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八十六章狼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狼毒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在巫神塔之外,時間只經過去了七天七夜。

「嗷嗚1

幽暗寂靜的巫神聖地突然傳來一聲狼吼,一匹小牛犢大小的腐狼沖了進來,它嘴角掛著腐肉的碎片,身上一股惡臭,森白的獠牙露在外面,滴著口水,綠油油的眼睛在幽暗的環境中格外明亮。

而在腐狼前面,一個小女孩飛快的奔跑著,她赫然是娜依。

此時她稚嫩的臉上卻並無恐懼和慌亂,反而是咬著牙,拚命的催動體內真元,發揮出她的極限速度。

可是娜依畢竟只有練臟期,而且人類本來就不如凶獸善於奔跑,她如何比得過易筋巔峰的腐狼?

腐狼越追越近,娜依巳經能聽到背後呼呼的風聲,甚至能感覺到腐狼呼出的熱氣。

「吼1

腐狼飛身一撲,鋒利的狼爪直刺娜依的嬌弱的後背。

「啊1

娜依拼進最後的力量,猛地向前一躍,然而狼爪還是撕開了她的背脊,衣衫破碎,血肉模糊!

「砰1娜依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身體連翻帶滾,而這時候腐狼再度撲出,這一次,它的利爪對準了娜依的咽喉!

千鈞一髮之際,娜依眼中寒光一閃!

「嗖1

銳利的利刃破空之聲突然響起,一根拇指粗細的玄鐵標木倉從牆壁的孔洞中射出,直接刺中了腐狼飛起的身體,鮮血飛濺!

「嗷嗚嗚……」腐狼慘叫一聲,被這根蘊含著巨大力量的標木倉射飛,直接釘在了地上,然而這還沒完,就在腐狼重重摔向地上的時候,那地面突然穿出一排鋒利的刀陣,寒光森森的刀鋒直接刺入了腐狼的身體。

「噗1

腐狼像一隻死狗一樣被刺了個萬刀穿心,死的不能再死。

看到這一暮,娜依重重的吐出一口氣,虛脫的躺在了地上,她的後背已經滿是血跡,三道狼爪留下的傷口深可見骨了疼痛感如潮水一般陣陣傳來,娜依的額頭滲出了點點汗珠。

「姐姐1

娜水撲了過來,看到重傷的姐姐,她的眼淚早已經止不住,嘩嘩的向外流:對娜水來說,姐姐不但是她的希望,也是她的精神寄託,如果娜依出了事,她也會失去活下去的勇氣。

「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娜依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內心卻苦澀無比。

她還是低估了腐狼的速度,結果受了這麼重的傷。

外面還有一匹腐狼,以自己現在的狀態,怎麼可能殺死它?

食物只剩下最後一天了,娜依卻一直沒有去巫神塔,她估計,現在自己的狀態,最多通過巫神塔的第三層,進入第四層,而後便寸步難進了:巫神聖地只能進一次,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機會,如果只能進入第四層的話,她日後憑什麼資本為父母報仇?

兩個毒誓,一個是保護妹妹,一個是復仇,她一個都不想放棄。

如果能在巫神聖地修鍊一年,達到易筋期,再入巫神塔,娜依相信自巳至少能進入第五層,如果在巫神塔中能突破鍛骨期,那麼即便沒有馬匹,她也有很大的把握帶著妹妹穿過荒野叢林了。

可是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缺少食物,除非殺掉那兩匹腐狼。

娜依自然不是腐狼的對手,她便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以自巳而誘經,弓腐狼進入巫神聖地,而後依靠巫神誓機關滅殺它!

明知進入巫神塔,提升了自己的實力之後再去引誘那兩匹腐狼把握更大,可是娜依不甘心,不甘心因為兩匹腐狼就浪費掉她人生中這最重耍的試煉機會。

她想賭一次!

腐狼也不是一直吃腐屍,偶爾會吃活物,娜依趁著一匹腐狼離開尋找活獵物的時候,把另一匹腐狼引了進來,用機關滅殺。

可是她的賭博卻失敗了一半,她低估了腐狼的速度,受了重傷了腐狼的爪子,是有毒的!

腐狼常年吃腐屍,體內有屍氣屍毒,被它們抓傷,就會染上瘦疫,不治而亡!

現在食物快沒了,外面還有一匹腐狼,自己還被腐狼抓傷,該如何逃離這處死地?

娜依咬著嘴唇,把大腿旁插著的匕首拔了出來,扔給妹妹,說道:「阿水,聖地的書庫里有很多書,你找一些沒太大價值的書籍,拿出來,點一堆火,把匕首燒紅,把我背後傷口的腐肉切掉……。」

f到娜依這樣說,娜水嚇了一跳,看著姐姐背後血肉模糊的傷口,她怎麼下的了手!

