司徒堂主就慘了,被林銘一槍貫穿身體,雖然躲開了心臟要害,但是體內很多經脈、內臟都被暗勁破壞,已經完全失去戰鬥力了!

只是一個照面,短短數次交手,四大天命榜強者便一人重傷,一人半死!

差距怎麼會這麼大!?

在場年輕俊傑看到這一幕都是肝膽俱裂,早就聽說林瀾劍如何強大,他們雖然承認這一點,但卻沒有個直觀的認識,今天一見林銘才知道,對方根本就是魔鬼!

他已經完全不與年輕俊傑在一個層次上了,連大宗門名宿在他手上都毫無抵抗之力!

現在這些年輕俊傑只恨自己當時為什麼會鬼迷心竅,來陂陀山分部參加這個什麼該死的群英會,否則就不會進入這修羅地獄,不會面對這個死神!

四大高手也是心都在顫抖,如果一開始就四人抱團,還有抗爭之力,現在折損兩人,還怎麼打?

司徒堂主大口吐血,看著林銘,瞳孔都有些渙散了,他從頭到尾,一招都沒出!

究其原因,正是因為林銘恐怖的速度。

以絕對的速度優勢背後偷襲,一鼓作氣幹掉司徒,而後憑藉強大的防禦力硬抗彥姓老者的攻擊,以言語擊潰彥姓老者的劍心,揮槍重創對方。

林銘看似贏得輕鬆,其實依靠他的狠辣果決和對戰局的把握才全面發揮了自己的優勢,壓制了對方的優勢,否則真的正面戰並以一敵四的話,林銘就算開啟八門遁甲第三門,也別想勝利。

「司徒,開陣,否則我們都要死1連石玉用真元傳音對司徒堂主說道,聲音焦急而驚恐,他不敢驚動林銘。

司徒艱難的支撐著身體,他一直沒想明白,三大魔使到底去哪兒了?他們追出去整整兩個時辰,都做了什麼?為什麼林瀾劍一個人回來了?

司徒不知道,此時的三大魔使還在四千里開外晃蕩著往回飛,為了恢復真元,他們選擇了乘坐靈舟。

靈舟的速度當然比不過他們全速飛遁了。

「魔二,林瀾劍的氣息已經完全失蹤了,你說他有沒有可能快速返回去,偷襲陂陀山分部?」第三魔使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擔心的問道。

「魔三,你多慮了,林瀾劍雖然甩開了我們,但想必也消耗極大,他哪有餘力偷襲陂陀山,再說陂陀山高手眾多,林瀾劍就算全盛狀態也未必能贏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