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零四章修羅國皇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四章修羅國皇叔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三千五百里之外,一艘黑色的天階靈舟在空中急速穿梭,在靈舟之上,三個中年人席地而坐,打坐調息,他們正是修羅神國的三大魔使。

三人之前全速追逐林銘,消耗太大,如今經過大半個時辰的調息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

某一個時刻,第三魔使陡然睜開雙眼,在他瞳仁之中,有一絲精芒閃過,「我已經恢復好了,你們也差不多了吧,還有不到四千里距離,我建議收起靈舟全速返回,免得生出什麼事端來。」

「嗯……魔三說的不錯,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出發。」第二魔使站了起來,他神色冷毅,雙目中彷彿有細小的雷霆劃過,恢復到巔峰狀態的第二魔使渾身都蘊含著恐怖的力量,極為可怕。

這就是天命榜前百高手的實力。

「這次任務的失敗是我們生平最大的恥辱!不但是我們,連同修羅神國的威嚴也因我們而蒙羞!回到修羅神國,我們必然會受罰,這一切都拜林瀾劍所賜。」第二魔使說到這裡,拳頭握得響,他恨不得將林銘剝皮抽筋!

「魔二說的不錯,不過……我們也不是全無收穫,至少我們用修羅神國的秘法捕捉到了林瀾劍的氣息,下一次再遇到他,哪怕他帶著木靈玉面具也會被我們認出來!而且我們還獲悉了林瀾劍的一張底牌,那就是他無與倫比的速度,至少相當於天命榜排名前七十的高手1

「哼。這個林瀾劍仗著自己有某種秘密的飛行寶器或者身法傳承就如此囂張,他遲早會落在我們手上。就算速度快又如何,只要掌握了他的氣息,我們提前布下陣紋,可以等他自投羅網。」

「不錯!這次回去,我們就向神皇陛下請命,戴罪立功,必雪此恥1

三名魔使憤怒又冷靜的討論著,他們的聲音森寒而冰冷。目光之中充滿殺氣,就在這時,略顯昏暗的靈舟內部突然燃起了三四團火光,就在他們中間炸開,如煙花一般,那是傳音符的光芒。

三名魔使心中一動,閉目聆聽傳音符中的消息。他們原本以為可能是林銘搶劫三十萬元靈石的消息傳回了修羅神國本部,神皇降罪下來,不過神皇的傳音符應該是紫金色,不會是黃色,而且不可能同一時間傳出三四道傳音符,聲音還如此凌亂急促。

會是什麼消息?

聽著聽著。三名魔使原本憤怒中帶著平靜的臉色僵住了,繼而臉色猛然陰沉下去,等到聽完傳音符中的消息之後,第二魔使雙目血紅,拳頭猛然握緊。一根根青筋如蚯蚓一般扭曲!

傳音符的內容是:「林瀾劍血洗修羅神國分部,司徒堂主陣亡。化神丹被劫,精英弟子死傷過半,三大名宿身殞,三大宗門年輕弟子死傷不計其數1

「藹—」

第二魔使一把捏碎了傳音符的火光,仰天長嘯!

「轟轟轟1

靈舟內的桌椅設施如同重鎚擊打下的玻璃一般粉碎!

「血洗修羅神國分部,殺司徒堂主與三大名宿,這怎麼可能!1魔三目眥欲裂,這種消息不可能是假的。

「林瀾劍,我對天發誓,此生必親手誅殺你!1魔二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炸碎了,他們被林瀾劍像遛狗一樣帶著出來溜了一圈,之後林瀾劍自己折返,血洗陂陀山分部,掠奪化神丹。

至此,他們為活捉林瀾劍而開出所有懸賞,都落到了林瀾劍自己的口袋中,這是何等的諷刺!

而且,他在一刻鐘前竟然還自我感覺良好的說魔三多慮了,認為林瀾劍沒有餘力偷襲陂陀山,就算有餘力也實力不足。

現在看起來,自己如同一個白痴,簡直是他生平的奇恥大辱!!

如果不雪此恥,不殺林銘,魔二甚至會在心中落下魔障,他可是有機會衝擊神海境界的頂級高手,而衝擊神海的時候,心中有一點念頭不通達的地方都可能導致沖關失敗!

「蓬1

魔二衝出靈舟,展開急速,不顧一切的向陂陀山分部飛遁而去!

