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六十七章送羊入虎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送羊入虎口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娜氏部落的巫神聖地,只有歷任巫神使和巫女才知道,這是部族的傳承所在,裡面蘊含著神奇的巫神力量,絕對不容許有外族人進入,否則就是褻瀆了巫神。

雖然部族已經消亡,但是娜依寧死也要維持部落的榮耀,可是現在,妹妹也落入了這兩個禽獸的手中,想到妹妹可能的悲慘命運娜依便心如刀割,不得不一再拖延妥協。

猴臉男子也發現了娜依在有意拖延,所以才有了剛才的警告。

「嘿嘿,大哥,我看不給這兩個小妮子一點顏色看看,她們是不會知道我們南疆雙煞的厲害了,不如這樣,今天晚上,我就把這年紀小一點的帶進房間好好調教調教,讓她嘗嘗做女人的滋味……」

光頭大漢一邊說著,一邊淫笑的看著娜水。

可憐的娜水此時小臉煞白,躲在娜依的身後,瑟瑟發抖。

「你敢動一下,我立刻自斷經脈而死1娜依退後一步,一隻手護住妹妹,另一隻手握拳在胸,牙齒緊咬嘴唇,渾身真元飛速運轉,憤怒的目光如同一頭小雌豹一樣,灼灼的盯著光頭大漢。

毫無疑問,她說到做到。

被娜依這樣一盯,光頭大漢的氣勢竟然一時間弱了下去,他悻悻的後退了一步,明明他的實力要遠遠勝過娜依,但是真的比拼氣勢,他卻從來沒壓制過娜依。

「老二,不要惹她們姐妹,巫神聖地真正的開啟方法只有那個當姐姐的知道,要是她真的自殺了,我們什麼都得不到。等到巫神力量到手,你實力提升到凝脈期。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目光放長遠點。」猴臉男子用真元傳音說道。

「我就是想想而已。」光頭大漢舔了舔嘴唇,「這兩個小娘皮可是巫女,這種人平時我見都見不著呢,尤其這叫娜依的小娘皮真夠勁,我就喜歡性子烈的,要是能把這小娘們弄到床上去,肯定味道十足1

當晚,林銘在這個小部落的旅店中過夜,第二天。他買了帳篷。繩索,林林總總的解毒藥,還有驅蟲的硫磺酒,再次進入了蠻荒森林。

蠻荒森林並不茂密,而是一塊一塊的。中間經常隔著大片的草原和沼澤。

林銘離開部落走了一刻鐘的功夫,四周漸漸荒涼,這時他突然聽到背後傳來隱約的馬蹄聲,過了小會兒的功夫,四個人騎著四匹棗紅色的矮腳山地馬出現在林銘的視野中,正是他昨天見到的那兩男兩女。

「這四個人,好像是故意跟著我的。」林銘的感知力很強,他在街上買東西的時候,就注意到那兩個男子躲在旅店中。時不時的觀察自己。

追上了林銘,兩個男子一拉馬韁,笑呵呵的下馬迎了上來,其中臉色蠟黃的猴臉男子熱情的問道:「這位小兄弟,是出來歷練嗎?」

林銘微微拱手,說道:「算是吧。在下聽說南疆物產豐富,所以就來這裡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得到什麼靈藥奇草,順便也是歷練一下。」

光頭大漢哈哈一笑,瓮聲瓮氣的說道:「小兄弟,那你算來對了,南疆地域廣闊無比,裡面的珍禽異獸,天材地寶不盡其數啊,不過就是危險也多,而且地形複雜,容易迷失方向,小兄弟是不是第一次來南疆啊,不若與我們同行,我們對附近地形很熟悉,實力也過得去,如何?」

兩個男子說到這裡,林銘注意到大漢身後一個年紀看上去稍小的女孩咬著嘴唇,瞪大眼睛望著自己,那水靈靈的眼睛里,似乎蘊含著焦急、迷茫、恐懼的複雜神色。

這讓林銘心中一動。「這小姑娘似乎有話要說,但是又不便開口,是因為懼怕這兩個男人么?看來,她們兩個和兩個男人的關係不是單純的夥伴礙…」

林銘這樣想著,心中暗暗留了個心眼,這兩個男子,長得就是一臉凶氣,這麼急著跟自己套近乎,一起上路,動機難免讓人懷疑。

否則兩個鍛骨巔峰的武者,怎麼會拉上他一個易筋期武者,這純粹是給自己找麻煩。

「有意思了,這兩個人是想幹什麼?殺人越貨么?」林銘表面不動聲色,既不答應,也不回絕,以他現在的實力,殺這兩個鍛骨巔峰的武者根本不成問題,所以根本不怕他們有什麼不軌的心思。

