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八十四章逆鱗之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逆鱗之血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心緒難以平靜,領悟兩種武意的人,世間少有,其難度難的讓人絕望!

沒想到,自己竟會得到如此機緣!

「既然這武意是我看過了百世輪迴后領悟的,那麼就叫它是輪迴武意吧。」

林銘心緒完全平靜下來,他周圍的世界如同水紋一樣消失,下一刻他回到了生死試煉之中,而在他面前,虛空發生了一陣水紋般的波動,眼貘出現了。

「恭喜你,你完美的通過了第七層!成為巫神塔建立以來,第一個通過全部考驗的試煉者1眼貘開口說道,雖然說的是道喜的話,卻依舊是冰冷無情的聲音。

「第七層的試煉本來就是一個機遇,我想你已經明白了吧。」

「嗯,我懂了。」林銘點頭,巫神界原本就不存在,因為巫神並非神,世界也沒有神,所謂的神是人們想象出來的,它只存在於人們的心中,所以巫神界,就是人們的心中世界。

在經歷百世輪迴之後,林銘的武道之心有了本質的變化,從開始的只懂得堅持、執著,到現在,他武道之心似乎隱隱的聯繫到了某種大道至理,揭開了「武」和「道」的秘密。

這種變化,短時間內不會體現在實力上,但是對林銘日後的成就卻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更珍貴的,就是這輪迴武意。

林銘可以感覺到,輪迴武意,要勝過他以前的空靈武意許多倍,是一個十分可怕的武意。

「依照約定,這是給你的寶物。」眼貘說著,空間出現一道波紋。封著紅色細絲的紅水晶出現在了林銘的面前。

林銘深吸一口氣,用手去觸摸這紅水晶。入手如水一般的觸感,林銘問道:「現在可以告訴,這是什麼東西了吧。」

「當然可以。」眼貘說道,「這是主人在神域,一次戰鬥中,偶然得到的逆鱗之血。」

「逆鱗之血?」林銘微微一怔,耐心的聽下去。

眼貘道:「龍有逆鱗,觸之必死,這紅水晶中封著的紅色細絲,是真龍的逆鱗之血。此血有靈。故而用萬年紅晶封住,以防其靈性逸散,或是逃走。」

「真龍?」

林銘愣了一下,傳說中的真龍,根本就是虛無縹緲的東西。真龍到底有多強,誰也不知道。

在天衍大陸上只有蛟龍,而即便是蛟龍,也是根本見不著的。

人們能見到的只是亞龍,也就是混了蛟龍血脈的凶獸,只能算假龍。

據說蛟龍性淫,好**,所以就有了這些龍血凶獸,這些凶獸。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是堪比先天高手的凶獸,甚至更強。

像林銘之前吃的紅金龍髓丹,那紅金龍,只是混了亞龍血脈的凶獸,比有蛟龍血脈的亞龍更差一籌,可即便如此。一顆紅金龍髓丹也是價值連城。

「這逆鱗之血能做什麼?」林銘的聲音充滿了期待。

「吸收進體內,能讓你的真元帶有一絲龍陽之氣,在你修為低的時候,它的作用還不明顯,越到高的境界,你就會越發現它的好處了,現在你修為太低,還不足以好好利用這絲逆鱗之血。」

「龍陽之氣?」林銘輕呼一口氣,雖然還不知道具體效果,但是光憑真龍這個名號,他便知道這是一場巨大的機緣。

林銘問道:「為何巫神前輩自己不利用這股龍陽之氣?還是他已經有了?」

眼貘道:「主人沒有,逆鱗之血可遇而不可求,即便是在神域,它也是讓人眼紅的東西,足以掀起一場血雨腥風,然而主人雖然沒有龍陽之氣,但卻在很早之前得到了一顆上古冰蛤的內丹,用秘法將其煉化,使自己體內擁有了上古冰蛤的寒血,從此冰毒不侵,同時能使用寒冰和劇毒的力量,不過,也因為這個,主人的體質偏向於陰寒,所修功法也是如此,他根本無法吸收逆鱗之血中的龍陽之氣,否則體內陰陽相爭,龍陽之氣可能會沖碎他體內的冰蛤寒血,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原來如此,不過巫神前輩沒有想過用這逆鱗之血換取什麼東西么?」

眼貘道:「主人已經修鍊到極高的境界,後來陽壽將近,那時,任何東西都是身外之物了,天材地寶,已經無法幫助主人突破境界,主人也看淡了他珍藏的寶物,放下一切,讓心靈回歸到最原始的境界,返璞歸真,只有這樣,才有在陽壽盡時衝破瓶頸的一線可能。」

「原來如此……那巫神前輩成功了么?」

林銘如此一問,眼貘卻沉默了,而沉默已經是一種回答。

這讓林銘心生感慨,巫神何等人物,為最後的閉死關做了這麼多準備,甚至不惜重返凡間,修建七十二座巫神塔,了卻塵緣牽挂,最後,他放下一切,以返璞歸真的心態,衝擊瓶頸,即便如此,卻還是失敗了!

