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八十九章火蚩軍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火蚩軍士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四個鍛骨巔峰武者,一個鍛骨中期武者,林銘一眼看出他們的修為。

這樣的組合,顯然不會是嗚人,霧谷總共才幾千人,哪會出這麼多高手。

「小二,把我們的馬喂好了,少一根馬毛,我砸了你的店1一個身披熊皮的武者進來就吆喝道,煞氣十足。

這店小二雖然是凡人,看不出他們的修為,但他卻認得這些人帽子上的狼毫,這是火蚩軍人的標誌!

霧谷早就被火蚩佔領,南疆屬於奴隸社會,戰敗的部落,經常有大量人口被擄掠為奴隸,不過也許因為霧谷部落太小,這才幸免於難。

現在的霧谷生意人,平時走在路上都怕樹葉掉下來砸了腦袋,看到火蚩人,如見瘟神。

何況現在是火蚩的軍人,這絕對是惹不起的主兒,小二急忙點頭哈腰的招呼著。

「來三十斤霧花酒,什麼好肉好菜儘管上1

「是,是,馬上就好。」店小二急忙下去,掌柜的都驚動了,滿臉賠笑的上來給幾個人倒水。

店面本就不算大,他們坐的位置與林銘隔了一個桌子。

「哈哈,兩個月沒活動筋骨了,這次給大首領打前鋒,是咱們兄弟露臉的時候,得好好乾一場1那背著長槍的大漢說道。

聽到大首領幾個字,娜依持筷子的手一抖,轉頭望向這五個男子,臉色變了幾變。

「嗯?怎麼了?」林銘用真元傳音問道。

娜依回道:「他們是火蚩部落的軍人,在火蚩部落,軍人一般叫大將軍是大首領,也就是蚩骨打1

「哦?」林銘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沒想到這才剛到霧谷,就聽到有價值的情報了。聽起來這蚩骨打要外出了,自己正好守株待兔。

這時候酒罈子上來,那披著熊皮的武者一刀破開了泥封,倒了滿滿一碗,笑著說道:「嘿,放心吧老大,咱們兄弟什麼時候丟過臉?何況這次只是探個路而已,依我的意思,我們五個,直接就能把那一頭小的搞定了。」

「別在這兒給我吹。黑水沼澤里三級凶獸可不少。甚至四級凶獸都有,我們兄弟進去,還不夠看,我們就是打好先鋒,探好路。把沼澤里的爛泥潭給封上,等大首領大軍人馬殺到就可以了。」

「今天時候已經不早了,往北的地方都不怎麼太平,晚上更是凶獸出沒,走夜路有危險,雖然我們不怕,但是這次任務事關重大,要是折損了馬匹,耽誤了行程。那就得不償失了,所以我們今天在這裡住一天,明天出發,到晚上趕到黑水沼澤。」

背長槍的武者喝了一碗酒,不緊不慢的說道。

「好的老大。」

「嗯,你們也是難得出來一次。好好玩一下,今晚上,吃好了,喝好了,再找個女人,放鬆一下,明天趕一天的路,晚上到了黑水沼澤說不定還要惡戰。不過先說好了,找女人可以,但是別給我折騰一晚上,第二天趴在女人肚皮上起不來了。」

「哈哈,老大,我們兄弟的實力,就算真的折騰一晚上,第二天照樣生龍活虎1這些人都是鍛骨武者,一晚上不睡也沒什麼大礙。

「聽說霧谷的女人都是櫻桃口,水蛇腰,今晚上一定得試試1

提起找女人,其他幾個騎士明顯興奮起來,在軍隊里憋的實在有點久了。

林銘默默的喝酒,目光雖然沒有看向這五個騎士,可是靈魂力始終鎖定在他們身上,他用真元傳音問娜依道:「這幾個人在軍隊里是什麼級別?」

娜依道:「他們當中兩個人帽子上掛著狼毫,一撮狼毫是百夫長,兩撮狼毫是千夫長,三撮狼毫是萬夫長,也就是統領,還有三個人帽子上沒有狼毫,不過我看他們的武器都是劍,應該是將軍貼身侍衛一類的。」

一般上場殺敵的軍人都不會用劍,而是用槍用矛,劍雖然變化多端,但是攻擊力不如刀槍,尤其不適合群戰,用劍的,多半是文將,或者侍衛。

「哦?兩個萬夫長,三個高手侍衛。」林銘注意到,那兩人帽子上的狼毫都是三撮。

鍛骨巔峰,任萬夫長,這個修為和級別的匹配與天運國一樣!

當初鐵峰也是鍛骨巔峰的時候,爭萬夫長的職位。

區區數百萬人的火蚩部落,在軍隊編製方面絲毫不遜色於天運國,南疆人果然驍勇善戰。

而且看這五個人,言談間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頤指氣使,睥睨天下的氣勢,這種氣勢看似目空一切,驕傲自大,但其實這氣勢是久經沙場,經歷無數廝殺,靠無數敵人鮮血鑄就成的必勝信念。這樣的軍人,不把敵人放在眼裡,他們不靠陣型、配合來取勝,而是靠勇猛的衝殺來獲得勝利,將阻礙他們衝鋒的一切碾壓撕碎!

