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六十九章同生同死碎心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同生同死碎心蠱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輕輕一笑,一邊砍草一邊用真元傳音反問道:「你難道認為,如果我不把這兩把刀給他們,我就有可能從他們手下逃走了?」

娜依微微一滯,確實,林銘一個易筋期武者而已,就算光頭大漢和猴臉男子赤手空拳,林銘都不會是他們兩個的對手。

不過,林銘能說出這番話來,至少證明他沒有傻到家,娜依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那你想做什麼?麻痹他們?這有意義么?」

林銘道:「有沒有意義我也不清楚,但總要嘗試的,說起來,你不也是一樣,一直在為他們指路,我原本還以為是光頭和猴臉知道那所謂的古,指望他們帶路,現在才知道,原來帶路的人是你,想必是他們脅迫你的吧,你難道還指望,他們取走寶物之後,放過你們姐妹?」

娜依嘴唇微微抽動了一下,林銘說的這些她當然想到了,她冷冰冰的說道:「這些不用你操心1

「我當然要操心,我就怕你一時想不開,帶我們幾個去了什麼有去無回的陷阱里,打算玉石俱焚,那我就冤死了。」

娜依冷聲道:「父母死的時候,我發過兩個毒誓,其中之一便是保護我妹妹周全,讓她平安一生,所以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我妹妹死的。」

娜依說到這裡,便不再言語,這兩個毒誓,是她心底的秘密,本來絕對不會去跟一個陌生人講。但是現在,她命在旦夕,這兩個毒誓卻要怎麼完成?

林銘心中一動,有些詫異的回頭看了娜依一眼。卻見這個面容稚嫩的少女,只是默默的轉頭望向遠方,以她還未發育完全的身材,即便騎了馬,也只是剛剛能讓視線越過草尖而已。

光看她的樣子,很難想象,她稚嫩的肩膀上,已經背負了這樣的擔子。兩個毒誓,另一個是為她父母報仇么?

林銘不再作聲,只是默默的砍草,而就在這時。他突然心中一凜,他感覺到,在幾十丈之外,有一條巨大的蟒蛇,色彩斑斕的粗大身體粗如水缸。身長超過了五丈,而且南疆蠻荒的蛇蟲,多數有毒。

這麼龐大的傢伙,再加上劇毒。想想就讓人毛骨悚然。

林銘不動聲色,心中暗暗戒備。

隊伍前進了十丈之後。光頭大漢突然一舉手中的馬刀,顯然。他也發現了這條大蟒蛇了。

光頭大漢和猴臉男子雖然是人渣,但是叢林經驗卻非常豐富,否則他們也不可能在南疆縱橫這麼多年。

「hu紋森蚺,真背運,看這傢伙的粗度,估計實力相當於凝脈期武者了。」光頭大漢皺著眉,從背包中拿出了一個古怪的樂器,像是笙,但比笙又多出來一些奇奇怪怪的竹孔。

光頭大漢說著翻身從馬背上跳了下來,而後,他提起一口真元,開始吹奏樂器。

有些沙啞的聲音隨之傳了出來,裡面蘊含著若有若無的真元波動,光頭大漢一邊吹,一邊踏著古怪的節拍,兩條腿左左右右的扭動著,滿臉的橫肉也隨著他的用力一直在哆嗦。

他的體型,配合這些動作實在有些滑稽,然而讓林銘驚奇的是,不出一會兒,那大蛇便彷彿被催眠了一樣,扭動著粗大的身子爬走了。

「有意思。」林銘這一路上見識了不少南疆人對付凶獸毒蟲的手段,他本來以為,這一路少不了惡戰,而事實上,大多數凶獸都能被這兩個傢伙用各種奇怪的手段給趕走,只有一些弱的,他們才會出手擊殺。

所以一路走來,無驚無險。

有這兩個人在,林銘確實省了不少力氣。

吹奏完樂器,大漢顯然消耗不少,他從背包中拿出一顆藥草,嚼了嚼就吞了下去。

這種藥草能恢復一定的真元,雖然效果不怎麼樣,但勝在價格便宜,至於真元石那種比金子還貴上十幾倍的東西,他們是萬萬用不起的。

「走吧。」光頭大漢舔了舔嘴唇,得意的說道,似乎非常滿意自己的戰績。

一路無事,一直到黃昏時分,五個人來到了一處懸崖腳下,林銘抬頭望去,卻見這懸崖少說有數百丈高,從上面摔下來,那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時,一路沉默的娜依突然說道:「就是這裡了,從這裡便可以進入巫神聖地。」

