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六十四章紅蓮妖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紅蓮妖炎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心中一窒,沒想到,這森林的地形竟然壞了大事。

「嚓1

雖然鞭子纏住了樹杈,但是墜落的速度實在太快,那樹杈直接被拉斷了,火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隨著「蓬」的一聲悶響,地面直接被撞出了一個人形的凹坑。

火工頭破血流,內臟破碎,肋骨也斷了好幾根。

林銘眼中精光一閃,他本來還存了立刻逃跑的心思,但是眼見著火工摔的這麼慘,他改變主意了。

落井下石,斬草除根!

否則火工吞下幾顆極品丹藥的話,恢復真元,便會繼續追殺他,林銘雖然能凌空借力,但真元用盡,他就會落下來。

如果火工在地面追他,早晚追的上。

「去死1

林銘咬緊牙關,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氣,從幾十丈高空俯衝下來!

隨著他一槍刺出,他體內的雷靈和火精劇烈的震顫著,瘋狂的火焰和雷霆之力如絕了堤的洪水一樣爆發出來!

邪神之力開啟!

長槍向下,槍尖直指,恐怖的雷火交鳴和氣爆聲在空中迴響,重玄軟銀槍就如同一發纏繞著火雷的流星,直射下來!

而就在這時,重傷下的火工猛然翻轉身子站了起來,他眼見著林銘一槍刺下,臉色難看無比。

他雖然渾身內臟破損,肋骨斷裂,但是半步後天的武者體真元深入五臟六腑,骨骼筋脈,有真元守護,這種程度下的傷還能勉強支撐一下。

他本來是想裝成重傷將死,誘使林銘下來。可是沒想到,林銘出手如此果決。也不探查他到底傷的多嚴重,一上來就用絕招。

當然,林銘所謂的絕招,那槍身上的火焰,在精通御火之術的火工看來卻也不過如此。

「哼,畢竟是個易筋期小輩,修為不過如此,你那點火焰也敢跟我拼?」

火工一聲冷笑,渾身火焰熊熊燃燒,雖然他身受重傷。但半步後天的修為擺在那裡。怎麼會懼怕一個小小的易筋期武者。

「紅蓮妖炎1

火工大喝一聲,他身後憑空綻放出一朵紅色的蓮花,火舌的形狀隨之變成了詭異的花瓣狀,灌注了大量火焰真元的刀身已經化成熾紅色,彷彿即將融化一般。

「噗1剛剛用出紅蓮妖炎的火工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以他的重傷之體,支撐這樣的頂級武技,終究勉強了一點。

「該死的小傢伙,讓我受了這麼重的傷,先弄死他,再找地方療傷。」火工存了這樣的心思,強行運轉真元,猛地一刀揮出,在刀身之上。捲起一個巨大的火焰漩渦,他腳下的土地,瞬間變得一片焦黑,一圈暗紅色的熱浪四散開去,熱浪所過之處,草木悉數枯萎燃燒。繼而化成飛灰!

相對林銘槍身上的火焰,紅蓮妖炎無論氣勢還是那四散鋪開的熱浪,都更加的強大!

然而面對如此強大的紅蓮妖炎,林銘槍身上的火焰似乎被某種氣勢牽引著,沸騰燃燒起來。

林銘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從心臟中傳來的滾滾熱流和陣陣嗚吟,那彷彿是火精在興奮!

「喝1

就在槍與刀相交之時,槍身上纏繞的雷火能量突然交織在一起——雷火殺!!

原本貌似弱小的火焰和雷電相遇,恐怖的能量驟然爆發開來!

一時間,聲音彷彿被吞噬了,重玄軟銀槍上的鋒芒之氣如匹練一般衝出,撕裂大氣。

一顆雷火交織的光球從重玄軟銀槍上衝出,正撞上了撲面而來的紅蓮妖炎!

「轟1

猶如驚雷炸響,肆虐的真元如同潮水一般四散噴涌。

林銘如流星一般衝下,卻又如稻草一般被擊飛,即便是火工已經重傷,他釋放出來的招式竟依然有如此威力!

翻滾中的林銘凌空吐出一口鮮血,重玄軟銀槍一掃,狠狠的掃斷了一顆大樹,林銘藉助這反彈之力,在空中穩住了身體。

抬眼望去,火工原本站立的地方,土地凹陷成了一個大坑,火工渾身是血,長刀撐地,半跪在地上。

這讓林銘心中一縮,半步後天的武者,已經強大到這等地步了么。

他已經重傷了,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開啟邪神之力,用上了雷火殺,竟然都沒能殺死他。

真元消耗太大,林銘沒有繼續攻擊,而是拿出一顆純凈真元石,運轉《混沌真元訣》,開始快速的吸收真元,恢復實力。

而就在這時,火工突然咧嘴一笑,焦黑的嘴唇下,露出了一口慘白的牙齒,就是這森然的笑容,讓林銘心底一寒,這傢伙,還有餘力!

