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六十三章生死一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生死一刻!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看到這一幕,火工的嘴角泛起一絲獰笑,修為不到先天的武者無法飛行,別說是林銘,就算是後天巔峰的高手,從千丈高度摔下去,也要粉身碎骨!

這次殺人太簡單了!

雖然確定林銘會死,但是火工還是駕馭著神風雕追了下去,一是要確定林銘的死亡,二是要殺人越貨,不說別的,就林銘身上那枚須彌戒和那把重玄軟銀槍就是好東西,這麼一大筆財富,當然不能錯過了。

從高空向下墜落的速度何其之快,轉瞬之間,林銘已經下落幾十丈高度。

在空中的劇烈翻滾中,林銘的靈魂力完全鎖定火工的身影,這一刻,他的心念前所未有的冷靜!

半隻腳踏入後天的高手,他就算有雷火殺也絕對打不過,現在反敗為勝的機會只有一個!

「想殺我,我先拉你墊背1

林銘橫抓重玄軟銀槍的槍尾,九尺長槍橫貫出去,槍尖上寒光閃爍,殺氣四溢!

迎面吹來獵獵狂風,林銘渾身真元急速流轉,猛地提起一口真氣。

「風之意境——金鵬破虛!1

他雙臂橫展,一股無形的力量憑空在他身下生成,托著林銘的速度驟然減慢下來!

當初他在狂風洞中領悟風之意境時,就可以讓身體滯留半空中,御風而行,何況他現在實力大漲,這一切做起來更加的如魚得水!

林銘猛一咬牙,身體驟然拔高,直衝火工而去!

御雕追下來的火工大吃一驚,他做夢也沒想到,林銘竟然能在半空中借力!

怎麼可能!?

即便是見識過林銘身法的歐陽荻hu也絕對沒有想到,林銘的身法已經能御風而行。

在普遍的認知中。只有先天武者才能憑藉凝厚的真元飛行,這是常識。

「難道這小子達到了先天境界?」

火工腦海中閃過這一絲念頭,但卻又瞬間否決。

這絕不可能。就在火工一愣神的功夫,林銘已經衝到了他十丈之內,手持重玄軟銀槍,身體的氣勢瞬間爆發出來!

「蛟龍出海1

斜斜的一槍從腋下直刺出去,一時間,鋒銳的真元撕裂了空氣,銀白色的槍尖如同流星一般直射出來!

火工這才猛地回過神來,他抽出長刀。大喝一聲。一刀劈向林銘的重玄軟銀槍!

然而就在此時,林銘持槍的手猛然向下一沉,槍尖錯過刀鋒,直刺神風雕而去!

「糟糕1

火工大駭,他這才猛然醒悟。林銘的攻擊目標根本就不是他,而是他的坐騎。

沒有了坐騎的話,他從八九百丈的高度摔下去就粉身碎骨了!

「你去死1

火工怒喝一聲,一刀向林銘斬去,刀身上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火,只要林銘執意刺下這一槍,他的火焰真元也絕對會重創甚至殺死林銘!

這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就看誰更狠一些!

可就在這時,林銘的身體驟然後退!

火工一刀斬空。但是他也逼退了林銘的攻擊,只要神風雕沒事,落到地上,他就佔了絕對優勢。

可是就在這時,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林銘身體雖然急速後退。但是他手中的重玄軟銀槍卻猛然伸長,銘文之技——槍罡!

十幾丈長的槍罡如同雪色匹練一般猛衝出來,銘文符「罡」附帶的技能便是「槍罡」以真元凝聚成槍的一部分,只要真元足夠強大,槍就可以無限延長!!

「噗1

槍罡毫無懸念的穿進了神風雕的身體,斜穿心肺!

「吱——藹—」神風雕發出一聲慘叫,身體猛然失去了平衡。

「真元化形,練力如絲1

林銘根本就不給火工半點機會,手中重玄軟銀槍一抖,達到化形程度的震動真元猛然爆發出來,五千多股真元如五千條凶戾的蛟龍一般沖入神風雕體內,將它的五臟六腑全部震碎!

「噗1

神風雕渾身噴射鮮血,爆體而亡!

「你找死1

火工雙目赤紅,腳踏神風雕的破碎屍體猛然一跳,藉助反彈之力斜衝出去,同時,他口中發出一聲尖嘯,呼喚另一隻神風雕向他飛來。

林銘怎能看不出他的意圖,他雙臂一展,再提一口真元,長槍直指,直刺第二隻神風雕而去!

「住手1火工目眥欲裂,若是這隻神風雕再死,他就完了!

「紅蓮煉獄1火工大喝一聲,身體爆發出熊熊烈火,一刀揮出,紅蓮綻放,彷彿天空都陰暗了下去,似乎這株詭異的紅蓮吞噬掉了太陽之光!

當初林銘與朱炎一戰時,最後關頭朱炎曾經透支生命力使用出這一招,可是與火工相比,無論氣勢還是火焰的殺傷力,都弱了一大截!