「嗯?」猴臉男子心中一喜,道:「入口在哪裡?怎麼進去?」

然而娜依卻不說話。

猴臉男子眉頭一皺,聲音隨之冷了下來「小娘們,別耍hu招,告訴我,怎麼進去。」

「放了我妹妹,我就告訴你。」娜依說道。

「這不可能,我說過,除非得到了巫神之力,而且從巫神聖地中平安出來,否則我不可能放了你妹妹,別以為我是傻子,這巫神聖地既然不準外族人進入,裡面不知道會有什麼機關,放了你妹妹,你帶我們走進機關陷阱里,我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再說一遍,放了我妹妹,我可以向巫神起誓,帶你們得到巫神之力!否則,你們什麼都得不到。」

「嘿嘿,什麼都得不到?」光頭大漢淫笑一聲「不不不,就算得不到巫神之力,至少我們兄弟能先快活一下,怎麼樣小娘們,你不想你妹妹被……哈哈1

光頭大漢如此一說,娜水頓時面色慘白,縮到了娜依的身後。

林銘也微微皺眉,不過他現在還用得著這兩個男子,不是動手的時候。

娜依不說話,只是冷冷的對峙,顯然,她不打算退讓。

這時,猴臉男子發話了,他對光頭說道:「老二,你少說兩句,你就那麼點出息,有了力量,什麼女人沒有?」

他轉向娜依,又道:「你將我們帶入巫神聖地,已經算是背叛了巫神,你還以巫神的名義起誓,你讓我怎麼信你?」

娜依沉默了一會兒,撕掉了她的一截袖子,露出了一段健康光潔的手臂,在她的手臂上方,赫然有硃紅色的一點,那是長期飼餵鉛汞的壁虎,被搗碎後點上去的守宮砂。

而在那守宮砂的下方,則有一對金色的圓點。

娜依手指一抹,將那一對金色圓點給抹了下來,林銘這才看清,那兩個小圓點竟然是一對金色的甲蟲,只是它們之前蜷縮在一起,所以看起來跟一對金珠子一樣。

「同生同死碎心蠱?」

猴臉男子看到這一對金色甲蟲,面色一變,說出了這樣一個名字。

南疆人,擅長巫蠱之術,這裡毒蟲眾多,養蠱有天時地利。

「什麼同生同死碎心蠱啊?」光頭大漢沒聽說過這種東西。

猴臉男子說道:「同生同死碎心蠱,一雌一雄,成雙成對,它們必須附在人身上,吸食活人血液才能存活下去,如果是吃了死人的血液,它便會很快死亡,同生同死碎心蠱一生只有一個伴侶,如果伴侶死亡,它們也會陪同伴侶一起死,死後,它們身體破碎,會釋放齣劇毒1

「呃……什麼意思?」光頭大漢沒弄明白。

猴臉男子道:「她是想把這一對同生同死碎心蠱分別植入到她妹妹體內,還有我們兩個當中的一個人體內,碎心蠱必須吸食活人血液才能生存,如果她妹妹死了,那麼碎心蠱也會跟著死,之後,我們兩個體內的碎心蠱也會自殺,劇毒釋放出來,我們跟著完蛋1

「這麼狠?」光頭大漢臉色一白,看著這兩個小金甲蟲,感覺有些玄乎。

娜依道:「人面雖善,人心叵測,毒蠱雖毒,忠貞不移!有同生同死碎心蠱在,你們總該相信了,我不可能為了殺你們,而害死我妹妹。如果你們同意,我將碎心蠱植入你們心臟中,帶你們進去,如果你們不同意,我自盡而亡1

猴臉男子看著這小小的金色甲蟲面色陰晴不定,猶豫了好一會兒,他終於咬牙道:「你放蠱吧,不過要先放在你妹妹身上。」

娜依點點頭,道:「娜水,把胳膊伸出來。」

娜水咬了咬嘴唇,伸出了胳膊。

娜依將同生同死碎心蠱中的一隻放在了娜水的手腕上,緊接著,那碎心蠱就咬碎了娜水的皮膚,鑽了進去。

娜水因為疼痛而輕輕的「氨了一聲。

而後,娜水的小胳膊上,出現了微微的一點凸起,那凸起沿著娜水的手臂,一路向上,那是碎心蠱進入了娜水的靜脈血管,沿著血流在進入心臟。

娜水緊咬嘴唇,小臉煞白,對一個小女孩來說,這場景實在有些可怕,而且碎心蠱鑽在血管之中,那種疼痛感和酥麻感也讓娜水難以忍受。

片刻之後,娜水捂著胸口,臉色有些發青,顯然,被一隻小甲蟲鑽入心臟的滋味不好受。

娜依安慰道:「阿水,沒事的,碎心蠱三年之後就會羽化,從你心裡沿著血液流出來,不會傷到你。」

「嗯。」娜水勉強點了點頭。

林銘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觀,同生同死碎心蠱林銘雖沒見過,但是聽他們之間的對話也大致明白是個什麼東西,這聽起來是一個不錯的契約,但其實它的約束力並不見得有多強。林銘自己都有辦法避開這同生同死碎心蠱的契約,把人給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