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九十三章殺蚩骨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殺蚩骨打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蚩骨打話音剛落,一個混在人群中的黑衣少年突然一步踏前,一桿灰色的長槍從他腋下刺出,如毒蛇一般直取蚩骨打咽喉!

「嗯!?」

蚩骨打飛身急退,可是剛才那一槍,雖然被他的人階上品寶器鎧甲擋了下來,可是一股真元卻透過軟甲沒入了蚩骨打的體內,讓他渾身的真元有些難以為繼的感覺!

以蚩骨打的修為,本來不至於被偷襲,可是他根本就沒有想過,一群俘虜中會暗藏著一個隱匿了修為的高手。

一般只有修鍊到先天或者是少數修鍊到後天巔峰的高手,達到返璞歸真境界,才能全身真元內斂,隱藏修為。而這種高手,如果真的要殺他也根本用不著偷襲。

偷襲者貌似還沒有突破凝脈期,他到底是怎麼隱藏下殺氣和修為的?

情況已經容不得蚩骨打細想,對方的長槍已經直逼他的咽喉,蚩骨打到底是半步後天的武者,在被偷襲的情況下,依然能快速的做出反應,他抽出須彌戒中的寶刀,一刀斬在了長槍的槍尖上。

「鏘1

刀槍撞擊在一起,蚩骨打藉助這股力量,一個凌空翻身向大軍中飛去。

剛才發生的一切只在電光火石之間,火蚩部落的將士們這才反應過來,大喊道:「有刺客1

「保護首領1

蚩骨打的貼身侍衛們抽出刀劍,斬向那黑衣少年,然而黑衣少年彷彿奪命死神一般,手中灰色長槍一抖。凝化成實質的震動真元立刻如潮水一般湧出,七八個士兵就如同被浪打的浮萍一般,紛紛向四面八方倒飛出去,凌空吐血。

這黑衣少年,自然是林銘,他手中的槍是重玄軟銀槍,只是塗了一層灰色的特殊顏料,原本的銀色太扎眼了。而且他的臉上也在偷襲的一瞬間蒙上了一塊黑色面巾,遮住了容貌,只露出一雙眼睛在外面。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人們始料未及,之前已經做好自殺準備的酋長子女看到這突然衝出的黑衣人,目瞪口呆,這人是誰?這麼強的身手,不應該是他們黑沼部落酋長府中的人。

蚩骨打此時心中越來越吃驚,那一小股湧入他體內的真元到現在竟然還沒有被他壓制下來。彷彿那股真元有著無窮的生命力。

「這是什麼真元?」

蚩骨打面色連變,如果說一般人的猶如火焰,修為高深的武者真元精純渾厚,就好比火焰旺盛一些,但本質都是一樣的,可是這股真元卻有著本質的不同,它就彷彿火精,怎麼撲都難以撲滅!

蚩骨打掃了一眼林銘的修為,確實是鍛骨巔峰無疑,這讓他莫名其妙。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來歷?

大量的士兵如潮水一般向林銘湧來,林銘目光一凝,《混沌真元訣》急速運轉,長槍上燃起了紅蓮般的火焰。

橫掃千軍!

「呼1

重玄軟銀槍畫出一個滿月,火焰連成巨大的圓弧,強大的衝擊力將一群士兵掃的橫飛出去。

林銘看準士兵之間的空隙,金鵬破虛!

嗖!

林銘宛如一道黑色閃電一般穿過了士兵的重重包圍,瞬間來到了蚩骨打的面前!

長槍出手,練力如絲!

五千股實質化的震動真元以驚人的速度從重玄軟銀槍上噴涌而出,在空中交錯縱橫。猶如一張大網一般向蚩骨打籠罩而去。

隨著林銘的實力精進,練力如絲已經被他用到爐火純青,隱隱的有突破的趨勢。

看到這張暗藏殺機的光網,蚩骨打大喝一聲,人階上品寶刀上亮起土黃色的光芒,揮刀便向光網斬去。

「大地裂!1

蚩骨打使出了自己的成名武技,飽含能量的一刀斬在光網上。隨著嗤啦一聲巨響,光網被撕裂了!

蚩骨打嘴角泛起一絲獰笑,敵人畢竟只是鍛骨巔峰。怎麼比得過他半步後天?雖然不知道這小子為何實力這麼強,但是想在亂軍之中刺殺自己,卻是找死!

然而就在這時,蚩骨打臉上的笑容卻猛然凝固了,那光網雖然被他一刀劈碎,卻並沒有消散,反而化成猶如細絲一般的真元,直刺他而來。

在獲得逆鱗之血之前,林銘釋放出的震動真元,雖然兇猛有餘,但強度不夠,很容易被敵人破壞消磨掉,進入敵人身體后也會慢慢減弱,如果是碰到生死試煉中的巫奴那樣防禦力強大的對手,就很難傷及對方。

可是現在,融合逆鱗之血后,林銘的這五千股震動真元卻發生了質變,不但無堅不摧,而且韌性十足,難以被滅殺,雖然不說像火精一樣生生不滅,但想要破壞它,卻需要數倍的真元才能將其消磨掉。

這樣生生不息的真元,又豈是蚩骨打一刀能夠劈散的。

華麗的真元彷彿漫天細雨,然而這雨絲中卻蘊含著森然殺機!

