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八十八章娜水的心思(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娜水的心思(第四更)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聽了娜依的疑問,林銘笑了笑,他猜測所謂的巫眼之神就是眼貘了。

他說道:「在神國中的經歷很亂,巫眼之神我確實見過了,神國中有很大的機緣,你如果努力的話,也有希望被選入,那樣,你的實力會增長一大截。」林銘並沒有說自己通過了第七層,那太過驚世駭俗了。

「我……也能去?」娜依聽到林銘的話,心跳突然加速,她無比渴望實力,她不但想為父母報仇,她還想重建娜氏部落,如果可能,甚至為師父報仇。

而師父的仇人,可是至少後天中期的高手,她距離這個境界有著太大的差距,很可能一生都無法達到!

可是如果她去了神國呢?那就意味著,她至少會成為納顏達一樣的高手!

甚至可能跨入先天!

到時候,無論是重建娜氏部落還是誅殺仇人,都是輕而易舉!

想到這裡,娜依不自覺的握緊雙拳,她要變強,強大到足以掌控自己的命運!

娜依心緒複雜的看了林銘一眼,她聽得出,林銘無意透露自己到底通過了第幾層,但是娜依心中卻有一種預感,他至少去過了第五層,甚至可能超過羽皇陛下,進入過第六層!

南疆人崇拜英雄,現在一個未來的英雄就站在自己面前,娜依心緒難以平靜,然而她也明白,自己與他的差距太大了,不可能奢望他留在自己身邊,幫助自己。

她的命運,只能她自己把握。

這時,三人已經來到了巫神聖地的入口處,娜依開啟了傳送陣。林銘率先一步踏出,果然如娜依所說。在入口不遠處,躺著四具馬屍,其中兩匹被吃掉了大半。

因為南疆天氣濕潤炎熱,馬屍已經開始發臭,一群蒼蠅圍著屍體飛來飛去,十分噁心。

林銘出現之後,不遠處的灌木叢便一陣晃動,一匹腐狼從裡面鑽了出來,瞪著它綠色的眼睛,兇狠的盯著林銘。

它的配偶剛剛失蹤。怎麼呼喚都找不到。這讓它心情極為暴躁,此時任何獵物出現在它的面前,它都會撲上去將其撕碎。

看到這匹腐狼,娜水小臉有些發白,下意識的躲在了林銘的身後。而娜依卻是神色如常,她知道,這腐狼與林銘的實力差距猶如雲泥。

「嗷嗚1

腐狼厲嘯一聲,猛然向林銘衝來,它伸出鋒利的爪子,直刺林銘的咽喉。

林銘冷笑一聲,上百股震動真元從身上發出,如箭矢一般沒入了腐狼的身體。

「噗1

腐狼口吐黑血,五臟六腑已經被震動真元絞碎。如死狗一樣摔在了地上,骨頭全酥了,成了一堆爛肉,當即斃命。

「死……死了?」娜水覺得不可置信,雖然猜到林銘肯定能輕鬆殺掉腐狼,但也沒想到會輕鬆到這種程度。好像只是看了腐狼一眼,就憑眼神把腐狼殺死了!

這是怎樣的實力啊,娜水呼吸有些急促,再看林銘的目光充滿了崇拜之情。

「走吧。」林銘說道。

「我們去哪兒?」娜依問道。

「先找個地方,把你們安頓下來,然後我履行約定,去火蚩部落把那個蚩骨打幹掉,為你父母報仇。」

林銘準備先幹掉蚩骨打,而後他而後一個人去雷霆山,看看那裡的雷霆草到底有沒有價值,至於火蚩部落的聖火火種,他並不著急齲

「你現在就去殺蚩骨打?」

娜依呆住了,蚩骨打本身修為半步後天,而且還有那麼多高手保護,林銘只有鍛骨巔峰,雖然知道林銘實力驚人,但還是太冒險了!

畢竟易筋期和鍛骨期的差距,遠不如鍛骨期和凝脈期的差距大。

她忍不住說道:「木先生,我知道你實力很強,可是蚩骨打已經半隻腳踏入後天……」

林銘道:「沒關係,如果有什麼意外變故的話,我也能全身而退的,走吧。」

娜依還想說什麼,但是看到林銘已經轉身,只好嘆了一口氣,閉口不言了。

她能感覺出,林銘是一個很固執的人,不會輕易改變想法,而且他將來可能是成聖成神的人物,他說有把握,應該便是有把握吧。

娜依正想著,不經意的瞥見了身邊的妹妹,卻見妹妹一直望著林銘的背影,小臉紅撲撲的,偶爾眼珠轉一轉,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娜依微微一愣,這才明白,娜水恐怕喜歡上林銘了。

十幾歲的少女本就是情竇初開的時候,何況林銘本來就相貌出眾,實力高超,身上散發著一股鋒銳的氣質,再加上他在娜水近乎絕望的時候出現,輕易的化解了所有危機,娜水不可避免的產生了一些崇拜之情,不知不覺的就墜入情網了。也許連她自己都還沒有意識到吧……

