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六十二章陷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陷阱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問汪雨涵道:「白師姐送材料來的時候沒有提出什麼要求么?比如讓我製作什麼銘文符之類的。」

汪雨涵道:「靜雲什麼都沒說,就是把材料放在這裡了。」

「哦……你有白靜雲的傳音印記么?我想用傳音符問問她。」

汪雨涵道:「有是有,不過這些日子靜雲離開了天運城,已經聯繫不上了,她在七玄武府請了五個月的長假,估計短時間不會回來了。」

傳音符有距離限制,如果是長距離傳信,往往要提前設立驛站,而後多個傳音符連環使用。

「請假?」林銘心中奇怪,七玄武府的修鍊時間十分寶貴,白靜雲到底有什麼事情要請五個月的假?

他不習慣欠人情,太子的人情好還,只要幫助他登上大統就行了,可是白靜云為何要替自己收集材料,而且一點音信都沒留下就遠行了,讓人疑惑。

「那如果白師姐回來,麻煩你告訴我一下。」

「好的。」

「那麼……汪小姐,麻煩你幫我準備一下銘文室,我先把這些客戶要求的銘文符繪製出來。」

「嗯,好。」

兩天後,深夜——

在天運城外一片蔭蔽的樹林中,林銘身穿一身青衣,騎在一隻灰色大雕的背上,這是普通人難得一見的極品坐騎——神風雕。

神風雕翼展有四丈長,一天能飛七八千里,是三級凶獸,也只有宗門中精通馴獸的武者才能將其馴化,這種大雕。一隻價值將近二十萬兩黃金,而且還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今天晚上。他便要乘騎神風雕出發,去往霍羅國天池山。

重玄軟銀槍的銘文符「罡」他已經繪製完成,繪製過程十分的順利,完成之後,重玄軟銀槍的真元凝聚增幅達到了五成。

銘文之技「槍罡」也順利附加,一發動起來,真元會凝聚成槍的一部分,從理論上說,只要武者真元足夠強大,槍就可以無限延長!

以林銘現在的實力。在保證攻擊力的情況下。可以將重玄軟銀槍延長到十幾丈。

此時,在林銘的身旁,有一個年紀約莫三十歲的武者,他身穿一身勁裝,背後背著一把重劍。臉上有一道彎曲如蛇的刀疤。

此人的修為達到了凝脈巔峰,甚至半隻腳踏入了後天。他同樣騎著一隻神風雕。

這人便是三天前,琴子牙派出來保護林銘的武者。

林銘來到這約定地點游峰林后,這名武者已經在此等候了。

林銘看到此人微微一怔,琴子牙的弟子竟是一名半步後天的武者,而且這人真元精純,氣勢強大,實力恐怕比同級武者還要高出不少來,光是這人在。聯合商會就奈何不了自己了。

「師兄好。」林銘打了個招呼。

「嗯。」那人不冷不熱的應了一聲,「準備好了,就連夜出發吧。」

「好。」林銘本來還想問一下這師兄的姓名,了解一下這次去霍羅國的情況,看這人明顯不願意多說,只能作罷了。

那人突然發出一聲奇異的口哨聲。兩隻神風雕聽到這哨聲后一飛衝天!

神風雕速度越來越快,林銘只覺得耳邊全是呼呼的風聲,迎面而來的強烈氣流吹的他衣衫獵獵。

他用真元在身前凝成了一個風罩,擋住了狂風,眼睛注視著前面凝脈武者的背影,陷入了思索之中。

現在離開七玄武府絕對不明智,如果能將行蹤完全保密的話,還算安全,如果行蹤泄露,就有些危險了。

「琴府主為人可信,應該不會害我,但我也得多加小心,不過話說回來,琴府主若要害我,恐怕我也活不到今天了。」

第一次與琴子牙接觸,林銘能從琴子牙身上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正氣,一般來說,在琴棋書畫上有大成就的人,都是君子,否則心術不正的話,琴棋書畫的造詣就難以精深。

兩隻神風雕,一飛就是一天一夜,一天一夜的時間,休息不足兩個時辰,神風雕已經飛出八千多里了。

周圍的景色漸漸荒涼,這裡是天運國南部,臨近南疆蠻荒。

林銘發現,神風雕並沒有直飛霍羅國,而是繞了點彎路,不過以神風雕的速度,這點彎路也不過半天時間而已。

「難道是為了安全起見?」林銘心中疑惑,相對來說,乘坐神風雕是一種非常安全的外出方式了,神風雕的飛行高度在千丈以上,殺手很難阻截。

「這種地方,殺人拋屍再容易不過……」林銘心中隱隱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他暗暗戒備,心神聯繫到邪神種子中的雷火之力上,感受著裡面高度壓縮的恐怖能量,他心中稍安。

而就在這時,一直高度集中精神的林銘忽然心中一凜,他感覺到,飛在他前面的那凝脈期武者身上隱隱的散發出一股殺氣,而這股殺氣,正是對著自己而來的!

