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八十三章百世輪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百世輪迴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在輪迴世界中,時間已經失去了概念,林銘只是走過了,看過了,將一切都深深的印在了腦海之中。

每一次林銘面臨選擇的時候,他都面對著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

林銘看到過飛黃騰達的自己,也看到過落魄的自己。

他看到過未來自己不同的妻子,不同的子女。

留在天運國,成為七玄武府府主,與已經成為七玄使的秦杏軒結成夫妻,子孫後代開枝散葉,建成天運國第一家族……

留在南疆,娶娜依、娜水兩姐妹為妻,重建娜氏部落,成為南疆之王……

當然,也有無盡灰色的人生,最慘的一次,林銘沒有得到魔方,被朱炎迫害,手筋腳筋全斷,而後父母病逝,半生行乞……

一個個人生看過來,林銘始終保持著他的過客心態,不留悲喜。

「所謂的『現在』原來如此脆弱,哪怕『過去』錯了一點點,『現在』就是完全不同的結果……」

「過去是『因」現在是『果」因果相續,便是一次又一次的輪迴。」

林銘感悟到的東西越來越多,他的武道之心不再如以前,只是簡簡單單的堅定執著,而是愈來愈複雜,包含萬千。

在巫神塔之外,娜依娜水已經等待了五天五夜……

其實從第二天開始,娜依已經不抱希望了,林銘恐怕已經死在了神國中,否則不可能去這麼久。

在此之前,娜依萬萬沒有想到。林銘會死。

一個本來會驚艷南疆的天才,就這麼隕落了……

當希望泯滅之後。娜依說不出是什麼感覺,惋惜,痛惜,還有一些難過。

她們姐妹只能依靠自己走下去,父母的仇也要靠自己了。

雖然認定林銘死了,可是娜依卻並沒有離開巫神聖地。

因為從巫神聖地離開,到最近的部落,路上要經過荒野叢林,以她們姐妹的實力,活著走出去的概率不超過七成。

七成的概率。娜依也許還會冒險。然而讓她絕望的是,在地宮中滯留了兩天兩夜之後,出了巫神聖地,娜依發現,馬死了。

拴著四匹矮腳馬的韁繩被硬生生的扯斷了。地上留下了大片大片的血跡,一匹馬直接被吃掉了大半,另外三匹則被咬死了。

這直接絕了娜依的念想,沒有馬,她們活著出去的概率不超過兩成。

娜依自然不可能讓妹妹冒這麼大的險。

娜依本來想著從馬背上的口袋中找一些有用的東西出來,然而就在這時,她突然看到森林之中兩對綠瑩瑩的眼睛。

那是兩匹腐狼!

腐狼是二級凶獸,相當於易筋巔峰的武者,以腐肉為食。當然它們也不介意吃活物。

幸虧傳送陣還開著,娜依在腐狼撲上來之前逃回了巫神聖地,在裡面關閉了傳送陣。

就這樣,娜依和娜水被困在了巫神聖地。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這個時候,食物快吃完了。這些食物,自然是猴臉男子和光頭大漢帶著的,不過他們帶的也不多,因為食物和飲水都可以在南疆森林中找到,他們有這個實力,也懂得辨毒。

尋找食物變成了一大難題,而兩匹腐狼就在外面守著,娜依根本不是對手。

山地馬,一匹有七八百斤,三匹馬有兩千多斤,兩匹腐狼就算一天吃五十斤肉,也夠它們吃四十天了!

這四十天時間,娜依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們如果被困在巫神聖地中,那就得渴死餓死。

「姐姐,我們怎麼辦……」娜水摸著肚子,小聲說道,她餓了。

煉體期武者相比凡人能在不飲不食的情況下活更長時間,但並不代表他們就不會有難熬的飢餓感,現在兩姐妹的食物只夠三天了,為了節省,她們每天都吃的很少。

看著臉色蒼白的妹妹,娜依心中一動,轉身望向了巫神塔,目光中有了一絲堅定。

她現在唯一的一個希望就是去闖巫神塔!

這個時候當然顧不得自己不是闖巫神塔的最佳年齡了,可關鍵問題是,即便闖了巫神塔,她的實力頂多提高一個境界,達到易筋期。

在易筋期對付兩匹易筋巔峰的腐狼又有多大可能?

就算趕跑這兩匹腐狼,在沒有馬的情況下,想帶著妹妹穿過六七百里的荒野叢林,又有多大希望?

娜依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生死危機。

月夜如血,一個手持暗紅匕首的青年坐在大樹上,摸摸的擦著匕首上的鮮血,寒冷的月光灑下來,如水銀一般鍍在了匕首之上,泛著森然殺機。

某一個時刻,青年突然抬起頭,兩隻眼睛凝視著前方的虛空,目光中帶著一絲凝重和警惕「誰?」

青年冷聲道。

這個青年,也是林銘,成為殺手的林銘,天運國第一殺手,人人聞而喪膽!

