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零九章第二旋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九章第二旋丹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五嶽山的地下洞府,寂靜無聲,林銘安心煉化化神丹,一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直到傍晚時分,白巧宗的太上長老白木春才從昏迷中醒來。

陡然意識到之前發生了什麼事,白木春呼吸停滯,連眼睛都沒敢第一時間睜開,而是先收斂氣息,靜心凝聽了一會兒。

確認沒有異樣后,他才放出感知,發現自己還在房間之中,彷彿剛才的一切只是他突然身體不適而自然昏倒小說章節。

這顯然不可能,白木春擦了擦額頭的冷汗,聯繫前後,他基本可以確定,之前來了一個超級高手,擊暈了他之後又悄無聲息的離開,至於對方究竟有什麼目的,所為何事他卻完全不知曉。

這種人物,但凡對他生出一點惡念,那麼殺他如拔草,根本沒有絲毫懸念。

白木春實在想不出他們區區一個三品宗門有什麼東西能讓對方感興趣,心中驚疑不定。

他並沒有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那種級別的人物,無論對方有什麼目的都不是他能妄自揣測的了。

連續幾日,白木春深居簡出,打坐閉關,並時刻警惕四周,然而他始終沒有發現地下的異樣。

就這樣,兩個月時間過去了。

林銘在閉關之中,已經年滿二十二歲,化神丹被他完全煉化了大半的體積,只剩下最後的核心。

這核心也是化神丹最精華的部分,裡面壓縮了化神丹六成以上的能量。而且無比暴虐,是煉化化神丹的關鍵所在。

林銘默默的運轉真元,引發了核心中的能量。

就如同油缸中蹦入一枚火星,整枚化神丹瘋狂的燃燒了起來。

能量熾烈無比,林銘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經脈之中的灼痛,而後他眼睜睜的看著丹田中的能量暴漲,彷彿丹田要被衝破一般。

武者從旋丹後期到命隕,就是讓真元累積到丹田承受範圍的極限,而後讓其自然引爆,任由能量衝破丹田。向四周經脈中衝擊而出。

武者經脈容納能量的能力遠小于丹田。其結果就是,經脈也會被沖斷,而後,大量能量肆虐出來。衝擊肉體。肉體破碎崩裂。血肉橫飛!

先是經脈血管,而後是皮肉內臟。

最終,只剩下一副骨架和腦髓。

按常理來說。一個人變成這幅模樣,早就死得不能再死,然而這個宇宙卻似乎存在有一種未知的法則之力,當肉體完全崩碎成血雨,融合自身的能量,被禁錮在某一個範圍之內,卻會形成容納靈魂的生命之湯,保持生命之火不滅。

這生命之湯就如同母體子宮中的羊水,最終引入天地元氣,便能孕育出新的生命體。

而這樣的生命體,因為由能量重組,便可凝化成靈軀。

渡命隕的整個過程,因為要任由肉體裂解到只剩下骨骼腦髓,因而完全可以用痛不欲生來形容。

而且期間武者的意識必須清醒,以全身能量形成維繫生命的能量護罩,保持生命之火不滅,靈魂不散。

一旦武者痛苦到意志模糊崩碎之時,那麼生命之湯失去禁錮,就會完全消散開來,那便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所以說,渡命隕最為兇險,尤其對根基不紮實的武者來說,哪怕有諸多增加渡命隕成功概率的天材地寶支持,也很容易出現意外,一不小心就是形神俱滅的結局!

而且,命隕越到高重越難渡,渡完一層還有一層,讓人絕望!

而神海境界又何其遙遠,使得很多命隕武者感覺頭上彷彿時刻懸了一把寒光森森的命刀,整日提心弔膽,許多根基不紮實的武者修為夠了都不敢渡下一重命隕,死守在某一個階段患得患失。