……

此時,在陂陀山分部的一座大殿之前,林銘踩著一堆殘磚碎瓦,在他面前,彥姓老者始終雙目無神,彷彿失了魂一般。

他身下全是血液,生命力嚴重損耗。

林銘看著精神之海似乎已經破碎的彥姓老者,再看眼前深不見底的攻擊痕,可以確信這不是彥姓老者發出的攻擊。

「出來吧1

林銘槍尖直指虛空中的某處。

突然,陰鷙蒼老的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那聲音沙啞而難聽,像是死靈在哀嚎。

「你就是林瀾劍,好!很好!1

在彥姓老者的身前,突然有點點黑光匯聚起來,伴隨著黑霧升騰而起,一個身穿黑袍的老者出現在半空中,他的面容蒼老如樹皮,頭髮都掉光了,渾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瀕臨死亡的氣息,彷彿從棺材里爬出來的一樣。

可是與這看起來如風中殘燭的老頭對視一眼,林銘卻心神大駭,老者雖然肉體接近腐朽,可是那雙眼睛就像是深邃的星空一般,一看就彷彿將人吸進去了。

頂級高手!

他絕對是林銘迄今為止,除了在王級試煉的遠古凰城中,見到的最強者!

難道是……

神海強者!?

林銘感覺身上的汗毛一根根倒立而起,當場就想轉身飛逃,然而就在他腳步移動的瞬間,他突然發現一絲不對勁的地方。

對方的身體雖然看起來凝實,但如果以感知探查,卻發現它其實卻虛幻如幽靈一般,而且時時刻刻散發著戰靈的光輝。

這黑袍老者不是本體,而是一縷戰靈!

極有可能是黑袍老者在陂陀山分部留下了什麼特殊物品,而這物品上附加了一縷戰靈,可以讓黑袍老者的意志瞬間投影在這裡。

老者看向林銘,裂開嘴笑了,露出了一口森黃、猙獰的牙齒。

林銘看到這個頭髮都沒剩幾根的老頭噁心得很,可是精神卻十二分戒備,對方很可能是修羅神國的老怪物之一。這意味著自己今天血洗陂陀山分部的事情已經被修羅神國高層知曉了。

這也正常,林銘當時雖然以星辰之鏈斬殺掉大部分妄圖傳訊的武者,但總有漏網之魚將消息傳遞了出去。

「你是誰?」林銘橫轉長槍,指著眼前垂死老者的虛影,意識到對方只是一縷戰靈之後,他冷靜了下來。

今天來修羅神國分部的流嵐宗、白山宗等三大宗門都是五品級別,宗門中的頂級人物也不過是勉強列入天命榜,不可能有神海級高手,那麼對方定然是出自修羅神國。

一般來說神海強者會有五千年以上的壽命,甚至神海後期強者壽命可達到萬年之久,對方變成這個樣子,難道已經活了五六千年了?

「桀桀桀桀,老夫司徒伯南,修羅神國皇叔!林瀾劍,你真是太讓老夫吃驚了,我不知道你用什麼辦法引走了那三個蠢貨魔使,血洗了陂陀山分部,不過你的命數到此為止了,你太囂張,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如果你早點逃跑,又怎麼會落在我的手上1

司徒伯南,修羅神國皇叔!

林銘心中倒吸一口涼氣,修羅神國當代神皇已經是神海大能,而眼前這個自稱司徒伯南的皇叔比修羅國神皇還要高出一輩來,他毫無疑問也是神海大能無疑了!

無怪他老到了這個地步!

一般武者,壽命過了大半之後,生命之火就會慢慢減弱,身體開始走下坡路,行將就木之時,實力甚至只有巔峰時期的一半,可是即便如此,林銘也不敢對司徒伯南有絲毫輕視,這種壽元將盡的大能,因為屢屢得不到突破,往往性格變得古怪殘忍,喜怒無常!

「林瀾劍,我不知道你從哪裡弄到了魔始大帝的傳承,似乎,你的傳承跟我修羅神國並非出自同一脈……不過,我修羅神國就是魔始大帝的唯一傳承者,魔始大帝的傳承,無論發掘自天衍大陸哪個角落,它都屬於我修羅神國1

「原本你如果願意交出傳承和魔帝之鎧,並且任由我們洗去你關於魔帝傳承的記憶,或者加入我們修羅神國並種下靈魂禁制的話,我不介意給你一些好處,然而現在,你必須被抹殺1

「洗去記憶?或者種下禁制?」林銘怒極而笑,即便是精通靈魂力的高手出手洗去一個武者的部分記憶,也會對對方的靈魂造成損傷,「司徒伯南,我以前常聽人說:人至賤則無敵,今天我總算從你身上見識到了,你還真是從頭到尾的賤啊1

被林銘諷刺辱罵,司徒伯南嘴角泛起一絲猙獰的笑容,「不知多久沒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真有趣,你一個小小旋丹武者,縱然是千古奇才,可是跟我偌大的修羅神國比起來,那就如螢火之於皓月,太微不足道了!老夫殺你,就如同屠宰一條野狗一般隨意1司徒伯南說著,身體突然扭曲起來,化成一股黑煙沒入了彥姓老者的體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