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百七十一章蜃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一章蜃晶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這是萬靈丹煉製的最後階段,也是最最關鍵的階段,如今所有的草木之靈都被被封在了木靈玉瓶中,用火焰凝聚成丹,這個過程稍有差池,那就是前功盡棄的結局。

林銘在進行這一次煉製之前,足足睡了七天七夜,而後他焚香、沐寓洗手,並打坐了一個時辰。

這些儀式並非無用功,而是他要通過這些儀式,將自己的精神狀態調整到最佳。

「呼呼呼1

火焰燃燒,林銘看著百萬年份的木靈玉瓶在火中翻滾。

完成這最後的煉製階段並不需要開瓶,這數千種靈藥的草木精華蘊含了靈性,極易流逝,它們被封入木靈玉瓶,可以憑藉木靈玉本身隔絕一切感知能量的特性將其封印,可是一旦取出之後,卻很容易逸散流逝。

將整個瓶子一起扔入乾坤熔日爐,瓶子本身煉化出的精華,也會成為萬靈丹的一部分。

百萬年份的木靈玉瓶極耐高溫,林銘用焚星之炎灼燒了它數個時辰才將其煉化,以綠色為主,卻又蘊含著其他種種顏色的草木之靈逸散出來,如霧如煙!

林銘立刻釋放真元,以百萬年份的木靈玉液將其包裹住,否則這些細霧被火焰一燒,立刻會化成飛灰。

將木靈玉液穩定在一個絕對準確的範圍,不敢有絲毫的波動,林銘維持自己的精神力穩定而持續的輸出。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林銘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可是他的精神力平穩如一口老井一般。

又是兩個時辰過去,長達四個時辰的精神力高度集中,林銘眼睛中都出現了道道血絲。

他眼看著百萬年份的木靈玉液被火焰蒸干,開始徐徐固化成一個半透明的翠綠色圓球,這就是萬靈丹的主體。

而在翠綠圓球的中央,一條條更加濃綠的細絲蜿蜿蜒蜒,看起來像是遊動的精靈。長的如棉絲,短的如牛毛,有的地方緻密,有的地方稀疏,林林總總,足足有數千之多!

這些正是被煉化到一起的靈藥精華。

丹藥將成!

那一刻,乾坤熔日爐中傳來了陣陣松濤之聲。如夜風拂過山林,如浪花拍打海岸。

這種聲音從一開始的若有若無,到後來越來越響亮,簡直如怒浪翻天,山崩海嘯!

在丹爐之上,憑空出現一道五色霞光。如長虹引澗,絢爛之極。

林銘此時全身貫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丹爐,額上的青筋條條暴起。

就在這時,只聽一聲如龍吟一般的清嘯,爐蓋衝天而起,一枚拳頭大小的碧綠光球飛遁而出。

在那光球之中。赫然有一顆鴿蛋大小的珠子,翠綠欲滴!

萬靈丹雲集如此多草木精華,已經凝成了靈性,一旦出爐,必然飛走。

林銘早有準備,施展《金鵬破虛》身法,猛然邁出一步,一把將那綠珠子抓在了手中。

丹藥出爐。滾燙如火,然而抓在手中,林銘卻能感受到一股異常清涼的感覺,傳遍四肢百骸,連識海似乎都因此而更加清明。

「成功了1

林銘長出一口氣,一年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

抓著這枚萬靈丹。林銘仔細感受其中蘊含的驚人能量,萬靈丹的品質不在五色煉虛丹之下。

不過相對五色煉虛丹開啟的驚門來說,傷門更難開啟一些,傷門主管攻擊力和殺傷力。威力極大,是八門遁甲前四門中最重要的一門,僅次於後四門中的生門、死門。

光是一枚萬靈丹,大概也就是能保證七成的把握。

雖然說把握不小,但哪怕三成的失敗率林銘也承受不起,這可是一千六七百萬元靈石煉製出來的東西,足以培養出一個神海大能的資源,連一大神國拿出來都會覺得無比肉痛,一旦失敗,林銘可沒有能力煉製出第二枚萬靈丹來。

他必須保證一次性成功!