娜依微嘆一口氣,妹妹和林銘的差距太大了,不過她不想干涉妹妹的感情,也不想去考慮妹妹與林銘的身份差距,一切就順其自然吧……

霧谷部落,南疆眾多大大小小的部落中一個很不起眼的部落,人口四五千人,因為所處的位置在一個山谷中,山谷的清晨經常瀰漫大霧,所以得名。

霧谷部落距離火蚩部落只有六百里,在十年前被火蚩部落攻陷,現在屬於火蚩部落的奴僕部落,部落的酋長已經被殺了,現在主事的都火蚩人,每年要向火蚩部落進貢豬牛羊、絲麻、美酒、礦產。

有的時候,還要進貢美女,南疆大多數部落是母系氏族,不存在掌權者建立後宮的情況,不過也有父系氏族的,比如火蚩部落便是如此。

火蚩部落的酋長、大將軍、掌教都是男子,擁有眾多後宮佳麗。

霧谷部落雖然地方不大,但是因為所處南疆一處交通要道,所以平時來來往往的行人不少,客棧酒樓等設施,倒是一應俱全。

府谷客棧便是其中比較大的一家了,這一天,府谷客棧來了兩女一男,看起來都是十五六歲的樣子,男子戴了斗笠,背後背著一把刀,應該是一個武者,兩個女子都戴了面紗,看不清容貌,不過光看身材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想必是美女了。

店小二滿面含笑的迎了上來,雖然三人年紀不大,不過按照這店小二的經驗,這三人多半是出手闊卓的人,於是便格外的殷勤。

在南疆,民族部落不計其數,裡面的習俗也是五hu八門,男子戴斗笠,女子戴面紗的,店小二能數出好多個來,所以也沒有太過在意。

他只是感慨著少年年紀輕輕的,艷福就這麼好,有兩個身材姣好的小女孩陪著。

「客官,住店嗎?」

「嗯。」這斗笠少年便是林銘了,他扔出一個金餅子,說道:「開兩間上房,要挨著的,我們的馬在外面,幫我喂好了。」他們來的時候,已經買了三匹好馬,準備殺了蚩骨打,便立刻離開霧谷。

至於被追查什麼的,林銘毫不擔心,霧谷部落距離火蚩部落有六百里,而且這裡處於交通要道,來往人員眾多,林銘幾個人絲毫不起眼。

林銘的修為一般人根本看不透,至於娜依娜水兩姐妹只有練臟期,也算不得太扎眼,何況他們三人還都掩飾了容貌,就更不會有問題了。

「客官真是來的太巧了,我們的上房就剩兩間了,而且還挨在一起,這就給您開著。」

小二說完,殷勤的帶林銘和娜氏姐妹去房間,林銘看了下,乾淨整齊,倒也滿意,便點點頭,住下了。

「準備一桌飯菜,一壺茶。」

「客官要茶?」店小二微微一怔,旋即笑道:「客官想必還不知道,我霧谷的霧hu酒可是聞名南疆,每年都要進貢給火蚩部落,火蚩部落的宴會,用的可都是我們霧谷的霧hu酒。」

「哦?既然如此,來一壺霧hu酒吧。」林銘也不在意,他雖然不怎麼喝酒,不過畢竟在酒樓長大,對酒倒是有幾分研究。

「那我給你上一壇霧hu酒還有谷泥蛙,我們霧谷的泥蛙也是非常有名的,絕對讓您吃一次就忘不了。」

「嗯,好。」

林銘也不在意吃什麼,他把刀取下來,放在桌上,與二女坐在了一起,小二應了,便往廚房去了。

不過等谷泥蛙和霧hu酒端上來,林銘嘗了一下之後,也不禁讚歎,確實是難得的美味。

娜水似乎也是吃著味道不錯,只是臉上蒙了面紗,吃飯不太方便,只好小口小口的吃了。

就在這時,客棧之外突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林銘抬頭望去,之間五個騎士騎著紅色的膘碩大馬停在了客棧之外。

那五匹馬通體沒有半點雜毛,碼頭足有九尺高,身體壯碩,響鼻如雷,體重怕是超過了兩千斤。

「赤血駒?」林銘認出了這種馬,如果是放到天運國,一匹就價值四五千兩黃金!

不過貌似這赤血駒就產自南疆,在這裡,估計會便宜不少的。

五個身穿皮甲的騎士從赤血駒上翻身下來,為首的那個身高八尺,背後背著一桿長槍,渾身肌肉虯扎,行走間步履沉穩,呼吸綿長,一看就是基本功紮實的高手。

其餘四個人,身材長相倒是很普通,不過走動間卻不自覺地流露出一股殺氣,顯然是久經沙場,殺人無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