「姐…」姐明……」

「快去,狼爪有毒,否則來不及了1

「我……我知道了。」娜水咬了咬牙,轉身要去書庫,拿了一些沒有什麼價值的書籍,依照娜依說的,點一堆火把匕首燒的灼熱。拿著這匕首,娜水的手都在發抖,她小時候雞都沒殺過,現在卻要在姐姐背後下刀,而且還是燒的灼熱的匕首。

「阿水,你可以的,晚了屍毒擴散,就來不及了1

娜依咬了一塊布條,等待著劇痛的降臨,如果不是傷口在後背,她根本不需要娜水來做。

娜水眼角含淚,撕開姐姐背後的衣服,那裡的傷口滲出的血已經微微發黑了,果然如娜依所說,狼爪有毒。

娜水呼吸急促,現在,她下不了手也要下,否則姐姐就會死。

正欲一刀切下去的時候,娜水突然聽到背後的腳步聲,她心中一驚,猛地轉頭,匕首也隨之指向身後。

「誰?」娜水此時已經風聲鶴噥。

而就在她轉身看到來人的瞬間,娜水卻猛然愣住了,在她身後,站著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雖然他穿著狼狽,可是眉宇間卻有著一股自信冷靜的氣質。

木…」木妹……

娜水有些獃滯了,旋即淚水嘩啦啦的往下滾,如果不是跟木林太生分,她真的想撲上去大哭一通「木……木林哥哥,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她被腐狼抓傷了,中了毒1

娜依也看到了林銘,她心中滿是不可置信,木林還活著!?

怎麼會這樣,在納顏達的筆記中,納顏達在神國中只是滯留了幾個時辰而已,而林銘卻呆了七天七夜了!

七天七夜…」他竟然平安歸來了?

林銘看了一眼娜依上的傷口,那裡的血巳經開始發黑了。

林銘伸手按在了娜依的背上,一股真元隨之湧入娜依體內,如今林銘對真元的操縱巳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幾千股化成細絲的真雲織成了一張大網,罩住了傷口所在的地方。

「噗1

一股黑色的血箭從娜依傷口中衝出,只是短短的幾息時間,林銘已經將娜依體內的屍毒全部逼了出來。

而後,林銘從須彌戒中取出一個小瓷瓶,在娜依背後撒上一小撮白色的粉末,這是極品金瘡葯,一兩葯價值幾百兩黃金。

林銘將小瓷瓶遞給娜水,對她說道:「給你姐姐上藥吧。」

娜依此時衣衫半解,林銘覺得自巳上藥不太方便。

「哦…」好的。」才反應過來的娜水急忙幫姐姐上藥,她一邊上藥,一邊忍不住偷看林銘,剛才林銘輕描淡寫的逼出娜依體內毒血的一暮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庶的印象。

這一暮,甚至比當時林銘出手如風的幹掉猴臉男子和光頭大漢更讓娜水記憶深煎。

她本以為林銘只是戰鬥力強,沒想到他還能用這和辦法為人療傷。

不知不覺間,林銘在娜水心中巳經成了無所不能的人物了。

傷葯塗抹到傷口上,娜依身上的疼痛感立庶減輕了。

不一會兒,她便感覺到傷口痒痒的,那是傷口在癒合時才會有的感覺。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凶獸?」林銘注意到了一旁腐狼的屍體,奇怪凶獸是怎麼進入巫神十擦乾眼淚,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告訴了林銘。

林銘聽后心中有些愧疚,沒想到,他去生死試煉七天,給她們兩姐妹造成了這麼大的危機。

林銘從須彌戒中取出一些烤肉、水果和饅頭,遞給娜水和娜依,說道:「現在沒事了,先吃飯吧,一會兒我們就出去。」

須彌戒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能保鮮,食物放進去多久都不會變質,反而新鮮的很。

娜水看到這些香噴噴的食物,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口水:這些天,姐妹兩個吃的都是硬硬的乾糧,味同嚼蠟,不但如此,她們一天還只能吃一點點,早就餓得靜胸貼後背了。

現在看到這麼多新鮮美味的食物,娜水早就流口水了。

趕緊給姐姐拿去了饅頭烤肉,自己也抓起了一塊,正欲大口大口的吃,可是想起林銘就在一旁看著,頓時不好意思了起來,本來長大的嘴巴咬到烤肉上,卻只撕下了一小塊。

在林銘面前,娜水不自覺的維護著她的女孩子形象。

林銘看了心中好笑,故意說道:「你們先吃,我出去看看。」

說著他便起身,本來他是想出去解決了那匹腐狼,但是想到這巫神聖地機關重重,便打消了這個念頭,等娜依傷好后一起出去也好。

娜水臉有些發紅,不過這時候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娜依也吃了不少,兩姐妹確實是餓極了工…求點月票,推薦票,晚上不出意外,還有兩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