「你真是讓我驚喜!這真的是一個易筋期武者能釋放出來的武技么?看來這個世界已經變的我不熟悉了礙…好,好的很,我今天拼了折損修為也要殺掉你,否則留你下來,後患無窮1

火工暴喝一聲,身體再度燃燒出紅蓮妖炎,只不過這一次,紅蓮妖炎弱了許多,隨著火蛇從他體表衝出,火工再吐一口鮮血,顯然已經是強弩之末!

「我不信你還有真元放出那一招1火工雙腳猛一踏地面,焦黑的土地爆裂開來,他的身體一衝而出,燃燒著長刀直取林銘的首級!

生死一線的一瞬間,林銘的內心冷靜如冰!

他右手橫抓重玄軟銀槍,左手的拇指摸到了須彌戒。

他無法再使用雷火殺,也就不可能擋下火工的刀!

「給我去死1火工一刀斬出,暴躁的刀氣捲起了旋風,攪動起灼熱的氣流。

與此同時,林銘也一槍刺出,練力如絲!

五千多股凶戾細長的真元如潮水一般向火工撲去,而在這真元洪流之中,赫然夾雜著一顆通體湛藍的細小珠子。

霹靂邪火珠!

「轟!!1

用真元將霹靂邪火珠引爆,於此同時,林銘展開金鵬破虛身法,暴退出去!

一剎那,太陽都彷彿失去了色彩,刺目的光芒如無數金劍一般四射開來。

林銘被這衝擊波,再加上火工釋放出的刀氣波及到,饒是他身體素質極強,又有太子贈送的人階中品寶器紫金軟甲,也被震得五臟破碎,口吐鮮血。

然而火工就更慘了,他幾乎是正撞上了霹靂邪火珠。

恐怖的爆炸能量肆意的傾瀉在火工的身體上,幾度重傷之下,他的護體真元早就薄弱不堪,如何能經得起這樣猛烈的爆炸。

他的胸口已經完全被炸的稀爛,鮮血混合著碎肉四散飛出,火工重重的摔在一棵大樹之上,隨著嚓一聲脆響,人身粗的樹榦直接被他撞斷了。

火工如死狗一樣在地面上翻滾出十幾丈的距離,已經脫手的長刀旋轉了幾個圈,深深的插入了土地之中。

「怎……怎麼會……這樣……」火工不甘的想要爬起來,但是胸口的心肺已經完全爆碎,鮮血染紅了土地,生機漸漸流逝……

「我……竟然死在一個易筋期……武者的手上?我……我不甘!1

火工伸手想要去抓插在地上的刀,然而這時他又吐出一口鮮血,身體猛然軟了下去,就此身亡!

可憐他並不知道林銘有霹靂邪火珠,再加上身受重傷,感知都遲鈍了,否則怎麼至於發現不了林銘真元中夾雜的暗手。

這也是命該如此,歐陽荻花做夢也沒想到,林銘會領悟一招跟霹靂邪火珠幾乎一模一樣的武技,結果誤以為林銘的霹靂邪火珠被林銘當煙花一樣用掉了。

……

「嚓1

天空中閃過一道血紅色的閃電,不一會兒之後,下起了暴雨。

南疆氣候潮濕,雷雨說下就下。

這樣的傾盆暴雨,沖刷了血跡,林銘拖著重玄軟銀槍,蹣跚的走到了已經死去多時的火工身邊。

服下一顆療傷丹,林銘一屁股坐在了泥水當中。

「這場雨……倒是幫了我。」

林銘喃喃自語著,他被爆炸的衝擊**及到,傷的太重了。

南疆蠻荒中,凶獸眾多,若是血氣飄散出去,很可能引來凶獸,以林銘現在的狀態,面對凶獸的結果可想而知。

「生死一線,好險1

這是林銘第一次殺人,不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選擇修武之路,遲早要遇到殺人的時候,林銘早就有覺悟了,何況他在萬殺陣中擊殺的那些武者感覺完全真實,與真實的殺人也沒有什麼區別。

林銘非常慶幸與張冠玉一戰時得到了那顆霹靂邪火珠,論威力,霹靂邪火珠比林銘的雷火殺稍有不足,不過火工那時的護體真元已經薄弱如紙,自然擋不住霹靂邪火珠的轟殺。

武者到了凝脈期以後,身體強度不會變化太多,沒有了護體真元,後天武者與凝脈武者的抗打擊能力是一樣的。

「這個人,為什麼要殺我?他受命於誰?歐陽荻花?或者是聯合商會?」

林銘回想自己與琴子牙的見面過程,碧落的幻術太精深,聲音、容貌、氣質甚至是體味都完全一致,饒是林銘的感知力比同級武者強的多,也無法識破。

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林銘總覺得當初面對琴子牙的時候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那只是一種直覺。

剛才經火工一提點,他卻猛然意識到了自己忽視了什麼。

那就是……琴心!

感謝冥?路西法一萬打賞,此時的萬賞,寶貴萬分,真誠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