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九十一章抽干你的靈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抽干你的靈魂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持劍軍士的劍就停在了距離娜依兩尺遠處,然而娜依卻神色如常,沒有絲毫的驚慌,她看到了這柄劍在輕微的顫抖著,劍的主人已經雙目獃滯,顯然是不可能刺下去了。

她不知道林銘剛才做了什麼,彷彿只是一個眼神,便讓對方精神之海崩潰,變成痴獃!

痴獃的這人可不是阿貓阿狗,而是久經沙場的火蚩軍士,修為鍛骨中期,他的心志早已經在無數次的戰鬥中,磨練的剛強如鐵。

這是怎樣的實力?

已經多次被林銘的強大震驚,每次娜依都會以為她大概猜測出了林銘的實力極限,可是很快她卻又發現,自己猜的根本是錯的,對林銘,娜依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深不可測。

那持劍軍士已經扔掉了長劍,如行屍走肉一般茫然不知所往。

林銘看著這變傻的軍士,黑色的漩渦在他的瞳仁中慢慢消失,這漩渦,也只有被吸入百世輪迴中的人才能看到。

領悟輪迴武意后,林銘發現,這種武意不但能用來歷練武道之心,而且還可以精神攻擊。

用雙眼中蘊含的輪迴之力,將對方的靈魂投入百世輪迴之中,讓他錯綜複雜的記憶中迷失自我,徹底崩碎他的精神之海。

五個軍士中只剩下最後一個持槍軍士,他是五個人中的老大。

他看到地上的三具屍體和雙目茫然的持劍軍士,心都在顫抖,從林銘捏碎熊皮軍士的頸椎開始,到他一個眼神將持劍軍士變成白痴,整個過程也只是兩個眨眼的時間。五個鍛骨期武者,已經有四個被解決掉了!

這個人是惡魔嗎?

他放下了手中的槍桿。雙眼漠然的盯著林銘,他知道,今天他已經躲不過去了,在這種人面前,他根本沒有逃跑的資格。

躲在二樓的掌柜,早已經嚇傻了,他此時癱坐在二樓的立柱旁,褲襠已經濕了,他腦海中只回蕩著一個念頭,完了。這麼多火蚩軍士死在自己店裡。他已經完了,必死無疑!

「小子,算你狠,我技不如人,認栽!不過殺了我們你也別想活!大首領遲早會將你查出來。滅了你們的部落!到時候會將你千刀萬剮,下湯鍋1

林銘隨手扔掉了手中的槍,笑道:「你們大首領在哪兒?用不著他找我,我正想去會會他呢。」

他說這句話的同時,真元在兩人周圍已經形成了一道屏障,隔離了聲音。

持槍男子頓時面色一變,身上湧起了一陣森森寒意,是了,對方這麼好的身手。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來到霧谷這個小地方,他是沖著大首領來的!

他的實力看似是鍛骨巔峰,恐怕已經修鍊到後天巔峰了吧,所以才能返璞歸真,隱藏修為!

意識到這一點,持槍男子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活路。留下命來反而會受審問,徒受皮肉之苦,他當即一咬牙,就想自絕經脈自殺!

林銘的靈魂力已經時刻鎖定持槍男子的身體,發現他體內真元的異動,冷哼一聲,猛然一掌拍出,正拍在了持槍男子的心口,絕脈手!

霸道的真元湧入持槍男子的體內,將他全身經脈盡數破壞,持槍男子悶哼一聲,直接跌倒在地,全身傳來的劇痛讓他面色慘白。

他想提起真元,卻駭然發現身體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真元根本就提不起半點來,他驚懼道:「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廢了你的武功而已。」林銘冷漠的說道。

「廢了我武功……廢了我武功……哈……哈哈1持槍男子似乎已經精神失常,從剛才經脈中傳來的劇痛,他已經知道林銘說的是真的,對一個軍人和武者來說,廢了武功,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林銘才懶得理會這持槍男子在想什麼,他一把將這人提了起來,對身後的娜依娜水說道:「我們走。」

「好。」娜依快步跟上去,娜水卻還有些發獃,每次看到林銘出手,她都心潮起伏。

不管是之前對付光頭大漢,對付腐狼,還是現在對付這五個兇惡的軍士,根本就沒有纏鬥,全部是壓倒性的碾壓和秒殺!