猴臉男子看到林銘有所猶豫,急忙補充道:「小兄弟不想去南疆蠻荒深處看看嗎?那裡可是有不少幾百年年份的藥草,什麼血參、靈芝之類的就太多了。我們兄弟這次要去一處古尋寶,開啟那古的陣法至少要三個易筋期以上的武者聯手才行,這樣吧,如果你跟我們一起去,到時候得到的寶物,分你兩成,如何?」

猴臉男子話說到一半,發現林銘好像已經對他們有所懷疑,急忙給出了這個解釋。

而在猴臉男子說話的時候,林銘卻已經用真元傳音聯繫到了他身後的兩個小女孩,說道:「你們跟前面兩個男子是同伴么?」

兩個女孩不說話,林銘稍稍一想,便猜測她們可能還不會真元傳音,便換了一種問話方式。

「如果是的話,你們就眨一下眼睛,如果不是的話,你們就眨兩下眼睛。」

林銘說完,年紀稍長的那個女孩沒什麼表示,而稍稍稚嫩的那個女孩則眨了兩下眼睛。

林銘看到這一幕,頓時心中有數了。

這兩個男子顯然不是什麼好人。

「你們是被他們挾持了么?是的話,就眨一下眼睛,如果不是,就眨兩下。」

小女孩又眨了一下眼睛,她們果然是被兩個男子挾持了。

林銘感覺事情變得有意思了,這兩個男子挾持這兩個少女是做什麼,賣給某些武者做採補用的爐鼎么?

「他們說的去古探寶是真的么?」

這下不用林銘說,小女孩就眨了一下眼睛,看來確實有一處古了。

「他說人手不夠,開啟那古的陣法至少要三個易筋期以上的武者聯手才行,這也是真的么?」

小女孩正欲眨眼睛,這時,那個年紀稍長的女孩突然瞪了小女孩一眼,小女孩頓時如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怯生生的低下了頭。

這下林銘有些莫名其妙了,這四個人的關係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就在這時,他腦海中突然響起了一個女聲,這聲音雖然稚嫩,但卻十分冰冷,「不想死的話就趕緊離開吧,現在走也許還來得及。」

林銘心中一呆,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那個年紀稍長的女孩,顯然,她會真元傳音,只是之前不想跟他說話罷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小姑娘,一開口就是這麼冷冰冰的一句話。

這時候,那兩個男子似乎意識到林銘在與娜依用真元傳音在交流了。

猴臉男子哂然一笑,身子不留痕的側移了半步,與光頭大漢呈掎角之勢,封住了林銘的去路,他依舊和顏悅色的說道:「小兄弟,怎麼樣,要不要跟我們走一趟啊?」

光頭大漢也笑眯眯的說道:「小兄弟還是認真考慮一下吧,否則可能會後悔的。」

兩人雖然笑著,但是笑容中卻蘊含著隱隱的殺機,他們根本就沒把林銘放在心上,一個易筋期武者而已,而他們兩個都是鍛骨巔峰,想要對付林銘,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而兩人卻不知道,林銘此時心裡也是同樣的打算,用上雷火殺,他能殺掉凝脈初期的武者,何況這兩人只是鍛骨期巔峰而已,不用雷火殺都差不多搞定了。

他感興趣的是那古,如果殺了這兩個傢伙,古就沒得去了。

而且聽這兩人的意思,進入這古恐怕還真的要三個易筋期以上的武者聯手,如果把他們兩個幹掉,自己也沒辦法進了。

索性將計就計,把自己偽裝成一個未見世面的二世祖,讓這兩個傢伙放鬆警惕。

如果到時這兩個男子在古中動手的話,林銘不介意順手送他們一程。而寶物他當然就順便拿了。

就在這時,林銘腦海中又響起了那小姑娘冷冰冰的真元傳音,「讓你走你不走,廢話這麼多,現在他們已經懷疑你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放過你已經不可能了,你自求多福吧。」

言畢,她不再說話,一張看起來俊俏可愛的小臉板起來竟然冷若冰霜。

這讓林銘心中好笑,他也沒有否認什麼,準備跟這兩個男子走一趟。

只是不知道這古中到底有什麼寶物?危險係數又有多大?

林銘心中有不少疑惑,不過顯然那個會真元傳音的小姑娘不願意回答他,而那個願意回答的小姑娘又只能眨眼睛,這些問題,想靠簡單的眨眼自然是回答不清了。

想到這裡,林銘拿捏出一幅感激的笑容,說道:「兩位大哥真是客氣,說起來,我確實是第一次來南疆,人生地不熟,而且我修為也不高,這一路走來險象環生,如果兩位大哥願意帶著我,那真是太好了。」

聽到林銘突然這麼說,猴臉男子倒是稍稍愣了一下,這個傢伙,是真傻還是假傻?

感謝天地無痕1w打賞,屢次萬賞,十分感謝,現在我在路上,等我到家,調整一下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