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七十二章娜依的仇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娜依的仇恨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猴臉男子已經完全崩潰了,他嘴唇哆嗦著,雙手胡亂的推著地面向後躲去,他不但失去了雙腿,身體中的真元也在不斷流逝。所謂絕脈自殺,就是催動體內真元破壞自己的肉體,現在真元催動不了,自殺就成了一種奢望了。

林銘從包裹中取出了一顆價值幾百兩黃金的止血藥草,揉碎了之後,將汁液灑在猴臉男子雙腿上,血流頓時止住了。

他可不想猴臉男子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你……你想怎麼樣?」猴臉男子的聲音都在顫抖,現在他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林銘轉向娜依,說道:「你是施蠱者,應該有辦法解蠱吧?」

娜依愣了一下,深吸一口氣道:「有辦法。」

「那過來解吧,我想你也不願意以後都養著這麼一隻斷腿猴子。」

娜依沉默的向猴臉男子走來,一邊走,一邊拔出了匕首。

那一刻,猴臉男子心中絕望如死灰,他從沒體會過這樣的痛苦,毫無反抗之力,等待著死亡的一刻。

「娜水,轉過臉去。」娜依突然說道。

「哦……哦……」娜水應了一聲,立刻乖乖的轉身,剛才一系列的場面,對這個小姑娘心底的震撼太大了。

林銘隱隱的意識到了什麼,真元傳音道:「場面很血腥么?不想讓妹妹看到?我想這種場面她以後也會經歷吧。」

娜依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希望她永遠不要經歷。」

「好吧,怎麼解蠱?」

娜依道:「沒有特別的辦法,只能取出來,在他死亡之前。」

娜依說著。猛地一刀刺向了猴臉男子的心口,那小小的匕首。雖然不是寶器,但卻鋒銳無比,刺入猴臉男子的心口就如同切豆腐一般,只聽「噗」的一聲,便一紮到底。

猴臉男子劇烈的慘叫掙扎,然而已經失去了武功,由重傷垂死的他如何反抗的了練體三重的娜依。

娜依抓住匕首,用力一拉,直接剖開了猴臉男子的胸口,接著一刀刺入。切開了尚在跳動的心臟。鮮血如噴泉一般沖了出來,濺了娜依一臉。

然而她只是眨了一下眼睛,顧不得抹去鮮血,一隻手伸進了心臟厚實的心壁肌肉中,把那同生同死碎心蠱取了出來。

即便是在萬殺陣中。久經血腥場面的林銘,看到這一幕也是咋舌不已,這小姑娘真夠狠的。

金色的小甲蟲,浸浴在鮮血中竟然滴血未沾,娜依快速的將它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中,而這時,猴臉男子還躺在地上,兀自抽搐著。

人身上雖然要害很多,但是瞬間致死的要害只有一個。那就是眉心處的腦組織,如果被破壞了,那就瞬間死亡。其他的,死亡都會有一個過程,比如心臟被破壞,人還能活十秒鐘左右。

娜依就是利用這十秒鐘的時間,取出了碎心蠱,寄生在了自己的身上。換了新宿主之後,舊的宿主是生是死都無關緊要了。

做完這一切后,娜依站起身,臉色稍顯蒼白,林銘從須彌戒中取出了一條毛巾遞了過去。

「謝謝。」娜依低聲說道,背過身去摸摸的擦著自己頭髮和臉上的鮮血。

林銘看到縮在黑暗角落中的娜依,卻是覺得此時的她,如同一隻受了傷在舔舐自己傷口的小貓一般。

這個女孩背後,恐怕有著不為人知的故事。

林銘道:「我記得你說過,你發過兩個毒誓,一是保護妹妹平安的生活下去,那麼另一個是為父母復仇么?」

娜依沒有回話,依舊在擦血,那條原本雪白的毛巾已經變得猩紅刺目。

「抱歉。」林銘道。

「沒有,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今天我恐怕難逃此劫。」

「我確實要抱歉,這巫神聖地是你們部落的禁地吧,畢竟我進來這裡的手段不算光彩,是利用了你。」

娜依道:「你與我素未謀面,你沒有任何義務幫我,至於這巫神聖地,我們的宗族都已經滅亡了,光留著聖地又有什麼用?」

娜依說到這裡嘆了一口氣。

提起巫神聖地,林銘心中倒是一直有一個疑問,他問道:「每一個部落都有一座巫神塔么?」

娜依道:「不是的,據說南疆一共七十二座巫神塔,是巫神飛升巫神界之前留下的,這七十二座巫神塔,因為種種原因,比如戰火和獸潮導致的傳承斷絕,地震火山等等原因,現在已經有七座失去了蹤影,現存的只有六十五座。」