可是對武者來說,時間最為寶貴,荒廢了時間,隨著壽元越來越少,生命之火衰弱,渡命隕成功的概率就更小了,這也是之前彥姓老者、連石玉等人對天賜壽元丹瘋狂的原因。

命隕期的武者只有兩種選擇,要麼在生命之火最旺盛的壯年選擇去接受這生死考驗,去博一下更強的力量和更悠久的壽元。

要麼就甘於平庸,任由生命之火耗盡,化為黃土。

不存在等著自己壽元差不多了,再去賭一把的折中選擇,這使得許多命隕期武者都生活在水深火熱的煎熬之中,他們對神海的渴望,達到了瘋狂的程度。

又是數日過去,林銘丹田之中的化神丹核心不斷的化開。

原本林銘就已經無限接近旋丹後期頂峰,現在吸收一枚足以讓高重命隕武者大大增加實力的化神丹,丹田中的能量達到完全飽和的程度,哪怕有黑洞旋丹,也容納不了。

一陣陣的劇痛從林銘小腹下傳來,丹田的承受力達到了極限。

林銘咬著牙堅持,額頭上滲出緻密的汗珠,一根根青筋如蚯蚓一般扭曲而起。

當能量凝聚到極致之時,丹田中陡然爆發出一聲巨響,傳到林銘耳中彷彿驚雷一般,丹田中的真元終於因為高度壓縮而引爆了。

肆虐的能量流衝擊到丹田的屏障,撞擊到林銘堅韌的肉體。

「蓬1

兩者發生了激烈的碰撞!肉壁撕毀,鮮血飆射,丹田附近的經脈寸寸斷裂開來,而爆炸的能量流也在不斷的被壓縮削弱。

「噗1

林銘猛然噴出一口鮮血,這股鮮血宛如利箭一般射碎了一塊岩石。

他身體猛然一晃,直接摔到在地,臉色慘白,身體顫抖,嘴唇呈現青紫色,鮮血不斷的從口中流出。

他的小腹處,衣衫全部撕裂,血肉模糊,可是也僅此而已,他的肉體沒有繼續裂解,堅韌的肉體最終禁錮住爆發的真元,使得林銘這一次衝擊命隕完全失敗!

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林銘感覺小腹劇痛,內視身體,他赫然發現,化神丹帶來的能量衝擊丹田失敗之後,竟然被硬生生的壓縮到霧化。

因為黑洞旋丹已經飽和,這些霧化的能量無法依附到黑洞旋丹表面,而是在黑洞旋丹旁邊,慢慢凝聚起來,最終壓縮成一個豆粒大小的小型晶核,圍繞著原本的黑洞晶核旋轉著。

也就是說,現在林銘丹田之中出現了兩茫

「怎麼會這樣……」

林銘驚住了,這第二枚晶核比原本的黑洞晶核小不少,而且能量也遠不如黑洞晶核凝聚,可是這卻是實實在在的第二晶核,比起一般旋丹初期武者的晶核不遑多讓!

這種情況簡直聞所未聞。

「魔光……這……」

魔光也是瞠目結舌,它雖然知道練體武者命隕難渡,但是究竟難渡到什麼程度,會出現什麼意外,它也不清楚,畢竟神域的法體雙修武者也非常少。

「小子,這下玩大了,本聖有預感,你如果有朝一日真的破命隕,一定會驚天動地,你丹田的就像是一個火藥桶,凝聚了太多太多的能量,這個小一點的第二晶核到時候一定會爆炸,聯合你丹田中本身的真元,會把你肉體沖碎得不能再碎1

林銘微微沉吟,魔光所說極有可能,這小晶核放在他丹田之中,雖然能給他帶來一些能量增長,但也是一個危險的定時炸彈,會聯合後續能量一起引爆,到時候那威力可想而知了。

魔光從林銘精神之海中化形出來,狗爪子撓著下巴,專心致志的觀察林銘的丹田,它想了一會兒,又道:「肉體碎得越徹底,凝聚的靈軀就越好,甚至可以渡到九重命隕,但前提是你能承受住這股恐怖的衝擊力,這就是你必須付出的代價,如果因為能量太強,一下把你炸死,那就樂子大了。」

天衍大陸第一天才,渡第一重命隕就死了,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林銘輕吸一口氣,說道:「魔光,我能不能承受住能量衝擊現在不需要考慮,我想知道的是,我怎麼才能成功渡命隕?一枚化神丹吃進去都沒效果,難道要再找其他天材地寶?」

哪怕林銘堅定了法體雙修的道路,現在也有些無語了,練體術不但自身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寶,連帶著聚元體系都被影響了,原本一枚化神丹足以讓高重命隕武者增長修為,可是自己吃下去卻連一重命隕都渡不了。

魔光兩隻爪子一攤,無奈道:「法體雙修本聖知道的也有限,總之,你想靠繼續閉關突破命隕是不太可能了,太浪費時間,必須出去尋找一些際遇,也許會有幫助。」

武者的修鍊經常面臨瓶頸,一旦遇到瓶頸,一昧苦修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只能出去遊歷,屆時可能在一些特殊的際遇中水到渠成的突破。

這些際遇五花八門,有時是與人生死戰鬥,有時是偶然領悟法則,有時甚至遊山玩水都能產生靈感,而後融會貫通,突破修為。

林銘在命隕之前從未出現過瓶頸,後天、先天、旋丹,都是一口氣突破,這是他第一次面臨瓶頸。

如果是平時還好,外出遊歷也沒什麼,可是現在,修羅神國恨不得挖地三尺將林銘找出來,外出遊歷自然非常兇險。

「到底該如何突破命隕?」

林銘皺起了眉頭,練體術成為了他突破的障礙,這就是尋求更強力量的代價,有得就有失。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快速突破命隕一關,否則非常危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