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零六章碾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六章碾壓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大多數武者都是在神海才能領悟戰靈,而這些神海強者,年少時無一不是帝級天才,甚至其中大多數是帝級天才中頂尖的存在,畢竟絕大多數帝級天才因為種種原因,最後未能成就神海,這些人能將他們的天賦保持到最後,必然有過人之處!

可是就是這一群天之驕子中的天之驕子,也極少有人能在命隕期就領悟戰靈,甚至有些人,在成就神海很久后,才慢慢摸索到了戰靈的門檻,而後依靠著神海境悠長的壽命,才緩緩的將戰靈培養起來小說章節。

司徒伯南在戰靈方面算是有天賦了,他一入神海,就讓戰靈成型,而後經過三千年的磨練,他的戰靈從成型、小成,一直到勉強觸摸到大成的門檻,至於青銅圓滿,他想都不敢想,那屬於傳奇領域。

可是現在,林銘年紀輕輕,竟然已經擁有了穩入大成的戰靈,而他的修為僅僅旋丹後期!

如果他將來成就命隕,再入神海,戰靈會恐怖到何種程度,他不敢想象!

「這不可能1

司徒伯南心中不可置信,他甚至懷疑林銘的身體是不是被一個老怪奪舍了。

眼看著巨大長槍如山嶽一般砸了下來,司徒伯南狂嘯一聲,手持黑色戰戟一戟刺出。

「吼吼吼1

隨著震耳欲聾的咆哮之聲,司徒伯南的戰戟上噴涌而出四五條巨型凶獸,其中兩條巨大的黑色蟒蛇。身體比水缸還粗,體長更是達到了數十丈;一頭三頭地獄犬,渾身皮毛如血,利爪和牙齒如根根利劍一般;還有一隻巨大的紅色蠍子,尾巴長長的鋼刺猶如一根血色長矛。

四隻幻化出來的凶獸,一同撲向林銘。

林銘渾然不覺,依舊只是一槍砸下來,蓬!

四頭凶獸全部爆碎!長槍只是速度稍稍停滯,便繼續砸向了司徒伯南的頭顱。

兩人意志力量的差距太大了,原本司徒伯南戰靈的境界也接近青銅大成。只是比林銘稍低一點。可是別忘了司徒伯南來這裡的只是意志投影,並非戰靈主體,哪裡又能與林銘相比。

「蓬1

司徒伯南的戰靈凝化成的巨魔之體直接被林銘一槍打得稀巴爛,身體裂成了無數碎塊。深深的砸進了土地之中。

在戰靈的世界。誰的意志強。誰就是王者。

「你……」

司徒伯南扭曲的聲音從那一團血肉之中傳來。

「司徒老狗,你不是要將我抽魂拷問么?現在卻是我在虐殺你,這一縷戰靈雖然只是你的意志投影。但如果能滅殺掉它,對你的戰靈也會造成很大創傷吧1

「轟1

林銘又是一槍砸下,原本就血肉模糊的司徒伯南意志體更加的凄慘。

「林瀾劍!老夫會記住今日之辱1司徒伯南的意志體重新凝聚成形,他歇斯底里的喊道。

「記住又如何?」林銘冷笑一聲,單手揮槍,又是一槍砸下來,「司徒老狗,難道你還沒有明白現在的狀況?竟然做這種可笑的威脅,修羅神國已經與林某不死不休,關係糟糕到不能再糟糕,我怎麼會介意更狠的得罪修羅神國呢?有朝一日,我很願意將你剁碎了喂狗1

司徒伯南的聲音因劇痛而變形,他冷冰冰的詛咒道:「林瀾劍,今天你若滅老夫的意志投影,他日老夫必親手誅殺你,將你抽魂煉髓,尋你的族人妻女,男子為血飲之印吞噬,女子為淫道爐鼎1

「蓬1

司徒伯南的意志體再次四分五裂。

林銘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

「好,很好,我等著你1

「蓬!蓬!蓬1

一次又一次,林銘肆無忌憚的揮槍砸下,司徒伯南的威脅觸動了他的逆鱗。

司徒伯南血肉橫飛,身體就像是被絞肉機絞碎的肉餡一般,這根本不是比斗,而是一場碾壓。

一連砸了十幾次,司徒伯南的身體還在嘗試重組,可是每次重組起來,他都要比上一次更加虛幻。

「司徒老狗,你還真是頑強。」林銘似笑非笑的說道。

司徒伯南已經憤怒到幾乎燃燒起來,他根本不與林銘談話,在林銘的青銅級大成戰靈面前,他這縷意志體已經無處可逃了。

意志世界的沙漠被林銘砸出一條鴻溝來,而在黃沙之上,到處都是殘缺的碎肉,如肉蟲一般蠕動著。

「焚星之炎1

林銘根據腦海中對焚星之炎的記憶,在意志世界中觀想出滔天大火,從天而降,熊熊燃燒,將司徒伯南完全吞噬了!