經歷無數次生死戰鬥,雖然他們學的武技功法未必高深,但是論殺人本領,恐怕要比在學院武府里長大的同級武者強得多!

這樣的統領,率領的軍隊也必然是一支虎狼之師!

「怪不得娜依說,火蚩部落想要稱霸南疆,有這樣的虎狼之師,還有修為至少達到後天中期的掌教,滋生出野心也不奇怪,恐怕娜水部落就算不經歷獸潮的洗劫,也會輸給火蚩部落吧。」

林銘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發現那幾個軍人目光頻頻向他們這桌投來,集中在了娜依和娜水身上。

開始還只是隨便看一下,後來幾乎是肆無忌憚的看了,目光中隱隱的有貪婪之色。

林銘眉頭一皺,並沒有發作,畢竟對方只是看看而已,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舉動,而且林銘這次是來殺蚩骨打的,不想惹事。

然而林銘忍讓后,這幾個軍人卻愈發放肆起來,趁著酒勁,開始談論娜依和娜水的身材容貌,言語之中滿是輕佻。

「老大你之前說去找女人,不過青樓那些女人都沒什麼意思,要找還是找良家婦女的好埃」

「嘿嘿,這兩個小娘皮身材不錯嘛,就是蒙了臉,不知道長的咋樣。」

「年紀好像不超過十六歲,把她們按在床上,肯定爽歪歪。」

「兩個小娘皮都有功夫在身啊,這個年紀這個功夫很不錯,不過她們身邊那個男的好像是個草包,看他還拿了一把刀,就是做做樣子,廢物一個。」因為林銘融合逆鱗之血后,已經達到類似於返璞歸真的境界,這些軍士根本看不出林銘的修為,其實就算看得出他們也不會放在眼裡,他們這邊可是有四個鍛骨巔峰武者和一個鍛骨中期武者。

「估計是紈子弟,就是不知道是哪個部落的,嘿嘿,踩紈少爺這種事,我最喜歡。」

許多靠自己實力軍人從基層爬起來的軍人,最瞧不起的就是紈。

這幾人都是軍方的實力派,就算是火蚩部落的紈子弟,他們也沒放在眼裡,何況眼下這小子顯然不是火蚩部落的,不知道是哪個習慣蒙面紗戴斗笠的小部落,就更不用顧忌了,暴打一頓都沒關係,火蚩部落軍方在整個南疆都算是排的上名的,他們連小部落的王子公主都沒放在眼裡。

雖然不怕,但幾個人也只是言語調戲一下,並沒有動手,依舊嘻嘻哈哈的喝酒。

「掌柜的,給我們開五間上房,另外去萬花樓叫五個姑娘來,要上等貨1那披著熊皮的騎士說完,又扔出一塊金子。

掌柜的慌忙接過來,面有難色的說道:「幾位軍爺,真是不巧,我們的上房已經都開出去了,就剩中房了,要不您看看,能不能將就下……」

「操!你他媽準備把豬圈給老子!?」熊皮男子猛地一拍桌子,桌子下的地磚蓬的一聲爆的粉碎,不過桌子卻沒事,掌柜的眼珠差點滾出來,他脖子一縮,只覺得一股寒氣從領口灌進去,全身都發冷。

他毫不懷疑,這些傢伙都是殺人如切草的主兒,伺候不好,砸了他們的店面是輕的,就算打死了人,都不奇怪。

要知道,霧谷只是火蚩部落的殖民地,南疆民風野蠻,力量為尊,一些小部落往往只能在大部落之間的狹縫中生存,一旦某個大部落決定稱霸,那麼附近的小部落就遭了秧了,而一個戰敗的部落沒有任何話語權,部落中的人都會淪為賤民。

掌柜的可不想得罪這五個瘟神,眼珠一轉,說道:「剛剛還有兩間上房,不過開給那一桌客人了,我也是真的沒辦法了礙…」

掌柜的這麼一說,那五個火蚩軍人的目光頓時向林銘一桌投了過來,林銘的眉頭皺起,這個掌柜竟然故意將矛頭轉到他們身上,簡直不知死活,本來還不想生事,現在卻八成要打起來了,砸了你的店鋪卻是你自找的!

五個軍士聽掌柜這麼一說,頓時笑了,披著熊皮的軍士淫笑著說道:「哈哈,原來是這樣,早說嘛,兩個美人,要不我們擠擠,住一起怎麼樣?保證你們住的舒舒服服的。」

聽著這幾人的調戲,娜水臉色頓時白了幾分,而娜依則是面露冷笑,這幫傢伙,真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