這種勢不可擋的實力在娜水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阿水,走了。」

「礙…好的。」娜水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時林銘已經走出客棧了。

他毫不客氣的霸佔了五名軍士的赤血駒,像扔死狗一樣將持槍軍士扔在了馬背上,一躍上馬。

赤血駒不愧是名馬,名馬通靈,它根本不認林銘為主人,林銘上馬之後,它長嘶一聲,高高揚起前蹄,想把林銘甩下去。

林銘冷哼一聲,雙腿一夾,那赤血駒只覺得一股大力壓下,它承受不住這壓力,四蹄差點跪倒在了地上。

赤血駒發出一聲嗚吟,再也不敢反抗了。

林銘沒想到這畜生這麼難搞,看了娜氏姐妹一眼,說道:「這匹馬你們騎。」

說著他揪著那統領軍士,跳到了另一匹馬上,娜依和娜水則上了之前的那匹赤血駒,這次,赤血駒沒有敢反抗。

就這樣,四個人騎了兩匹馬,絕塵而去。

赤血駒速度飛快,幾人一個時辰的功夫很快就來到了百裡外的一處叢林之中,南疆地域寬廣,地形複雜,一旦進了叢林,再想搜捕一個人,哪怕出動大軍都未必找得到。

林銘騎著馬來到一處林間空地上,像扔麻袋一樣把統領軍士扔在了地上,他轉身對娜依說道:「你們兩個,找一些爛泥土漿,在這赤血駒的身上塗一遍,紅色的馬匹在樹林里太扎眼。」

「嗯,好。」娜依應道。

林銘轉向統領軍士,他有不少話要問,不但要問關於蚩骨打去黑水沼澤的時間、目的,更重要的是,他要了解不滅聖火的有關信息,林銘想確定它到底是不是火精,同時也想知道火蚩掌教的真正實力。

火蚩部落最吸引林銘的東西,就是這不滅聖火了。

不過看到這統領軍士臉上的冷笑,林銘卻意識到,想要問出他想要的情報不太容易。

這種亡命之徒,多半是油鹽不進的角色,就算嚴刑拷打,也難以從他嘴中摳出來什麼東西。

林銘從須彌戒中抽出一把匕首,在那統領軍士身前蹲下「我有幾個要問你,如果你肯回答,我放你一條生路。」

「放了我?哈哈哈1那統領軍士彷彿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肆意的笑了起來「我根本就不想活了,還需要你放了我?老子一輩子殺人無數,現在死也夠本了1

「你拿匕首是想對我嚴刑拷問?真是好笑,老子折磨犯人的時候,你還在你媽肚子上吃奶呢!要不要老子告訴你人身上幾個最痛的地方,要不要老子告訴你,怎麼才能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統領軍士越笑越囂張,然而笑著笑著,他的笑容卻慢慢的嘶啞起來,他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懼的東西一般,臉色變得一陣蒼白。

此時,在他面前,林銘的雙眼已經化成了黑色的漩渦。

那統領軍士的嘴角抽動了幾下,突然「氨的慘叫一聲,雙手抱頭翻滾在地,足足過了半柱香的功夫,那統領軍士才滿頭是汗的爬了起來,剛才,他看到了無數紛雜的記憶,接著他只覺得好似無數刀子在他腦子裡亂絞,鑽心的疼痛讓他想立刻死去。

「滋味怎麼樣?不需要你告訴我怎麼才能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恰巧也懂一些折磨人的辦法。」

林銘剛才沒有隻是牛刀小試,沒有真正施展出全部的輪迴武意來,否則這統領軍士早已經變成白痴了。

統領軍士這下笑不出來了,剛才那彷彿靈魂撕裂的劇痛讓他疼的想立刻死去。

看著林銘嘴角泛起一個邪惡的弧度,彷彿惡魔在笑一般,統領軍士心中微微發寒,最恐怖的就是對方的眼睛,完全不見瞳仁,只有黑色的螺旋,彷彿要把人吸入無盡的虛空一般。

「你……你剛才做了什麼?」統領軍士的聲音已經失去了鎮定,在他看來,眼前這個年輕人根本就不像人類。

「沒做什麼,只是抽掉了你的一部分靈魂。」林銘不緊不慢的說道「人有靈魂,**死亡后靈魂還在,可以轉生,但是如果靈魂破滅的話,便就此湮滅,不入輪迴。你剛才看到的景象,都是你靈魂記憶中的前世輪迴,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執意不說的話,我會抽干你的靈魂,讓你魂飛魄散,不入輪迴1

林銘只是在胡謅八扯嚇唬人,但是他的話,如同惡魔的呢喃一般,聽得那統領軍士心驚肉跳!

南疆人都有宗教信仰,而且在部落裡面,神權大於君權,部落的最高領袖,都是掌教,神使之類,而不是酋長。

轉世輪迴一說,自然在南疆人心中根深蒂固。

「信口開河!你以為我會相信你1統領軍士色厲內荏的說道。

「信不信由你,這就是你的最終選擇了?」林銘哂然一笑,他的瞳仁依舊布滿了黑色的漩渦螺紋,那螺紋還在緩緩的旋轉著,怎麼看都不像是人類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