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九十七章雷霆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雷霆草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白天的雷霆山有一個奇觀,山腳下是鬱鬱蔥蔥的森林,一千丈往上則是灌木高草,再過一千丈是稀疏的荒草,再往上,就逐漸到了冰原雪地,而接近峰頂的幾千丈則是隱隱的白光閃電,連冰雪都沒有了。

從下到上,以此是濃綠、黃綠、枯黃、白色。

一萬丈高的雷霆山,光是山腳下的森林就有數十里縱深,這森林中的樹木長得極其高大,七八人合抱的巨樹放到一般森林中已經能算得上樹王了,可是在這雷霆山腳下,卻只算是普通的樹了。

林銘一路走來,甚至看到了一棵要十幾人合抱,高度近百丈的古樹,光是露在地面上的虯扎的樹根都比一座廟宇還大,看樹齡至少有四五千年之久了。

水越深,魚越大,森林也是如此,樹木越高,裡面孕育出的凶獸也就越猛。

不單單是這些巨獸,那些隱藏在草叢中的毒蟲、毒蛇也是極為致命,不過好在林銘身上已經塗抹了南疆特製的雄黃藥酒,倒是不懼這些毒物。

林銘這一路上一直小心戒備,看到這些巨樹,他對這雷霆山孕育出相當於先天武者的雷霆蜥蜴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森林裡的陽光被樹木擋得嚴嚴實實,粗大的藤條猶如巨蟒一般從樹上垂下,林銘不時地便能看到一些大型凶獸在茂密的森林中擠著樹枝藤條爬過去,嚓嚓嚓的樹枝折斷聲讓人聽了觸目驚心。

對這些凶獸,林銘能避開就避開,實在有不開眼的向他衝過來,他也便順手擊斃了。

就這樣。林銘一路無驚無險的穿過了雷霆山外圍森林,來到了山坡草原地帶,這裡的草不比人矮多少,裡面也是毒蛇毒蟲遍地,林銘走了一會兒,突然心中一動,他看到在不遠處,有方圓三丈的一片地方寸草未生。露出了黑色的岩石。

這塊岩石其實就是元磁礦石,在這一塊礦石的石縫之中,有一株白色的劍形草倔強的生長著,這株草大概有一尺高,草心中有一棵白色的小果實,果實上隱隱有電光閃動。

雷霆草!

林銘之前買了介紹雷霆山的小冊子,一眼認出了這一株雷霆草,雷霆草非常顯眼。因為它們只會長在元磁礦上,而且因為雷電之力的存在,周圍不會有其他植物,一眼便能認出。

「白色葉子,葉脈中有淡淡的紅紋,應該有五十年的年份。」林銘將雷霆草草心的白色小果實摘了下來,而雷霆草本身林銘卻沒去動,這雷霆草長在元磁礦石之上,孕育出來並不容易,林銘不想去破壞。只取雷霆力最豐富的果實就夠了。

將白色果實托在手心之上,林銘意念一動,抽幹了裡面蘊含的雷霆之力,之後,這股雷霆之力沿著林銘的經脈流入心臟,毫無懸念的被邪神種子吸收了。

內視邪神種子中的雷靈,用靈魂力感受它的力量變化,林銘微微失望,雷靈的力量幾乎沒什麼增長,顯然。五十年年份的雷霆草對自己沒什麼價值。

林銘嘆了一口氣,也是,這只是雷霆山的外圍,雷霆之力還不如七玄武府的雷鳴谷豐富,對雷靈的增長沒有任何幫助也不奇怪,看來自己想要大量低年份雷霆草來培育雷靈的幻想是要破滅了。

想要培育雷靈,除非找到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雷霆草。或者從雷霆蜥蜴身上打主意,甚至有可能,找到雷霆山的雷靈。

當然對最後一種可能。林銘根本不抱希望,就算真有雷靈,也多半在雷霆山的山頂,那裡常年閃電不息,最有可能孕育出雷靈,然而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就沒命走到山頂。

