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六十六章巫女姐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巫女姐妹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將這枚須彌戒貼身收好,林銘真元灌注到體內的火精中,準備為火工免費火葬。然而火焰從林銘手上冒出來的一剎那,林銘卻驚奇的「咦」了一聲。

只見那火焰通體暗紅色,竄動的火蛇猶如盛開蓮花的花瓣一樣,這明顯帶了一些紅蓮妖炎的特性。

只是這麼一股小小的火苗,呼呼的熱浪如同潮水一般四散湧出,林銘心念一動,從須彌戒中取出一把精鋼匕首,將刀刃深入火苗之中,只是幾息的功夫,刀刃就發紅變軟,最後竟是融化成了鐵水。

林銘心中大喜,新的火焰比之前的熔岩之火強出來一大截,要知道,岩漿雖然灼熱,但卻不足以融化鋼鐵。

林銘手一揮,這一縷火焰就落在了火工的屍體上,隨著哧哧的聲音傳來,火工的屍體迅速被暗紅色的火焰籠罩了,輕易融化鋼鐵的火焰,燒在人身上的結果可想而知,不需片刻,火工就成了一層人形灰燼,連骨頭都不剩了。

林銘隨意的一揮袖子,一股清風將飛灰吹散,真正的毀屍滅跡。

處理完這一切后,林銘開始找尋被他擲出去的貫虹槍,這把槍,跟了林銘很久,雖然現在已經派不上太多用場,但是林銘還是不願意丟棄它。

茫茫林海中找一把槍談何容易,好在林銘之前用貫虹槍有一段日子,真元反覆灌注其中,多多少少留下了一絲真元殘餘。

林銘就是順著這點真元的殘餘,在一片荒草之中,找到了幾乎完全沒入土壤之中的貫虹槍。

收起貫虹槍之後,林銘開始思考自己該怎麼對付歐陽荻花。

他現在無論是實力還是身後的勢力,對比歐陽荻花都不佔優勢。返回七玄武府的話,容易吃虧。甚至被歐陽荻花害死。

「實力,我必須掌握了足夠的實力,再回七玄武府,報今日之仇1

林銘索性準備留在南疆蠻荒,這裡正是歷練實力的好地方。

南疆蠻荒,縱橫十萬里,位於天運國西南方。

這裡已經不屬於七玄谷的勢力範圍了,南疆蠻荒沒有國家,只有一個個的部落。

中土人稱這些部落為蠻夷,認為他們茹毛飲血。倫理混亂。

倫理混亂確有其事。但是茹毛飲血就不至於了。

南疆人,經常存在近親通婚,這在中土人看來,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南疆少女,穿著極為大膽。一般她們只用獸皮或者狹窄的麻布掩飾要害部位,這樣簡單的衣著自然春光隱約,引人遐思。

南疆少女皮膚呈現健康的小麥色,她們大多身材窈窕,雙腿修長而健美,腿上綁著獸皮匕首套,脖子和手腕帶上獸牙獸骨的飾品,看上去別有一番韻味。

林銘來到南疆已經五天,他一路行走在南疆森林中。現在終於看到了第一個南疆部落。

這五天的時間,林銘一路斬殺了足有上百隻凶獸,林銘現在所在的地方只是南疆十萬大山的邊緣地帶,凶獸的等級不高,一路遇到的最高等級凶獸也不過相當於鍛骨期武者而已。

這種凶獸,對林銘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在荒林中行走這麼久。終於見到人煙,林銘總算舒了一口氣,不說別的,單單這些日子的飲食就讓他吃厭了,除了凶獸肉就是野果,最主要的是,沒有鹽,吃起來淡而無味。

這個部落,大概有上千人的規模。

林銘走入其中,頓時感到了一股異域風情撲面而來。

這裡的建築以木屋、帳篷為主,大大小小的尖頂帳篷著各種奇異的圖案,有凶獸,有圖騰,有神話中的魔王,神鳥。

在帳篷之間的道路上,穿著南疆服飾的商販,挑著竹扁擔,兜售著各式各樣的商品,如骨質的精美飾品,手工打磨製作的匕首、弓箭,還有各種珍貴的獸皮,鳥羽帽等等。

一路走來林銘遇到的南疆人,大多有功夫在身,這也情理之中,南疆草木叢生,凶獸出沒,南疆人常要與凶獸搏鬥,久而久之,也使得南疆人的身體素質和修武天賦普遍好於中土。

林銘找了一個商販買了幾斤鹽,卻見到一個約莫十六七歲,身材窈窕的南疆少女笑顏如花的向他招手,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帳篷裡面。

林銘愣了一下才回過味來,南疆民風開放,除了部族重要人物之外,普通民眾的婚姻關係根本不固定,經常實行母系氏族社會的「走婚」制。

男女相遇,兩情相悅的情況下,男方便會去女方閨房中過夜,第二天天亮便離開,生了孩子則有女方家族撫養。

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林銘有些尷尬的搖搖手,他可沒打算在南疆留下一個孩子就撒手不管了。

