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零五章大成戰靈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五章大成戰靈之威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彥姓老者雙目無神,面對司徒伯南化成的黑煙,依舊是一副獃滯的表情。◎◎

黑煙如妖魔一般無孔不入,完全沒入了彥姓老者的身體。

彥姓老者的身體抽搐了幾下,再也沒有別的反應,對黑煙渾然未覺。

幾息之後,他眼珠一翻,臉上浮現出詭異的微笑,接著他突然騰空而起,而他的胸口還一片血肉模糊,肋骨斷裂之後,甚至能透過傷口看到胸腔中的內臟。

一股屬於司徒伯南的氣息,從彥姓老者身上散發了出來,他的身體已經被司徒伯南的戰靈支配了。

事實上,早在林銘回到陂陀山分部之前,彥姓老者的精神之海就已經被司徒伯南的意志斬滅,整個人變得渾渾噩噩,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以戰靈支配一具身體來戰鬥,戰靈原來還可以這麼用……」

戰靈是武者的意志,可以支配一切物體,甚至可以灌注到虛擬的能量場中,增強能量場的威力,如此一來,支配**也不是不可能。

司徒伯南完全掌控彥姓老者的身體之後,屈指一彈,一根如發簪一般的寶器出現在他手心,滴溜溜的旋轉著。

發簪在旋轉中迅速變大,不出片刻,它赫然變成了一桿翠綠如玉的長槍!

林銘看到這桿長槍的時候眉梢一挑,那赫然是頂尖的天階中品寶器。

彥姓老者不用劍,這槍顯然不會是他的,那麼極有可能。這桿頂尖的天階中品長槍就是司徒伯南戰靈可以附著的寶器所在,他收到陂陀山分部被林銘血洗的消息后,就是通過這綠色長槍將自己的意志臨時投影過來。

這桿翠綠長槍出現在司徒伯南手中的時候,他的氣勢就陡然變了。變得魔氣森森,數道血飲之印從長槍中飛出,飛速的旋轉著。

血飲之印,一共只有三道!

這三道血飲之櫻每一道都有小半尺大小,通體呈暗紅色,甚至有些發黑,一看便知道它們飽飲鮮血,究竟淬鍊,強悍無匹!

司徒伯南只是讓戰靈來此,不可能攜帶血飲之印,那麼毫無疑問,這血飲之印也應該是提前附著在這綠色長槍上的。

「林瀾劍。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神海強者獨有的力量。只憑你的境界。別想傷我一分一毫1

司徒伯南說著,雙手持槍,一槍向林銘砸了下來。黑色的能量亂流捲起風暴,三道血飲之印呼嘯著旋轉。直切向林銘的頭顱。

司徒伯南祭煉出的血飲之印雖然強悍,但區區三道也不過如此,林銘精神力高度集中,雷火意境灌注到長槍之上,對準司徒伯南已經爆碎的胸口,猛然一槍刺下。

貫虹!

「轟1

血飲之印崩飛,即便有彈性十足的槍桿緩衝,林銘也依然感覺到虎口巨震,彷彿撞擊在一座大山上一般。

「碎1

林銘一聲大喝,附著在紅色長槍上的雷火之力傾瀉到一起,發生了劇烈的爆炸,漫天的焚星之炎如百鳥歸巢一般撲向司徒伯南。

只聽嗤嗤嗤的聲音,司徒伯南閃避不及,他的身體被燒焦了一半。

然而身處火焰之中,他嘴角卻依舊掛著瘋狂陰鷙的笑容,渾然不顧自己的傷勢,一槍向林銘刺來。

混元槍!

這一槍之力,附著的真元並不多,但卻扭曲了空間,碧綠的長槍憑空消失,而後瞬移到了林銘的面前,對準林銘的丹田,一槍刺下!

金鵬破虛!

林銘身影剎那間消失,然而司徒伯南對空間意境的理解極為深刻,依然有一縷暗勁如毒蛇一般追上了林銘,竄入了他的身體之中,肆意破壞。

林銘連退幾十丈遠,臉色一陣蒼白。

定睛望去,卻見司徒伯南渾身燃燒著焚星之炎,四肢已經焦黑,看起來他傷得比林銘重得多,然而他嘴角卻掛著戲謔的笑容,顯然對這些傷勢沒有絲毫感覺。

如果是正常武者的話,林銘第一槍刺上去就會令其重傷,不可能蓄勢第二次攻擊,傷到林銘。

「白痴,我早就說過,只憑你的境界,別想傷老夫一分一毫1司徒伯南桀桀怪笑。

林銘目光閃動,面色沒有絲毫慌亂之意,反而微微一笑,果然如此。

事實上,從一開始進攻,他就只是為了求證一些事情,想要了解這種戰靈支配山方式到底如何,而現在,他已經求證好了。

僅憑戰靈投影,司徒伯南能發揮出的戰鬥力極為有限,因為他用不了自身的真元,他只能借用彥姓老者的丹田中的真元。

也就是說,司徒伯南其實是用他神海境的招式和戰鬥經驗附加在一個五重命隕強者身上與林銘戰鬥,可是由於身體意志的不一致,他調用起能量來難免有不圓融的地方,導致戰鬥力受影響。