那些碎肉紛紛被焚燒成灰燼,火焰之中,依稀能聽到司徒伯南最後的詛咒之聲,「有朝一日,汝之族人妻女,男子為血飲之印吞噬,女子為淫道爐鼎1

「蓬1

火焰爆裂,司徒伯南徹底化成飛灰消散了。

林銘從意志世界的退了出來,耳邊還回蕩著司徒伯南臨死前的詛咒,那聲音如此之猙獰,如此之怨毒,林銘毫不懷疑只要有機會,他會不顧一切的這麼做。

「這世界本無惡魔,因為人心有了怨恨、恐懼、貪婪、惡念,才會產生種種幻象,觀想出種種凶獸魔頭,可惜很少有人能跳出這個圈子來,看穿一切……」

「魔光,通知雨兒他們,讓他們離開南海,另尋去處,並且行蹤徹底保密1林銘眉梢跳動,雖然他用了假名並且還戴了木靈玉面具,雖然天衍大陸生靈無數,但是他也不會低估修羅神國的情報搜集能力,有朝一日,一旦被他們查出自己的出身,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還有個李逸風,此人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出身,而且很可能已經猜到林瀾劍就是自己。

「沒問題。」魔光應了下來,它當初跟林銘離開南天域的時候,就分出了一縷靈魂留在巨鯤之中,一則負責控制巨鯤,二則也是為了傳遞消息。

四大神國與南天域實在相距太遠,沒有哪種傳音符能將消息傳遞千萬里的距離。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走1

林銘沒有去貪圖陂陀山分部的財富,他已經耽擱的太久了,陂陀山分部的財富必然有陣法守護,破陣也需要一點時間,而且陂陀山分部級別不高,能擁有的財富也極為有限,不值得為它冒險。

精神力一掃司徒堂主留下的須彌戒,清楚的看到化神丹就在其中,而後林銘不再停留,收起司徒伯南留下的天階中品長槍,又收了彥姓老者的須彌戒,他便展開金鵬破虛身法,全速飛遁,飛出六七百里之後,林銘便發現一些身穿修羅神國服侍的弟子向陂陀山趕來。

林銘心中一凜,急忙隱藏了遁光,他周圍空間迅速扭曲起來,整個身影消失不見。

以林銘對空間意境的理解,還做不到撕開空間躲藏在空間裂縫之中的程度,只能扭曲空間,讓紊亂的空間之力掩飾掉自己的一切氣息,連周圍光線都會因為按照曲線行進,而讓尋找他的武者出現視覺盲區。

「咦,奇怪了。我剛才感覺這裡似乎有人,怎麼轉眼就不見了。」

一個中年文士模樣的武者出現在林銘剛才消失的地方,他赫然是二重命隕修為。

他帶了一小隊武者,隊員基本都是旋丹期,光是這樣一支隊伍,放到南天域就能組建起一個頂尖的四品宗門了,而在四大神國卻只是一個執行任務的小隊而已。

「展堂主,會不會是你感覺錯了?」周圍幾個武者問道,這次陂陀山分部被血洗,他們被臨時調過來,還趕著前往陂陀山分部復命。

「嗯,也許吧……」展堂主微微皺眉,他雖然實力不強,但是在感知力方面有特殊天賦,所以才能被任命為偵查部的堂主,一般修為比他高出幾個小境界的命隕強者都無法在他面前藏匿身形。

再次探查了四周一番,還是沒有什麼異常的,展堂主微微沉吟。

此時,林銘就隱匿在展堂主前面三丈遠的地方,收斂全身氣勢,呼吸凝滯,心臟停跳,他右手摸著須彌戒,隨時準備出手,以他的實力,一旦出手只要瞬間就能滅殺眼前這隻小隊,但是現在他已經身處非常危險的區域,周圍不遠處就可能有一個修羅神國的大能趕來,一旦被他們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展堂主依舊沒有下離開的命令,似乎還準備搜查一下的樣子,而就在這時,不遠處一道光虹劃過天際,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那是一艘靈舟,靈舟之上,有修羅神國的巨魔圖紋標誌。

「是大魔使,大魔使閣下也到了1有幾個旋丹弟子激動的說道,原本他們還有些懼怕危險,現在看到大魔使也來了,頓時就放下了心。

修羅神國一共六大魔使,其中第一魔使也就是大魔使最強,明顯要比其他五個魔使強出一個檔次來,傳聞大魔使一人,就能擋住其他五人的聯手攻擊。

「我們快去復命。」

「好。」

展堂主查不到異常,便帶著隊伍一起離開了。

足足過去了小半柱香的時間,空間如水紋一般波動起來,林銘確認所有人都已經離開,才從扭曲的空間中凝聚出身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