林銘繼續前進,走了一會兒,隱隱約約聽到前面有打鬥聲。

在這些密林高草中,有時候不但要防著凶獸,也要防著武者,在這裡殺人越貨后毀屍滅跡太容易了。

不過林銘倒是不怎麼需要擔心這個,因為在雷霆山出沒的武者多半是鍛骨期以下。

雖然說雷霆山連後天武者也只敢在半山腰以下活動,但事實上,後天武者基本不會來雷霆山。

因為雷霆山唯一值得稱道的特產就是雷霆草,來這裡的武者基本都是為了採摘雷霆草的,一棵百年雷霆草,也不過是賣上一百多兩黃金,凝脈期以上的武者根本就看不上眼。

林銘穿過一片灌木叢,便看到前面有人影閃動,打鬥聲也越來越清晰,可以清楚的聽到刀劍相擊的聲音以及低沉的獸吼。

將靈魂力散開,林銘見到不遠處的一片空地上,五個武者正在圍殺一頭不知名的凶獸,這頭凶獸長得像是犀牛,但是背上長了鱗甲,尾巴也是又粗又長,尖端還有倒刺。

從這凶獸散發出的氣勢來看,它的實力不會弱於易筋期武者,它不但皮糙肉厚,而且那一條長著尖刺的尾巴力大無窮,隨便一抽就能抽碎大石。

圍攻它的五個武者三男兩女,他們衣服右胸口都有一條小青龍的標誌,看起來像是出自同一個家族或是門派,其中那兩個女子是一對雙胞胎,看起來十**歲,姐妹的修為都是練臟初期,武器是長劍,她們的攻擊明顯威力不足,劍氣斬在鐵甲犀牛身上不痛不癢。

另一個看起來和雙胞胎少女年紀差不多的青年也是練臟初期,實力與兩個少女半斤八兩,頂多起個牽製作用。

最後兩個年紀長一些的武者則分別是易筋初期和易筋巔峰。

主攻的就是那易筋巔峰的武者,他身穿一身黑色勁裝,手中用了一把黑色玄鐵棍,對這一頭渾身披甲的凶獸,刀劍都不怎麼好使,反而這長棍的殺傷力最大,黑衣武者也是眼疾手快,每次都能趁著這鐵甲分神去對付其他人的時候,又快又狠的一棍抽在它身上。

他專抽那鐵甲犀牛的眉心,這裡正是鐵甲犀牛的中樞神經所在,也是最大的弱點。

鐵甲犀牛雖然防禦力強大,但是也禁不住黑衣武者一棍一棍的砸下來,慢慢的,它視野開始模糊,行動遲緩,最後鼻孔和耳朵都開始流血。

黑衣武者看到時機差不多了,渾身真元爆發,手中黑色玄鐵棍蒙上了一層赤光。

「五嶽崩1

黑衣武者大喝一聲,用出自己最強的一招武技,一棍敲在鐵甲犀牛的腦門上,只聽嚓一聲輕響,那鐵甲犀牛的腦袋凹下去一塊,顯然頭骨被打碎了。

鐵甲犀牛哀嚎一聲,搖晃了兩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師兄的五嶽崩真厲害1那年紀不足二十歲的青年看到黑衣武者一棍砸死了鐵甲犀牛,急忙上來拍馬屁。

黑衣武者哈哈一笑,顯然對這記馬匹極為受用「小龍,你去把這犀牛角割下來,這東西能賣不少錢。」

「好哩。」那叫小龍的青年應了一聲,興沖沖的去割犀牛角了。

兩個雙胞胎少女湊過來,其中一個有些羨慕的開口道:「師兄的五嶽崩越來越厲害了,我們姐妹到現在還沒有學到武技呢……」

言語中既有對黑衣武者的崇拜,也有一些小小的幽怨,對一般武者來說,武技傳承是很難得的東西。

這五個人算是底層的武者了,天賦並不出眾,又是普通家庭出身,加入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說是門派,其實才十幾個人而已,他們所謂的「師父」只有一個,實力鍛骨巔峰。

這五人,論實力比起七玄武府最差的人之堂弟子,還要差一大截。

聽到兩姐妹的抱怨,黑衣武者哈哈笑道:「桑榆、桑蘭,不要灰心啊,你們的天賦不錯,好好努努,師父會傳授給你們的,過兩天有機會的話,我跟師父說說,讓他把《九華劍》交給你們。」

兩姐妹聽心中大喜,甜甜的說道:「謝謝大師兄。」

黑衣武者滿足的點點頭,他很喜歡這種影響別人命運的感覺,尤其對方還是一對雙胞胎美女。

而就在這時,他注意到了不遠處的林銘,這麼近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人,他心中一驚,之前竟然沒有注意到。

不過對方只有初入練臟期,倒是不值得在意了。

眼睛一轉,黑衣武者想起了什麼,對林銘說道:「那位朋友,是來雷霆山歷練的吧?要不要我們帶你一程?價錢好說,以你練臟初期的修為,一個人來闖雷霆山,遇到雷霆蜥蜴必死無疑。」

黑衣武者這麼一說,其餘四人這才注意到林銘,注意到林銘的修為後,他們都有些驚訝,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區區練臟初期修為,只有一個人,也敢來闖雷霆山。

林銘道:「不必了,我習慣了一個人。」

被林銘拒絕,黑衣武者臉上笑笑,嘴上沒說什麼,心中卻存了幸災樂禍的心理,這年輕人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十五六歲修鍊到練臟初期確實了不起,難免自信心膨脹,過一會兒有你苦頭受的,搞不好就得把命搭進去。

黑衣武者身邊的青年聽到林銘的拒絕,撇撇嘴小聲說道:「真是不識好歹,大師兄肯帶他是看得起他,他還不同意,等著死吧。」!~!