因此,以戰靈支配他人身體的這一招其實非常雞肋,也就是本體不在的時候能夠臨時發揮一點作用,同級武者實戰的話,毫無用處。

看到林銘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中的笑容,司徒伯南微微蹙眉,「小子,死道臨頭,你笑什麼。」

「司徒老狗,我是在笑你消息閉塞。」

「什麼?」

「你所謂神海強者獨有的力量不過是戰靈而已,戰靈是一股無形的意志,僅靠實體攻擊不能滅殺,我剛才攻擊的只是彥姓老者的屍體,就算將彥姓老者的身體大卸八塊,你也一樣不會受傷,到時候他捨棄這具身體,附著在另外一個人身上即可……」

「哼!你倒是不算愚蠢。」

「我蠢不蠢不需要你來評價,可是你的愚蠢,我卻深有體會,你的戰靈投影太弱,附著在彥姓老者身上處處受制,根本奈何不了我1

「奈何不了你又如何,你也傷不到老夫,只要老夫跟著你,不出一刻鐘,你便會被趕來的修羅國高手活捉,到時候老夫會抽你的魂魄,好好拷問,桀桀桀桀1司徒伯南肆意的笑著,彷彿已經預見到活捉林銘的情景了。

林銘輕笑一聲,「所以我才說你愚蠢且消息閉塞,司徒老狗,你難道不知道,我很早就領悟了戰靈嗎?」

「什麼!?」

司徒伯南猛然一怔,就在這時,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司徒伯南雙耳轟鳴,下一刻,他只覺得場景驟變,驟然來到了一片無垠的沙漠之上。

意志世界?

司徒伯南目光一凝,能夠讓意志世界降臨,這證明林銘的戰靈已經成形!

旋丹後期就有脫離了雛形的戰靈?

這小子!

司徒伯南心中大驚,戰靈從某種意義上說,確實是神海強者才有的力量,命隕強者,哪怕是位列天命榜的高手,能領悟戰靈的都是少之又少,至於旋丹強者領悟戰靈的,不說從未有過,至少在最近千年來未曾聽聞!

「很好!林瀾劍,你真是越來越讓老夫吃驚了1

司徒伯南驚愕退去之後,臉上依舊掛著陰鷙的笑容,並未因為林銘也領悟了戰靈就慌亂起來,對方既然是眾多情報組織公認的千古奇才,那麼能在旋丹後期領悟戰靈也不算太出乎意料。

可是領悟了戰靈又如何?要知道,司徒伯南已經六千歲,他從三千歲之後,境界就未曾前進過一步,反而因為生命之火的減弱,修為在逐漸消散之中。

在這種情況下,司徒伯南將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戰靈之上,經過三千多年的反覆磨礪,他身體雖然行將就木,甚至可以說近乎腐朽,可是他的靈魂和意志卻依然強大無比!

司徒伯南之前斷言以林銘的境界,別想傷他一分一毫,並不是他肯定林銘對戰靈一竅不通,而是就算林銘領悟了戰靈的一些門道,也距離他所在的境界差得遠!

「小子,既然你領悟了戰靈,那正好,我就用絕對強大的意志滅殺你,讓你有幸見識一下神海強者恐怖力量的冰山一角,我會讓你知道,絕對的修為差距絕不是區區一點天賦就能彌補的。」

「喝——」

司徒伯南大喝一聲,戰靈從彥姓老者早已經殘缺不全的屍體上沖了出來,在天空中化成一個披頭散髮的巨魔,它長得青面獠牙,身高一丈有餘,手持一柄漆黑如墨,鋒利森寒的戰戟,全身肌肉虯扎。

這巨魔正是司徒伯南觀想出來的,戰靈本體的化身。

「吃我一戟1

司徒伯南的身體發出一連串的爆響,他手持漆黑戰戟,一戟向林銘砸了下來,面對這一擊,林銘不動聲色,眼看著攻擊已經落在頭頂,他突然眼中精芒一閃,精神之海中青銅大成的戰靈呼嘯飛出!

「嚓1

虛空盡碎,林銘精神之海中原本筷子粗細的青蒼戰靈在一瞬間暴漲億萬倍,化成一桿幾百里長的巨大長槍,槍尖直破青天!

林銘揮動巨大長槍,如擎天柱一般砸了下來!

「什麼?」

司徒伯南看著眼前比他身體粗數百倍的巨大長槍,再對比自己手中只有兩寸粗細的黑色戰戟,整個人都傻了,臉上的表情扭曲成了最複雜的陣法拼圖。

那厚重的的青灰色光輝……難道是……

青銅大成的戰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