那少女頓時一臉的失望委屈之色,悻悻的放下了帳篷的帘子。

林銘哭笑不得。

就在這時,他心中微微一動,他注意到,在不遠處,有兩男兩女四人。

其中那兩個男人,大概都是三四十歲,一個是赤膊的光頭,滿臉橫肉,五大三粗,背後背了一根一丈多長的狼牙棒。

另一個男子正好相反,身材又瘦又小,他身穿皮甲,背後背了一把短斧,臉色精瘦蠟黃,像個猴子一般。

讓林銘驚訝的是,這兩個其貌不揚的男子,武道修為赫然達到了鍛骨巔峰。

一個千餘人的小部落,一下子出兩個鍛骨巔峰的武者,有些不同尋常了。

林銘的目光又轉移到那兩個女子身上,兩女的年齡雖然只有十四五歲的樣子,但是修為也有練臟期。

這再次讓林銘心驚了一回。

十四五歲就達到練臟期,這種程度,放在天運國要四品上等天賦的世家子弟才能達到。

一個千餘人的小部落中出現兩個至少四品上等天賦的少女,外加兩個鍛骨巔峰的武者,這太不合常理了。

「也許這四個人也是外來的。」林銘心中猜測。

就在林銘注意到這兩個鍛骨期男子的同時,他們兩人也注意到了林銘。

光頭大漢用真元傳音對猴臉男子說道:「大哥,這小子是易筋期,倒是符合我們的要求。」

猴臉男子點點頭,用真元傳音說道:「走運了,看這小子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修為,估計是某個大世家的天才子弟,這種小毛孩,涉世不深,又妄自尊大,比較容易上鉤。」

「嘿嘿,一會兒我去把他叫過來,就用他了吧,事情辦妥了就幹掉他,他身上的好東西肯定不少,搶了之後我們兄弟又能大賺一筆了。」

「嗯,等出城了再說,在這裡叫住他的話,會被人看見,這小子身後指不定有什麼勢力,要是被他身後的勢力查出來了,我們兩個就死定了。」

「好,我知道。」光頭大漢舔了舔嘴唇,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猴臉男子舔了舔嘴唇,轉向身後兩個女孩,對著年紀稍長一些的那個女孩笑眯眯的說道:「娜依小姐,我們今晚在這個部落休息一下,明天又要麻煩你指路了。放心,只要找到巫神聖地,我一定放了你和你妹妹,可是如果你想耍花招的話,呵呵,那真的怨不得我們了,可能你還不清楚,一對巫女姐妹如果拿到霍羅國去,能賣出一個非常好的價錢。」

猴臉男子淫邪的笑著,名為娜依的女孩只是盯著猴臉男子,目光冰冷如九幽深淵,而她的妹妹娜水則頓時小臉慘白。

如果只有娜依自己的話,她還能以死相爭,可是現在多了妹妹,她卻不得不屈從於這兩個惡人。

這兩個女孩,姐姐娜依十五歲,妹妹娜水十四歲,她們本來是南疆娜氏部落的巫女。

多數南疆部落是母系氏族社會,最高權力者為女性,被稱為巫神使。

大部分南疆部族信奉巫神,巫神使被認為是巫神的使者,也是部落的最高領袖。

而巫女就是新任巫神使的候選人。

巫神使並非世襲,巫女的選擇,有一套複雜的規定。

兩個女孩一出生就被認定為巫女,若不出意外,她們會在十六歲進入巫神聖地,繼承巫神的神奇力量,而後根據巫神的選擇,判定出究竟是誰來繼任下任巫神使。

然而娜依十四歲的時候,娜氏部落卻爆發了罕見的大獸潮。

南疆蠻荒,凶獸眾多,有時會爆發大規模凶獸暴動,這就是獸潮,大規模獸潮中參與的凶獸可能會達到幾千萬之多,足以徹底摧毀一個百萬人口的大部落了。

娜氏部落經過獸潮的洗劫,整個部落被沖的七零八落,族人十不存一。

而這時候,臨近的火蚩部落落井下石,向娜氏部落展開了攻擊,火蚩部落信奉的是薩滿教,他們與娜氏部落信仰不同,又存在利益衝突,所以彼此之間摩擦不斷。

已經在獸潮中元氣大傷的娜氏部落如何抵擋的了火蚩部落的鐵蹄,結果被滅族了。

而娜依娜水兩姐妹,作為娜氏部落的希望,已經在戰爭爆發之前被送走了,然而剛出狼群,又入虎口,兩姐妹被趁火打劫的光頭大漢和猴臉男子劫持了,他們的目的就是娜氏部落的巫神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