一些靠近的細絲的武者直接被切碎,即便是蚩骨打的貼身侍衛也無法倖免,一時間鮮血如雨,他們的實力,在這種級別的戰鬥中能起到的作用太微小了,只是戰鬥的餘波就可能將他們滅殺掉。

蚩骨打面色凝重,手心滲出冷汗,他的瞳仁倒映出這無數的細絲,瞳孔猛然收縮!

「大地護1

暴喝一聲,蚩骨打一刀刺在了地面上,身體周圍形成一道土黃色的光膜,彷彿一個厚厚的蛋殼一般將他籠罩在裡面。

「叮叮叮叮叮叮1

光絲刺在土黃色光膜上發出刺耳的尖響!蚩骨打位於保護罩中,毫髮無傷!

這時,林銘掩飾在面巾之下的嘴角卻咧開了一個輕微的弧度,他等得就是這一刻,他沒指望用練力如絲傷到蚩骨打,只是想將對方困住,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殺招!

「呼1

暗紅的火焰如紅蓮一般在重玄軟銀槍上綻放開來。

「1

紫色的電蛇也從邪神種子中冒出,纏繞在森寒的槍頭之上。

「邪神之力,開啟1

林銘大喝一聲,渾身真元暴漲!

強大的氣勢爆發出來,一槍刺出,絞碎了大氣,火焰和閃電的力量噴薄,刺耳的雷暴聲絲毫不亞於雷鳴谷的虎豹雷音!

那一刻,蚩骨打的臉色變了,可是他卻無法判斷出林銘這一招的威力,在閃電和火焰尚未相交之時,這一招只像是普通的殺招。

猛一咬牙,蚩骨打拚命的催動真元,加固大地護的防禦罩。並不擅長速度的他,只能用凝厚的真元防禦來抵擋林銘暴風驟雨般的攻勢。

以己之長,對敵之長。

蚩骨打的想法沒錯,可是他卻估計錯了林銘這一招的威力。

雷火相交,恐怖的能量瞬間爆發出來,一時間地面彷彿憑空升起一輪紅日,空間被扭曲了,肆意的鋒芒之氣形成了一束束大腿粗細的光柱,如萬丈金劍一般四散飛射。

可怕的撞擊力形成肉眼可見的氣浪,正殿的廣場被恐怖的能量亂流切割的支離破碎,無數的碎石飛起,離得近的一群士兵如稻草一般四散飛開!

蚩骨打的大地護在這樣恐怖的爆炸中猶如玻璃一樣破碎了,土黃色的碎光紛紛揚揚,蚩骨打本人凌空飛出,胸前已經被炸的一片血肉模糊。

林銘展開身法,一步衝出,重玄軟銀槍直刺蚩骨打的胸口,根本不給對方緩一口氣的機會。

蚩骨打強忍著五臟六腑傳來的劇痛,一刀劈向林銘,而就在這一刻,他面前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黑色漩渦,漩渦中傳出強烈的吸引力,彷彿要把他的靈魂撕扯進去!

蚩骨打心中大驚,猛咬舌尖,強行讓自己清醒過來,然而就在他恢復意識的一瞬間,一桿灰色的長槍已經如毒蛇一般出現在他的頸前!

「噗1

長槍入肉的聲音清晰入耳,因為大地護已經被雷火殺破掉,此時蚩骨打護體真元薄弱如紙!

蚩骨打只覺得喉嚨一涼,森寒的槍尖就這麼截斷了他的氣管和頸椎。

他愣愣的看著沒入他體內的長槍,雙眼突出,滿是不可置信之色,從意氣風發的勝利,到死亡,竟然只是一線之隔!

他所夢想著的無盡財富,無數的女人,無上的權力,一統南疆的霸業,永留史冊的功績,一切的一切也都隨著這一槍而成了泡影……

林銘一槍刺入蚩骨打的喉嚨后,震動真元再次散發出來,傳遍蚩骨打五臟六腑,蚩骨打七竅流血,雙目的光芒逐漸黯淡,在失去意識的一瞬間,他聽到了一個少年的聲音響起在耳邊:「娜氏部落亡魂,殺你祭奠1

「原來是……娜氏部落……」蚩骨打嘴角上揚,似乎想笑一下,然而他的這個表情卻永遠的凝固在了臉上。

「噗1蚩骨打的屍體重重地摔在地上,林銘落地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重玄軟銀槍撐地,才站穩了身子。

眼睛火辣辣的疼痛,視野都有些模糊不清了,沒想到,對一個半步後天武者施展輪迴武意有這麼大的副作用,看來以後再遇到高手,輪迴武意要盡量少用。

翻手將蚩骨打的屍體收入須彌戒,全場軍士包括俘虜都愣愣的望著林銘,鴉雀無聲……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修鍊達到半步後天,在南疆算是一方諸侯的蚩骨打,就這麼被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