一直站立在虛空中的林銘微微一驚,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察覺到。

「察覺到了我,是出自殺手的直覺么?無論是直覺又或不是,至少,證明我與這個虛幻的世界並非涇渭分明,而是已經部分的融入了其中,所以他才會發現我……」

「虛幻與真實本來就對立存在,卻又彼此相依,沒有虛幻,也就無所謂真實,沒有真實,虛幻也失去了意義,真亦假,假亦真,這已經是第九十九個世界了……」

林銘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他依舊靜立著。

那殺手青年皺了皺眉,最終認定剛剛只是錯覺而已……

林銘背過身,腳踏虛空而去。第九十九個世界,是離開的時候了。

九十九后。還有么?

林銘抽出了須彌戒中的重玄軟銀槍,九尺九寸,槍的極致。

為何是九尺九寸,不能再長一點呢?

恍惚之中,林銘來到了一片白亮的世界,這個世界中什麼都沒有,只有無數的光點漸漸凝成一個清晰的少年,與林銘遙遙對立。

那少年的裝束、樣子、年齡、氣質都與林銘完全一樣,完全是現在林銘的一個複製品。

「這就是第一百個世界嗎?空蕩蕩的世界,只有我的本心在這裡。以前九十九個世界中的我。每一個都與現在的我不一樣,而這第一百個世界中的我,卻就是現在的我。」

「你是誰?」少年驚疑的問道。

「你是誰,我便是誰。」

少年皺眉道:「我是林銘,可是林銘只有一個。」

「是的。只有一個。」林銘點頭。

「那你是假的?」

「不,我不是假的。」

「那我是假的了?」

「你也不是假的。」

「那我們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林銘?」那少年不解的問道。

林銘沉默了,良久之後,他喃喃自語道:「假的背後,不一定只有真……」

我懂了……

九九之後,是歸一。

九尺九寸的重玄軟銀槍,再長一寸,卻是一丈。

九十九個世界后,是第一百個世界。也就是我的本心世界。

九數盡的時候自然迴轉為一,九九歸一,這是一個輪迴,一個宿命。

然而這個「一」卻與一開始的「一」不同了。

輪迴並非簡單的返回,而是涅槃和重生。

突然明悟到這一點。林銘嘆道:「我與你不同,是因為我經歷了九九輪迴……」

話音剛落,林銘面前的少年忽然化成了無數的光影,消散了。

光影在空中飛舞了一會兒,最終全部飛進了林銘的體內,沒入其中,消失不見。

「呯1

白色的世界完全破碎了。

林銘的身體彷彿一個巨大的漩渦,所有的世界碎片,所有的輪迴景象,都倒逆著捲入林銘的本心世界。

紛呈繁雜的記憶如潮水一般湧入林銘的精神之海。

錯綜複雜的經歷,分裂的人格,如果本心不堅定的人,直接就會因為這些記憶的湧入而迷失自我,輕者精神分裂,重者變成白痴。

然而林銘經歷過魔方空間,兩次吞噬靈魂碎片,已經有了抵抗如此情景的經驗,只是他不明白,為何突然出現這樣的變故,為何百世輪迴的世界,會全部破碎了湧入他的本心之中。

他已經看透百世輪迴,此次考驗理應結束。

為何會如此?

記憶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連林銘也接近極限了。

精神之海上掀起了風暴漩渦,如果不是林銘靈魂之力非常龐大,光是這風暴漩渦就能將他的精神之海絞碎了。

風暴漩渦越來越狂猛,林銘猛一咬牙,讓自己全部的靈魂力盡數沖入漩渦之中,想要將其壓制。

「呼!呼1衝起的靈魂力彷彿一條條蛟龍,從精神之海中衝出,直撲向海上那黑色的風暴漩渦。

「轟1

林銘只覺得自己的頭顱彷彿要炸開一樣,身子一震,無力的跪在了地上。

精神之海的風暴終於平息下去了,但卻沒有消失,黑色的漩渦依舊在精神之海上空旋轉,猶如一個撕裂了空間的黑洞一般,通向神秘的世界。

「這難道是……」林銘擦了一下額前的汗珠,用靈魂力觀察著那黑色漩渦,心潮起伏。

閉上雙眼,無數紛亂的景象閃過林銘的腦海,彷彿那是無窮的人生碎片。

百世輪迴……已經融入了我的本心世界嗎?

猛然睜開雙眼,林銘的瞳仁竟然變成了一雙黑色的漩渦,彷彿透過其中,就是無盡的宇宙一般。

「武意……這是一種新的武意1

「我看過百世輪迴之後,竟然領悟了一種新的武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