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八十章直面後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直面後天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而那紅水晶,不知道為何,林銘心中卻有一股強烈的預感,彷彿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都不可能得到它了。

所以林銘毅然放棄了相對穩妥的丹藥,選擇了這紅水晶。

「如你所願。」

眼貘意念一動,直接收起了另外兩件寶物,只剩下了那封存著紅色細絲的紅水晶。「試煉者,你選擇的這件寶物是三件寶物中,最珍貴的一件,也是最難得到的一件,選擇了這件寶物,第六層神使界,你不會再得到額外的力量獎勵,也就是說,如果你無法一口氣通過第七層,那麼除了第五層之前的東西,你什麼也得不到。」

眼貘這句話說出來,林銘還沒來得及激動,它的後半截話,直接又將林銘的心情打到谷底。

這下玩大了,如果無法通過第七層,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他本來還指望在第六層獲得更多的力量,就算不是增加修為,也是其他形式的力量,過第七層更有把握,現在卻沒這個機會了。

必須要一鼓作氣衝到第七層!

眼貘說完已經消失了,林銘不再浪費時間,拿出一顆真元石來,原地盤膝坐下,開始運轉《混沌真元訣》。

這一次,他的恢復時間格外的長,他要在過第六層之前,將實力恢復到巔峰,同時心態也調整到空冥狀態,以迎接這自從巫神塔建立后一萬九千年來,從沒有人闖過去的第六關。

在巫神塔之外,娜依已經等了很久了,娜水早已經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她像一隻小貓蜷縮在密室的角落中。身上蓋著娜依脫下來的外衣。

娜依估計現在至少是五更時分,天應該已經蒙蒙亮了。

可是巫神塔始終毫無動靜。這讓她有些心焦,他真的是進入了神國么?在神國中會呆這麼久么?還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在納顏達的筆記中雖然沒有註明此次神國之旅的時間,但是根據納顏達在進入之前,和出來之後關於周邊環境,午飯、晚飯時間的描述,娜依卻大致估測出,納顏達應該是在神國中呆了一兩個時辰。

而林銘現在卻至少已經進去了四五個時辰了!

最讓娜依擔心的是,納顏達曾經在筆記中明言,進入神國,如果實力不濟。可能會死亡!

這讓娜依一顆心瞬間揪緊了。她幾次想進巫神塔探查一番,可是都忍住了,畢竟每個人進巫神塔的機會只有一次,而現在,對她來說卻不是最佳時機。

而且關鍵是。就算她進入巫神塔也是無濟於事,畢竟她的實力相差林銘太多了。

有些焦躁的揉了揉額頭,娜依摸索著手抄筆記上粗糙的羊皮封面,坐立不安。

「姐姐……」娜水迷迷糊糊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嗯,阿水你醒了。」

「姐姐,什麼時辰了?」娜水下意識的揉了揉背,因為一晚上睡在粗糙的石頭地面上,她的背有些疼,也幸虧她是武者。要是一般小女孩這麼睡一個晚上,恐怕背上已經青紫了。

「不清楚,至少五更了。」

「哦……那位姓木的哥哥還沒出來么?」

「沒……」娜依嘆了一口氣。

「姐姐,那位哥哥真的進入神國了么?那他是不是要成為跟納顏達大人一樣厲害的英雄?」

娜依勉強點了點頭,說道:「應該吧……」

前提是他能平安回來……

在生死試煉之中,林銘終於踏入了第六層——神使界。

來到這一個世界。林銘入眼,是一個巨大的白色神殿,這神殿漂浮在半空之中,在它周邊,有九根巨大的盤龍柱,每根都有百丈高,只插雲霄。

林銘就站在這大殿前的廣場之上,在周圍有一座座懸浮的仙山,萬丈瀑布從仙山上傾瀉而下,化成無數銀珠,落入虛空。

在林銘的身前,一個身穿青色道服,背後背著一把長劍的中年男子背對林銘站立著,他的頭頂束著一個髮髻,黑白相間的頭髮垂下兩尺多長。

林銘看了這人的修為,心中一凜。

他竟是一個後天高手!

雖然只是初入後天期,但是後天境相較凝脈期武者卻有著本質的提升。

林銘心中苦澀,自己還不到十六歲,可是以他的骨齡,在第六層竟然要面對後天期高手!

找遍整個天衍大陸,能找出多少個十五歲的少年,有後天高手的實力?