「原來是這樣……」林銘猜測,這個所謂巫神應該是某個實力強大的大能,至於所謂的飛升,極有可能是進入了神域之類的地方。「能告訴我巫神之力到底是什麼東西么?」

娜依道:「巫神之力,可以幫助武者突破境界,提升修為,每個人,一生只能進入巫神塔一次,不過,因為巫神之力有限,所以境界越低的武者,得到的提升就越大,而境界太高的武者,獲得的提升就相對較小了。」

「但是反過來說,境界太低的武者,又不容易通過巫神的考驗,所以最佳的進入年齡為十六歲,每一個巫女,在十六歲的時候,都會進入巫神塔,接受傳承。」

娜依解釋的很明白,這讓林銘有些驚訝,她似乎絲毫不介意自己進入巫神塔,說的如此詳細。

沉默了一會兒,林銘道:「坦白說,我想接受巫神之力。」

娜依道:「我知道,否則你也不會演這麼久的戲。可是你又怕裡面有什麼玄機我故意不告訴你,讓你觸動了某些機關。」

「沒錯。」林銘坦言。

娜依拉開衣領,從脖子上解下一個貼身的吊墜,這吊墜不知是什麼材料打造,看起來像是金屬,可是在幽暗的甬道中,又會發出玉石一樣朦朧溫和的光芒。

吊墜的圖案是一枚眼睛,與巫神塔大門上的眼睛圖案一模一樣。

娜依道:「這是巫神之鑰,也是我族的聖物,用它可以開啟巫神的考驗,否則,你只能進入下三層的外塔而已。」

林銘微微一怔,有些詫異的望著娜依,雖然密室無比昏暗,但娜依的眼睛卻彷彿夜空中的星星,泛著純潔明亮的光芒。她就這麼伸出著右手,有些稚嫩的手上還染著斑斑的血跡,在指尖上懸挂著巫神之鑰,泛著蒙蒙的玉石微光。

那一刻,林銘心中莫名其妙的湧起了一股信任感,他說道:「你如果不告訴我這巫神之鑰,我也不會知道,你剛才說的沒錯,你與我素未謀面,沒有義務幫我,何況,這巫神塔還是你族的禁地,為何要告訴我關於巫神之鑰的事情?」

娜依道:「我要你,幫我殺一個人1

「殺害你父母的仇人?」

「是1提起父母的仇人,娜依眼睛中閃過一抹濃重的仇恨和殺機,這股濃的連林銘看了都微微心顫。

「這個人,是火蚩部落的大將軍,名為蚩骨打,火蚩部落,滅掉了我們的部族,我的父母,都是我娜氏部落巫神教的巫師,巫神神殿覆滅之後,我父親被蚩骨打殺死,而我母親……」娜依說到這裡深吸一口氣,漆黑的眼睛中閃動著灼灼殺意,她稚嫩的嘴角也微微抽動起來。

林銘看到這裡,已經猜到了可能會是凌辱強姦之類的,可是沒想到娜依接下來的話,讓他大吃一驚。

她咬著牙,恨聲說道:「我的母親被阿骨打和他的部下強姦后……吃掉了。」

「吃……吃掉了?」林銘咽了一口口水,確定自己沒聽錯。

娜依道:「火蚩部落是一個吃人部落,這在南疆,有些部落以人為食,他們會吃戰俘,尤其會吃異教徒,我們的巫神教,與薩滿教是死敵,被他們視為異教徒。」

「這……」林銘覺得難以接受,他以前聽說朝廷荒淫無道的時候,百姓易子而食,那些都是古代的事情,距離他很遙遠,沒想到如今親自經歷。

娜依道:「母親的侍衛後來冒死收殮了我母親的屍骨,我看到我母親的時候,她的身體已經殘缺不全,頭髮因為被沸水煮過而完全脫落,身上,臉上滿是牙齒啃咬的痕,一條腿和一隻胳膊只剩了斷骨。」

娜依說到後來,反而平靜了下來,彷彿她的仇恨全部收斂了起來,深埋在內心。

林銘聽的胃裡一陣翻騰,只是聽到娜依的描述,他都覺得已經有些承受不了了,何況娜依是親眼見到,而且那人還是她的母親!

無怪娜依小小年紀,性格會這樣冷漠堅毅。

他不禁轉身看了一眼還在遠處角落裡的娜水,想必這個小姑娘還不知道母親的遭遇吧,大概娜依以後也都不會讓她知道了……

林銘深吸一口氣,問道:「蚩骨打什麼修為?」

「半步後天1

「這樣……」林銘微微皺眉,又是半步後天,雖然他剛乾掉了一個半步後天的武者,但那是種種對自己有利的因素合起來,才勉強得手,現在霹靂邪火珠都用掉了,如果正面面對一個半步後天武者,他沒有絲毫把握。

而且既然是將軍,那麼這人身邊恐怕有不少高手護衛,在人群之中想要殺死對方,更是難上加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