修武一途,是與天爭命,是掙脫輪迴,永存世間。

然而世界上有多少天資絕頂之人,卻終究沒能爭的過這浩浩天道……

想到這裡,林銘下意識的握緊雙拳,天道難違,可是我偏偏就要去爭下去,修武直到武極巔峰!

這時,眼貘說道:「逆鱗之血不可服用,而是要將它直接引入自身的血脈中,不過你現在修為太低,逆鱗之血不會融入你的身體,強行融合它你只會爆體而亡,我會在你身體中下一個禁制,封住逆鱗之血,等到你修為足夠時,自然可以解開這個禁制,將逆鱗之血完全吸收掉,不過吸收逆鱗之血的過程十分痛苦,要壓制住它的反抗,相當於一次洗筋伐髓。」

林銘道:「我知道了,謝謝眼貘前輩。」

「割開手腕,將血引入吧。」

聽了眼貘的話,林銘從須彌戒中取出一把匕首,用力一切,直接劃開了腕動脈,血流如注。

不過林銘的恢復力太好了,劃開這一道之後,傷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的癒合著。

這時,林銘手中的逆鱗之血懸浮起來,眼貘意念一動,只聽得一聲脆響,紅色水晶上破開了蛛網般的裂紋,那逆鱗之血彷彿被關在籠中不見天日的鳥兒一般,得到自由之後便一衝而出。

然而就在它要逃的時候,一股無形的力量卻壓制住了它,直接將它壓入了林銘的血管中。

在強大氣血之力的支持下,手腕處的傷口很快便癒合了,逆鱗之血就這樣被封在了林銘體內。

隨著逆鱗之血沒入林銘的身體,眼貘閉上了它巨大的眼睛,一股股無形的意念波動從眼貘身上散發出來,全部匯入了林銘身體中。

在林銘身邊,空間開始扭曲起來,彷彿一個空間囚籠,將林銘完全鎖在了裡面。

林銘知道,這是眼貘在下禁制,避免逆鱗之血逃出。

逆鱗之血桀驁不馴,剛出牢籠,又來到另一個牢籠,它怎能甘心,在林銘身體內左突右沖,想要破開林銘的身體,逃到外面去。

可是一股無形的空間力量卻將它禁錮住了,這空間力量越擠越緊,直將它逼到了林銘的心臟處。

逆鱗之血更加狂躁,一次又一次的衝擊,沖的林銘心口劇痛,這種疼痛感就彷彿有一根尖錐在自己體內亂扎一般。

用靈魂力探查到逆鱗之血在自己體內的動作,林銘苦笑不已,這麼下去,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將它吸收掉……

這巫神給了自己一個大蛋糕,卻只是看得見,吃不著。

眼貘一邊封印逆鱗之血,一邊說道:「我會將它封入你的心臟,而後將解封之法告訴你,不到先天至極,你不要貿然解開禁制吸收它,否則你會有生命危險。」

「先天至極?」林銘無語,自己連凝脈期都沒達到,到先天至極得多久?不過也不奇怪,這逆鱗之血是真龍血脈,雖然只是小小的一點,卻也不是現在的他所能駕馭的,要怪只能怪自己修為太低。

眼貘看出了林銘心中的失望,在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之後,卻被告知這股力量無法使用時,失望是人之常情。

眼貘說道:「修武一途,須循序漸進,你現在擁有的力量和體制,已經是許多天才想都不敢想的了……」

眼貘話剛說完,突然咦了一聲,就在它說話的時間,林銘體內的逆鱗之血突生異變!

逆鱗之血臨近林銘的心臟之後,彷彿突然遇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甚至表現出了深深的懼意。

它不再左突右沖,只想著儘快逃離林銘的心臟,然而眼貘布置出空間之力,卻擠壓著逆鱗之血不得不向林銘的心臟逼近。

逆鱗之血似乎急了,它拚命的抵抗著這股力量,可是它畢竟只是一絲血脈而已,即便是真龍血脈,也抵抗不了眼貘的力量。

距離林銘的心臟越來越近,逆鱗之血的血靈開始顫抖了。

林銘一直用靈魂力跟隨著這股逆鱗之血,他感受到了逆鱗之血的恐懼,心中微微一愕,逆鱗之血可是真龍的血脈,雖然它本身力量有限,但是它的高傲卻如真龍一樣,怎麼會突然如此害怕,難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