中年男子默默轉身,他的臉有些朦朧,似乎是一團光影,毫無疑問,這就是林銘要擊敗的敵人了。

這是林銘第一次面對後天境界的高手。

鍛骨巔峰對後天初期,跨越了一個半境界,聽起來一個半境界似乎不多,但武道一途,越到後面,每個境界之間的差距就越大。

從鍛骨期到凝脈期,全身經脈打通,真元暢通無阻,已經是一次飛躍,從凝脈期到後天期,真元匯聚丹田,通過經脈補充全身,源源不絕,又是一次飛躍。

跨過這兩個大的飛躍,來對付後天期武者,林銘沒有把握。

「出槍吧。」

讓林銘出乎意料的是,這個中年男子竟然會說話,而且用的是神域語言。

林銘槍交右手,手肘壓住槍身,槍尾抵住後背,將近一丈的長槍,就這麼平穩的伸了出去,槍尖直指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拔出長劍,緩緩說道:「你……必敗。」

「嚓——」

劍尖離開劍鞘的那一剎那,只聽得一聲刺耳的清吟,空氣被劍劈開,中年男子一劍揮出,直刺林銘面門。

中年男子的速度快到了極限,而他的劍,出自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彷彿無論怎麼躲,都無法躲過。

「練力如絲1

林銘厲喝一聲,一槍刺出,既然無法看破中年男子劍的軌跡,那麼林銘就以力破巧,用龐大的震動真元擋住這一劍。

「呯1

劍氣崩碎,然而林銘的五千股震動真元也崩毀了大半,林銘腳尖一點,身體急退出去。

真元消耗了不少,不過沒關係,林銘運轉《混沌真元訣》,周圍的天地元氣源源不斷的湧入林銘的體內,迅速補充著消耗的真元,如今林銘修為只有鍛骨巔峰,但是耐力和持久力卻遠超凝脈期武者。

「嗯?」

那光影武者竟然有一定的智慧,對林銘能擋下這一劍,表現出驚異的神色。

他手腕一抖,又是一劍刺來,這一劍的攻擊軌跡與之前一劍完全相同,只是劍身上蒙了一層紅光,顯然,這光影武者用上了武技!

後天武者的武技攻擊!

林銘猛一咬牙,渾身真元爆發,紅蓮一般的火焰在重玄軟銀槍寒森森的槍尖上綻放開來,竄動的火焰,與五千股震動真元絞在了一起,如炎龍一般沖向光影武者的劍。

「轟!1

一槍一劍毫無花哨的撞擊在一起,真元爆炸的衝擊波如潮水一般四散出去,林銘雖然擋下了光影武者的劍,但是卻擋不下這衝擊波,肆虐的真元如同鋒銳的暗器一般破入林銘的身體,一時間,彷彿有幾十把刀在林銘的五臟六腑上肆意刻畫,疼痛鑽心!

林銘雖然覺得五臟六腑一陣氣血翻湧,但是內視一番,卻並無大礙。

「嗯?扛下來了?」

林銘心中又驚又喜,他身體的防禦力超出了他的預料,先前只是擋下了凝脈期的破碎劍氣,現在連後天高手的真元餘波竟然也擋下來了!

「能到第六層,你果然不凡1

中年男子虛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之色,終於不再因為林銘的修為而輕視他了。

看著中年男子的表情變化,林銘心中有了一種感覺,這個中年男子不像是天地元氣凝聚起來的傀儡,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難道,他與眼貘一樣,也曾經是巫神的僕人么?

「再來1中年男子一抖長劍,再次殺向林銘。

「真元化形1

林銘舉槍迎上,兩人之間一招接一招,出招速度雖然不快,但是每一招每一式,都蘊含了狂暴而厚重的真元。

光影男子的修為明顯要勝過林銘一籌,幾乎一直是光影男子在進攻,而林銘在防守和閃避。

雖然有雷火之力,配合練力如絲,但是林銘卻還是險象環生,如果不是有神出鬼沒的金鵬破虛身法,屢次避開中年人釋放出的劍氣,他恐怕已經敗了。

「呯呯呯呯呯呯1

兩人之間已經鬥了幾十招,肆虐的真元震碎仙殿前的玉台上,破碎的玉石如同懸空瀑布落下的無數水珠一般漫天揮灑!

在這樣激烈的碰撞中,光影男子毫髮未傷,但是林銘卻屢遭凌厲真元餘波的攻擊,如果不是他在巫奴界被改造了身體,防禦力大增,早就五臟破裂,直接落敗了。

「轟1

又是一記對轟,林銘身體倒飛出幾十丈距離,重玄軟銀槍撐地,擦掉了嘴角的一絲鮮血,他的身體終於受傷了,不過並無大礙,有強大的氣血之力支撐,林銘甚至能感覺到,他的內傷在緩緩的復原著。

雖然沒有大礙,可關鍵是,怎麼才能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