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八十一章重力囚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重力囚籠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我想戰勝他,除非用雷火殺,可是雷火殺短時間內只能用一次,這個光影武者畢竟是後天武者,他會不會擋下雷火殺?一旦雷火殺被擋下,我消耗掉大量真元,那就真的要輸了。1

林銘心思急轉,想不出什麼出奇制勝的辦法。

光影武者久攻不下,眉頭微皺,顯然對自己的戰績不太滿意,「你能躲不守,能守不攻,你想靠持久戰消耗我的體力?想法不錯,不過你別忘了,你只是鍛骨期,而我是後天期,你的真元怎麼能與我相比,拖下去,先撐不住的人必定是你。」

光影武者再次揮劍斬來,兩人從幾十招斗到了上百招!

林銘咬牙堅持,雖然險象環生,但卻始終不敗!

如此韌性,讓光影武者震驚了。

他本來以為林銘會後勁不足,支撐不住而敗北,可是想不到他如此頑強。

不知不覺間,林銘體內蘊含著的,尚未吸收的氣血之力逐漸化開,沿著林銘的血液循環流遍四肢百海

憑藉著這股凝厚的氣血,林銘越戰越頑強,消耗掉的真元,在《混沌真元訣》和氣血之力的雙重支撐下,維持到了一個平衡點。就算偶爾受傷,在林銘的強大恢復能力下,也能在戰鬥中慢慢復原。

一直斗到兩三百招,光影武者終於不得不承認一件無比荒謬的事情,那就是林銘的耐力竟然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個鍛骨巔峰武者,真元凝厚程度和恢復力堪比初入後天的武者,這可能么?

憑藉形同鬼魅的身法閃避大部分攻擊,又有著烏龜殼一般的防禦力和超強的恢復能力,明明對方的戰鬥力遠不如自己。可是就是拿他沒辦法。

這讓光影男子有種有力使不出的感覺。

「就算是在生死試煉第一關吸收了大量的氣血之力,也不至於這麼頑強。難道這小子體制特殊?」光影武者眉頭微皺,「必須要速戰速決,否則拖下去,不一定是誰先堅持不住,可是他的速度太快,我的殺招很難攻擊到他,必須先限制他的速度。」

「只有一招能限制他的速度,不過使用這一招的話,對我也有很大限制,可是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這樣想著。光影武者突然調轉劍鋒,一劍刺向了地面。

「重力囚籠1

嚓!

大量的真元灌入地底,林銘頓時感覺周圍的重力詭異了起來,「嗯?又是這一招。1

當時在第五層凡人界,那以方天畫戟為兵器的凝脈期武者也用過這一招。逼的林銘不得不硬擋攻擊。

現在,同樣是這一招,因為出自後天武者之手,威力更大,他只覺得地面彷彿一個磁石一樣,吸的自己步履維艱。

「糟糕了。」

林銘能堅持到現在,除了依靠他強大的恢復能力和防禦力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依靠金鵬破虛身法,避開了大部分攻擊。現在身法被廢,林銘便危險了。

「嗯?不對,他支撐這一招也要分出大量的真元。」

林銘發現,那光影武者現在體內真元明顯弱了一截,他的力量分出去很大一部分來支持這個重力囚籠了。

林銘瞬間明白,這個重力囚籠只適用於在群戰中與別人配合使用。一人使用重力囚籠,另一人攻擊,要是只有一個人,既要用重力囚籠,又要攻擊的話,那麼他能調用的力量就有限的很了。

眼看那光影武者在醞釀殺招,林銘心中一喜,「好機會,這個傢伙,還不知道我有雷火殺這樣的壓箱底武技。」

「本來我還擔心你全力的招式能擋下雷火殺,現在你只能使用一部分力量,那簡直是自掘墳墓了1

林銘嘴角泛起一個弧度,重玄軟銀槍上燃起了紅蓮之火。

單單看這暗紅色的火焰,實在沒什麼了不起的,光影男子也不認為這火焰能對他構成什麼威脅,事實上,林銘之前屈指可數的幾次攻擊根本就不曾破開他的護體真元。

他只想著儘快解決林銘,根本沒想過自己有敗的可能。

「巫神之力1

光影男子大喝一聲,長劍泛起了一層詭異的紅光,在男子的背後,出現了一個灰色的虛影,這個虛影長得猶如宗教壁畫上的古魔,有三張臉,六條手臂,那三張臉,有猙獰的,有奸笑的,六條手臂就像惡魔的爪子,每條手臂中都握著不同的武器。

這道灰色虛影出現后,光影男子氣勢大漲。

「死吧1

林銘身法受阻,光影男子這一擊勢在必得。

林銘看到男子身後的灰色虛影心中一愕,這個三頭六臂的東西,他之前在巫神聖地的壁畫上看到過一次,莫非這東西也是巫神的某個奴僕?