「七成的把握……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冒險,我現在身上的各種天材地寶,包括天階魔神之骨、伴生雷晶等等都用的一乾二淨,想要短時間籌集其一些能助我開啟傷門的靈物來談何容易……」

林銘不想開口向神棄一族索要,這一要最少也得是價值五六百萬元靈石的藥材,本身神棄一族被限制在中千世界,不能外出,只能在中千世界中採集資源,十分拮据,族內還有眾多的天才等著用呢,可謂捉襟見肘。

林銘之前用掉了釋白珍藏的一小塊極品元靈石,到現在還沒報恩,始終是一個心事,豈能再開口索要這麼多資源,何況神棄一族也多半是拿不出的。

想來想去,林銘能想到的天材地寶也只有一種,極容易得到,也價值不菲,那就是——蜃晶。

位於八千里黑色沼澤的蜃龍,吞吐日月精華便可以噴出幻象重重,極具腐蝕性的蜃氣,以特殊手法引入乾坤熔日爐煉製便可以得到蜃晶。

蜃晶的煉製之法,林銘從魔光那裡得來,天衍大陸的武者未必知曉,而且在那蜃氣之中,大多數武者自保還來不及,又豈會想著去研究蜃氣的本質?

當初林銘從旋丹破命隕的時候,便消耗了不少蜃晶,對它們當中蘊含的強大能量,林銘深有體會。

萬靈丹再加上幾十枚蜃晶,能將林銘開傷門的成功概率提升到九成以上!

九成多的概率已經足夠了,如果還是失敗,只能認命了。

當然,去八千里黑色沼澤有不小的危險,不過這個風險卻必須要冒,因為林銘突破二重命隕的時候還是要去八千里黑色沼澤。

雖說林銘破二重命隕要比破一重命隕容易很多,但也比純粹聚元體系的武者困難,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這種能量,用丹藥來供給一來效果不好,二來花費巨大,遠不如九天雷域的赤金雷光。

而上一次旋丹破命隕的時候,林銘邪神種子中存儲的赤金雷光已經消耗殆盡,這次可以去九天雷域可以再補充一些。

「嗯?你要出去歷練?」

釋白沒想到林銘一閉關結束,就要外出,雖說現在司徒妖月被質押在神棄一族,但也只能保證修羅神國不敢在公開場合明目張的刺殺林銘,畢竟現在要殺林銘,怎麼也得神海大能出手,而全大陸就那麼一百來位神海大能,隨便哪一個都能追溯淵源,如果不是跟修羅神國有直接關係的神海大能,誰會為了一點利益就冒著得罪未來天下第一人的風險去刺殺林銘呢?

可是……如果林銘外出歷練,尤其是去那些人跡罕至之地歷練,那就大不相同了。

如果林銘行蹤被發現,修羅神國派出神海大能在那種地方斬殺了林銘,神棄一族不可能找到足夠的證據,總不能憑一些猜測就處死司徒妖月吧,畢竟外出歷練本身就有隕落的危險。

釋白皺起了眉頭,「你必須外出?」

「是……」

「我讓族人帶你出去不行么?」

「恐怕不行……」林銘搖搖頭,蜃晶不是誰都能練出來的,要用到魔光的秘法、乾坤熔日爐以及焚星之炎等等條件,而且八千里黑色沼澤非神海強者進入其中也相當的危險。

「好吧,我明白了……」釋白看到林銘如此堅決,也不能再反對什麼了,林銘能走到今天這一步,自然有足夠的辨別能力,他這麼做必然有自己的理由。」

「我神棄一族在中千世界內有一個隱蔽的傳送陣,直達外界,我懷疑中千世界周圍已經布滿了修羅神國的眼線,你用傳送陣離開,危險性會降到最低,不過……這傳送陣能少用則少用,能量一旦發動,就有暴露的危險,你早去早回,多加小心。」

「我知道,釋白前輩請放心。」

……

林銘並沒有著急離開,而是先取了大荒血戟,叫來了魔光,問道:「魔光,大荒血戟上的詛咒,你知道是怎麼回事么?」

這一年來,魔光並沒有跟著林銘,而是在中千世界中自己嘗試著修復神魂,事實上,以它現在的能力,對林銘能提供的幫助已經非常少了。

魔光舔了舔舌頭道:「大荒血戟是魔帝在萬古魔坑邊緣地帶得到的一桿凶兵,血戟沉重如山,而且附上了萬古魔坑的奇異詛咒,連魔帝也無法消除,當初魔帝掌控大荒血戟的時候,怕是也受到了影響,魔帝飛升神域的時候好像沒那麼順利……」

關於七八萬年前魔帝到底經歷了什麼事情,已經無從考證,但可以肯定的是,魔帝遇到了不小的危機,當初魔神帝宮為六品宗門,所在地是一個中千世界,然而魔神帝宮卻爆發了一場曠世大戰,中千世界都被打得支離破碎,成為了現在殘破世界,恐怕不出數千年就要崩塌!

要知道,中千世界除非摧毀界心,否則無法毀滅,而神棄一族的界心大殿號稱天下第一人以不可破。

可見當初魔帝面有多強大了,而且乾坤熔日爐和大荒血戟,也都因為林銘尚未知的原因,被留在了魔神帝宮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