這讓林銘頓時四肢發冷!

半步後天的武者,他就算有雷火殺也不是對手!

……

此時,在大周山一處幽谷之中,因為時間已經入夜,再加上樹木的遮擋,幽谷里一片漆黑。

「事情辦成了?」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赫然是歐陽荻花。

「小事而已,現在火工應該開始動手了。」碧落緩緩的從樹林中走出,他的聲音陰柔如女人。

火工便是歐陽荻花的師弟,被七玄谷逐出宗門的煉器宗弟子,也是與林銘一起乘坐神風雕的那名半步後天武者。

歐陽荻花邪笑,「師兄的幻術實在是出神入化啊,恐怕就算琴子牙都看不破吧。」

碧落出身七玄谷幻宗,最擅長的就是幻術,尤其是易容術,他不但能改變容貌,還能模仿一個人的聲音、氣質,連後天巔峰的高手都無法看破。

三天前,就是碧落幻化成了琴子牙,用計讓林銘離開七玄武府。

「本來是看不破,不過這些年琴子牙遊歷深山幽谷,他已經修鍊到琴心如鏡,一塵不染的境界,他本人的修為也達到了半步先天,看破我的幻術應該不難。好在琴子牙這個礙眼的傢伙在宴會之後就已經離開七玄武府了,他要繼續歷練琴心,短時間內不會回來,所以不會有問題。」

「嗯,只要琴子牙不在,再把林銘引出來,殺他就猶如宰雞一般容易了。不需要火工動手,只要讓林銘從神風雕上摔下來,就粉身碎骨了,別說他一個易筋期的小子,就算是後天高手,也得完蛋1歐陽荻花獰笑著說道。

林銘在七玄武府之中,一旦動手,就會驚動很多人,就算能順利殺了,人死之後,也很可能留下什麼痕被順藤摸瓜找出兇手。

而一旦林銘離開七玄武府,離開天運城,就可以讓他人間蒸發,造成在歷練中死亡的假象,如此一來,七玄武府想查也無從查起了。

「南疆蠻荒,凶獸毒蟲無窮無盡,他摔死了很快就會被凶獸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真是殺人越貨,毀屍滅跡的好地方啊1

歐陽荻花舔了舔嘴唇,迫不及待的想聽火工傳來的捷報了。

南疆蠻荒——

乘坐在神風雕上的林銘突然聽到前面的刀疤武者發出一聲尖銳的口哨聲,林銘身下的神風雕在飛行中聽到這哨聲突然一個翻身,爪子朝上,雕背朝下,想把林銘直接摔下去。

「畜生1

林銘一把抓住鵰翎,借力一衝,又抓住了雕背上的皮肉,而後左手一抖,一千二百斤的重玄軟銀槍就已經跳到了手心。

神風雕雖然飛行能力很強,但是怎麼架得住一千二百斤的重量?

被林銘抓著後背的皮肉這樣一扯,它頓時疼的嗷嗷直叫,死命的拍打著翅膀,但是一人一雕還是在垂直的往下掉!

「嘿嘿,對不住了年輕人,我與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只是拿人好處,********,怨不得我。」

火工站在神風雕上,嘿嘿獰笑著,他臉上的刀疤,顯得格外猙獰。

「誰讓你來殺我?琴子牙?」林銘剛問出來自己就否決了,不對,事情有蹊蹺的地方,可是究竟哪裡蹊蹺,他卻說不上來。

「哈哈,你覺得那是琴子牙?那他就是吧,我沒興趣給你廢話,就讓你做個糊塗鬼吧1

你覺得那是琴子牙……

這句話迴響在林銘心中,讓他心頭一寒,難道……

此時已經容不得他細想,飛在前面的火工突然發出一聲奇異的口哨聲,他坐下的神風雕猛然一個轉身,直接向林銘撲殺過來!

「安心上路吧1火工從背上抽出了一把造型詭異的長刀,一刀向林銘抓著雕背的手腕處斬來。

「鏘1

林銘舉槍與火工對拼了一記。

然而凝脈巔峰武者的實力何其強大,這一記對拼,林銘只感到一股大力傳來,身子向後面急速飛出。

隨著「嗤啦」一聲輕響,急速後退的林銘直接將神風雕背後的一大塊皮肉硬生生的撕掉了。

神風雕發出凄厲的慘叫,而林銘則從千丈高度,直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