眼看光影男子一劍斬來,林銘也來不及多想,他將邪神種子中壓縮的能量全部釋放出來,邪神之力——開啟!

林銘體內的真元瞬間暴漲!

雷靈和火精興奮的嗚吟,熊熊的火焰和暴烈的閃電肆無忌憚的從林銘體內衝出。

這一剎那,光影男子意識到一點不對,這小子,一直在隱藏實力?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光影男子一咬牙,硬生生的收回了小部分維持重力囚籠的真元,身後的灰色光影又凝實了幾分,手中的血劍也紅的愈發妖艷。

時間倉促,他也來不及重新聚集能量,不過即便如此,他也不會認為林銘那一點雷霆火焰能夠抵抗他的巫神之力。

而就在這時,林銘槍上的火焰和雷霆猛然交織在一起——

雷火殺!!

「這是……」光影男子虛擬的瞳仁猛然放大,然而他的視野已經完全充斥著熾亮的白光,他的血劍斬在了那白熾的光芒之上,砰然破碎!

「轟!1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宛如平地驚雷,光影男子與雷火殺正撞在了一起,恐怖的雷霆猶如銀蛇亂舞,熊熊火焰紅光刺目。

剛猛的衝擊波如巨浪倒卷,浩瀚無匹的真元如潮水一般向四周撲散開去,化成滾滾真元浪濤,捲起無數的碎玉,席捲了整個神殿!

林銘和光影男子同時倒飛出去。

林銘早在雷火殺釋放出來,就已經運轉全部真元去抵抗衝擊波,可是他還是被震的凌空吐血,持槍的雙手也被炸的骨斷筋折。

而光影男子就更慘了些,他之前沒有太多的思想準備,又是一劍斬在了雷火球上,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即便他是後天高手,也被炸的胸口完全碎裂,一片血肉模糊。

「該死1

光影男子用長劍支撐著地面,他沒想到一時大意,竟然被一個鍛骨期武者打的如此狼狽,他猛的吐出一口血,胸前的肋骨已經斷了大半。

「還沒死……」林銘瞳孔一縮,後天高手太強了,即便因為施展重力囚籠而分去了不少力量,卻依然擋下了自己的雷火殺。

林銘一顆心微微沉了下去,雖然光影男子傷的很重,但是他已經同時用掉了邪神之力和雷火殺,繼續戰下去,情況很不妙。

而就在這時,神殿之上突然響起了眼貘的聲音,「第六關,結束1

聽到這個聲音,光影男子心中不甘,他憤憤的看了林銘一眼,背起長劍,走回了神殿。

「通過了?」

林銘有些難以置信。

這時,空間出現了一陣扭曲,眼貘出現在了林銘的面前,「恭喜你,你是這一萬九千年來唯一一個通過第六層的試煉者。」

林銘不解道:「我還沒有殺死第六層的敵人,怎麼算是通過?」

眼貘道:「第六層的守護者,只要擊敗便可,即便你真能殺死他們,我也會出手阻止的,他們與前五層的守護者不同,他們是真正的生人靈魂,有靈魂烙印和自主意識。」

果然如此,林銘之前就有這樣的猜測,所以並不意外。

眼貘道:「第六層的守護者有十幾個,修為從初入後天,到先天至極不等,他們曾經都是南疆各大部落的神使,南疆部落之間,征戰不斷,神使被殺之事時有發生,這些人,本來都是重傷將死,被我救下,從此以靈魂形態鎮守生死試煉第六層。」

「原來是這樣。」林銘恍然明悟,這神使界還真是名符其實,裡面全都是神使,剛才自己對付的那個只是裡面最弱的,這也是因為他只有十五歲,如果骨齡大一點,就要對付後天中期、後期的高手了。

「休息三個時辰,你可以進行第七層的試煉1

眼貘說完,便直接消失。

林銘聽后苦笑不已,他還能通過第七層么?

第六層已經是取巧了,以他的實力,根本鬥不過後天高手,如果不是憑藉身法、耐力和防禦力拖的守衛者失去耐性,出了一個昏招,自己根本就斗不贏。

現在實力基本沒增加,要過第七層,可能么?

從第四層開始,每過一層,難度都會增加一大截,不出意外的話,第六層到第七層難度也會飆升。

這還怎麼過?

如果過不了,不但那枚奇異的紅色水晶變成了鏡花水月,連帶著第六層的力量獎勵也搭進去了。

所以無論如何,必須全力以赴,雖然希望渺茫,但總要去爭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