眼見灼熱的紅蓮直衝而來,林銘雙臂橫展如大鵬之翼,雙腳以一個奇異的方式踏空而行,身體如風箏一般側飛出去。

這是金鵬破虛中的空中步伐——大鵬御風術,當初林銘擊敗張冠玉,用的是風之意境配合基礎步伐,雖然高等級身法武技不以步伐取勝,但是並不代表金鵬破虛就沒有屬於自己的步伐!

「呼!1

紅蓮煉獄貼著林銘的身體衝出,然而火工攻擊中蘊含的能量實在太過強大,即便林銘避過了紅蓮煉獄,卻依然被紅蓮煉獄中攜帶的灼熱之風波及到,一時間氣血翻湧,身體翻滾著斜飛出去。

火工趁機揮出一根長鞭,正纏在了神風雕的爪子上,身體下降的速度驟然減緩。

在翻滾之中,林銘瞥見這一幕,心中大急,他的時間不多了,如今距離地面已經只有三四百丈!

翻手將重玄軟銀槍收入了須彌戒。少了一千二百斤的重量,林銘頓時身輕如燕!

再提一口真元。林銘腳踏虛空,直衝那隻神風雕而去。

「滾開1

火工手抓長鞭,借力一盪,身體斜飛向林銘,燃著熊熊烈火的一刀直劈林銘而來。

火工不愧為一隻腳跨入後天的絕頂高手,即便他在半空中有諸多限制,竟依然能借勢攻擊林銘。

「鐺1

火工倉促揮出的一刀,依然有著無比強大的威力,林銘翻出重玄軟銀槍橫槍一擋,身體倒飛而出。撲面而來的灼熱火焰真元吹的他鬚髮全焦!

林銘在空中倒飛。提一起一口真元壓下胸中翻滾的氣血,眼睛鎖定幾十丈外的神風雕,這個距離,已經超出了槍罡能夠攻擊到的極限。

攻擊距離不夠了!

林銘猛一咬牙,右手一抹須彌戒。竟然又抽出一把長槍來!

這桿槍,八尺八寸長,槍桿紫烏色,槍頭血紅,正是已經很久不用了的貫虹槍!

「死1

林銘大喝一聲,七八千斤的力量猛然爆發開來,震動真元灌注到貫虹槍中,對準神風雕,猛地一槍擲出!

「嗖1

貫虹槍破開空氣。發出如尖刀刻劃冰面一般的厲嘯聲,光是聽聲音,就能想象槍速的恐怖!

此時火工剛剛一刀用老,衝勁已竭,在半空中根本無處借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槍射向了幾十丈外的神風雕!

神風雕雖然是三級凶獸。但是林銘力量強大到恐怖,最近又吞服了五百年血靈芝,氣血旺盛如火爐,扔出的貫虹槍速度幾乎要追上聲音,它又如何可能閃避的了。

「噗1

神風雕被貫虹槍毫無懸念的一槍刺穿身體!

鮮血被帶出去十幾丈高度,貫虹槍去勢不減,直穿雲霄!

「啊啊啊啊1

火工發出暴怒的嘶吼,抓住長鞭,再度借力向林銘一刀斬來,可是神風雕已死,火工借力不足,如何追的上領悟了風之意境的林銘。

一刀斬空,火工身體急速墜落下去。

現在距離地面依然有一百七八十丈的高度!

「小子,你給我記住!1

火工發出憤怒的嘶吼,身體下落的速度越來越快!

林銘舉槍直追下去,不到二百丈高度,不知道摔不摔的死半隻腳踏入後天的武者。

「既然如此,我再添一把火。」

林銘一抖重玄軟銀槍,銘文之技——槍罡!

十幾丈的槍罡直衝出來,林銘雙手舉槍,對準火工,狠狠的砸了下去!

「呯1

這種程度的攻擊自然奈何不了火工,他舉擋下了這一槍。

然而這一擋的瞬間,火工的身體如同被馬球棒擊飛的馬球一樣,墜落速度暴增!

「啊啊啊!我要將你碎屍萬段1

火工憤怒的暴吼,林銘根本不予理會,他將真元瘋狂的灌入邪神種子中的火精和雷靈中,醞釀著雷火殺。

趁他病,要他命!

他已經打定主意,即便火工摔的奄奄一息,他也絕不留手,用出最強一擊!

畢竟對方是半步後天的武者,而且很可能出自七玄谷,七玄谷的武者要比世俗界武者的實力普遍偏高,比如歐陽荻hu,雖然是凝脈中期,但是戰勝世俗界的凝脈巔峰高手也不成問題。

這火工,恐怕比起世俗界的後天武者也不會弱太多。面對如此強敵,林銘絕不敢有半點大意。

可是,就在火工即將狠狠的摔在地上的時候,林銘卻臉色一變,他們此時地處南疆蠻荒森林,在火工跌入森林的瞬間,他猛然揮出手中的長鞭,正纏在了一根粗大的樹杈上!

「該死1

抱歉,更新晚了。真背運,就要離開雲南了,趕上了停電,瀾滄這個地方據說經常停電,不管是網吧,酒店,銀行都得自備柴油發電機,我暈+_+,最最背運的是,我去網吧碼字后,還碰上發電機的皮帶斷了,網吧的電腦,重啟之後數據清零啊有木有!!還好我沒寫幾百字,不是太心疼,只是等了兩個多小時換皮帶,暈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